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 十分想念

作者:流水载落花(大棉被)

【我所喜恶的和你所知道的】
在路途获得零碎而高质量的睡眠,这一点让我一直觉得很神奇,也说不出的心酸。
我第一次接触深度睡眠的概念是念初中时,某一天讲到睡眠时间短可精神状态也还不错,同学便给我科普了深度睡眠。后来也尝试想短时间获取高质量睡眠,不过没成功。
我一直觉得爷对睡眠环境要求不低,眼罩和耳塞这些东西可以算作证据。可除开这些,就这样坐在车上睡觉会舒服吗?我想能有多舒服?不过是你真的很累了。
将一个人的作息时间发展为凌乱又有规律,除了心疼,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最擅长的事和最喜欢的事
最擅长的事不一定最喜欢。
最喜欢的事不一定最擅长。
最擅长的事也是最喜欢的。
不知道有没有数据显示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清楚什么是自己最擅长的,什么是自己最喜欢的?
如果有,我想这个数据一定很有趣。
我记得我跟一个同学自嘲过,要是睡觉也可以算特长的话,我就不用每次在特长那一栏留空白了。
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是幸运的,做着自己擅长的是幸运的,做着自己擅长的并喜欢的是最幸运的。
作为大多数中的一个,对这个话题有着太多无关痛痒的感悟。
象棋与国际象棋,国际象棋与美术、服装设计。
他看见的喜欢都是远离事实的喜欢,既真实又虚假。
轻度纵容,重度自伤。
简洁又明了,疼爱并疼痛。
【没有谁能与谁形影不离】
看故事的时候,人物众多时我们会想要画人物关系图来理清思路。
看爷的随笔时,我想这种东西也需要。不过不是用来理清人物关系而是事情的发展。
由工作到许,由许到L,由许到助理,由助理到L。
每一篇,每一节,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可没有几人能做到。
感觉说什么都不能准确表达对爷这种写作功底的钦佩之情了。
我得多看书,阅读使人不那么愚笨。
一看小标题的时候,下意识的便想点头,然后便想起了曾经的一件蠢事。
那是上小学,我有几个小伙伴,但大家不是经常同我一路。
为了让她们与我形影不离,于是我决定贿赂她们。
拿出我的零花钱给她们买了许多吃的后,她们与我形影不离了。
可毕业后还不是各奔东西,各找各妈。
有时听见我妈问起她们状况,说起小时如连体婴儿一般还挺感伤的。
看对话那段,嘴角总是想要上天,特别有爱。
这个忘年交总是被吃的死死的,还全然不知。
不知吴文大哥会不会再看这篇故事,看到此处又会作何反应?
语言系统这个,我记得我也问过我妈妈,我什么时候开始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现在我忘了,大约也就两岁左右,不过三岁上幼儿园这个我倒是记得。
关于与L形影不离这一段回忆由甜到涩,好像小时偷吃的糖精一样。
以为会很好吃,其实是涩到发苦,只是自己没有尝之前不曾发现。
望爷健健康康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