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部的安全存活方式(5)

作者:柚子

明明有温香软玉在侧,第二天一早,我的脸色却难看的吓人。
夏希看到我那两个浓浓的黑眼圈时,吓了一跳,赶忙叫人煮了热滚滚的鸡蛋给我敷一敷。
到底还是没能瞒过祇园中将。早餐时,祇园中将一脸老兵看新兵似得,盯着我的两个黑眼圈调侃:“我可不记得你是承受能力这样脆弱的人啊,琪卡酱。如果夏希的故事就让你受不了了,那光的故事,你岂不是要听到泪眼汪汪了?”
“祇园大人。”一直做小鸟依人状的光嗔怒的道,“已经过去那么久的事,为什么还要提起呢?难道我是那样沉浸在过去的人吗?”
“不,光可不是那样软弱的人。”祇园意有所指的道,“能从那样深刻的打击里重新振作起来,光一直都很坚强呢。啊,琪卡酱还不知道吧,在光还是太夫的时候,还不是大将的萨卡斯基,可是认真的承诺过,要为她赎身并且娶她为妻的呐。”
“哐当”一声,我手里的筷子砸在了盛着饭食的小桌上。
“目瞪口呆”已经不足以形容我此刻的表情,我估计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很蠢,因为坐在我旁边的夏希已经笑出了声:“琪卡小姐,太失礼了呐。”
我僵硬的扭动着脖子,把目光投向光。那位娃娃脸的太夫仿佛事不关己似得安静的吃着早餐,她樱花瓣一般淡色的嘴唇抿起时,会变成喵嘴一样可爱的弧度,愈发的清纯又无辜,宛如未经世事的精灵一般。是的,以我对海军本部将领们的了解,这样的光非常的能引起他们的保护欲,因为就连我都快要动心了!
所以,赤犬大将到底是怎样的铁石心肠,居然能狠下心来辜负这样的光太夫?
“我也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回答我疑问的,居然是紧挨着祇园中将坐着的悠。直到她开口,我才发现我竟然将内心的疑问说了出来,“虽然有着这样可爱的一张脸,但是光从未刻意隐瞒自己的本性。她做太夫的时候,人人都说,我们塔卡拉兹有一位玫瑰花妖化身的美人,魅惑,绝色,却总是拒绝他人的采撷。但不知为什么,那位看上去就十分古板,一副大男子主义模样的萨卡斯基大将,偏偏就很吃光这一套。”
“悠姐姐。”光几乎是语调生硬的打断了悠的话,“还是让琪卡小姐顺利的吃完她的早餐吧。塔卡拉兹的太夫们精心制作的早餐,放凉了,可就太暴殄天物了。”
哪怕是这样说着,光的脸上却也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平静的宛若一碗冰冻的水。我匆匆接过夏希递给我的新筷子,埋头苦吃。
“光,你可听过‘天道好轮回’这句话。”祇园中将放下已经吃干净的汤碗,像是没有看见光一瞬间犀利起来的眼神,“琪卡酱带来的关于萨卡斯基最近的情感消息,我想,你一定很乐意听一听。”
“夏希昨晚,想必已经从琪卡酱那里听了不少波鲁萨利诺的蠢事了。”
“哦?难怪夏希今天简直是容光焕发。”光挑起眉头,脸上的冰冷气息散去了不少,“琪卡小姐,今日,让光来陪伴你可好?”
“……当然!”我连忙吞下嘴里的食物,忙忙的答应了这位如今风华依旧的绝世美人的邀请。
赤犬大将的“光辉事迹”,托波鲁先生的福,我还是听了不少。尤其自他和波鲁先生一起迷上安娜小姐以后,那些事儿真是,我不想听也会自动灌进我的耳朵里。
相比夏希姐姐,光姐姐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听到这些事情时的幸灾乐祸。
“我一直以为,当年,他是嫌弃我的游女出身。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她笑得一脸满足,亲手将侍女们准备的点心捧到我的面前来,“我不像悠姐姐那样擅长点茶,就让我为你泡一壶清茶,可以吗?”
“光姐姐准备的东西,我怎么敢拒绝。”我连忙道。
光抿嘴一笑,可爱的喵嘴再度上线,脸颊肉鼓鼓的,清纯如同刚刚成年的少女,完全不像一个年纪可以做我母亲的人。她的泡茶功夫完全不输给悠的点茶,选茗、择水、烹茶……光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举手投足间流露着缥缈出尘的娴雅,好似坠入凡间的精灵,将自己流风回雪的婀娜和美丽,尽数凝聚在那小小的一盏茶里。
我几乎看的呆住了。
“琪卡小姐,请用茶。”淡绿色的茶水,盛在外绘草木的雪白茶杯里,被绝色美人捧来我的面前。她一直低垂的双眸终于抬起,黑白分明的桃花眼脉脉不语的看着我,仿佛被遮掩的明珠一同被捧来我的面前,我瞬间竟然忘记了呼吸,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她。
光笑了,不是一直以来那种姐姐式的温柔笑容,而是典型的太夫式笑容。极尽妖娆和妩媚,眼波流转如妖,轻轻一扫,就能让人酥掉半边的骨头。
“你真的太年轻了啊,琪卡小姐。”不知不觉间,光的手摸上了我的脸颊,嘴角的笑意还是那么妖娆,看着我的眼神已变得回以往的温柔和怜惜,“你连我这样明日黄花的魅力都抵挡不住,你要怎样去抵挡以后的诱惑和风浪?琪卡小姐,不要辜负了祇园中将的一片苦心,你真的,还太年轻了啊……”
光的手拂过我的鬓角,便收了回去。那一抹指尖的凉意,却久久的停留在了我的肌肤上。
“光姐姐!”我猛地捏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和悠一样,青筋暴起,指尖微凉,“光姐姐,不要伤心了……我,我带你走好吗!”
或许我真的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吃掉了脑子。此话一出,我和光同时愣住了。
“哈,琪卡小姐……”光垂眸,娃娃脸很快定格在了初见时那样完美无瑕的微笑上,动作坚定的,将她的手抽了回去,“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呢?”
“哎?!”
“琪卡小姐,请不要弄错了。我从未因我的出身而自卑,也不认为曾经担任塔卡拉兹太夫,是需要摆脱的过去,相反,我为此而自豪。”光抬起眼,目光流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锋利,“我最青涩的年华,最辉煌的年华,都是在塔卡拉兹度过。那么,我在这里度过我的残年,也没有什么不好。你能带走我,那么,夏希呢?悠姐姐呢?塔卡拉兹的其他太夫们呢?其他游女呢?你能带走整个塔卡拉兹吗?”
“比起我这样一个人老珠黄的太夫,有更多的人需要你们海军的庇护。”恍然间,光姐姐的眼眸中流露的神情,竟然有几分像教导我的祇园中将,“琪卡小姐,我不需要同情,你大可以放心,我可以靠自己活的更好!”
我无言的静坐许久,最终,端起已经没什么热气的茶水,一饮而尽。凉茶微涩,香味却依然浓郁。
“光太夫姐姐。”我放下茶杯,郑重的对眼前风华绝代,曾经让海军大将也为之折腰的太夫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不!还不如大猪蹄子,好歹大猪蹄子还能拿来啃一口!
这是我在塔卡拉兹呆了三天后最深刻的体验。
我一度怀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海军本部长大。曾经和蔼可亲的长辈们摇身一变始乱终弃的负心渣男,我觉得我想要静静。
“琪卡酱,我带你去塔卡拉兹,只是想让你认清男人的嘴脸不要轻易被骗了,可不是为了诱拐你遁入空门的。”祇园中将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连烟斗都不用,直接屈起手指对我连敲好几个爆栗,“你男朋友是鬼蜘蛛的副官克里维,不是鬼蜘蛛那个花心大萝卜本人!”
“不,我只是骤然发现养大了我的波鲁先生负了我最喜欢的夏希姐姐,正在自我反省我有没有负心汉的潜力。”我睁着一双死鱼眼吐槽道,“尤其是,我的青春期还是在祇园中将你身边度过的……”
“在我身边度过又怎么了?难道我亏待你了?”祇园中将微微眯眼,修长的手指像是螃蟹钳一般示威般的活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捏上我的脸颊。
“没有,正是因为在您身边度过,我明白了花园的美妙。”我无视她的手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流连花丛不要紧,但是攀折花枝就不对了。这对被攀折的花枝和没有攀折的花枝都不公平。”
“……”祇园中将愣了大概三秒钟,猛的一把将我揉进了怀里,仿佛老虎紧紧护着刚生下的幼崽,“好孩子!孺子可教啊!”
“……”祇园中将你快放开我!我要缺氧闷死了嗷!QAQ你真的不是在报复吗!
亲爱的琪卡,好久不见,不知你在G3基地过得好吗?
新世界最近乱象频生,BigMom海贼团简直就像一群疯狗,到处惹事,希望你能保重自己。
上次的提议大概太过突兀,也许吓到了你,我很抱歉。但是对我而言,我不知道死亡和明天谁会更先到来,所以我如此迫切的想要告诉你我的心意。
我希望我的心意不会成为对你的阻碍。如果只是因为我爱你,就放肆的要求你放弃一切,像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只围着我打转,别说黄猿大将先生必定不会放过我,恐怕就连鬼蜘蛛中将也绝不会同意。
何况我爱的琪卡,本就是个活跃在科学部,智慧和战斗力同样出色的军官。
今天,我将随鬼蜘蛛中将从双子岛起航,去执行新的任务。我多么希望,我能在这里再多留一天,这样就能亲手为你戴上我挑选的礼物。我不知道今后是否还有机会再见到你,也不知要过多久才能与你重逢,于是索性将礼物随信寄来。琪卡,请一定要收下这份礼物。
爱你的,
克里维
我心情复杂的放下这封字体潦草,语言规整如公文的信,打开随信寄来的小盒子。做成宛若微型桂冠模样的手链精致细腻,每一片叶子都用翠绿色的橄榄石镶嵌而成,银色的桂枝不知加了什么金属,坚硬无比,我敢肯定,哪怕是普通的刀刃,都不一定能砍断这链条。
“真是,犯规了啊……克里维……”我一边轻声说着,一边将手链扣在了腕上。随后,拎起我刚刚保养的锃亮的太刀,深吸一口气,走出了我的宿舍。
天空灰蒙蒙的,一层又一层的乌云压在头顶,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但与远处的海岸线上密密麻麻的海贼船相比,这些乌云造成的压抑立刻变得不值一提。
“真是疯了,BigMom海贼团。”将手搭在金毘罗的刀柄上,祇园中将面若冰霜的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庞大海贼团,“琪卡酱,我说过,你可以不用到这里来的。”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请您放心,祇园中将,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我站在祇园中将的身后,像过去的无数次一样仰望着祇园中将坚毅的侧脸。
只不过,我终于站在了距离祇园中将最近的后方。
“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波鲁萨利诺恐怕会砸了我这G3基地。”祇园中将斜乜了我一眼,露出了微不可查的欣慰。
“波鲁先生会为我骄傲的。”我平静的说道,“祇园中将,我曾经无数次从第一线活着回来,今天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祇园中将赞赏似的点点头,搭在刀柄上的手握紧了,慢慢上抬,与和之国传说中海洋守护神同名的绝世名刀缓缓出鞘:“G3基地,今天注定会有一场硬仗。不论BigMom海贼团有何目的,我们海军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比镜子更加锃亮的刀尖在空中划过半个圈,直指那些色彩斑斓的海贼船,“拦住他们!”
“我们是新世界的守护者,我们立誓要守护这片海域的所有平民!听我的命令,G3基地全体海军,各就其位,准备战斗!”
“遵命,祇园中将!”无数的海军的应喝声与轰然响起的巨大机械声混在一起,仿佛整个G3基地就此变身为一台庞大的战争机械人,全身披甲,手持盾剑,宛若传说中永不停息的走动着的守护巨人。
“‘甜点四将星’之一的夏洛特o斯慕吉,‘鬼夫人’夏洛特o阿曼达,还有……啧啧,BigMom这是打算对海军全面宣战了?”祇园中将甚至不需要望远镜,就已经看清了打头的海贼,都是BigMom海贼团赫赫有名的干部们,“为什么女将这么多……难道,BigMom还有别的打算?”
“另外的甜点将星在哪里?夏洛特家族的男人们去了哪里!”
“恐怕……”我想起了不久之前,突兀的出现在G3基地的赤犬大将,内心沉甸甸的直坠下去,“赤犬大将危险了……”
“啧,萨卡斯基那家伙,果然是个只管吃的混账,每次都要让我来帮他擦嘴。”祇园中将皱紧了眉头,肩头往下一沉,“就这样居然还有女人愿意嫁他,怕不是被他拿岩浆果实威胁着点头的吧。”
我回想了几个小时前传来的唯有用“不可思议”形容的赤犬大将结婚的消息,默默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同意了祇园中将的吐槽。
“G3基地所有军舰,准备出航!联络G5基地,我们需要他们配合,自后方夹击BigMom海贼团!用我的专属电话虫给维尔戈中将致电!”
“祇园中将!”我惊慌失措的道,“为什么我们要抛弃基地本身的防御优势主动出击!?就算有G5基地的援兵,他们也需要1天以上的航程!”BigMom海贼团的悍不畏死的士兵霍米兹在新世界广为流传,平日里就算是海军也要对他们忌惮三分。如今BigMom有备而来,海军贸然出阵,想也知道十有八九会处于下风!
“不必担心。”祇园中将冷静的道,“把我的‘玉藻前’准备好,我要亲自去会一会BigMom的干部们!如果我没有猜错,BigMom海贼团的真正主力军,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们的目标不是G3基地,而是萨卡斯基那个蠢货!”
“祇园中将!”亲耳听到堂堂中将,G3的基地长将海军大将称之为“蠢货”,我不由大囧。
“中将大人请您冷静一点!”同样受不了的还有祇园中将的副官,他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模样,痛心疾首的道,“现在我们的第一目的是拦住BigMom海贼团,请您先遏制一下吐槽大将的欲望吧!”
“那种大男子主义已经膨胀到和他的恶魔果实有的一拼的家伙,难道不是个蠢货?”祇园中将不耐烦的说道,自顾自的走向停泊着巨大军舰的港口,手里依然紧紧的握着长刀,“他不应该因为一己私欲,就将安娜夫人强留在身边。呵,以为我不知道吗?新世界,对于军属们来说,就没有安全的地方!”
祇园中将走的很急,我不得不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她的步伐。不过短短半小时,祇园中将巨大的座驾“玉藻前”,便带领着海军舰队,笔直的驶向了如同渔网般包围着G3基地的BigMom海贼团。
仿佛射向盾牌的利箭。
“‘四皇’之一的BigMom海贼团突然访问我的G3基地,真是让人受宠若惊。”祇园中将的脸上带着笑,声音脆的像敲击着钢铁甲板的刀尖,“听说BigMom海贼团之前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诸位不待在蛋糕岛享受新婚的茶会,飘扬过海的来到我这G3基地做什么?莫非是各位体贴的妹妹们,觉得优秀的哥哥们只娶一位妻子太过亏待,准备把我G3花街里的美人都掳走?”
“祇园中将!”站在祇园中将身后的我,被祇园中将这大胆的发言吓的倒抽冷气。
“但是很遗憾,尊重他人想法也是结婚的必要条件呢。就算是花街里的明日黄花,可能也更喜欢在自己的家园里安静的老去。”对着BigMom海贼团骤然爆发的杀气熟视无睹,祇园中将手里的太刀缓缓举起,对准了站在舰首,手持大剑的长腿族女人,“可以,请你们哪来的回哪去吗?”
“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并不想挑起无谓的冲突。”
“您的发言可一点也不像是‘不想挑起冲突’。”我听见身畔祇园中将的副官小声抱怨了一句,“每次大战前,您总是喜欢说些让人大跌眼镜的话。”
“那是你没见识过波鲁先生的放话。和他一比,祇园中将简直是个和平主义者。”我也扭过头,小声的吐槽道。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是战争游戏吗!”果然,有女孩子尖锐的叫声从海贼团里传出,“该死的海军!你们要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交出那个女人!她应该与卡塔库栗哥哥结婚!”
“哈?!”作为勉强算是知情人的我,听到这番发言不由目瞪口呆,“这关卡塔库栗那个怪物什么事?!”
安娜夫人一个军属,到底是怎么和那样可怕的人物扯上关系的?!而且,她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整个BigMom海贼团倾巢而出,不惜与海军撕破脸皮也要把她带回去?
祇园中将挑起了眉头,一脸看着不懂事熊孩子的模样:“有这样可怕的小姑子,要嫁给你哥哥的人可真是不幸。”
“夏洛特o卡塔库栗,你们夏洛特家族的‘最完美作品’,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发动战争?呵,恐怕婚事是假,想在新世界称王是真的吧?怎么,‘四皇’的名头已经满足不了你们了吗?”祇园中将意味深长的看着舰首上高大的女人,目光黑沉沉的,“可是我记得,不久之前,BigMom海贼团刚刚损失了一只舰队。”
“闭嘴!”祇园中将的话似乎终于戳中了BigMom海贼团的痛脚,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夏洛特o斯慕吉终于忍不住喝到,“既然已经举行了婚礼,那个女人就是我们夏洛特的新娘!”
祇园中将忍不住嗤笑一声:“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新娘不在场的婚礼也能算是‘婚礼’!托特兰王国的果汁大臣夏洛特o斯慕吉,夏洛特o玲玲的野心举世皆知,你就算和卡塔库栗关系再差,也犯不着用这种借口来抹黑你的兄弟吧。”
“你……”
“够了,斯慕吉,不要中了这种拙劣的激将法。”头戴宽檐大帽的蓝发女人制止了斯慕吉,她的脖颈如同蛇类一样修长,帽檐下的眼睛也和蛇类一样残忍无情,“多说无益,阻拦我们的敌人,杀掉就是了。”
“早就料到了海军不会轻易把人交出来,那就动手抢过来。”
祇园中将身上的气势霍然一变,瞬间与她手中出鞘的金毘罗一般锋利,我几乎能听到那柄名刀嗜血的咆哮声,“真是嚣张的口气。‘鬼夫人’阿曼德,既然底气这么足,可别再像上次一样,从我的刀下狼狈的逃走了!”
金毘罗劈开大海,眨眼间几乎能看到沟壑纵横的海底。
白鱼摇曳于海浪之中,总伴随着巨剑掀起的浪锋一同兜头扑来。
祇园中将宽大的白披风高高扬起,宛若白头鹰掠食的羽翼,自天空俯冲而下,狠狠斩向巨浪中的白鱼。
纵然对手是在新世界成名已久的大海贼,祇园中将凭借一己之力,以一敌二竟也丝毫不落下风。
“这是将对将的战斗。”我踩着月步,拦在披着紫色鸟羽大衣的女人面前,她身材姣好,衣着艳丽,红色的卷发上有两个恶魔犄角一样的存在,“可以请你们不要打扰祇园中将吗?”
“夏洛特o嘉蕾特,你的对手是我。”
这场BigMom海贼团与G3基地的战争持续了很久,久到天色变化,浮在海面上的军舰和海贼船一艘又一艘的沉入海水中。海贼团严密的包围阵容终于被撕开了缺口,但海军的舰队同样损失惨重,除了“玉藻前”尚有一战之力,其他军舰均是伤痕累累。
透过被撕开的缺口,我看见了远处的海平面上,G5基地前来支援的舰队。
“我们做到了……”
我抓紧手里的剑,几近昏厥的大脑仿佛被注入了兴奋剂,我猛然扭过头,对着祇园中将兴奋的道:“我们做到了,祇园中将!”
“是的,我们做到了。”祇园中将肩头的披风已是血迹斑斑,浓烈的血腥味隔着好几个人的距离也挥之不去,就连眼角都飞溅着鲜红的痕迹,宛若花魁们的唇彩留下的痕迹。她抖落刀身上的血珠,脸上终于露出动手后的第一个笑容:“所有人,打起精神来!G5的支援舰队到了!”
“决不能在最后时刻,放松警惕让这帮子混蛋海贼,闯进了我们的家园!”
“遵命,祇园中将!”
我根本没有撑到战争结束就昏了过去,据说,看到我满身是血的倒在甲板上,差点吓坏了祇园中将。
好在虽然被捅了窟窿,但并没有性命之忧,我只需要在病房里安静的休息就可以了。
虽然缩在病房里,我也通过来往的海军们知道了,在清点完整个G3基地的状况后暴怒的祇园中将,居然直接带着嫡系部队,气势汹汹的杀回海军本部去了。
“所以现在G3基地是……”
“双子岛的巴士底中将和G5的维尔戈中将在安顿。祇园中将说,整个G3基地,唯一完好的就是G3总部所在岛屿了。”和我一起并排躺在病房里养伤的是祇园中将的副官,他在战斗里腿部骨折,只能窝在床上长蘑菇,“双子岛被砸得和废墟也没什么差别了,G3总部舰队也沉的沉废的废,就剩中将大人的‘玉藻前’和零星几艘军舰还能用,现在在外巡航的军舰全部来自G5的支援。本部再不派支援过来,我们可撑不过四皇们的新一波袭击了。”
“夏洛特都是疯子。”我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了一声,“MMP要不是知道真相,我还真以为这群人就因为卡塔库栗头顶有点绿,就跑来和海军撕破脸了。”
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夏洛特家族拿出的那个理由幼稚到可笑。就因为预订的新娘逃了婚?
“我可不认为,夏洛特家的男人是什么痴情种。”
“话可别这样说,琪卡,以前我也不相信赤犬大将还会有结婚的一天。可是谁能想得到呢?那么古板的赤犬大将,居然娶了安娜夫人。”
“确实是不可思议……”波鲁先生居然败给了赤犬大将……嗯,我不知道该怎样评价安娜夫人的眼光,“不过,我由衷的祝愿,赤犬大将和波鲁先生,能抵抗得住祇园中将的怒火……”
那可是手握着所有高级将领黑历史的人!
时光沉浮,眨眼间两年过去了。
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整个世界的命运线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搅的乱七八糟,谁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爆出什么“大新闻”。
战国元帅退位,萨卡斯基元帅上位,卡普中将卸任,波鲁先生接任鹤中将的大参谋职位,青雉大将出走……
新世界的动荡越发激烈,或许是有过一线经验的原因,波鲁先生总喜欢派我去出外勤任务。天知道我每次看到战国前元帅、卡普中将和娜娜这三人组合的时候,有多头痛!
波鲁先生曾对我说,不快乐的孩子才容易长大。但是相比现在军衔飞涨的娜娜,我想,波鲁先生恐怕更怀念,原来那个在他的庇护下稳步成长的小天才。
“你说的这些,萨卡斯基元帅和黄猿大将一定都考虑过得。”克里维听过我的诉苦,撇撇嘴,说道,“你只是曾经担任过娜娜的指导员,不要因为安娜夫人的消失,就自动把自己代入了娜娜母亲的角色……好痛!”
“瞎说什么的呢!”我恼羞成怒的用力锤了这个大猪蹄子一下,还觉得不解气,又狠狠追加了几下,“我可没把自己当成安娜夫人!”
“嘶……”说错了话的克里维苦着脸,硬生生挨了我的拳头,厚着脸皮把抱进怀里,“是我说错话了,我不好,别生气了。”
“哼。”我送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我当年送给你的雪鸮都已经开始学会求偶了,可惜它的主人偏偏铁石心肠,现在都不愿意嫁给我。”克里维的声音哀怨无比,“琪卡,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嫁给我啊。”
“死心吧,克里维,我不可能这么早结婚的。”提到这个我们已经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我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想娶我的话,先过了波鲁先生那关吧。”
“其实,我今天见到祇园中将大人了。”克里维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吓了我一跳。
“祇园中将?!你们说了什么?”算算日子,确实到了祇园中将回本部述职的时候了。
“她问我,这样执着的追求你,有想过结婚之后的打算吗?”虽然克里维已经不止一次的与我谈过结婚,但现在真正提到这个话题,他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变小了,语气羞涩,“她问我……有没有做好,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
我倒抽一口冷气。祇园中将还是一如既往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承认,我之前没有想过这么多。”克里维长叹了一口气,“琪卡,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如果,如果你不想要孩子,我……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他。克里维的脸已经红透了,眼睛不自觉的瞥向一边,不敢与我对视,声音虽然轻,但十分坚定:“现在世界形势这么紧张,与其让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提心吊胆,不如先给孩子一个和平的环境。对你来说,如果早早有了孩子,恐怕,要成为黄猿大将的左右手,要克服的困难立刻就会翻倍,我也……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所以……还有,我问过军医,我会做好保护措施的……其实……结/扎手术的复通率也还是很高的,并不影响我们十几年后再要孩子……”
目瞪口呆已经无法形容我现在的表情,我想我现在的脸一定扭曲的和知道安娜夫人失踪后的萨卡斯基元帅有一拼:“结……结/扎?!克里维你……你都打听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不是你……”克里维的头顶肉眼可见的冒出了蒸汽,一把抓住我,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打听的是,男士的……结/扎……”
“克里维,你……你是认真的吗?”我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我是认真的……”克里维低声说道,“假如,假如哪一天我葬身大海,那也不是你的错,只会是海贼的错!所以,琪卡,我是认真的……一年到头见不到人的父母,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我们都没有做好做父母的准备,只是因为想要延续血脉,就随便生下孩子,那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克里维终于转过头来正眼看着我,他的手摩挲着我戴着橄榄石手链的手腕,“琪卡,我希望你能嫁给我,这样至少,万一我阵亡,我的积蓄和抚恤金都能留给你。”
我久久的沉默不语。内心海啸般的巨浪让我几次张开嘴,又吐不出一个字。我想起了我早早就离世的父母,被改嫁母亲抛下的战桃丸,还有未出生就丧父的娜娜……
波鲁先生已经不年轻了。倘若我真的出了意外,先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就不提了,他真的会有精力再像教养我一样,教养我留下的孩子吗?
那是不可能的。我清楚的知道。
而没有合格领路人的海军遗孤,堕落背叛的,比比皆是。
我沉默了很久,克里维也耐心的陪伴了我许久。终于,我低声道:“克里维,你有没有时间,和波鲁先生一起,吃一顿饭?”
恭喜克里维小哥终于追到老婆!
海军的大猪蹄子们,遇到真正心爱的人,也会自动变身又软又烂的红烧猪蹄子,只求心上人能来啃一口呐~
写了这么久,这篇番外大概就此完结了吧~十分感谢春水水塑造的美好海贼王世界,也感谢春水水不计较我的拖稿ing~春水水我永远爱你哒~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白芷江汀  发表时间:2018-10-08 00:24:15
厉害,给大佬递茶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