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

作者:珞薰

苏湖穿洪荒同人(三)
从苏湖问起三霄下落到她突然暴起杀人,不过电光火石间事,西方教中人虽因先时苏湖气势投以关注,却皆未曾料到竟有此变故,以致她在三千寺前辱及准提,又放言“屠尽十万僧”竟无人及得阻止。
苏湖话里杀机直指准提,可如今西方大兴,准提贵为西方圣人,不过一野性未驯的截教余孽上门挑衅,纵然其气势颇有不凡之处,又哪里配他亲自出面?
不但准提未动,西天诸佛亦未出手,只十八罗汉出得寺,口喝:“妖孽休得放肆!”领三千红尘客持棍扑向苏湖。
苏湖强自捺下满心杀机,沉心看去,果在三千红尘客中发现不少熟悉面孔,只神情皆是冷漠麻木,与记忆中肆意飞扬的人相比,除面目相同外,竟再寻不着分毫相似之处!
心中翻腾不休的杀意更重一层,苏湖瞳孔猩红几欲滴血。她振袖将截教弟子尽收入袖里,合身向余下十八罗汉及三千红尘客扑去。并不收起指甲、九尾变回人形,也不使什么武器,对上一罗汉,双手探出生生将人撕做两半——竟是弃了更干净利落的手段,打定主意要以最血腥酷烈的手段灭杀在场诸僧!
到底是大道圣人,纵然苏湖现在可用实力不过三、五成,对上罗汉等人也足以碾压。不过片刻功夫,三千寺外血污满地,断肢遍布,莫说活人,连全尸也未留有一个!
苏湖
她眉眼森冷,不待西方教再有反应,径直闯入最近寺内,当真一人不留将寺庙屠了个干净!
伴着一声惊怒交加的炸雷般的呼喝:“妖孽尔敢!”一尊金光闪闪的菩萨现身,持杵砸向苏湖。
苏湖眉峰不动,满身戾气继续杀往下一间佛寺,金刚杵砸至一半便被半空中显出的透明屏障拦住,分毫前进不得,菩萨还欲去追,却觉胸口一阵剧痛,生机迅速流逝。低头看去,只见心口处一片透亮,竟是在擦身的功夫间被苏湖洞穿胸口、破了法身!
准提不来,苏湖并不出言挑衅,也不推算他所在,只沉默着一间间佛寺杀下去。直至苏湖屠尽三百四十八寺,灭杀金佛并菩萨四十又二,准提终于坐不住现了身。同时出现的还有存在感向来低得让人忽略的接引。
“我教教义向来不结恶因、只留善果,施主何故上门挑衅?”在出现瞬间便全力攻向苏湖却被她反手轻易化解,甚至因她反击受了轻伤后,准提开口甚是客气。
逼出准提,苏湖住了手:“不过恩仇自偿!”言语间煞气毫不掩饰。
准提此时显得耐心十足:“我观施主与截教并无因果,显非截教中人。且截教上下逆天而行,一切果业皆咎由自取,我教不过顺应天意,又何谈与截教结下恩仇?”
苏湖扬眉冷笑。准提向来善诡辩,若在平日她尚有心情堵他几句噎一噎他,此时却是毫无心情纠缠,劈手引来大道之力,一记杀招便攻向接引准提:“莫再白费口舌!辱我兄姊、杀我同门、散我教派、伤我师尊!此仇此怨,纵汝万死,不解吾心头之恨!”
准提闻言便知再无转寰之地,与接引同现出法身,对上苏湖攻击。
三人瞬息战至一处。苏湖此时只余三五成实力,却胜在乃是大道圣人,又兼她乃修剑道成圣,攻击强大无匹,一时与两人战个势均力敌。
高手过招,遇上敌手时哪里能顾得周围!如此一来,西方教便遭了殃。圣人交战,即使只是余波,西方教中人亦无抗衡之力,不过三五日,三千寺便在三人交手中毁去大半,教中人因苏湖来前特意设下的困阵出不得此处,亦死伤泰半。
接引、准提心系教派,不慎漏了破绽,被苏湖寻机重伤缚住。
苏湖冷厉着眉眼将大道之力的封印打入他们体内:“听闻师尊便是受你们与元始、女娲坑害,被鸿钧封禁修为、永镇紫霄!既如此,你们便也尝尝这滋味罢!”
结完封印,苏湖抓来剩余西方教弟子。细看之下确是没有截教中人了,又在其间寻起孔宣,初时没寻到他苏湖也未多想,只当他当初因缘巧合没教准提抓走,但她又不知怎的突然想到方才交战时准提七宝妙树威力竟比她所在世界的七宝妙树强了两成,心下不禁一沉,开口道:“孔宣可在你西方?”
准提一惊,道:“那孔雀也与你有关?”
苏湖心道不妙:“何来废话!你只说他现在何处!”
准提面露迟疑,最后在苏湖逼问下不得已道:“当日他野性难驯,被元始打杀。后伍裳小友向元始求了他尸首与我,已被我炼入七宝妙树。”
苏湖听了,也未见什么反应,只瞳孔中血色已变作暗红,转身走向西方教众。准提看她动作面上现出慌色,显是怕她要如之前所说灭尽西方诸僧,毁去西方教统:“你何必如此赶紧杀绝!当初我不过趁东方大劫混水摸鱼,截教诸事说到底只算从犯,且我教中许多人未曾参加封神之事,极是无辜。你若真心为截教报仇,理应杀去阐教、天庭才是!”
苏湖勾出嗜血笑意:“从犯亦杀!入西方教者杀!”至于阐教、天庭,不急,一个个来,谁也跑不了!
答完此问,苏湖不再理会准提,当着他面,开始动手一个个灭杀西方教人。
准提面上神色几番变化,先是强压激愤劝说苏湖,见苏湖不为所动,又斥她逆天而行不知死活,苏湖仍听若未闻,他无奈之下又好言相劝,最后又说她做下此违逆天道之事,鸿钧必要拿她,唯有就此收手方有一线生机。
苏湖听着,也不告诉准提自己早已遮掩天机,除非做下杀了准提、接引这等大事,鸿钧亦不能知此方诸事——教他留着些希望才好。分分秒秒想着是不是鸿钧下一刻便到,救下他教剩余弟子,再一次次失望。岂不比一次教他绝望更为折磨?更何况,就是鸿钧当真来了,她又有何惧?!
直到只余最后一个如来,苏湖才终于停手,在准提悲怒交加、几欲崩溃的神色中道:“我不杀你——你为道统害我师门,我便屠你门人、灭你道统。你可欢喜?”她在准提近乎癫狂的神情中冷恻开口,“这便痛苦到无法忍受了么…呵!你西方教不是向来最好论因果?!当日种因,今朝得果,不过是天理轮回!”
言语锋冽,字字如刀。
这便已经痛苦到癫狂了啊…那师尊呢?看着自己当做亲子般疼爱呵护的弟子们一个个被打散灵智、被杀害、被侮辱,看着自己一手建立、倾注自己无数年心血的截教从万仙来朝一日日变得门庭冷落,被自己的两位兄长连同外人暗算、被自己的老师打成重伤封禁修为…那时的师尊,该会是什么心情,又该有多痛?!
只是想一想,心脏就疼到抽搐。
为什么她没能早些来?!封神前、封神时……甚至万仙阵中也好!为什么她来得这么迟!
贝齿紧咬下唇,下唇竟因她过于用力而被咬破,洇出殷红血珠!抓过如来搜魂,苏湖眸光幽暗深邃。
师尊,您且再等一等,再等一等。快了、很快了。再忍一忍,徒儿很快便去救您……
——————————
金灵圣母是伍裳送与李靖的坐骑。每每见了这坐骑,李靖都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一声“伍裳小友慈悲”!
金灵圣母乃先天杀伐之气化形,按理说最大用处应是以她本体练器,但伍裳小友太过心善,不忍她就此没了命去,只是打散她灵智,又以法术将她化作金狮,与了他为坐骑,以赎罪孽。
只这金狮到底是凶恶,纵是没了灵智亦不肯听从驱使,他几次下了狠手,将这孽畜打的奄奄一息,这孽畜仍冥顽不灵,最后还是伍裳小友无意间一句话启发了他,这孽畜不听使唤一次,便在她面前打杀一截教门徒,果然不出三五次便驯服了她。灵智被打散,只余本能尚且如此,可见其孽根深重。
这一日,李靖正骑着金狮欲往阐教,行至一半面前突现一女子。一身道袍不掩身姿娉婷,长发未束散在身后,样貌妖娆绝丽,眉眼间却冷峻肃杀不见丝毫媚色,这□□看来竟颇似那些截教孽畜。
李靖欲喝问出声,却陡然发现自己被威压所制分毫不可动弹,心下暗道不好。
女子见了李靖,眉眼中肃杀之意愈烈,锋锐之极,几欲将人划伤,她将他从金狮身上打下,纵身至金狮身前,一双盈盈美目中满是心疼悲凉。
李靖听女子低唤了一声“师姐”,话中似有千般情绪。她捻了个诀,金狮就变回袅娜人身,只是观其双目可知她神智并未恢复,仍是懵懂兽性。女子极尽温柔扶起金灵圣母,自语间一句“伍裳”念的杀气满盈。
女子再看向李靖,眼中杀意滚滚。
李靖在凡间时见过千刀万剐之刑,也曾听过炮烙、虿盆。他一直以为人间至苦不过如此,可在他被女子割了不知多少刀,又在身上倒满琼浆绑在树上后,他才知虫蚁噬人之痛远胜这些酷刑百千倍!
他身上血肉被慢慢啃噬殆尽,很快又长出,而后再被啃噬……李靖甚至开始怨恨自己为何是生命力极强的封神之人,为何不能死去!
不知过了多久,已有些神智不清的李靖模模糊糊听得女子声音“时候不早了,也罢,就到此罢。”
非人的折磨终于结束,李靖方松了口气,就感到一道法诀印入他魂魄。再醒来时,他已换了模样。
后世《山海经》有载:古有异兽曰“靖”。其形如狮,其吼如泣,逐日而走,终年不停。遇之,可驭其行远,无有不应。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舜华若雨  发表时间:2016-11-19 09:45:44
怼死黑暗玛丽苏,我勒个大操,伍裳你这么叼,怎么不上天呢
[投诉]
[2楼] 网友:阿雪  发表时间:2016-11-19 10:03:53
卧槽,我不是每章都看评论。第一次看见这个,妈蛋,辣眼睛,宝宝的眼睛
[投诉]
[3楼] 网友:12345678  发表时间:2016-11-19 10:12:26
看的我好气愤啊,暗黑玛丽苏什么的不能忍
[投诉]
[4楼] 网友:十五级飓风  发表时间:2016-11-19 10:23:17
求楼主一口气完结吧,断在这里好难受。
怼她怼她怼死那个黑暗玛丽苏。
[投诉]
[5楼] 网友:取名好难啊  发表时间:2016-11-19 11:48:03
看得我好气啊
[投诉]
[6楼] 网友:白色的木  发表时间:2016-11-19 12:30:53
弄死她!!!
[投诉]
[7楼] 网友:才不是在潜水呢~(^◇^)/  发表时间:2016-11-19 14:08:17
!!!!!!!
[投诉]
[8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6-11-19 15:19:35
心疼本来能够有尊严的死却被逼□□至此的所有人……
尤其金灵!
李靖你也配!
金灵的弟子闻仲混的都比你好!
[投诉]
[9楼] 网友:珞薰  发表时间:2016-11-19 19:45:31
忽然有点心虚(≧ω≦)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