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为什么红

作者:狐狸不掉毛

内容纯属臆想,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一年后回想《月上重火》有感
《月上重火》——一个魔女和一个“妖”“艳”酷男置身于武侠世界的却十分现代的爱情故事,或者说是一个江湖浪荡公子为一个魔门“妖女”浪子回头的故事。
我很喜欢这部小说的写作风格模式,沉着内敛,简明扼要,很淡定。更特别的是,作者一直不是置身事外——而是超然世外的,她不是为我们讲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好听的故事,而是平静而有耐心的向我们展示一片我们从未知的武林世界却无比熟识的人性世界,每个人物熟悉的令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着的,这些人就是这么自我的存活着的。
天籁纸鸢就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制定者,她如上帝一般处于云端之间高高在上地睥视着世间的爱恨情仇,你可以理解为中性色彩的“冷眼旁观”。她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活生生的展示着各式截然不同的“本色”性格特征——并不是说作者对他们进行了多么细致入微的描写,事实上相反,无论是外形还是行为或是内心,主要人物大多是通过反衬手法或侧面描画而使之抽象的具体化来的。正是这样的手法,反而显露不出作者的感情色彩,你看不出她更疼谁或厌恶谁,只是单纯的告诉你他们原本就是如此简单而又复杂地活着的。对于他们,喜不喜欢讨不讨厌就是你们的事情了,反正他们就是这般固执地存在着继续着,我们不能够改变什么,即使是天籁纸鸢也不行!
对于书中的魔女与“妖”“艳”酷男的爱情,我在前面将它定义为“十分现代的”,是的,它压根不在古典或古代传统、正统的爱情范畴,里面无形地彰显出现代制自由大胆爱恋的□□。在这方面,作者表达很直接简单明了,我想这跟作者常年在国外生活有关,在构建的武林氛围里融入受国外风气思想影响的很现代开放的爱情观念,不要拖沓不要犹疑,但又非“速食”、“便利”,它是至爱的,唯一的,坚定的,甚至永恒的。在这本小说里,这种“嫁接□”无疑是格外成功的,它既迎合了现代人的爱情观念,更加贴切当今社会发展现状,同时又保有现代人一直对武侠的梦想,对武林世界的憧憬,两者融合凸显此小说的独特风格。
最令我惊讶,可以说是奇怪的是:在作者淡淡的甚至有些平凡的直述中,我们仍时时可以深深地感受到重雪芝与上官透至真的深刻爱恋。这种爱根本不需宣于言表,它早就已经渗透到他们的骨头血肉里,成为他们正常生活的充分必要条件,你看了就觉得他们相爱是理所当然的,毫无缘由的,必须存在的。这点足以证明天籁纸鸢文笔功力之厉害,随随便便简简单单“杀”人于无形。
最后,解释一下前面我对男女主角重雪芝与上官透的修饰词。从心理上看,重雪芝其实是个很普通的大众少女,除了她的绝美外表,是她的身份让我不得不给她戴上“魔女”的皇冠,是武林江湖中的魔门之女,难得的是她美而不妖。我个人还是蛮喜欢重雪芝的,她没有类似于其它小说中女主角因倾国容貌而满意或者烦恼的任何情绪,仍是暗含作者的一贯平淡淡定作风。少女时纯真可爱,性格中也没有名门的世故早熟,保留了干净的青春痕迹;成为少妇后也没有因周遭变化、人情变故而“珍珠变死鱼眼”,反而努力承受积极进取,也没有迷失自我,仍对爱情持之以恒的坚守,难能可贵得秉持着追梦的少女情怀。
对男主角上官透这个江湖知名浪荡公子,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妖”“艳”两字,他异常的特立独行,又“皮囊好看”;若是不好看,定被归为“丑人多作怪”这一类,就因为生的风流倜傥,飒爽英姿,鼎鼎有名,尤其是绣房闺阁内。行为放荡不羁,风流多情,成为当时江湖中的“一株奇葩”,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用“酷”字,我思考了一分钟——回想了一年前我看的这部小说后部分的内容。不得不感慨,作为一个男人上官透是很酷的,毕竟七年的寒冰地窖不是每个人可以忍受的,七年的等待不是每个男人可以忍耐的,七年的信任也不是每个男人能够所爱的女人的!正是这最后的结局让我重新认识了上官透,也挽救了我对他之前不大理解的印象, 有些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清朗闲适。
有纯真可爱的美女,有特立独行的帅哥,有曲折而坚定的现代感十足地真挚爱情,有各式各样迥然不同的男配女配,有嫉妒有阴谋有陷害有成长……种种这些元素无不是一部成功偶像剧的必备条件。再将这部偶像剧置入一个完整的光怪陆离多姿多彩的奇幻武林江湖世界,拥有着奇妙诡异博大的武功秘籍,更是令人艳羡神往不已。通过作者异常淡定的笔锋叙述出来,我想,即使这部小说的作者不是早有名气的天籁纸鸢最终也是会红的。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g*******o  发表时间:2011-04-28 09:46:47
由于发评人近期被投诉删除评论过多,该回复暂时折叠  【点击展开回复】
  • 评论文章:月上重火
  • 所评章节:36
  • 文章作者:君子以泽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0-10-22 23:2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