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以见放》的评与感

 

作者:长评上一

举世清透而我独浊,众人皆醒而我独醉,是以见放。
吴小雾说:上初中时觉得小学的没心没肺很快活,上了高中又觉得初中的学业很轻松,到了大学想念高中的玩伴,工作了又怀念大学时代的单纯与浪漫。总是慢一些总是慢一些,总是不懂眼前的幸福,总是追究过去的事,坚持把每一件事都做完,结果却是今天成为明天的惋惜。是以见放。我被我自己放逐了。
《是以见放》是吴小雾继□□非三篇之后的又一力作,可以这么说吧?从一群早恋小孩儿中感受丝丝真实的浪漫而不夸张离谱和肉麻,应该说生物链这个系列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甚至再掀一股东北话热潮,在这种不小的成功之下,《是以》却以着与前三篇大不相同的风格悄然出现,看到下面评论的众说纷纭,不由擦着汗赞叹一句:好气魄。
1、难以讨巧的第一人称。
很多读者说起《是以》,都在说语言穿透力和情节表现力,当然这是作者的独到之处,我这里想说一说叙述视角。《是以》通篇采用第一人称叙事,叙述视角并不是单纯等同于人称。《毒•药》是第三人称,但主体叙述都围绕着女主角杨毅的眼见所想进行;《非》一文则是男女主角交替讲述;到了本文,作者大胆运用第一人称,叙事更加方便,表述也更加清楚,但有令读者挠头的弊病:交待不清。小说里面人物众多,如果处理不当,塑造人物就是一个大问题。作者的前几篇人物塑造都很成功,因为是站在第三人称角度,可以自由自在地描述,并且较好把握全局包括场次安排等等,精彩之处这里不做举例说明,着重说一下《是以》一文。一个故事由谁来讲,从哪个角度讲,与这个故事的发展节奏息息相关。《是以》以丛家家的视角展开故事,这就注定了该文的慢热,丛家家这个人在作者笔下可算是真正慢条斯理的一个人物。套句文中的话,“火上房也要把每句话的助词都说完才肯说下一句”。这样一个事事有步骤的人,到了本文,却演变有争议的人物,有人恨她恨得放弃了看□□系列,有人却格外喜欢,因为产生了共鸣(我无可救药地属于后者)。在《毒》中,家家是聪颖调皮的小女生,她在杨毅与于一的爱情中有关键性的推波助澜之功,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她爱凑热闹的个性。《毒》末留下她与季风的一节小小对手戏,在《药》中得到延续,竟是个凡心早动的小佳人。《非》中她戏份不多,但仍能看得出那种细腻中带点小幽默的性格。最后来到以她为主的《是以》,她说着她生活上的点滴,讲述她恋爱中的矛盾。不论是功课事业,还是感情方面,家家都是很要强的女子,她追求完美,但并不是一本正经没情调的女人,她会贫嘴,会搞笑,一个心思复杂的小女人,活灵活现地出现在读者面前。说到这里,也产生了对比,使用第一人称,“我”的想法和“我”眼中的世界被过份强调,又无法克服客观视域的局限,导致其它人物的自由表述也受到限制。就连向来笔力够硬的小雾也有些吃不消了,几个配角形象尚可,但男主角钱程到现在的形象也不够丰满,说不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反倒在写他的时候有一些脱离小说情节的语言过多,太过主观也太过单调了。而且“我”的对橙子的态度也是三章一变,五章一换,估且可以算是家家在感情上的挣扎吧。
整体说来这么长的一部文字,能够用第一人称贯穿叙述,将故事从处处玄机写到日渐清楚,已经算相当不容易。到目前看来一些伏笔纷纷显现,同一时间不同场合或是同一场合不同时间发生的事也通过转叙或是对话的形式被交待,前后呼应得比较完整。
2、浪漫的文字无法回避现实。
我们看一部小说时总在强调现实和情节的差异,这算是老话了,几乎每一部非恶搞的小说,都会涉及这种问题。我感觉小说还是要有小说的一个世界,可能这关乎个人的衡量尺度。本文以北京为大背景,有些人认为只要承认它是中国首都,有□□存在已算遵照事实,有些人却在追究五环路上八点钟过后是否会有交警出现的细节。前者我们不能说他看文马虎,后者我们也不可认为这是过份拘泥。
创作过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过滤作用,这是一种审美反映,取决于作者本人的创作理念,由作者本人的意愿为出发点,对现实进行还原和创作。而《是以》这篇文章较之系列的前三篇相比,文字华丽了一些,整体节奏舒缓,但无疑遵循了更多现实生活规律。
首先时间上的贴近,从吃甘草杏的十几年前来到公元2006年;
其次主角年龄上的成长,创业之初,正慢慢摒弃浪漫的学生时代;
还有人物的不完美,丛家家的挑剔、自我,季风的捉摸不定,钱程近乎病态的忍让包容。
《是以》用酸酸甜甜细品泛苦的调子,讲述了初出校门甫入社会这个人生的尴尬阶段。处于这个阶段的人,用文中的话说:“都有过这种意识上被□□的经历,经理只是被奸习惯已经学会享受。”这个阶段,没钱,没经历,却很有理想,很多想法,还不太懂得会伤害人。过渡了之后,相反,“事情的真相总是不够完美甚至残忍的,感情,工作都是这样”。
我想很多读者,包括我自己,追看《是以》的最初,都是想继续□□的跳脱,然而作者跟大家开了个恶狠狠的玩笑,她用熟悉的文字,带领读者回到本想要避开的现实。《是以》从一开篇,就酝酿着不安的基调,果不其然,丛家家这个性格独特的女子,打破了人们所渴望看到的青梅竹马的纯纯爱恋,打破了杨毅和时蕾从一而终的记录,也打破了传统意义上万人迷女主角的基本底线:忠贞。所以它让人或忧或怒或失落莫名,看过了心情总是不如前三篇那么轻松和来得酣畅淋漓。说到这里我想起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胖猫,它曾说过: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才是永恒的。诚然丛家家对季风的爱情可算是饱经岁月算不得快的,但也因此更让一些人失望透顶:这都不能坚持下来,还有什么可以期待?这是让感受惯□□风格的鱼刺们所不能接受的,然而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绝不是“鸳鸯蝴蝶派”的文字,人物的缺陷,情节的不如意,不能代表一篇小说的写作是失败的。
现实就是现实,可越来越多的人在升华它和美化它,肯承认它需要莫大的勇气。有位批评家认为:现实主义才是艺术发展的动力,是艺术唯一的主流。《是以》中的写实尚称不上现实主义,它只是一种在情感层面上追求回归追求自我的小小造反,整篇小说进行了大半,其间不乏奇异怪诞的语言和思想。说不完整的爱情时是“他肯在我身边就行,哪怕和我□□时他叫的是别人,我也会□□”;谈到男人对女人结婚的看法时是“女人,她的名字叫贪心,总是要了里子又要面子”;提起恋爱的无奈时是“原来将人浸泡得晕乎乎的不只是幸福,还有美梦”……吴小雾式的热调子讽刺,冷冷地揭示一些被禁忌的现实。
3、画面叠加画面的创作模式。
由前几篇的校园系列彻底转为都市言情,小说除了文笔上的成熟外,作者在叙述故事的模式及创作思想上也有相当大的进步。前几章以蒙太奇形式记叙幼年少年时光,丛家家与季风的十年纠缠只在几章间,说概括也有具体生动的小细节渲染,而细节之下又横跨了时间和空间进行环境描写,回忆中不时穿插现实场景描写,整体用第一人称“我”的心理描写进行过渡,几种不同的写法,使得各时段之间衔接自然,看起来像是画面叠加播放,前一幅淡出,后一幅渐入。交待得清楚,又不罗嗦拖沓,从现实的浪漫写到浪漫的现实,其中的差别可不只是字序的排列而已。
作者写文的时候对全局把握能力很高,很多前文的场景看似只搏一笑,几章甚至几十章之后赫然发现是极重要的伏笔。不过包袱放得太多了,有时候抖起来也很麻烦的,让一些看文马虎的读者莫名其妙不说,拖得太长最后交待起来也会有些仓促。最后小砖一下,小说的章节过渡上有些粗糙,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保证每一章的字数,有的一段没有讲完,就被横生掐断,到了下一章开始得又很突兀。我觉得一个好的作者,应该有能力驾驭章节与章节间的关联,这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读起来总是不大舒畅,像上好的粥里掺了一粒沙子。此外大概是一套小说写下来,人物委实多了,有一些人物看上去重复,只是换了个姓名身世,性格和语言等都大同小异,而且一些人物给人的感觉就是活跃气氛,并不能带动情节的发展。
说几句闲话,我看了□□之后一直专心写长评,这并非标榜个人能力,只能算是恶趣味突显。因为看文的时候不愿写字,但对作者又不太公平,因此积攒着送上长评一篇,一来能补足心意,再来也能比较全面地说完自己的感受。看吴小雾的文有的时候是心生感激的,无论是□□里没心没肺的欢笑,还是非里生死阔契的爱恋,乃至这一篇里喜苦掺半的生活,总会让我想到天长地久这个词,早上开了电脑,倒杯清水,九点钟左右,刷新看文,有一种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闲适。听说小雾最近身体不好,要多保重,千万不要像丛家家那样给自己太大压力啊^*^酒香不怕巷子深,鱼刺们会一直等着的。
07年8月21日•上评上一

  [回复]
[1楼] 网友:香儿  发表时间:2014-04-07 01:02:49
膜拜!!!
  • 评论文章:是以见放
  • 所评章节:71
  • 文章作者:吴小雾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7-08-21 12: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