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关山今夜月,千里外,素光同

作者:为写长评起了个名字

深白淡红的落花随风沾上碧绿的窗纱时,同时捎来了宫娥轻俏欢乐的笑声,好似一串轻铃散落在风中。
年轻的帝王刚刚结束了一场冗长的朝臣会见,闻声也不禁支头微笑:“外头什么事,那么热闹?”
刘故往外探了一下头,笑回道:“陛下,花朝节了,小宫女们正在往花树上挂香囊呢。”
啊。
又是一年花朝节了。年轻帝王的手停住,浅淡的眉眼抬起,朝窗棂外看去,仿佛透过绿纱,看向了宫廷深处的那片梨花杏林。
杏梨花树下,正有一个青涩少年,展开蓝色锦袍的下摆,去接那随风飘落的梨花杏雨。
“你在干什么?”穿着皇子常服的少女路过此地,看见此景,停下脚步,站在走廊上发问。
“阿梨,”抓着衣袍的少年抬起眼,笑得露出来一排白牙,在阳光下分外地晃眼:“这花跟你的名字一样,掉在地上好可惜哦,我想把它们收起来,做成枕头送给你好不好?这样晚上睡觉也是香香的。”
“你是不是傻?”少女瞪了他半晌,突然笑了起来。春日的阳光透过树枝照在她的脸上,肌肤彷佛半透明般,然而那笑容明亮又耀目,叫少年一下子失了呼吸,手一抖,满兜的浅白花瓣簌簌落到地上。
“快点走啦。”少女扭头就走,“小八,这回文试,你输给我也就罢了,要是再输给小四小五他们,以后就不要跟我一起去上学了。”
哒哒哒,少女稳定而清脆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白色常服的云纹下摆旋起轻微的弧度,眼看就要消失在红墙拐角。
少年纠结犹豫了一息,既着急掉落在地上的花瓣,又慌乱于已经远去的少女,然而脚下已经不知不觉地奔跑起来:“阿梨,等等我……”
日色渐长,春光渐懒,云朔翻了个身,朝着臂弯里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如白玉般光滑脊背吻下去。
“好累,别闹……”她睡眼朦胧地嘟囔着,不满地躲闪了一下。
“阿梨……”他痴痴地、心醉神迷地覆盖上去。云朔完全忘记了,也毫不在乎几个时辰之后,他便要孤身上路,流放到他以前甚至都没听说过的黔州。
他想,他终于接住了那片掉落的梨花,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虽然,现在尚且年轻的他,还有些迷茫于自己为何如此痴迷于这个与众不同的少女,然而多年之后,有人为他的付出与遭遇愤愤不平时,他只是抬起下巴轻轻冷笑。
说得好像换成其他什么女人,我黔南王就能看得上一样。
天光不过微曦,年轻帝王的袍袖拂过长廊的红柱,踏着一地的落花,步入宽阔高远的殿堂。
随着朝臣们纷纷跪下的身姿,帝王落座,微微俯视殿下众臣。纵然有皇后细心缝制的护膝,过于宽广的议事大殿固有的寒凉,仍然缓缓爬上早年跪伤的膝盖。
这寒冷微痛让她的脊背保持挺直,景帝平静而睿智的眼睛看着白玉阶下的一片朱紫。深白淡红的梨花杏雨已纷纷退去,露出波澜画卷内里的真情实景。
伐兵征战,十室九空。朱门肉臭,路有冻骨。世家盘踞,寒门如狗。
战亡沙场的温临轩,慨然赴死的傅华,守城力竭的左岫然,治世明君的慧帝,他们看见的,跟云矩看见的,从来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想要的,也跟她想要的一样——
清平盛世,大庄靖宁。
为此,在通往这座大殿的路上,她踩踏着众人铺成的路,温家、傅家、左家、小舅舅、生父、母妃、父皇、挚友、爱人,一步步地朝着心目中的那个大庄走去。
纵然落下了什么,她也没法回头看一眼。剜心之痛,不过举手,挖骨之伤,视若寻常。
舍,得。
服侍过两代帝王的总管太监刘故悠长缓慢的声音在大殿里响了起来——
“有事启奏。”

洛阳皇城顶上,天光大亮,一轮红日终于跃然而出,阳光照射在金瓦琉璃之上。蜷伏在皇城顶上的青龙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扬起硕大的头颅,朝着光芒万丈的朝阳,发出一声清亮而长的龙鸣,响彻庄朝大地。
——写给我心目中的矩哥儿和写出那么精彩故事的作者君。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27801694  发表时间:2018-11-06 20:11:54
晋江这排版真是醉了……排的时候明明是好好的
[投诉]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11-06 20:14:47
哇啊啊啊啊啊啊收到长评超激动啊啊啊啊要不是我今天在值班一定四更五更!!不过没事,我宣布今天二更明天四更!!爱亲亲么么扎超感动!
[投诉]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11-06 20:21:03
红包很小,喜欢你的心是真的!
[投诉]
[4楼] 网友:27801694  发表时间:2018-11-06 20:38:43
那么勤快,摸摸头~不过还是要冷酷地提醒作者君一句:番外不要忘到后脑勺去了哦~
[投诉]
[5楼] 网友:小叶子  发表时间:2018-11-06 22:06:46
居然能看到如此好的长评,我想哭怎么办,为你打call
[投诉]
[6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11-06 23:42:59
番外,嘤!
[投诉]
  • 评论文章:旧时堂燕
  • 所评章节:193
  • 文章作者:者家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11-06 20: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