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丧心病狂

作者:羽羽酱

科技发达的城市到了夜晚依旧灯火通明,人们在街道上行走,来往的车辆从未间断,连绵的各色亮光让这座都市宛如浸润在一条璀璨银河。
“真美啊。”
蓝染轻声道,磁性嗓音融入风中。
耀金色的瞳孔倒映明亮光景,被照亮的眼眸少了几分深邃,多了几分宁静。
风景很美,但是映入眼底的景致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灵魂。
看着蓝染此时趋近温和的表情,绝对不会猜到他的内心如磐石般坚硬,已经决定的事情他人无法轻易撼动。
不能否认科技为人们带来的便利,进步是好的,但也要看方向,在蓝染看来这座城市的发展已步入歧途,人们麻木地承受改变,少有人会去思考变迁代表的意义。
“人可以做选择取得不同的结果,这会使人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而不是仅遵从神的旨意。”
蓝染站在高耸的建筑物顶楼,夜晚带着冷意的风抚过他的身躯,未在眼脸留下触摸痕迹。
黑发扬起,站在边缘的男人丝毫不觉得此刻的位置有何危险,他来到不对外开放的顶层,周围甚至没设置预防坠落的围墙。
西比拉意谓‘先知’,但与这一词所代表的含义相比,蓝染认为幕后的那些意识想达到的境界远远不只于此。
他们的目标是——成神。
多么亲切的词汇。
主宰占地辽阔的一块领土还不够,承载贪婪之欲的触手意图扩散至世界角落,仅仅是‘先知’,不足以填满深不见底的野心。
想到统治社会的是这些只剩大脑与意识残存的玩意儿,蓝染就觉得好笑。
西比拉系统的真实,又有几人见识过呢?
公安局高楼层,一名戴方框眼镜的银发女性坐在舒适的高背椅上,她脊背向后,两条臂膀置于扶手,整个人摆出放松肌肉的姿势。
她是公安局地位最崇高的人物,拥有对全体人员的最高指挥权,脸上代表年龄老化的皱纹,只是制作者在打造这具身体时,基于“年纪大说话更有份量”的念头而弄出来的。
禾生壤宗背往后靠,她睁着一双眼睛,瞳孔反常地发光,不是反射外部光线,而是由里侧主动散发带科技感的诡异光芒。
身旁竖立的投影屏幕不停跳出方框,里面罗列密密麻麻的数据,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操纵着进度条,用高速过目数量庞大的资料。
突然间,一张人像弹出,占据屏幕正中央的位置。
禾生壤宗停止查阅的行为,过于严厉的神情有了变化,睁大的眼睛特别慑人。
“哼,白费功夫,藏这么久还不是被我找到了。”
禾生壤宗眉头下压,眼神有如盯上猎物的恶狼,她扯了扯嘴角,深觉蓝染的所作所为根本毫无意义,顶多拖延些许时间而已,并不能改变什么。
一时间找不到蓝染没关系,还有其他方法,从那个男人身边的人下手即可。
再强的存在也有弱点,区别只在于找不找得到。
而蓝染的弱点,禾生壤宗自认为已经发现了。
“你一定不会对他见死不救,对吧?既然都特地隐藏他的讯息了,想必你是在乎他的。”禾生壤宗脸上浮现势在必得的笑容,只有她自己知晓,她想要的,意图捉在手中的究竟有哪些。
或许是蓝染的性命,抑或槙岛圣护的大脑。
蓝染的大脑销毁了的确非常可惜,人类种族千百年难得出一个这样的天才,他的聪慧与技术,遥遥领先同一时期存活于世的其他人。
但没有办法,那个男人太危险了,唯有摧毁,才可将损害降至最低。
假如将蓝染的大脑放入储存容器中,先不论能否和其他意识和平共处,蓝染的念头一动,说不定就会干扰周围离他较近的意识,达到同化作用。
这是西比拉系统象征中枢神经的那些意识无法忍受的,他们自诩为主宰,怎能让人随意摆布!
至于槙岛圣护,可以尝试接触并加以说服,纯白色相者被西比拉判定为新人类,新人类智商高能力优秀且数量稀少,杀一个群体中就少一个。
虽然禾生壤宗满脸自信,好似下一秒就能把人一手掌控,但她知晓有关槙岛圣护的消息却十分有限。
这一切,都归功于蓝染。
蓝染没有无时无刻给人监视的奇怪癖好,他抹除了来到这个世界前就已经存在的设定,事情做得彻底,连同血亲一起享受了这份待遇。
槙岛圣护隐身暗处一个劲的搞事,来去自如没遭到多少阻碍,也多亏了蓝染。
现在因为之前那次行动,槙岛圣护暴露在支配者镜头前,影像回传至主机,那些浸泡在容器中的大脑也因此捕捉到他的踪迹。
……可以说很作死了。
槙岛圣护尚未发觉西比拉系统的真面目。
容貌出众的白发男子正在和他的帮手下西洋棋,双方你来我往,黑棋与白棋战况激烈。
槙岛圣护肩膀的伤尚未完全恢复,不过也好得差不多了,他身体的修复能力一向不错。
穿着浅色卫衣,柔软舒适的衣料下绑着白色绷带,槙岛圣护双腿交叠垂眸看着棋盘,神情专注认真。
“只要拨弄欲.望就能掌握的棋子,没什么不好。”
“人类的欲.望是什么?我认为最棘手的,是不受控制的表现欲。”
“嗯……”崔九善笑得若有所思,他眯着双眼,看向坐在对面的槙岛圣护。
“就像你看见蓝染时一样?好像不做些什么就会浑身不对劲。”
槙岛圣护:“……”
“这句话听起来有歧异。”相貌英俊的男子无奈说道。
然而实际上并没有,亲近蓝染几乎已成为槙岛圣护的本能,待在蓝染身边,双方间维持礼貌距离不能让槙岛圣护满足,他总是希望再靠近对方一些。
崔九善突然插话,槙岛圣护都不晓得该怎么接了,毕竟他原本想说的语句,结合崔九善的神来一笔听起来就充满了问题。
槙岛圣护停顿片刻,还是坚强地把话说完。
“……嫉妒和痴情的泉源都在于此。”
崔九善挑了挑眉,笑容扩大,一脸“原来如此,受教了”的表情。
用神情调侃槙岛圣护,崔九善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他在思考,蓝染对槙岛圣护而言究竟有多重要,影响力如此深刻,浓烈到快要满溢而出的情感仿佛刻入骨髓,一辈子也忘不了。
崔九善感到后怕,这样的情感太浓郁,让人只是听闻就已喘不过气,更别说亲身体验了,幸好他的生命中没有这种特殊存在,有的只是利益联系在一起的合伙人。
“为什么露出那样的表情?”
槙岛圣护突然出声询问,崔九善回过神来,他笑了笑,将不经意流露的真实情绪掩盖。
但是槙岛圣护已经看到了,以他的眼力和聪慧,怎么可能看不出崔九善想掩饰什么。
“我很荣幸喔。”
“?”崔九善用眼神表达疑惑。
槙岛圣护笑得温柔,他动作未见迟疑,移动完最后一颗棋子,棋局呈现一方国王将死,崔九善没能扭转局势,槙岛圣护的白方获胜。
“很荣幸成为父亲的孩子,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运了。”槙岛圣护靠坐椅子,两手交叠置于近膝盖处。
崔九善拿起手机,看见新一则讯息展露笑容。
“好像开始了。”
槙岛圣护应声,在崔九善收起手机路过身旁时,闭上金色的眼眸笑得开心。
“一路顺风。”
有凶手在监控系统的监视下正大光明地杀人,他戴着可迷惑系统检测的全罩式头盔,从头到尾心理指数皆维持在正常范围。
计划如期推动,戴着头盔的凶手在人群众多的街上杀人,他砸破被害者头颅,血飞溅四周,伤口周围的鲜红液体量持续增加。
将人杀死后凶手不急着马上离开,而是留在原地继续虐打尸体,他不但要对方死,还要死得毫无尊严。
凶手扯破女子的外衣,臂膀重复同一个动作,就像在打槌球一样,越发随便。
崔九善站在人群中拿着手机录像,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竟看着凶手将一开始还有气息的受害者虐打致死。
在街上巡逻的机器人靠过去,在头盔的作用下检测不到凶手真实的心理指数,不但没阻止凶手,反而劝说意识模糊的被害者去接受心理治疗。
“这个真让人舒服不起来啊。”
声音平静到说了句感想,崔九善将视频公开,转身走入聚集起来的人群。
待在别墅内悠闲看书的槙岛圣护从口袋里取出手机,他看着萤幕上方象征区域压力的数字不断增加,目光蕴含满意。
“很好,看样子这个计划可行,不需要修正。”
槙岛圣护注视萤幕里的凶手与死者,耀金眸子不见一丝怜悯。
“这只是一个开始。”
他……要撼动社会的根基,让所有人知道,他们犯了什么错误。
槙岛圣护的计划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蓝染感觉到通讯器发出提示,他抱持着“看看也无妨”的心情点开视频。
过了半晌,蓝染脸上没有表情,干脆俐落地关掉画面。
看完之后的感想……除了知道自家儿子有所行动外,就是感叹对方找的犯罪者素质越来越糟糕了。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8-13 22:22:00
谢谢小天使们的关心,羽羽有去看医生吃药啦……你们也是,要注意身体健康喔! (比心)
嗯,别误会,圣护真的不是好人啊!绝对不是,当然,咱们的蓝大也……(你们懂的)
Ps.虽然还要几章,但还是想先问问,下个世界要先写文豪还是驱魔呢?两个世界都超有趣!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