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個長評

作者:三十三

我介意的點好像跟大多數人人不太一樣......
—————————
身為一把陪葬刀,因私慾(北条報復安達氏或純喜愛之心)而去掘墓這種事,不僅打斷他與安達的長眠,更是褻瀆了死者,鶴丸對此舉的不喜從刀帳介紹詞一覽無遺。
能讓鶴丸帶著盒子(審神者之墓)到處跑,既沒與審共葬、亦無妥善安葬,覺得有極大的情感驅使,至於是愛是恨目前還不太清楚。
—————————
以下就個人主觀猜測:
一、隨身攜帶盒子
1.萬屋轉移所需:
雖然戈薇有說明子魂魄已在鶴丸上,所以能像審神者一樣快速離開。但如果還是需要盒子作媒介,或裡面的明子作媒介,那鶴丸就是為了自己褻瀆死者。
就算在乎明子,但更重自己方便,或是更甚者他根本不在乎明子。
如果在乎,就算不能去萬屋,也是自由的鶴。
2.萬屋轉移不需:
因喜歡明子到隨身攜帶,不肯離身。
不然就是厭惡明子到就算死了也不肯安葬。
3.有他人覬覦盒子,不得不隨身攜帶。
——
二、隨身攜帶桃枝
1.因其富有生機:
認為明子還沒死、有復活可能所以需要維持生機。
因為是黑鶴,想活得久點不想回歸本體。
2.因隱晦的惡念趁隙影響不讓鶴丸丟。
如果神隱的結果是意外,鶴丸就有愧疚之心、會不安。如果是刻意,那就本來就含有惡念。
——
三、原本丸
乳白色的魂魄力量、白色的靈魂球,合理推測明子是個好人。只是戀愛腦的初中年級小女孩(小薯片初中年級,青梅竹馬年紀差不多吧)。
1.審神者對付喪神的影響
前面幾章亂在大樓裡有提及“見到了無數個自己、幾乎是一個審神者一個樣”。
那當審神者是戀愛腦時,付喪神會不會也受影響成戀愛腦?
2.初中年級小女孩的戀愛觀
不否認有成熟想法的小女孩,就當初自己當年看到的、跟現在看到的小朋友的經驗,主觀想法覺得這年紀的戀愛觀大部分還是不成熟的。在原本丸是否有產生“在乎我就一直陪著我”、“在乎你,不希望你出陣受傷”等行為而拘著鶴丸?小女孩沒有惡意,只是喜歡、很喜歡,但確實會造成影響。
3.其他刀
粗暴解釋都受明子影響全員戀愛腦大內鬥,鶴丸有明子支持勝出,其餘全軍覆沒。但不大可能,就算是戀愛腦也不代表失去理智,在事態惡化前沒有其他刀發出警訊有點謎。明子是否有主動切斷本丸的通訊?
話說明知有小朋友明顯自願神隱傾向,還沒積極輔導,這可不是早戀,是要命啊,真的是垃圾政府......
———
四、無論明子自願與否,重點在於鶴丸自己是否清楚神隱會導致審神者死亡
1.明子自願、鶴丸不清楚
鶴丸也喜歡審,但出事了。
鶴丸雖然不喜歡但也尊重明子的要求,與其這樣拖著不自由,不如順明子意。然後出事了。
2.明子自願、鶴丸清楚
鶴丸討厭明子“不是很喜歡我嗎?那乾脆融為一體吧?”
3.明子非自願、鶴丸清楚
可以說是非常恨明子了......
———
五、分析起來感覺鶴丸不喜歡明子的機率大些,但鶴丸又把明子親手做的御守帶在身上。相較於其他流浪付喪神,既然能自由進出萬屋,多買一個御守掩飾應該不是難事,也保險的多。鶴丸應該也清楚薯片常聯絡明子,他帶著御守在萬屋亂晃遲早會有被認出的一天。
泉奈有說“歷來被神隱的審神者幾乎都找不到蹤跡,若非鶴丸自己冒出來,沒人能發現他做的事”。
如果鶴丸不冒出來,他就能保有他自己所說的“自由”。
如果神隱明子是為了“自由”,何必再找下一位審神者而失去自由?一隻流浪鶴要躲一個審神者應該不難。
如果神隱審神者會魂魄力量不夠,那其他的神隱本丸付喪神不就也要出來獵食審神者?
如果其他神隱付喪神不需要,那鶴丸為什麼需要?如果不是必須的,又為什麼要將自己暴露於風險中?
感覺鶴丸對明子愛恨交雜,說愛又不讓明子入土,說恨又寧冒著風險也把御守帶身上。
———
六、不提明子,在72章鶴丸確定對下一位審動手就覺得可能拉不回了。一開始還冀望原本丸另有隱情,鶴丸只是想找一個主人,看描述也是認真為新審找店。但72章明確鶴丸是盯上少女靈力溫和柔軟,如果只是需要靈力倒還好,若有更進一步的險惡用心......受過傷害不是對無辜者下手的理由,再怎麼難受,遷怒是最沒有道理的動機之一了。
—————————
以上漏洞百出的可能性全屬個人腦洞,最大的可能是一個也沒中_(:D」∠)_
也有可能只是為了寫黑鶴引出神隱本丸推動劇情,不會再細寫23333
  [回复]
[1楼] 网友:攸然  发表时间:2018-05-17 19:59:36
哎嘿,我也有你这样的疑问,就是你提出来的身上带着御守,又带着装审神者尸体的盒子,还跑到万屋来,感觉很奇怪呀。我觉得这里应该是有隐情的,不然直接就可以刀解了,没必要这么拖剧情,就是不知道大大准备让鹤球引出什么样的剧情
[2楼] 网友:神说要有光  发表时间:2018-05-22 18:31:07
给大佬递茶
  • 评论文章:刀子精
  • 所评章节:73
  • 文章作者:三千世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05-17 15: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