简评《珠玉》

作者:惜惜

这是悲剧。
这文很虐。
真滴。
——重要的事情强调强调再强调。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虐点太低了吧(?)
反正这个先写在开头啊,眼见珠玉这篇正文完了把评论放在这里,免的有的小可爱没弄清楚文章属性不小心误食了文章又来怪作者坑人。
基调是先甜后苦,文案里其实写得很清楚了——青梅竹马,白头不终。青梅竹马看起来就是个甜词,两个人熟识多年的既视感扑面而来,然而却无法携手白头,这种无奈若不是来自于双方不再深爱,那便是来自于无奈的现实,而这种现实的无奈往往是最让人唏嘘的。
有的人以为,虐文是疯狂发便当,某个角色家破人亡一惨再惨,这样的设定对我而言固然是虐的,但我觉得更虐的是物是人非,违背了现实的规则情理来顺从上位者的意愿,譬如奸臣当道祸害千年、忠良被害无处伸冤,再譬如有情人被生生拆散,志同道合的少年人们失了意气变成了垂垂老矣或者干脆夭折,最后剩个孤家寡人。
这篇文的虐点我认为属于后者。
先不谈爱情线,全文里最让我唏嘘的地方就是前面大半与后面结尾部分的鲜明对比。当初小侯爷、郡主、许世子、王小姐、谢公子几人一同玩笑甚至比赛,兰小姐还远远的加入了赌局,最后几人相互敬酒,敬年少敬未来,端的是人生好篇章刚刚开始,少年意气风发,正盒该鲜衣怒马。
然而可怜韶华都付与天意弄人,从王小姐难产身亡,与主角十分要好的一个角色先出现意外的时候开始,就给人一种“眼见他楼塌了”的预告感,飞鸟即将各自投林散。珠玉说她没有什么朋友,她哭王小姐离开,却见王小姐最后葬于穷山恶水也不愿意回归京城这个笼子里,终生去追逐自己想要的自由去了——自由很重要,她后来在会稽时得到了,然而她注定得不到。
有时候生者比死者更要痛苦,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再说谢公子,王谢这二姓听来就自带贵气,虽然珠玉总觉得谢公子俗人一个配不上王小姐,但至少也是翩翩世家公子遗世而独立的存在,但几年后再见,他娶了续弦,这让珠玉震怒,可是谢公子也是模样大变,颓废了不少,再不复当初意气风发。
四对CP里,王谢这对是死别,生离死别中的死别。兰小姐和许世子目前看来尚可,但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还有两对分别是兄嫂与男女主。
兄嫂这对看起来相敬如宾,少年夫妻恩爱,然而文章走的是珠玉的视角,她是一个被呵护的很好的温室花朵,宗室千金,本该无忧无虑一生的小姑娘,她对爱情充满了向往,曾以为兄嫂的爱情是世界上非常美好的存在——然而兄嫂成为了帝后,美好的假相被撕碎在她面前,是她一厢情愿认为他们好,是他们会演戏,是哥哥同样一厢情愿。
不过是因为当年匆匆一眼,王攸宁成了其他人羡慕的“梨郎心上人”,嫁给了他。然而她也是个胸中有沟壑,有个性的姑娘,她也想要自己寻找一个喜欢的夫婿,而不是这样盲婚哑嫁——但这就是非常现实的事情,是古代真真实实普遍存在的现象,很多夫妻都不怎么熟识就被捆绑到了一起,要强行过完一生——因而青梅竹马是多么美好的存在,至少知根知底啊。
王攸宁再三强调她是因为梨郎不简单,梨郎不是好人而不喜欢他,但是当初总该是个翩翩少年,少年夫妻,就算不喜欢也不至于闹成后来这般,这是因为日子久了知道的多了,她的心就更冷了下来……其实她如果不介怀这些,是可以和他做恩爱夫妻的,历史上不乏很多奸臣、人品败坏的人对爱人是真爱,但是她骨子里带着世家小姐的傲气与风骨,她不屑这样,她也不想要庸碌的人生,不想做家族的棋子,于是她最后贵为皇后,依然是个死。
死局,从她做出决定的那一刹,她给自己选的就是死局。
梨郎是珠玉至亲,但又好像“被权力迷惑了眼睛”开始六亲不认一样,把理智和感情剥离开来,逼的珠玉想尽办法,其实这个人也很可悲。本是人人都艳羡的贵公子,什么东西都好像唾手可得,好多人都尊敬着他,但爱而不得,年轻的人生里也有很多无奈的事情……到底是因为距离权力的漩涡太近了,假如这一家子只是闲散贵族,或者住的远远的那种旁支,最后绝不会落得这种结局。
大概就是所谓的“在其位谋其政”,他们既然生而享有尊贵身份,那便无法恣意左右自己的人生,身后有家族,身边有不少人在算计,从还在娘胎肚子里开始就没少过的阴谋阳谋……难怪有时候皇家多变态(想想南北朝的高氏和宇文氏),这都是生活逼的。
再谈男女主,这俩人开始时互相看着讨厌,各有各的小孩子脾气,都是家里宠坏了的孩子,后来逐渐了解,算是先婚后爱,感情渐渐深厚,从小冤家变成了甜甜蜜蜜的小夫妻,拈酸吃醋、打情骂俏,羡煞旁人——然后我们要留神,这篇文是悲剧,前面越甜后面就越让人唏嘘。
珠玉的成长在兄长成为皇帝以后,在她得知“和离”,又和年妃谈话以后,很多以前她浑不在意的、压根没注意到的事情,揭开了雾气朦胧的面纱,把残酷的、被隐瞒的、被有意无意忽视掉的真相,如同惊雷一样,一夕之间的成长。
小侯爷到底是出去历练过的,他的成长慢一些,但却是在朝夕之间一点一点的变化,突然的“和离”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这对少年夫妻恩恩爱爱,后来始终对彼此保持着信任。然而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就好像宫斗文里,为什么低位妃嫔一定要爬上高位——爱皇帝吗?这可未必,因为站的高才不会被人踩,低位的人就是蝼蚁,违背不了让自己不快的旨意。
位高者总会做出一些事情,比如算计算计再算计。先帝布好了局,珠玉怎么样都会不开心,虽然荣宠一生,物质上什么都不缺,但这样的人生对她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不过先帝没想到小侯爷会因为爱珠玉而轻而易举交出兵权,可谓是千算万算想不到人心,忽略了感情,居高位的人都像是机器人一样,理智的可怕冷静的可怕,没有感情的杀手一样。
其实非常聪明的同时也非常愚蠢。
我相信世间有最美好的感情,它不会因为现实而改变什么,它或许会收敛会低头,但永远不会改变——比如主角的爱情。
让一个女孩子作为所谓“屏障”,这种算计,读来合理又让人觉得可笑,毕竟那是古代,那是不用经过你同意就可以绝断一切的皇权时期。
这么看来无论是梨郎还是许世子似乎都不适合继承皇位,因为都有感情。梨郎有软肋,是王皇后,许世子的话,他的性格实在不适合。王攸宁的死对于梨郎来说是痛苦,但是对于他的支持者来说其实是好事——从此以后,不再折磨,也没有人可以用什么要挟、威胁的了他了。
当年谁不是纯粹的少年郎,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学会算计无师自通的,还是那句话,都是现实逼迫的,或许有自己的贪心私欲,但很多人或许最开始,只是为了自保为了活下去。
珠玉之前免了这些方面的操心,她每天苦恼的最多是花花草草不好看或者美味不好吃的寻常闺秀之事,但她是最尊贵的郡主(后来又是公主),这样的生活,除非她的驸马与当权者(无论怎么变换)都紧紧捆绑在一荣俱荣之上,不然迟早要破灭。
要长大,要成熟,要用痛苦的破茧方式,她不愿意破茧,因为生活的正安宁呢——于是有人扯她出来,让她在正文最后又是疯又是极端,选择了这种方式,以前的她定是不愿意的,自杀什么的,最后听起来一定很丑。
她的一生好像从此没了企盼,曾经活泼天真的珠玉,“死”在了她自己以前写下的送给梨郎的那些想要和离的证据里,“死”在了她对亲人的信任里。
能与她殉葬的,是她年少时真挚的爱情。
——————
庶兄最后看起来倒是自在,家宴的时候还跑到外面逍遥自在。
是真逍遥还是假装逍遥不知道,至少没人搞事到他身上,也是身份不同的原因。
——————
最后夸一夸作者,喜欢作者的描写方式,对人物的称呼除却主角以外,其他人用代称,某小姐某公子某世子,或者梨郎、庶兄这样的称呼,不至于让人看起来太乱,心想这人是谁啊,人物关系很明显,读来很新鲜。
恭喜正文完结。
  [回复]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06-12 20:53:54
夸你!
  • 评论文章:珠玉在侧
  • 所评章节:92
  • 文章作者:满絮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06-11 23:5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