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五十)

作者:青青园中葵

辰砂回忆起当野兽的三十多年里,同阿晟在曲云星上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还有英仙洛兰住进阿晟兽医店以后,他如影随形跟着她的情景,悲伤过度、伤势恶化,葬礼结束回到执政官官邸就进了医疗舱。
英仙辰朝、英仙辰夕一前一后走进母亲的房间,屋中的陈设,包括玻璃窗前悬挂的窗帘,都是旧物。母亲去世后,父亲曾经不抱任何希望地向官邸的智脑询问起母亲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物品的去向,智脑答复说,它没有执行楚墨下达的把殷南昭和母亲的个人用品全部销毁的命令,而是遵从安达总管生前的指令,将他们的遗物一件不落地放进地下储物间里妥善保管了起来。父亲激动之余,竟然破天荒地给智脑颁发了由他亲笔签署的嘉奖令。
墙边的衣柜里,母亲的衬衫、长裤、连衣裙,殷南昭的军服、作战服挂得整整齐齐。英仙辰朝把脸颊贴在玫红色一字肩长裙的前襟上,依稀嗅到了记忆中母亲身上散发的淡淡的迷迭香的味道,“妈妈!”。智脑突然发出空袭警报,英仙辰夕迅速拉起姐姐的手,按照指引朝足以抵挡住这个星际任何武器狂轰滥炸的地下掩体跑去。
导弹撞击能量防护罩形成的冲击波让整个执政官官邸都在震颤,全身浸泡在药液中的辰砂猛然惊醒,瞬间就判断出官邸正在遭受地对地近程导弹的密集打击。他抬起手腕,在个人终端上飞快地输入一串指令,身体上的药液都没有擦干净就套上衣服往一双儿女所在的地方跑去。官邸上空响起沉闷的雷声,辰砂知道,那是高速飞行的能量炮与空气摩擦产生的音爆,跑得更快了。
长长的走廊上,英仙辰朝脚下一个趔趄,拽得英仙辰夕身子一晃失去了平衡,姐弟俩一齐倒向地面。辰砂疾掠过去扶住他们,像八年前奥米尼斯星上的女皇官邸被刺客纵火焚烧时那样,一边一个夹在腋下,一路狂奔跑进了地下掩体。
八年前的孩童已经长成了身高、体重都和成年人无异的少年,辰砂托住孩子们的腰,轻轻地把他们逐一放到固定在地面的长沙发上,喘息着坐到他们身边。姐弟俩同时起身,英仙辰朝去吧台倒水,英仙辰夕蹲在地上,撩起父亲的衬衫仔细检查伤口。辰砂接过女儿递来的温水喝了一口,“小夕,不用检查了,伤口没裂开。”。英仙辰朝掏出随身携带的体温计在父亲的额头上轻触了一下,温度正常,她稍稍松了口气,父亲持续了数天的高烧总算是退了。姐弟俩一左一右把辰砂扶到贵妃榻上,帮他盖好毯子。英仙辰夕疑惑地问:“爸,是谁在用军队列装的制式武器攻击官邸?”,“我还没得到确切的消息”。英仙辰朝想起视频里的那些怪物,心有余悸,“爸,会不会是楚墨伯伯制造的异种生物?”,“我感觉不是”。
紫宴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回神,一把掀开驼绒毯,单腿跳到落地窗前查看。不远处的执政官官邸,能量防护罩上出现了类似玻璃裂纹的涟漪。身为前奥丁联邦信息安全部部长,他知道地下掩体的存在,并不担心辰砂父子三人的安全,可一想到能量防护罩失效后,洛兰的遗物就会同七百多年的老建筑一起湮灭,顿时火冒三丈,跳回桌边装上机械假肢,赶往阿丽卡塔军事基地。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