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松玉

作者:一个白柚

《谈谈松玉》
为什么要谈谈松玉?不得不说,这一对是在整篇文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角色,所以从这一对入手,谈一点拙见。写得拙劣,但本人也已尽全力表达,希望作者与各位读者们包涵,提前谢过各位。
首先在松玉二人的情节安排上足以见得作者强大的控制力。二刷注意到乔天涯与姚温玉是在同一章分别出场的(第十五章),而在之后的情节里,这两个人也常在同一章的不同场景内出现,给人一种两个人仿佛有关系的错觉,如此这般直到两人初见(第八十三章)的时候,才会令人有丝毫不突兀的感觉,仿佛是命中注定罢,是机缘巧合,是这两个人相互吸引,本该相遇。
其次令人反复琢磨的是“春天”这个意象,“春天”在松玉二人之间有着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他们的初遇在最美好的春四月,“我访春遇见你,是缘分,又听着这曲,还是缘分” 这缘分起在春天,而我们不知道在这一场相遇之后他们有没有继续见面。“春天”再次出现是在松玉二人茨州会面之后,乔天涯觉得会害羞的元琢仍旧是春四月里的元琢,而元琢认为自己已经走不到春天…这里的春天是否代表着一种希望?我认为是的,文中不止一个人物也不止一次地提出“来年春天”这个时间点,但是元琢仍然没有坚持到“春天”,在冬夜徒留伤心人罢了。
再次,关于二位的悲剧性也值得探讨。说实话松玉二人的戏份其实很少,只不过是群像中的一部分罢了,纵向仔细看才能将他们之间的情节略微还原。这样一来我们就无法看到更多关于这两人的心理描写,从而根本无法简单地从动作情节上理解这悲剧性。乔天涯的悲剧并不在于他少年时家道中落,从月下松变为天涯客;也不在于他因家族原因报答齐惠连而受命于沈泽川;甚至不在于他要亲手除掉年少时的朋友…而在于,他已经历了这么多,看透了这么多,却还是不可避免要失去姚温玉。元琢仅仅是他的爱人吗?不,元琢是他唯一能够寄托一腔少年风流的避风港,唯有两个人在一起时他才能够将天涯风尘洗去,重新变回乔松月。而姚温玉的悲剧性也不仅仅在于他的身体,虽然文中多次提出他似谪仙,是出尘之人,但“他心中还有他相”,是薄命承载不住他对乔天涯的情感,也承载不了他更多对未来的期许了才显得这个人物更具悲剧性,身体上的缺陷无法压垮他,“他仍是站着的”,他当然是站着的。这两个人物的悲剧性令他们之间的感情显得有如黑暗中的火星儿一般珍贵,而这火星儿的熄灭无不是更大的悲剧了。
基于上一点,我想继续探讨松玉的悲剧性是否可以避免。这两个人的悲剧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呢?鲁迅先生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真的是鲁迅说的,选自《再论雷峰塔的倒掉》)我们固然看了,还为此放声大悲,然后呢?这个悲剧除了成为构成全书丰富的多个元素之一和制造更激烈的剧情高潮以外,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吗?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如此惨烈收场,元琢离去,临终之际二人的错过,松月摔琴并称世上再无乔松月后皈依佛门…这些我们都见证了的了,安排这些的深层含义又是什么?我希望是有的,我还在思索,而我现在还摸索不到。
最后谈一些很个人的想法,算是感慨吧。很多读者为松玉二人的悲剧故事流泪,甚至不忿,有些认为他们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完满结局,个人并不是很认同这种观点(但这种观点也很有道理,每个人理解不同罢了),在我看来这就是悲剧,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悲剧,两个人的情感共鸣因无法相守而显得更加可悲。这可能便是一种逾矩了,因为过于真情实感,从而无法站在一个本应客观的读者角度上进行冷静地思考,总是想与乔天涯一起大骂:“狗老天!!!”;还总是幻想,在平行世界中,他们应该归隐住在菩提山上的小院子里,白天赏日出日暮,夜晚看万家灯火,会相继离开人世,而那会很平静,是像雨后云一样清淡宁静的离别。经此一役得到了许多教训:永远不要越过你原本的身份去解读作品。所以从纯粹悲剧的角度分析了以上五点,供大家参考。
《将进酒》是追得最累的一篇连载,无法想象作者写这样的鸿篇巨制要耗费多少心血,能看到这样一篇的作品是我们的幸运。希望以后还能看到更好的作品。我写这一篇胡言乱语,大家看看便罢了,本是借完结之际抒发一点感想,没想到竟胡诌了这许多。个人观点难免狭隘,希望各位不同观点的同志们友好交流,谢谢各位。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人间美味脆皮鸭  发表时间:2019-08-01 18:04:16
dd。
[投诉]
[2楼] 网友:暖月亮  发表时间:2019-08-01 18:10:05
上去
[投诉]
[3楼] 网友:我想养个兰舟  发表时间:2019-08-01 19:33:14
呜呜呜我也认为是悲剧的,我并不能接受什么元琢嫡仙般的人物离开是回归仙位啥的美好想象,也不能完全了然于月月这么悲苦的人生。但是不可否认,因为松月其实笔墨不算多,我前期对松月一直处于喜欢的阶段而已,并没有真的对他们投入很深的感情,但是从知道元琢的结局,知道月月的结局,我不可避免地把对策舟的全部感情分了一半给他们,甚至于看到结尾章,策舟团聚,也冲不掉我对松月结局的悲伤,我悲伤了一整天。我想,这也许是悲剧的力量。这可能也是作者安排的巧妙之一,策舟是完全的喜剧,而松月则是从头注定的悲剧。
[投诉]
[4楼] 网友:掉头了  发表时间:2019-08-03 09:35:43
d
[投诉]
[5楼] 网友:乌龟客栈  发表时间:2019-08-04 16:52:15
我也认为是悲剧,相爱的人不能相守怎么能不悲呢
[投诉]
  • 评论文章:将进酒
  • 所评章节:203
  • 文章作者:唐酒卿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9-08-01 18: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