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死一样坚固

 

作者:肉肉

私心以为,好小说是不分类别的,它在那儿,就如一盏灯,会照耀着我们。就我个人趣味来说,我始终推崇有想象力的作品,让小说能飞起来。想象力是一种从“合理性”上生长出的“不合理性”,是“铁树开花”,是“海市蜃楼”,是坐着床单飞上天,是一位作家在访谈里提到的那样:“如果我不再相信窗外有天使,地下有阎王,大雪会下到五尺深,我会为自己感到悲哀。”这席话让我心有戚戚焉。我想,桂圆八宝的新作《借我三千千万石》就是这种具备了飞扬拨扈的想象力的作品。
不同于时下众多宫廷文遣词用句的考究严谨,《借我三千千万石》虽然是以“黄河将绝堤,国库亏空,皇帝必须调拨钱款堵缺”为视角,应该说,其由头是严肃的,但由于用了轻松诙谐的小短句来承载,使故事分外讨喜。
桂圆八宝是长于刻画爱情的弧光的,可称之为一场情感领域的火灾。她用笔刻骨,深谙日本小说中爱情与死亡的主题,犹如浮世绘里艳丽的樱花与白雪,行文常见妖艳的美和妖艳的死相混合的气味,张扬,极致,刻骨。追桂圆八宝大人的文由来已久,感觉她并不是一个会节制的创作者,她的写作更有流泻性。死与爱是她一直关注的,爱是人生命力的张扬、表现,而死是生命力的局限。看她的文,会感觉作者本人对死是心存畏惧的,所以笔下无论是爱还是死,都那么极致,就好像《圣经·雅歌》里说的:它如死一样坚固。
记得桂圆八宝有一篇关于西藏的文,在短短的四千字内,起承转合,讲了一个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一路都是小轻松,至结尾煽一把情,人间正道是沧桑的味道都出来了。难得的是,就是这样的小小篇幅,都能将国计民生的家国事写得入木三分,顺带还关注了偏远地区的建设等严肃的一面。让人惊叹好看的同时,心生佩服。所以,当桂圆八宝开了新坑《借我三千千万石》,义无返顾地就跳坑了。
《借我三千千万石》开头就先声夺人,一帮美貌的人为了金钱,向一个更美貌的有钱人的家里出发,看得人欢心鼓舞,满以为找着难得又白又好看的小言情,一路看下来,正乐不可支呢,竟惊觉前文里看似漫不经心的小细节,都是在为后文做伏笔。句句闲笔,却句句有所用意,原来,看官眼里的闲庭信步,其实是一种高深的武学呀。因此难免再一次心生佩服了。
可爱的人物,巧妙的情节,再加上好玩的文风,使《借我三千千万石》让人牵肠挂肚不已,肉肉就看到很多读者大人在文下猜测,到底谁喜欢谁,谁曾经发生过怎样的往事,俨然猜谜大会,看得人好不过瘾。这大概既说明了桂圆八宝大人是个悬念高手,又说明了《借我三千千万石》精妙逼人,让人入戏太深吧。
但可能也正是线索铺得太多,每回都是浅尝辄止,又话锋一转,使《借我三千千万石》愈发神秘诡谲,越往下深入,越发现果然是好大一片——沼泽风光(呵呵),尤其是惊觉它居然还有奇幻色彩,更是让人绝倒!可惜的是,线埋得深,头绪太过错综复杂,使《借我三千千万石》变得缺乏足够逻辑性,挂着正事牌子,举着国计民生的旗帜,谈着东倒西歪的恋爱。皇帝没有皇帝的样子,被弄成了艳姬的皇后,妃子爱好吃喝玩,王爷闲来无聊往河里扔金锞子,养了一个又一个长相雷同的丫鬟。总之,每个人都神叨叨,主不圣臣不贤,妖孽横生,呜呼,国之将亡。但好在人物行事怪异,作风大胆,百无禁忌,仍有种奇怪的魔力,让人既好笑又好气地看下来。
国库亏空,黄河告急这么紧要的政事,在作者桂圆八宝笔下,仿佛成了儿戏。你看,连拨调款项居然得由皇帝带着贵妃亲自去找富甲一方的王爷借,一纸圣旨就不得了?且不说长途跋涉,单是随从,居然只有区区一名尚书。虽说这尚书“他武功也很好,可以两用。”像一支双头毛笔,但完全不是我们印象中的皇家派头嘛。好吧,就算是微服私访,这阵容也实在太寒酸啦。
既没找个丞相商量,也没有个军需大臣调度,这大宋朝举国无人,难道其实是夜郎国不成?皇帝倒好,施施然被困于信阳王府多日,居然也没个外敌入侵什么的?唉,可见古人民风淳朴,讲究和平,现在整天倡导着和谐社会,原来几百千把年前,古人早就替我们实现了。
目前,《借我三千千万石》行文已逾三万,别说钱没借到半文,皇帝一行分头狼狈去了,连读者也几乎忘记此行初衷,只顾揣摩纷繁的多角恋了。但桂圆八宝偏不直通通地说给你看,七弯八扭,虚晃一枪,就是让你欲罢不能,挂着国事的羊头,卖起了煽情的狗--血。
按理说,一篇文(姑且假设是长篇)写到三万字,端倪总该露出来了吧,但现在仍在云里雾里绕着,一方面,似乎越写越和开篇背道而驰,另一方面,好象读者们对此也不大深究,急欲知道的还是爱恨纠缠,前因后果。
说起来,混乱,天马行空,恶搞,神秘,构成了《借我三千万万石》,分明是一篇轻快的小言情嘛。你可以说它不知所云,也可以说它毫无逻辑,甚至连线索也被人渐渐淡忘了,但有什么关系呢,看官们还是乐意追看下去,并且看得又快活又揪心,这就是桂圆八宝的魅力了。
宫廷文太多,恶搞文也太多,像《借我三千万万石》这样,写得如此别致有趣的倒真不多见,足够说明桂圆八宝有着令人惊叹的想象力,既能信马由疆,又能收放自如,实在是难得的驾驭手。妙趣横生之余,还能自圆其说,这,不就够了吗?我们只管且看且欢喜便是。
在《新约》里,上帝假借一位使者的嘴,道出了自己的局限与无知,这让他老人家的形象更高大、也更亲近了一些,否则,一位全知全能的主宰会让琐屑的我们感到龌龊和无望,另外亦可小小满足一下我们的虚荣心和轻薄。上帝他老人家坦言,有四件事是他所不知道的,计有:旗在风中飘动的方向;鹰在天空中滑行的轨迹;蛇在青苔上走过的路径;男女之间的交合之道。乖乖,你能听出里头遍布的机关和禅意吧,那么作为小说的主导者——作者大人,她安排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张三吃饼的故事。吃到第三张饼的时候,张三突然觉得饱了。但其实前面两张不能不吃。没有吃前面两张时的饿和不饱不饥,也就没有吃第三张时的饱。所以,想必桂圆八宝对结构自有主张和控制吧,看官正处在吃前两张饼的阶段,话说这饼也是美味,不妨再耐心一些。
  [回复]
[13楼] 网友:辻歌  发表时间:2014-02-19 19:53:27
看到亲的评,只觉得这文写得很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