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愿此刻便是结局

作者:胡心儿

真想就此便是结局,我愿把一切未明了之事统统抛下,只愿不想打扰他们在这美景中
其实木槿还是跟着段月容的时候才最像她自己,那七年才是她最快乐无忧想要过的神仙般日子,真想这处就是结局,我觉得其实木槿是爱这个段月容的,在她与段月容逃亡在那个被我忘记是寨里里,她扮作男人,紫萌的段月容扮成女人,真的是替她们想想都觉得幸福啊,她是他夫,他是她妻,不过如果那便是结局,我想作者本身不甘心,我们这群读者亦是不会甘心的,所谓情到深处人孤独,看到后来我都觉得孤独了,一开始看的时候本不在意段月容的,只觉他是光荣荣的配角,我还以为会主攻非钰,好吧,我瞎眼了,绝世单纯的非钰成了个大反派,我顺利的把目光迁移到了非白,慢慢觉得这个冷小子还能让人接受,直到直到……突然冒出了个段月容,七夕那夜,作者还打了个哑谜,害我没有吧注意力放在那个紫萌的段月容身上,当……当……后来的后来,心目中终于出现了个我想要的,能匹配木槿的男人出现了,接着,我越看越没谱了,故事发展越加扑朔迷离了,真的是和重启一样,西游记也凭空出事了,汗颜了把,特别是把那只黑不溜秋的不只是什么的狗狗换成是哮天犬,好吧,无语了,看到这里突然冒出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也不知作者能不能看到我写的,她们有人说木槿最终还是和非白在一起了,然后段段去当和尚了?亲爱的海大啊,虽然你我不熟,但恳请你别再虐我了,我真心受不起,你看看有多少同胞都支持者木槿最终和段段在一起,就算你本自偏爱非白多些,也切莫让我们心目中的段段香消玉损啊……真的看得心燥的恨不得夺下你手中的厉笔……果那便是结局,我想作者本身不甘心,我们这群读者亦是不会甘心的,所谓情到深处人孤独,看到后来我都觉得孤独了,一开始看的时候本不在意段月容的,只觉他是光荣荣的配角,我还以为会主攻非钰,好吧,我瞎眼了,绝世单纯的非钰成了个大反派,我顺利的把目光迁移到了非白,慢慢觉得这个冷小子还能让人接受,直到直到……突然冒出了个段月容,七夕那夜,作者还打了个哑谜,害我没有吧注意力放在那个紫萌的段月容身上,当……当……后来的后来,心目中终于出现了个我想要的,能匹配木槿的男人出现了,接着,我越看越没谱了,故事发展越加扑朔迷离了,真的是和重启一样,西游记也凭空出事了,汗颜了把,特别是把那只黑不溜秋的不只是什么的狗狗换成是哮天犬,好吧,无语了,看到这里突然冒出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也不知作者能不能看到我写的,她们有人说木槿最终还是和非白在一起了,然后段段去当和尚了?亲爱的海大啊,虽然你我不熟,但恳请你别再虐我了,我真心受不起,你看看有多少同胞都支持者木槿最终和段段在一起,作者偏爱非白这个角色多些,所以才愣是把非白这个角色写的格外凄惨,给我有了丝同情的韵味,因为我明明看着木槿心里也藏下了个段月容的,但也的确非白为了木槿付出的多些,惨痛写,可是还是很多人偏爱了段月容,觉得无段月容的片段透着淡淡乏味,海大笔功了得,我是这两天才看到手机里有这么部小说,坐在单位也实属无聊,看起小说来,真心想说,希望不要被砸,四个男人(撇开那些个光荣荣的N多的男配配角)第一个木槿二哥,我都基本上叫不出名字来,看的时候就被我一掠带过了,实在没看到他的雄才略智,抱歉,反正后期也成了个审X什么的,再说非钰,天真男童变身恶魔修炼而后到我现在看到的这里,貌似那个以前的非钰在逐渐的回来?可惜他自始至终都认不出木槿,我很难想象,当初那样爱着的,你说是练了那破功我还能理解,现在正常点了却还是连做木槿声音也听不出来,这爱真是只能用初恋什么的被N多人无情PASS了。再说非白,嗯……□□一下,戏份蛮少的,很难让人把他扶正,当中也就一年的时间,我还傻傻的分不清楚的油倒回去看了一遍,那个木槿啥时候爱上他了?前一刻恨不得剐了非白视同仇敌,下一刻分离之后确实爱的要生要死,没明了,不是不愿接受他们相爱,只是,这个未免也……太扯了。最后是段月容出场了,好吧,出场的太晚,这个情场的先机都让那般徒子占去了,有一阵我觉得那个是结义二哥都比他像个男主点,还好后来陪着木槿的是他,他虽先让她痛苦了,但是我觉得她其实在她一生注定不平中整整安逸了七八年,这份安逸,她做梦也想要的安逸不是别人给她的,而正是段月容,喜欢非白的都说白白为了木槿牺牲多少,但是我绝对认为段段为木槿牺牲的只比白白多,一个是侍宠断腿虽被父亲寄以重望的娇子,(别忘了他娘是是他爹的最爱,10岁之前他在这乱世是何其的幸福)他从小便又诸多能人异士为他操劳,而我们的段段呢,□□弑母的罪名,□□那双紫萌遭人唾弃,如若不是他那老爹护他,他在死在他娘的怀中,看看段段小时候受了什么非人待遇,就连个奶娘都在暗地里鄙夷他,他是怎般坚强,又是怎般宽容示人,谁说天生紫萌注定嗜血了?你们都没注意到段段小时候是多么让人心疼的孩子吗?话回木槿,白白为木槿的种种我也不说了,却是感人,可是你们也要细看段段的变化,他是紫浮转世不是么,可见他面对木槿的无奈,爱她,必怜爱于她,就算她伤自己千百万次,他都守着她,喜欢段段的爱了便爱了,我爱这个女人,我想在这乱世中护着她,我不想这个女人在为了那个男人伤神伤身,固我又想自私的爱她,爱很简单,我想常拥着她在枕边,只因我爱上了那个令我又爱又恨的花木槿,这是罪吗?我觉得不是,那七八年后,木槿对段段的感情连她自己都难辞诉说了,凭什么就说木槿只爱白白,其实她□□的也爱上了段段,只是她先爱上了白白而已。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重生的木槿,毁容的木槿,依旧低着头的木槿,非钰看着她,为她清理伤口却仍是没有认出她,心碎。非白,木槿拼死去见他,他却像朵花样被保护起来,什么刺客都是假的,让木槿再次落入生死之间,随时别人为之,却也是因他而起,什么最后听到木槿爱什么一万年,感觉就如同圆场一样,省的木槿白白送死。只有段段,在重见木槿的时候,一眼便认出了那个伤他气他骗他,害他整整七日昏迷不肯醒来的那个女人,纵使木槿躲他避他,纵使木槿带着个蜈蚣眼,同他一样的紫萌,段段亦能一眼认出她来,然后果断把那句爱你一万年放在这里感觉像是孩童的戏语一样可笑至极。如果结局真如他们所说,真的是没有看下去的勇气了,想想以前看了一篇文也是这样,好像叫烈火如歌,里面那个雪一般的男子最终在女主明白自己爱上他了,却魂飞魄散,只为她,只为她……这文看到这竟让我又有了那种感觉,想起以前我哭的稀里哗啦的,想想还真的考虑下我的眼泪,是不是真的该停下在这,和段段木槿一起在这风景思忆的地方定格好了。深思……
赶了一夜写出来的长篇大论,第一次啊第一次,海大切莫辜负了我这一篇美意啊,纯属我个人臆想,如有雷同,缘分缘分,可能会有偏激,但实属海大把白白定格在那,而把段段的好无线放大,可以让人自由遐想他的种种好,莫怪莫怪啊……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