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篇长评,献给曾经

作者:NOT FOUND

五年前,那是智能手机还未急速发展的时代,高中,小三星手机,滨城夏日,海风带着潮气。
我留着厚重的刘海,带着框架眼镜,自诩是个文艺少女,却不知沉浸在苏童,池莉和莫言中只不过是文学的冰山一角,当时的我甚至连菲茨杰拉德都没有读完,更别说福克纳和马尔克斯。
手机上有个不知名的APP专门收集各类网站的小说(盗版),网文也好,纯文学也罢,就连文言文都有。心比天高,自我膨胀,觉得读网文的都是loser,但是自己却忍不住看两章过过感觉上的瘾。的确,很少有看下去的,一般始乱终弃,顶多读个三分之一,感觉到了就适可而止。
看到作者(不知叫量哥还是T大)的这篇,也是同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看了结局。
因为十七岁,杨昭是我梦寐以求成为女人的样子,独立自强,知性优雅,从事自己喜欢的艺术职业,有一段不用在意他人的恋爱。要知道,这样的理想形象在纯文学中几乎没有。
五年过去了,我的阅读量上升导致我越来越知道自己与文学的距离,我不敢一次次的跨考到文学,于是现在的我没有成为杨昭,而是脖子上挂着工作证,在写字间里做着实习编辑,除了眼镜度数上涨,几乎和十七岁没有什么变化。
工作的原因要写一片新媒体下网络文学的发展,就注册了个晋江,关注了些曾经看过的作者,有的消失了,有的被锁了,有的没有继续下去,物是人非。
还有一点,就是《故事》的出现恰到好处,那个时候男权文仅存余温,校园文方兴未艾,还不是万众喊甜的时候,出现了一批类似的作者。我也很惊喜,我一贯看不起的网文,竟然有如此在我看来很浪漫的作品。
后来这篇文章的呼声很高,很多人推荐,我也看了作者其他的文,除了《阿南》有断断续续地看完,其他依旧还是放弃。
要知道在这个“乌合之众”的年代,可以把一本书吹上天,也可以把一个作者踩到地下。对任何作品都要有自己的独特思考。
五年过去,这个故事依旧对我来说略显刻意,无论是女主的癖好和性格还是结局(我看评论里有“向死而生”,建议先去读海德格尔,再用这个词),还有文笔,紧凑的简单短句拼成的情节,读起来顺畅吸睛,其实只是适合阅读量较少的人(并无针对性,若有冒犯,还请海涵!)。
但是作者很好地能把握住细节,尤其是前期铺垫,让这篇爱情童话更加令人动容。不过也是这浪漫似乎冲淡了其他,也许作者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言情小说家(weibo),这也无可厚非。
我少女时代信奉理想书籍的力量,并为之以梦想、激动,想象着抵抗与超越,不在乎误解。书读多了,发现故事中的人物也好,读者也罢,虽矗立在自身之中,其实已穿过爱与苦,途中的所有步伐,都可以记得清楚,岔路是所有人的必经之途。
感谢作者在万千网文中能带给我一丝没有来由的向往和浪漫。
随便写写,纪念曾经。
愿安好。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