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宗宗主土&剑圣传人卡穿四战(1)

作者:山关留痕

卡卡西觉得今天颇为倒霉。
  是日,忍宗宗主宇智波带土正与他的师父兼忍宗长老宇智波斑大打出手,原因不明;他和师父宇智波泉奈试图劝架,宇智波斑盛怒之下,拿起屋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就往宇智波带土身上扔,旗木卡卡西纵身上前,用剑一挡……顿时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等到能够看清面前景色时,只见头顶上一颗卫星正在往下砸!
  旗木卡卡西:!!!!!!
  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卡卡西不慌不忙,稳的一批,调动体内所有的查克拉外带能调动的外界的查克拉,使出万神劫第一二三式。
  卡卡西修行时日尚短,不能控制住万神劫第二第三式,好在卫星的目标太大,也不用担心误伤,他终于在被卫星砸死之前把卫星劈成N块。
  白发男子虎口崩裂,鲜红的血液顺着剑柄滴落,整个人如同飘零的雪花一般,在空中卸力,他勉勉强强在地上站定,一手撑地,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剑柄,白色的长发遮住男子的小半张脸。
  N块巨石落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卡卡西不由打开左边的写轮眼,震惊地望着那个放卫星的人。
  宇智波斑。
  这人怎么跟师伯长得一模一样?!!
  宇智波斑原本日天日地的表情突然凝住了,他也打开了写轮眼,眼中的勾玉几乎转成一个圈,死死地顶着白发男子手中的剑。
  下一刻,宇智波斑抄起刀子,朝卡卡西砍去,卡卡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勉力招架。
  卡卡西体内的灵力耗尽,实在发挥不出全盛时期的实力,只得凭借精妙的剑术挡住宇智波斑的攻势,宇智波斑不留一丝情面,招招致命。
  待到卡卡西手中之剑被打落,宇智波斑才停手。
  宇智波斑深深地看了一眼卡卡西,方开口。
  “你的剑术……是跟谁学的!”
  宇智波斑斑没有注意到卡卡西的实力只比他稍逊一筹,也没有注意到卡卡西的写轮眼,他显然已经有了某种不大妙的猜测,杀气不断往外冒。
  旗木·剑圣·卡卡西颇为单纯,在他眼中,面前这位不知姓名的人士明显跟师伯关系匪浅,他的神情颇为疑惑不解:“我的师父乃宇智波一族的长老,名讳泉奈,这不是……”
  一旁匆匆赶来的漩涡鸣人一面气势汹汹地向宇智波斑放话,一面看了几眼卡卡西。
  这个人……好眼熟啊。
  而两人都没有理会漩涡鸣人。
  宇智波斑闻言,突然暴起,攻势更甚。
  卡卡西面色冷然,改用左手剑应付。
  就在卡卡西快支撑不住的时候,空间中突兀出现一道波动,一个人随之出现,挡下了宇智波斑的攻击。
  此人身着忍宗宗主的华服——罩衫上绣着星辰,曲裾深衣上纹着山川与日月,一头长发以玄色盘龙发冠绾起,发冠上还有两条布满符咒的发带,额上是缀满刻着符文的查克拉结晶,储物腰带的材质也颇为不凡。布料也十分轻便,风一吹,发带腰带衣角衣袖都飘了起来。
  总体效果十分之好,又称“逼格满满”。
  带土比大名还风骚的打扮看得斑一愣。
  还没等宇智波斑缓过神来,带土速度向前一站,把卡卡西护在身后,道:“卡卡西!他不是我师父!”
  宇智波斑:……小子,我什么时候是你师父了?
  漩涡鸣人: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也从被放卫星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他几乎是立刻想起自己师父那一辈的人的异界之旅。
  现在想想,师伯拿着砸带土的东西,不会是……
  卡卡西趁着这段空隙,聚起最后的查克拉,施放了一个“千鸟”,一道有脸盆粗的雷光瞬间贯穿宇智波斑的身体,几乎是同一时间,带土单手借了个印,一只火龙朝宇智波斑攻去。
  忍宗宗主与剑圣传人的配合从来都是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斑猝不及防之下中了招,被毁了半边身体。
  趁他病要他命,带土又在宇智波斑身上下了道封印,先封印查克拉,再封住行动,宇智波斑顿时被封印成了一个疑似蚕茧的东西。
  带土擦了把汗:“卡卡西,这种封印真麻烦啊……”
  卡卡西神色不动,看了带土一眼:解释一下。
  带土叹了口气,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板砖状的东西。
  “这是镜长老给师父玩的。”带土依然维持着身为忍宗宗主的沉稳可靠。
  “当年镜长老和扉间长老研究空间忍术,导致真琴长老、师父、泉奈长老、柱间长老、板间长老来到异世界,后来初代宗主严令禁止他们把这一类东西外传,没想到师父居然留了一份……现在初代宗主和英树长老都飞升了,咱们对这种东西又一窍不通,只能等镜长老和扉间长老把我们接回去。”
  说完,忍宗宗主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卡卡西,就算镜师伯和扉间长老没办法把我们接回去,我也会想出办法的!”
  卡卡西给了带土一个死鱼眼,冷哼一声:“哼,带土,我想我们还是尽力配合长老他们吧,我不觉得凭你的半吊子空间忍术能奏效。”
  “喂!卡卡西……”
  “……”
  漩涡鸣人一头雾水地看着大变样的卡卡西和一个打扮得十分华丽的人交谈甚欢,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卡卡西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说。”
  两双眼睛同时看向漩涡鸣人。
  卡卡西辨认了一番眼前的橙发少年,一眼看透了他的学渣本质,道:“我不是你的老师,不要认错了。”
  还不待漩涡鸣人反应过来,二人同时发现了什么,看向某个方向,面色凝重。
  卡卡西:那里是什么东西?
  带土:好像跟典籍里记载的“神树”有些像,去看看?
  卡卡西:好。
  带土和卡卡西一番眼神交流后,同时向十尾的方向飞掠而去。
  到达目的地后,带土和卡卡西没有第一时间把注意力放到长相清奇的十尾上,而是看向了两个跟他们谜之相似的人。
  穿着一身丑不拉几的上忍服的旗木卡卡西,和穿着宇智波族服、半边脸毁容的宇智波带土。
  彼时,宇智波带土正准备把旗木卡卡西拉近小黑屋,他维持着抓着旗木卡卡西手腕的动作,一脸木然地望着突兀出现的两人。
  四人面面相觑,气氛一触即发。
  下一刻,忍宗宗主率先打破了凝滞。
  “哈哈,我是宇智波带土,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就任第三任忍宗宗主,这是旗木卡卡西,我的挚友,你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和卡卡西吧。”
  带土温和地笑着,话语却不是那么温和。
  “看来,这个世界的卡卡西和我关系不是很好呢。”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