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得与失,随意一谈

作者:娃娃女王

作者君这篇文真的很让人惊艳,和评论区很多读者一样,多处地方领会到月一鸣的深情都让人忍不住泪目,这样痴心一世、情感真挚,实在难得。其实类似设定非常多,写言情哪个不是把男主的痴情往死里夸呢,但作者依然能写出如许情深,可见功力非同一般。
这一点不是在主观评论中提点出来的,而是在悬念的一步步揭露当中,回忆与现实的穿插中,由主角的一言一行由暗及明,由隐晦含蓄的暗示到□□裸的倾泻、迸发,逐渐把读者的心紧紧揪住,写法很老道。
而且作者的古文功底也相当好。非常高兴在晋江能看到这么功底扎实,又别出心裁的作者,继续加油!希望能看到更多好文。
另外对我来讲更为惊喜的是作者渗透的思想,作为古言文,多数都有意无意地表现出对皇权的体认,但作者能旗帜鲜明地表达对皇权的质疑,对平权理想的追求,这一点非常难得。
女主角的人设也非常清新脱俗,一个理想主义者,以她为思想追求的主要载体,本身也体现了一种geming性。男主包括崇文和月一鸣则更为复杂,表现了理想与现实的多面和复杂。这里也可体现作者涉猎多方,富于思考的优点,很赞!
当然,若要吹毛求疵的话,我觉得平权思想在本文的环境里有些过于架空,架得比较空,像是仅仅一个概念,包括“辩证”“逻辑”这样的词都很穿越了,这是完全西方创造的概念。天下大同倒是古已有之,不过相当乌托邦,人人各安其位,但跟文中崇文先生所持有的反皇权,人人平等还是有所区别。
主要稍微感到“过于架空”的原因是觉得文中的环境似乎很难产生这个思想,因为皇权思想说到底扎根于等级社会,文中皇室贵族平民奴仆,尊卑分明,等级井然,有权有势者依然可以随便决定他人的命运,即使男女主角以及另外一些人也推崇崇文的思想,但我觉得与他们的行动比较脱节。似乎仅仅落在男女平等,彰显女性权力上——这一点当然是很进步的一面,不过你也知道皇权的更迭总会成为一种循环,换一个人并不会有多大差别。而在现实中,对于平等社会的实践,在下层人士中的思想传播,基本没有看到。我记得,历来新思想的传播,在下层中反而是更有影响力的。但在文中,仅仅停留在上层知识分子手里,甚至是在贵族手中,说真的,月一鸣包括后世的月陇西、卿如是作为皇室贵胄或者官宦子弟的存在,除非他们成为彻底的家庭叛逆,否则他不可能践行这个思想,他们又要追求新思想,但又不能放弃家族的既得利益,那这个思想只可能是空谈——所谓放弃,也不是就全部抛弃,而是落实平等的话,你至少要考虑家中奴仆怎么办,庄园佃农怎么办,平等自然不可能是绝对平等,但起码是机会平等,社会阶层流动必然要吸收中下层,这样的话上层利益自然受损,不可能仅仅停留在几个贵族和知识分子的空谈而已,也不可能仅仅是一个皇帝的存在问题,皇帝不过也就是大地主们的代表,等级社会的顶端呀。想想托尔斯泰,他确实在自家庄园进行了新理念的实施,然后观察到许多具体的问题。另外,不知道作者为何不设定后世的男女主都出身平民(当然这在言情小说里很少见,但我不得不说,各种通俗文学的要求会导致你的理念落实得很受掣肘,导致你在写言情故事和表达自己的思想之间产生很多矛盾,但看你侧重什么了。)
我觉得,作者对理想的纯粹性和理想承载者的多面性之思想是很深入很有益的,不过这可能和中国传统的思维相适应,总会纠结于“人性”的问题,所以和前面我说总是循环一样,因为人性是必然有缺憾的,由不完美的人来施行纯粹理念,最终总要归于失败。文中的采沧畔是个很令人激赏的设定,一个社会若有这样自由奔放的思想探讨交流场所,实在是社会之幸。不过文中提到几位皇帝的不同姿态,或想栽培,或想收编,说到底这个平台的生存权力都在皇权手里,遇到明君是幸运,遇到昏君,一夕覆灭也是正常。他们推崇平权,但自身却没有存在的平等权利。
能够实现理想的,自然不是完美的人,这样的人永远也遇不到,且在权力侵蚀下,终究会变质。而他们的理想原本寄托在一位德高望重的领袖身上,这的确是一个极大的危险,因为领袖是人,他就不可能完美,他要么变成阴谋家,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我记得前两年去世的某先生也说过,变革需要牺牲。但是这种牺牲只能自己去成为,要求别人做牺牲品就很邪恶了。这里面当然又涉及到了程序正义和目的正义的问题,我是不赞成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我想作者也应该是不赞成的);要么神化成神。前者的道路令追随着失落彷徨,最终放弃。而后者的道路,我想起基督教。若把创立者神化成真善美的绝对存在,只以它的理念为旨意,而不必落实到具体的个人,想必就不会有这样的失望了。
但在现实中,要有效地推行理想,终究还是要靠立法。且权力必须要有有效约束。皇帝其实可以存在,但若能有效限制和约束,那么集权就不再可能。这在西方历史上,前有神权,后有法律。
最后说说这理想与爱情,感觉作者君最后给了失落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归宿,即完满的爱情。中国传统社会似乎多有这样的选择,抱负落空,或者走入佛道,或者寄情山水,寄托于爱情自然也是一条路。不过,爱情能否真正慰藉理想主义者,我个人还是存疑的。感觉这也是一种理想主义呢。
写了这么多,不是对作者君多有不满,相反是因为作者君在文中展开了许多很好的思考,所以有感而发。就一个爱情故事而言,这个故事非常优秀,但作者写出了爱情之外的更丰富的东西,所以也就探讨一二。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6-10 01:03:10
很漂亮的发言,想了很久用了漂亮这个形容词。也非常荣幸能让读者有除开爱情之外的思考,因为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在思想上也下了点功夫,尽管看这方面的人很少,但是不妨碍我喜欢去写这些东西。也非常高兴的是你说到了我构思文的时候纠结的最大的一个问题,也就是架空故事写平权是否真的让人“舒服”,最后因为个人原因,实在想表达一些“崇文思想”,但是真写哪个朝代的历史的话,限制过多,一是我历史不够那份,二是,兴许还无法自由自在地去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看法和一些思想,你应该明白。所以决定就这样架空,至少我想说的一些话能通过不存在的世界完整表达出来。因为世界的不存在,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说。
至于男女主重生的身份是权贵,我是并没有考虑到平民化哈哈哈哈不是因为为了言情效果。我倒想得更多的是,有身份的人反倒去去“奢求”平等,不是更讽刺吗。就像我文中出现的那位追求平权与为女性争取权力的崇文反而是男性一样,女子自己无知觉,却要男子来为她们反抗,和现在一些东西很像了。需要改变的人,需要追求的人,需要反抗的人,总是无知无觉,甚至要他们的“对立面”来协助与带头。
如果我需要用到平常人的身份,是不会吝啬给出的。另一部青楼,为了写女主的悲惨与放大女主在追求所爱时的卑微,还有普通人对女主这类人的行为,我就大胆地让她成了乞丐。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只想单纯写傻白甜玛丽苏故事,也会喜欢让角色位高权重,那样同样蛮有意思的哈哈哈我会觉得少女心爆棚!毕竟我也只是个相信童话爱情的普通女生哈哈哈!
最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明确的说,我非常不赞成,但是我们这样可爱的理想主义者啊,和卿卿一样,怎么能用赞不赞成,愿不愿意,有没有原则,来带着那么多人往前走呢。如你所说,我给了失落的理想主义者别的东西,比如完美的爱情,希望让她把理想主义放一放,平淡生活,为理想行力所能及之事,并义不容辞地行。比如修复遗作。用处大不大真的不知道,可是郡主说得很清楚了,明明现在晟朝的人依旧愚昧不堪,依旧不一定能领悟崇文的想法,但不是比百年前好太多了吗?总有那么一些人甘愿做个一定意义的“坏”人,去改革。其他人在驱动下做不了坏人,但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样推动,再一点一点改变,相信哪怕是穷途末路,也会是方兴未艾。因为穷途之后又会是新天地。
[投诉]
[2楼] 网友:娃娃女王  发表时间:2019-06-10 16:05:11
我不能直接回复作者,好像只能回复我自己的主楼,不知作者君看不看得到?
很高兴你的加精,握个手!
嗯,理解你的想法,现在的确是很不好说话的时候了,所以有些东西反映在文字里,就不得不隐晦,不得不架空。反皇权,且要平等,即使放现在依然是很叛逆的语言,因为依然都没有实现。其实你文章里主人公追求理想而被打击被戕害的情形,许多人接力传承的情形,是令我很有感触也十分感动的。尤其你能在流行性的言情小说里也没有放弃这样的思考,更令我欣赏。我个人是深深觉得现在的网文作品里对皇权,对权威,对名利的向往已经到了太严重太普遍的地步了。在流行小说里展开深度思考,是个很有难度又很不讨好的行为,但我看得到,你就如同文中这个别具一格的女主角一样,是执着于这一追求的。加油!哈哈我也理解你少女心爆棚,仍然用爱情故事做承载的坚持,因为我也是这样的,虽然经常专注于思想问题,但对爱情,始终还是抱有幻想和憧憬啊。爱情在我看来,是一种本质性的□□,是能冲破许多桎梏和障碍的,任何时代它都具有那种力量。另外我想说,男女主似乎有些性转的意味,因为一般来说,男性追求理想抱负的比较多(男权社会嘛,给男性的教育和发展机会多太多,女性则是被深深禁锢的)而女性多半会成为一心追随,无怨无悔的那个角色。但我很喜欢这样的性转,我不喜欢那种只专注于自个一亩三分地的女生,只专注于心机斗争和恋爱的女生。我喜欢这样有大情怀的女生。当然如果男主不仅仅把爱人当做理想,是不是会更有看头?因为你也知道,言情小说总是爱塑造男主为情圣的。
我也看到你提出了问题,且没有止于此,也在试图解答、进一步的深入,文中郡主说作为一种思想传承下去,后世总会比从前有进步。是呀,思想是火种,由一些人擎着火把,一个个地传下去,它就不会断,也许某一天社会环境条件比较成熟了,它就能变成星火燎原。
关于你的种种纠结,后来我也继续想过,的确变革的思想往往来自于上层的知识分子,这是因为知识资源和眼界的关系,而多数受苦的人因为困于环境,却无知无觉——有哲人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其实是赞同的,因为大多数的人并不思考,他们只是借用别人的想法而已,而且社会的变革实际上只需要少部分人,多数人其实是跟风的。不过我认为,变革的思想多半也来自变革的阶层,比如君主立宪实际上是因为资产阶级的上升,而变革则有自上而下的也有自下而上的,后者若无先进思想的指导,就会沦为权力斗争循环更迭。所以说文中崇文党们,或许可以有一些阶层性的新变化。代表一些新兴力量,当然这样的话,架空是不太够了,必须落实到现实的社会和经济,政治等,这样确实比较复杂。
另外说到正义与非正义的问题,昨天恰好看到一句话说,不正义并不能达到正义,但正义却往往是通过不正义的手段达到的。由此我在想,为了理想,可能必须有一些人承担某种必要的“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因为他们的对手和敌人肯定是恶,仅以正义和善良的方法,是无法抗衡的。而这种必要的恶,是否包括利用和牺牲别人,其实在我也是一个比较矛盾的问题。也许是难免的,但依然是不好接受的。
但起码之后,推行理想不能指望人性,而应视人性缺陷为必然,因而必须以律法来约束制衡。哪怕最美好的理想,若无有效的约束,也会变成灾难。我不知你有没有看过蝴蝶seba的文,在《倦寻芳》和《百花杀》中主角对社会的不满最后都落实到制定法律上面,这是比较实际的推进,在现代社会实践中,有些威权社会但因为同时也是法治社会,也能保证相当的公平公正,比如新加坡和某段时期的HK。
我也是有感而发,说到哪是哪,我觉得你这篇文的布局和构思也很好,逻辑关系处理得相当严密,因为以思想为脉络主线而非情感和人物,前者难度比后者大得多,一不小心就会出现顾头不顾腚的漏洞。我比较看重逻辑关系,而你的文里我都能看到前后呼应,基本都能自圆其说,可见花了很大心思。你说得另外几篇文,我有空也会拜读的,继续加油哈!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