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我所欲也

作者:暴走醋坛

看了通篇的评论,90%的都在骂“李红枣”圣母biao,“李贵林”伪君子,还有近一半的人在说文章水水水。
作为一个旁观路人,我想问一句,你们想要看什么?
人一朝发达,以前得罪过自己/主角,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主角境遇,甚至只是冷眼旁观的路人,都得一个个怼死才算扬眉吐气?人活一世开开心心过自己的日子不好,非要宅里斗生斗死?
先说一下水的问题,平心而论,如果说完全没有水,我也不敢拍胸口乱吹,但是有水的地方,也有细处见精彩的地方。
写文,不可能每个地方都是高潮,必然要有铺垫,层层渲染,平凡之中才能见神奇。
比如最近两章,红枣趁临嫁前怼李贵林,怼李高地,是接前面的定亲云氏走礼,没有云氏的礼单子,就没有这一段的起因;写李桃花,肯定是为了写于氏,作为终极大反派之一的于氏,必然要有李桃花来做引;现在红枣怼李贵林,怼李高地,是一个小高潮,同时也是后面的一个铺垫——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理解,不知道后面的剧情会不会这么写——结合前面云氏初嫁谢子安,半年没有同房,直到云氏想通了,抄了谢氏家训,而大定的时候,云氏又在打算磨红枣,怎么个磨法呢,必然是抄谢氏家训!
结合前后文,我便再做一下推测,李贵林现在被红枣怼一脸血,他又是李氏几十年来唯一的,半个读书人,在很多方面还算比较开明,起码比他爹李丰收强得多。
他作为未来族长,作为新一代乡绅,是不是要修一下族规呢?把族规明明白白写出来让大家看个清清楚楚——《白鹿原》里有那么一段,就是立乡约(主角忘了是不是白嘉轩了),刻在石碑上,让大家都按乡约办事。
前文也提到,谢子安看李贵林面相有阴德纹,是惠及子孙后代的人。说实话,我对这一段,李氏族规没有明文也是不满的,不过这里是为了剧情,忍了。而且这里还能再推动一下,就这样吧。
一个人物的性格形象,并不是靠一遍遍的苍白空泛的强调怎么样怎么样,而是从生活细节中一点一滴的透露出来。
比如,文里红枣不断地向现实低头,一次一次的妥协。但是,你也应该看到,她的很多行为,很多事情也在慢慢感染、引导周围的人,让周围的人渐渐的改变,直至潜移默化下,决定未来社会的走向。
再比如红枣在裹脚一事上,面怼谢尚,谢尚是男主角,他10岁的性子,正是胆大妄为的时期,同样也是被改造的好时候。
谢子安对红枣的命批是一品诰命夫人,那么谢尚有朝一日成为名相,他会对整个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谢子安本身是喜欢大脚姑娘的,他为了前程,娶了小脚的云氏,而谢尚,就是改变谢家的一个契机。
谢尚是大脚奶奶一手带大的,本来依他的性子,对大脚小脚毫不在意,但是因红枣的缘故,见识到了裹脚的害处,等他发达了,该怎么处置裹脚一事呢?
通过前面的水,我看到了后面的格局,诸君呢?是不是宅斗之外还有些别的东西没注意到?
接下来谈谈圣母和伪君子
接上面,如果李贵林想修族规,那么以他爹李丰收,二爷爷李春山,三爷爷李高地的好面子,就必然会把之前于氏谋夺嫡子祖产这件事拿出来作伐子。因为李贵林要“知耻而后勇”,李丰收等人要面子,新族规定下来要立威,之前的于氏满仓做法是违背国法违背族规的,新族规想要获得族人认可,继承法要成为万世法,就要把之前的不公平分家拿出来再整一次!修族规,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红枣要怼李贵林,她的几句话可轻可重,关键在李贵林怎么去处理。如果李贵林高高抬起轻轻放下,那么红枣以后跟李贵林也没啥人情来往,她只管孝敬自己爹娘就够了,想要压制李氏一族,只要皱皱眉头,自然有人给她办了。
如果李贵林真的去重修族规,那么红枣自然会高看他一眼,觉得贵林是难得的君子,值得交往,以后李氏一族也跟着得益。而李贵林要从族规上做文章,那么,满仓多得的六成祖产(按制,满仓满园各一成,彼时贵中没有出生,贵雨一成也勉强说得过去,但最少要把多得的六成拿出来),怎么吃下去的,就得怎么吐出来。
李满囤现在的财势可能看不上这十几亩地了,况且,满囤分家之后自己做主惯了,也没得理由为了这点小利再给自己弄个太上皇回来找不自在,太上皇回来,皇太后是不是也会跟着过来?
所以他完全可以把地捐出来,做族里祭田或学田,给一族人受益,落个好名声,也不让于氏私吞了。
综上,红枣的发作,是要的族长态度,李氏一族的态度,而不是李高地和于氏的道歉。红枣的心胸并不在那点芝麻小利上,甚至红枣连李氏一族都没放在眼里,她的眼界在整个社会,贫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此回头看,于氏在红枣眼里,跳蚤都算不上,有必要置气?
书评里一群那啥叮着李贵林于满囤分家这件事上默不作声,甚至有说他为虎作伥的嫌疑。骂女主圣母biao,仿佛不把几个反派怼出shi来就对不起女主光环,打脸一时爽,但是之后呢?
如果只纯粹为了爽,那么推荐某点,里面多得是打脸系统,必须把反派往死里踩,不光反派,只要是那些不为主角出头的,都得咣咣的抽脸。晋江还有反打脸文,就是看不惯那些无脑打脸的,可以来个某某反派系统,回去收拾那些打脸文女主,没有最爽,只有更爽。
但,这不是我想看的,所以,我在这里。
是的,如果没有“红枣乱入”,满囤夫妻“自挂东南枝”了。但是,这件事从头到尾李贵林是没办法插手的,他顶多也就是事后叹声气。
因为“族规”的解释权在现任族长——李丰收手里,并没有落到白纸黑字上。
而在红枣和谢尚定亲之前,“李氏族规”并不能切切实实的遵守嫡长制——在实际执行时,依旧要以辈分为先,于是李丰收在处理这件事上,也是要遵循李春山李高地两个族叔,更重要的是李高地自己的意思。
李满囤自杀是出乎他们的意料的,他们也没想到这件事逼死了李高地的嫡长子。但事情发生以后,李丰收的做法依然有他自己的一套准则——为活人打算——李满囤死了,他为了李满囤的死再去追究于氏和李满仓甚至连带李满园的责任,那么李氏三房,就真的是家破人亡了。
所以这件事,李丰收于法不合,但于情却能博得一众族人的认可,氏族生存,始终是要为活人打算的。
红枣怼李贵林,这里也是现代思想与古代思想,法治与人治的又一次对撞。之前“李氏族规”的执行,取决于人,或者说取决于既得利益集团,说白了,谁势大谁说了算。
而红枣把“大庆律”和“大诰”搬出来,则是站在法治的基础上,不讲人情原则——红枣是恨李玉凤的,但是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恨就枉顾国法。人有是非对错,自然有法去定罪惩罚,而不是以个人的喜怒好恶。
红枣此番作为,是在李贵林心中,在李氏一族里播下法治的种子。
再说李满囤,有人担心李满囤离了红枣会回到被于氏欺压的田地,我想说,杞人忧天了。李满囤是老实人没错,但是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狡猾,老实的李满囤不也学会了给红枣偷果子?更老实的王氏不也学会了昧鸡蛋?甚至王氏都自学成才的在贵中洗三上踩了于氏脸——人是会成长的,古代的土著愚昧是因为缺乏知识,而红枣前世38年的经验足以做满囤和王氏导师(满囤现才35岁),教给他们如何学习知识,如何强大自己。红枣也不可能做一辈子满囤夫妻的保姆,经红枣的一番调jiao,现在的满囤处事可有让人欺压的兆头?
满囤老爷现在已经懂得了用圣人之言为自己找人生准则,一句“以直报怨”,满囤就能堂堂正正怼回去。对于族长一家的软刀子,满囤也学会了迂回策略。
对前面的于氏和满仓谋夺财产,以前的满囤是想不到办法,现在,他根本不用自己出头,只要大力支持贵林修族规就够了。李丰收李贵林修族规能提升自己声望,增加氏族凝聚力,同时也会顺带把满囤场子找回来。而满囤借势更可以刷一波自己的声望——如前我所说,无论祭田还是学田,一族人都要念满囤的好。
于氏满仓该作何选择呢?
两条路,一条是主动交出六成田产,主动低头,求满囤原谅,这是最好的结局。满囤是重情的人,虽和于氏没有亲情,但是和李高地有父子情,和满仓满园有兄弟情,只要他们认错肯改,满囤必不会赶尽杀绝,相反,他还会在他们有困难时扶一把。就如之前的金凤裹脚,满囤这个大伯一碗羊奶就有救命之恩(裹脚处理不好真的会死人,伤口感染没得治,一口羊奶虽小,但增强体质,增加身体免疫力是有效的)。
满园这人奸馋滑懒拈轻怕重,但有一样,知恩图报。金凤的事,虽是上赶着巴结满囤,但他和钱氏知道压着金凤,不去破坏红枣婚姻,这一点上,满囤以后就少不了对满园的照顾。
满囤现家业缺啥?缺的是人!确切的说,缺管理人才,满园不爱干活,但人也算精明,好打扮,对迎来送往的事情很是合适。
满仓如果能认识到这点,肯主动交好满囤,能少得了好处?
另一条路,于氏满仓拒绝交出祖产,那么,等红枣大婚之后,族规定起来,无论国法家法,一族人一准来找于氏霉头,到时候,里子面子都要输个精光。不但她没了和满囤的母子情,连满囤满仓的兄弟情也没了,况且一旦走了官司,贵雨也就断了科举路,满仓这支就完全没了前程。与其将来满盘皆输,不如现下壮士断腕。于氏也不是那蠢人,只要李丰收李贵林把道理给她讲明白,她就能做出正确选择吧。
最后
安徽桐城有个六尺巷,有个来历: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故事的主角是真真正正的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这首诗,就是他的胸襟。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不向命运低头  发表时间:2019-06-06 10:40:56
说的好,就是不明白了看书那么较真干什么,觉得好看你就看不想看就走人,说人家干什么啊
[投诉]
[2楼] 网友:一颗葫芦娃  发表时间:2019-06-06 10:46:23
楼主说的好!
[投诉]
[3楼] 网友:一颗葫芦娃  发表时间:2019-06-06 10:50:25
同意1楼,总有人觉得自己给作者提的意见就是对,一天到晚指手画脚,不想让他bb,还说作者balabala的,烦死个人了
[投诉]
[4楼] 网友:暴走醋坛  发表时间:2019-06-06 11:05:29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一言不合就要打脸的。
一直揪着要不要玉凤参加婚宴不放,意义何在?满囤红枣让玉凤来,知道内情的人都得夸父女俩一句仁义;不让玉凤来,不知道内情的都要背后说一句父女俩薄情。
而如果满囤一方面厚待玉凤,一方面支持修族规,到时候里子面子都有了,又被人说好,又出了以前的气,又显得有眼光大气。
另外,不知道这个架空世界是如何对待商人的。自来重农抑商,商人科技路不顺。如果这个架空世界也是重农抑商,那么,缺乏兄弟帮扶的李满囤就要重用自己的妻族王石头和母族李桃花。
[投诉]
[5楼] 网友:小鱼  发表时间:2019-06-06 11:18:44
对评!!!动不动就报仇雪恨,戾气太重,现在过的日子不好吗?偏要去找麻烦。于氏最好提出分族,有的是人找她填塘。损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她犯的错跟李玉凤的严重多了。
[投诉]
[6楼] 网友:水E清浅  发表时间:2019-06-06 12:23:10
说的好,不说古代了,现在过日子也不会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老死不相往来啊,而且文的题目就是细水长流,要是觉得水可以不看啊,或者你自己写啊,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如果作者要按读者的意思写,这么多人这个不喜欢那个不爱,这要怎么写?
[投诉]
[7楼] 网友:猫  发表时间:2019-06-06 14:58:06
楼主所言,基本同意,就二个,一是大脚奶奶带大的是谢子安,谢尚是曾经嫌弃大脚奶奶的曾祖父带大的,二是将来谢尚红枣夫妻俩功成名就,只能带大脚风气,本身却做不了什么具体的事,位再高,权再重也改变不了整个社会,世人唯利益可诱之
[投诉]
[8楼] 网友:猫  发表时间:2019-06-06 15:11:19
本书中各个人物的性格和形象是从其言,其行的点滴中丰满起来的,作者甚少旁白。这水流确实细又缓,但也让河床的鹅卵石纤毫毕现
[投诉]
[9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6-06 22:55:13
我的日更不是梦,你的红包不是梦!感谢订阅~
[投诉]
[10楼] 网友:追着虫跑  发表时间:2019-06-07 12:01:25
哈哈你写的太有道理了 !是不是作者本人!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