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挚爱(婚礼)

作者:rorotea

说起来,安娜和萨卡斯基的婚礼能成功举办,首先要感谢的大功臣却是小包子战桃丸。
虽然经过了一系列的艰难险阻,最终大家都认可了这对夫妻之间的真爱,并且夫妻两扯了证,但是鉴于当事人一个是千帆阅尽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生活质量的典型家庭主妇,一个是虽然内心闷骚但是表面上风平浪静的超级无敌别扭死傲娇,因而形式上的婚礼就在周围众人的期盼之中,诡异地一拖再拖。
直到某一天……
战桃丸发现,娜娜似乎有些不开心。
按理说,明明是可以明目张胆痛揍讨厌的伊泽的格斗技能课(伊泽:喵喵喵???),娜娜却一直心不在焉,心事重重。
哦忘了说,早在安娜夫人回归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娜娜就第一时间从卡普中将庇佑下返回马林弗德,那以后继续在马林弗德深造学习。
小包子战桃丸时刻关注着心上人的一举一动,经过辗转反侧权衡利弊,最终还是问出了口:“娜娜,你不开心吗?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我们一起解决?”
在小包子内心紧张的注视下,金发小姑娘慢慢放下了进食的勺子。
………………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萨卡斯基元帅和安娜夫人许久未完成婚礼,安娜夫人的女儿被一些同窗诟病?”
罗纳德少校揉了揉眼睛,听着身后一墙之隔的酒席上欢声笑语,看着眼前挺直腰板一脸严肃的少年,内心里生出一种场景角色都不对的诡异荒唐感。
开什么玩笑,他一年里难得出来放松一次,就被黄猿参谋长的嫡系下属堵在勾栏酒肆里,控诉元帅的私生活方面小问题?
他只是一个副官啊!他不是啥都能管的啊!贸然插手领导私生活他是嫌饭碗太铁了吗!
“您如今,是元帅的副官,能做到这个位置,很多事情应当也能看的很清楚,”纵然军衔之差,战桃丸依旧执着地直视对方的双眼,“娜娜是千万人中难出一个的天才,她有天分有实力有心性,毫不客气地说,未来的海军希望是要落在她肩头的,这样一个人才,身边任何一点不利因素都应当引起高层的关注。”
人性阴暗扭曲,优秀之人总是要承受平凡之人时刻的揣测观察,内心阴暗的人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寻他们身上的不足,用以当做宣泄情绪的突破口。她美艳、强大、坚定,那就从她亲属身上入手,非要让她感到难过愤怒才罢休。
“安娜夫人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诚然娜娜成长过程中必须要经过一些磨难才能有更多经验,但我想,这种完全能够被解决的‘苦’,还是不必存在的吧?将士的磨难,只该存在于战场与官场才好。”
小包子说完便抛下了有些目瞪口呆的元帅副官离开了。
他想,只要是他能为娜娜所做的,就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
………………
罗纳德少校此刻内心极为复杂。
作为时刻为元帅着想的副官,听完战桃丸所述之后思虑良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对元帅说了出来。
可是元帅刚刚的表情……真的好可怕呀————
罗纳德少校维持着面上的镇定,离开了元帅办公室,内心只觉得醉醉的。
——冷硬惯了的男人好不容易等到了追求了几十年的女人,大概是因为过于羞怯(?!),连和心爱的人提起婚礼都拖沓许久,最终沦落到旁人都替他急的局面。纵然此刻坐到了世界权利金字塔最顶端,一把年纪还要为了担心继女对他的印象心生忧虑,为了情爱之事纠结不已……真是想想都格外心疼。
不久之后听闻“元帅即将与安娜夫人举办婚礼”这个消息之时,罗纳德少校终于稍稍松了口气,只觉得自家元帅在爱□□业终于又过一关,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于是接下来近两个月的时间内,马林弗德都洋溢着喜气洋洋与焦虑的氛围。
婚礼的地点倒是显而易见不用纠结,海军元帅无大事若是离开本部,万一敌对势力趁机下手浑水摸鱼,可谓是后患无穷,加上对于新郎情敌们身份的种种考量(什么王下七武海啊,什么海贼王后代啊,什么四皇之子啊,什么最恶世代啊),出于对新娘人身安全的保证,最终决定在马林弗德完婚。
关于婚礼的其他各项安排,最终海军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嚷嚷着“什么?!!我们安娜一生唯有两次(……)的婚礼怎么可以交给本部那些审美奇奇怪怪的糙汉子?!万一婚礼现场出了大红色配翠绿色这种情况谁负责?!!”力排众议,拿下了萨卡斯基元帅婚礼的策划权。
………………
于是出现了以下场景对话。
“安娜你喜欢什么款式的婚纱!人鱼尾还是欧式蓬蓬裙!都不喜欢的话还有华之国红嫁衣和和之国白无垢!快挑一个!”
“啊啊啊婚礼布置成什么风格才好啊恢
弘大气的很好看精致浪漫的也不错啊啊啊好纠结!”
“男方请的宾客怎么这么多!都说了人太多人手忙不过来!还容易出乱子!重新定!”
“让你们重新定怎么删到这么少!人不够怎么显示出我们安娜的排面来!是不是不给面子!重新定!”
“哎呀伴娘团是不是太多人啦怎么感觉海军医院所有护士都在名单里啊!要不要删掉一些啊不然好奇怪啊!”
“什么?!你凭什么把我名字踢出去?打一架吧!&%\\#@~$*”
……
“……安娜夫人,您如果想要休息一段时间的话,元帅这边可以帮您申请带薪假。”
“……嘤嘤嘤,好的吧,我还是等他们打出结果来了再来上班吧qwq”
………………
鸡飞狗跳的两个月之后,终于到了婚礼当天。
大概是由于岛岛之主的明媚心情,马林弗德万里无云,天空是许久未见的纯净蔚蓝。
如果有心人看见了一定会诧异,婚礼上最美的人不是待在酒店最豪华的顶层,也不是待在海军本部,而是坐在一切惊心动魄未发生之前,母女二人相依数十载的小洋楼内。
娜娜缓缓走近门扉,惬意的对话声就流入了耳内。
“……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明白,那些男人看中了我哪里。一脸病容,看起来就营养不良,男人们不是都喜欢明艳高挑的美人麽?”
“嘶——轻点啊凯瑟琳~我说错了什么嘛?”
“再让我听见你妄自菲薄可不饶你……男人喜欢的类型多了去了,谁能说楚楚可怜的柔弱美人不值得怜爱?若是再加上海上男人无法拒绝的温柔……哼哼~”
“来,照照镜子~我们海军医院最好看的安娜,就算是她本人都不可以质疑她的美貌!”
……
轻轻吐了口气,娜娜推开了门。
——婚礼的主角坐在梳妆镜前,纵然经过许久的宠爱娇养,面色也只是稍有血色。好在有精致妆容修饰,气色总算看着好了许多。
原本该是齐肩的短发,在战斗时化身鬼族女王之后陡然变长,之后再未刻意修剪,此刻高高盘在头顶插上发饰,显得格外端庄殊丽。
不知是否是晨起过早的原因,今日的主角神情慵懒,眼波都带着空茫与浑然天成的媚意。
她的妈妈,分明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女人。
凯瑟琳阿姨回身看了看她,冲她笑了一下,转身离开,把空间交还给情深母女。
……
“妈妈~”这是娇气又恋慕的声音,似乎伴随着衣料摩擦声,有谁忍不住扑进了谁的怀抱。
娜娜埋首在妈妈怀中,只觉得心中既有喜悦又有不舍,还混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骄傲。
她的妈妈,今天就要嫁人了,嫁给全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这是好事啊,大家都该高兴的。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想流眼泪。
“妈妈,是我太弱小了……如果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我们就不会经历那么多讨厌的事情,我们一定还一起生活在小房子里,不用担心世界上起了什么波澜,只过我们的小生活……”
她听见她的妈妈笑了笑,吻住了她的发旋。
“傻孩子,又在说胡话,你在不安些什么呢……妈妈就算嫁人了,最爱的人也永远是你。”
“真的吗!”这是金发小猫突然兴奋的喵喵叫声。
“当然啦,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让我们心疼一下婚礼当天在妻子心里排名又靠后了一点的元帅大人。
………………
“阿嚏——”
“元帅大人!是会场温度太低了吗?抱歉,这是我们的失误!”
“无妨。”
自然系能力者修炼到他这个级别,早就不会得这种小病了,今日倒是奇怪的很。
他有些急切地结束了与同僚们的觥筹交错,踏着月步来到安娜家楼下,望着小洋楼的窗户暗自出神。
仔细想来,他爱了这个女人三十余年了。
从他最为意气风发、最为骄傲志满的年纪开始,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人,占据了全部执着与思念。
他和她相处的短短一段时间,被他反复追忆,到最后甚至成了执念,烙印在骨血里——他该庆幸,最终还是得到了她,二十多岁的惊鸿一瞥不至于成为一生的遗憾。
他想了她许多年,如今竟有些等不及了。
………………
新娘是被新郎公主抱到会场来的。
人群窃窃私语,各种报纸的记者们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了起来,会场内闪光灯一刻不停地闪烁着。
——新娘戴着面纱,姣美面容在纱下若隐若现,唯有一双碧色眼眸裸露在外,如宝石一般璀璨迷人,眼波流转,温暖笑意悄然蔓延。
而萨卡斯基元帅仍是穿着暗红西装,只是和平时相较,神情惬意极了,胸口所别的鲜花换成了白色桔梗。
桔梗花花语……永恒之爱……
注意到的人们又回忆起夏洛特家的悬赏内幕,心下感慨,这位夫人可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知是福是祸。
………………
“萨卡斯基元帅,你是否愿意娶安娜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安娜女士,你是否愿意与萨卡斯基元帅结为合法夫妻 , 无论是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无论是年轻漂亮还是容颜老去,你都始终愿意与他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我愿意。”
………………
“……请新婚夫妇交换戒指……”
“厄洛斯之眼镶成戒指,元帅真是一掷千金。”
………………
去往会场是公主抱,那么回家自然也是同样的方式。
怀着微妙的喜悦与满足,安娜窝在新婚丈夫的怀中,避开了媒体的□□短炮以及各色眼神。
月步急掠,带起的风含着一丝凉意,却转瞬间被周身这男人的体温烘烤得炙热灼烈。
进了家门,还未及双脚挨地,炙热的气息便压了上来,后背后知后觉地察觉贴上了墙壁,唇齿间首先迎来的了携着酒精与烟草气息的吻。
男人的唇舌迫切又霸道,攻城略地一般深入,如他往日的风格一般强势逼人。
理智升温,思考停滞,无限放大的触觉敏锐察觉到衣料的剥离,接触空气的凉意却立刻被躯体的暖热取代……
……
巫山云雨之时,她双手紧紧攀附男人杰作般的身躯,眼中全然映入大片的堕樱。花瓣摇曳飘零,亦如她在男人眼中的此时此刻。
三十余年的梦想在今日成真,他几乎没了理智,神智飘摇之时,他心爱的女人伸手钻入他掌心。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他听见她的低声呢喃。
“做不到永生相伴,至少,我许你一世忠贞相随……”
黑夜中两人久久对视,良久,他低下身吻在她额头。
人间极乐,此生追随,不过如此了。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浮生不过镜花水月一场  发表时间:2018-09-17 10:20:5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酱太棒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投诉]
[2楼] 网友:不要叫我小蠢萌  发表时间:2018-09-17 14:53:35
超开心啊!爱酱真棒,举高高
[投诉]
[3楼] 网友:月下  发表时间:2018-09-19 15:30:09
居然没"我反对”!?抢亲的呢?太甜了吧
[投诉]
[4楼] 网友:月下  发表时间:2018-09-19 15:30:10
居然没"我反对”!?抢亲的呢?太甜了吧
[投诉]
[5楼] 网友:月下  发表时间:2018-09-19 15:30:10
居然没"我反对”!?抢亲的呢?太甜了吧
[投诉]
[6楼] 网友:千殇  发表时间:2018-09-24 09:07:40
评论区处处是惊喜啊!!太厉害了!!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