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刺 by 温情杀戮

 

作者:温情杀戮

许久没给木文写评了,实实在在是百般滋味在心头,提起笔竟不知该如何落下。终于还是抖擞精神,给海大献上这一朵带刺的玫瑰:)

海大心思细腻,又是虐心煽情高手,把这一部《木槿花西月锦绣》写得跌宕缠绵,百转千折,目前洋洋洒洒地奔着百万字去了,俺们这些读者看得是战战兢兢却又痴痴迷迷,既希望早日大结局,又希望就这样永远暧昧纠葛下去。温情揣测,海大是要借着木槿这一媒介,写尽世间百种千样的情,写尽心中各形各色的动人男子吧,无可避免的,木槿就有了“女版张无忌”之嫌。其实,如果把目前的男猪分为两组,非白、非珏一组,段段、宋明磊另一组,应该可以分别写成两部精彩的言情小说。海大偏偏要把四大公子一网打尽,乃至此时此刻,读者跟着海大一起,陷入了白玫瑰与紫玫瑰的两难抉择之中。从前半部的伏笔看,海大原来是打算将木槿许给非白的,可是,行文至此,段段这个本文第一绿叶却大有喧宾夺主的势头,老实说,3p之势已成,割舍哪一个都难。然而,3p又是最不现实的结局。

温情是个细节决定论者,看文最喜欢的就是反复琢磨细节。海大在疑变弓月城(四)一节中写道:“很多年以后,段月容和非白都曾经问过我,是否后悔过救撒鲁尔,我永远只是淡淡一笑,不是不愿意回答,而是无法回答”,短短一句话,却透露出许多信息。先是给咱们读者吃了一颗定心丸,看来木槿活过三十岁了,也就有了获得幸福的可能。另一个重要暗示,就是木槿在段段和小白之间,最终选择了小白(虽然乍一看,好像3p)。为什么这么说?且听温情的分析。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原非白是一个奉行完美主义,从精神到肉体的超级洁癖症“患者”(非贬义)。从早先身中媚药宁死不从,到拒尚公主被软禁三年,又在生死不明、音讯全无的情况下,苦苦等待木槿八年之久,处处显现出小白与众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其实,他并不是刻意要做“贞洁烈男”,为木槿或锦绣守身,而是实在无法迈过心中那一道“坎儿”。就像他与木槿的正式“圆房夜”,非白明明知道会惹恼木槿,却连自己也管不住,说出了与锦绣的过往。现今也是一样,因为木槿始终没有给他一个交代,所以他宁可年华虚掷,也要等到木槿的决定。在没有见到木槿之前,他无法开始新的恋情(顺便提一下,纳妾生子一事与小白一贯的行为模式相矛盾,所以我怀疑其中必有隐情,如果说,小白是个二十七岁高龄的处男,我是不会吃惊的,嘿嘿~)。小白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很强原则和信念的人,在他看来,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同床共枕是无法忍受的事。也正因为这样,小白也做不到和其他人分享木槿的肉体,所以说他绝无可能接受3p,不仅如此,他也不是做不成情人做朋友的那种型,如果木槿选择了其他人,那小白只有从此和木槿老死不相往来了,也就不会多年以后,还有此一问。当木槿退还东陵白玉簪,表示“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时,非白并未苦苦纠缠挽留,就像当初锦绣弃他而去时一样,可见小白虽然深情,但他更加高傲,绝非拖泥带水之人。

小段的性格和小白不同,如果说有谁能够接受3p的话,那可能性最大的人就是段段:) 坦白地说,海大花了这么重的笔墨精心刻画的段月容,如果只用来做衬托红花的绿叶,还真的是暴殄天物。以温情之见,无论段段最终能否抱得美人归,这位紫瞳“美人”都是本文最光彩照人、最令人无法忘怀的角色。也许是仙魔混合体的缘故,段段具有许许多多不同的侧面,他既可以是高贵傲慢的王孙公子,也可以是嗜血凶残的沙场猛将,既可以是浪漫温柔的情人,也可以是洗手做羹汤的贤德“主妇”。段段对木槿的感情,从初见时一瞬的惊艳,到君家寨的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从一开始的摩擦冲突不断,到八年来点滴积累的默契亲情。海大的描写细腻平实,真切感人。作为紫瞳的“天生妖孽”,世人对小段或恐惧或嫌恶,其余的就是迷恋他美貌的“花痴”,只有木槿,因为具有现代人的意识,也因为有一个同样紫瞳的妹妹,能够对他一视同仁、毫无芥蒂,敞开胸怀接纳他,把他当作伙伴,甚至挺身保护他。所以说,小段爱木槿,不是为她的容貌,也不是为她的才华,而是贪恋她带给他的温暖,这种温暖仿佛徐徐的春风,吹进了他雪冻冰封的心田。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或者以怎样的形式,小段都要留住这分温暖,3p也好,做单纯的没有性关系的朋友也好,小段本就是个独立特行,百无禁忌,视道德伦理如同粪土的人。他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今日我向你起誓,只要你一天不允我,我便一天不会碰你,既便你永远不答应我,我一生碰不得你也不打紧,只要你莫要离我而去,这几年我自己也常常觉得奇怪,每次只要看着你对我笑,我的心里就好生高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满意足。”我猜,他可能一语成谶。而段段误认为木槿为他而写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下一句却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大概也预示着段段与木槿的结局吧。话又说回来,即使他们无法相携到白首,他们之间也不可能从此形同陌路,小段割舍不了木槿这个知己,木槿也不能轻易忘怀八年来的情意(小段也说“就算你不爱我,可是你的心里就是有我” ),何况他们之间还有夕颜。我想,木槿如果选择了小白,也会保留段段这个特殊的朋友(在这一点上小白也不得不包容)。也只有这样,才会有多年后木槿依然和小白、小段均保持联系的状态出现。如果木槿选择段段,那非白就会从木槿的人生中彻底消失了。

记得一篇长评里有句话说得很对:“海大或许是偏向非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那么恕我直言,海大就不该给小段这八年与木槿共度的时光。生活中历练而成的爱情,一旦升华为亲情,更加牢不可破”,确实如此,即便木槿最后和非白走到一起,她的心也不再是完完整整,一无牵挂的了。记得当年德馨居抽签时,木槿耍赖抽了两次,两次都是杏花签,我想,或许这暗示着她将有两次婚姻,嫁得两个“贵婿”。无论木槿如何逃避掩饰,如何恪守“最后的防线”,她和小段这八年共同抚养女儿,同榻而眠,其实已经算是事实婚姻。可是,小白为了木槿被软禁三年,又苦守八年,甚至为了救她,和暗神交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度濒死,并且严重损害了健康,估计是服用了什么烈性的药物,使得双腿得以行走)。如此深情厚意,木槿若没有回报也真的是说不过去。木槿和小白这一段苦恋,倒让我想起杨过与小龙女那十六年后再相见的爱情神话。或许,木槿和小白修得正果,才最符合海大谱写一曲成人童话的初衷。而本文始于原家,也终于原家,也算有始有终,前面众多的线头、伏笔才能一一解开吧。

至于非珏、碧莹这一对儿,真的是相见不如怀念,却偏偏在这一世狭路相逢。回想当年,因为练无泪经而目不视物、严重稚龄化的非珏,激发了带着前世记忆的木槿的全部母性,于是这一段初恋包含了深深的怜惜之意。木槿习惯性地保护非珏,照顾非珏,甚至多年以后,她仍然本能地担心非珏被段段伤害,于是挺身而出想要保护他,即使此时的非珏已是神功练成、凶悍强干的撒鲁尔大帝。温情不禁想起原青江当年的一句话:“非珏现在虽是个痴儿,但他将来本性恢复,比起非白必然彪悍百倍”,也许当年那个纯真少年只是一个幻影,又或者是撒鲁尔大帝强悍外表下的一个潜在人格?我想,不到黄泉路边、奈何桥畔,非珏是不可能忆起木槿了。当然,如果给他们多一点机会相处的话,或许非珏会再次对木槿产生异样的情愫也不一定,但无论如何,两人都再也无法回头了。上元节,他们放开对方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今生的撒肩而过。如果说,非珏让我觉得伤感和遗憾,那么碧莹带给我的就是浓浓的心痛。倒不是因为她冒名顶替,而是为她与木槿重逢时的冷漠无情。也许,这八年来,担惊受怕、忧心真相曝光、失去一切的恐惧已经磨尽了碧莹对木槿的姐妹情义,而非珏在柔情蜜意之时声声唤着“木丫头”的名字,等于在时时刻刻提醒她,自己是个小偷,是个骗子,因此她坐立难安、信心全无。我猜,当木槿说道“尊夫人好像我以前的一个姐妹”(不知道海大为何安排木槿这样不依不饶,大概还是心有不甘吧),碧莹最后的心理防线崩溃,她唆使非珏劫持木槿,就是为了找机会杀木槿灭口吧。当年那个以头抢柱的烈女子消失了,只剩下为了自保,惶惶不得终日的世俗女人,那一句“好妹妹,姐姐无以为报,漫说是夫君了,便是要我这条性命,亦是只管拿去,这些都是姐姐的真心话”言犹在耳,到如今却成了莫大的讽刺。难怪当年非白听出碧莹的琴音中有一股微微的霸气,为此还差一点要了她的命,也算是先见之明。看来,木槿将被非珏劫持到西域(无论小段是否说破木槿的身份,非珏都不会相信的),而段段自然是追踪而至,小白得了消息也不会袖手旁观,碧莹则寻找机会下手,非珏开始渐渐迷惘,各路人马齐登场,一场精彩大戏即将拉开序幕。而非珏的正妻是轩辕公主,也就是长公主的妹妹,木槿带着长公主所赠的手镯,危难之际,大概会被公主所救,这也应了前面这手镯救木槿一命的伏笔。

木槿和非珏、碧莹三人的恩怨纠葛让我想起了一句俗语:History repeats itself. 当初锦绣将木槿托付小白照顾,木槿将碧莹托付非珏照顾,其结果都是监守自盗。而当年原青舞的丈夫也是因为无泪经,忘情弃妻,移爱他人。时至今日,木槿终于也可以体会到锦绣的失落不甘,理解了原青舞的偏执若狂。整部《木槿花西月锦绣》这两处最具讽刺意味。说实话,看到碧莹,我就联想到八年不见的锦绣,又会是怎番模样呢?

前面提到,温情读书最最在意细节,而海大最成功的地方之一,就是虽然木文篇幅很长,人物众多,但脉络清晰,且有许多精妙的细节描写。在这里,我列举几处第四卷里我特别喜欢的细节。

1 小白第一次与小段会面,讽刺小段“鸠占凤巢,终不得长久”,这个“凤”字凸显了小白的高傲。而后面小段提及小白这句话时,却改成了“鸠占鹊巢”,从凤降格为鹊,可见小段也是心思缜密,呵呵~

2 海大描写木槿和段段的睡姿:“我继续沉默,像一只西瓜虫一样缓缓地紧缩成一团,段月容也随着我的造形,像蛇一下圈紧了我”,两人的心理活动从这睡姿上可见一斑。木槿对段的态度是被迫接受(被迫共眠),但始终守着最后一点信念和矜持,不肯对他敞开自己,而段段对木槿,则是包容、眷恋、宠溺,但无论如何不肯放手。

3 海大描写木槿和小段打闹的场景:“我一记左勾拳,一拳正中其右脸,他一手捂着脸,那么呆了一呆。我以为他会恼羞成怒,没想到他却忽然带着一丝男人得逞的快乐,仰天狂笑”,我想,段段之所以挨了打反而高兴,是因为他想起了当年在君家寨,木槿也是这样“赏”了他的俊脸一拳。而接下来描写那第五十三房妃子“她轻启朱唇,那动听的歌声便回荡在苍穹,满怀着对未来那柔情密意的幢景,我和在场的诸位都不由地听得痴了,就连段月容那紫瞳目送着她的离去,目光深幽难测,嘴角却不由自主地放松了来”,木槿以为这代表小段很中意这第五十三房妃子,其实小段之所以神情柔和,也是想到了当年他和木槿在君家寨的山坡上一起倾听远方山歌的情景,木槿还对他唱过情歌。那一段单纯的岁月是小段和木槿最美好的回忆,窃以为,也是木文中写得最成功的部分。

木文中让我觉得窝心的小细节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不过,也有几处,海大可能考虑不周。

1 许多读者都提过,小白出版了《花西夫人诗集》,以他的文学造诣应该能够看出,那些精妙绝句各有各的风格,实在不可能全部出自一人之手。何况,词是有词牌的,在这个架空的时代,人们也可以欣赏词吗?

2 海大写道小段的父亲,曾经试图解去木槿身上生生不离的毒。可见他是知道木槿中毒之事的(窃以为小段没必要告知他,可以将武功被废归咎于其他原因,那么,他如何知晓的哪?),他既然知道生生不离的性质,应该也推测得出,夕颜并非小段的亲生女儿

3 既然非珏都知道君莫问的身份是小段“最心爱的男宠”和“大理段家的财神爷”,那么非白应该也早知道小段身边有君莫问这一人物。按理说,八年前木槿的行踪是在小段这里断的,小白要追查木槿的下落,不可能放过小段这个线索,必然追查小段的一举一动,了解他的人际关系。既然如此,就会发现君莫问这个神秘人物,有一个紫眼睛的老婆(小段的紫眸天下皆知),有许多姬妾,却只有一个女儿。小白肯定会对君莫问的身份产生疑问。所以说,花了八年时间,才发现木槿女扮男装的真相,这还是算无遗策的小白吗?

最后还想对海大和那些打负分的读者说两句,《木槿花西月锦绣》是海大的心血凝注而成的,其中的艰辛不是我们这些读者可以完全体会的,无论怎样,都不应该打负分,否则对海大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而海大也不要和读者冷战,我知道你要兼顾学业和工作十分不易,但确实应该加强和读者的交流,大家以诚相待,彼此理解。不管怎么说,还是支持你的读者占多数,看看那一篇篇的长评,如果印成册的话,也是厚厚一本书了。不多说了,海大加油!

  [回复]
[2楼] 网友:雪儿  发表时间:2013-05-21 22:03:58
我好想看到非珏最后能想起木槿啊!不然太为他们那段刻的爱情不值了,碧莹是这样的人,非珏怎么可以到最后都不知道她的真面目呢?这不附合童话的风格啊心疼心疼心疼。。。。。。!结局应该非珏想起木槿以及对木槿的伤害,然后追悔莫及,痛苦负疚。
[3楼] 网友:ll  发表时间:2013-05-22 12:03:44
说的太好了,
[4楼] 网友:MJSH  发表时间:2013-05-22 14:12:46
楼主强悍!
[5楼] 网友:绒茸  发表时间:2013-05-26 13:41:09
喜欢LZ的长评。。。赞~\(≧▽≦)/~
[6楼] 网友:60度D☆咖啡  发表时间:2013-05-29 18:04:39
长评好棒!
[7楼] 网友:60度D☆咖啡  发表时间:2013-05-29 18:36:53
不懂非白会活多久,他与木槿会不会有自己的孩子?木槿“死不同穴”的承诺,挺伤人的,把感情当还债一样。丈夫死后又投奔旧情人的桥段,女主过于太现实了
[8楼] 网友:60度D☆咖啡  发表时间:2013-05-29 20:36:51
看了《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这部凄美小说,觉得比较能体会木段白三者间的感情了,姜生与凉生不该相爱的两个人相爱了,这就是悲剧的开始。程天佑那样深爱姜生的人是能给姜生幸福的,当姜生要跳崖的时候,他也选择与姜生一起死。他知道多年的陪伴她心里是有自己的,虽然不是她最爱的人
[9楼] 网友:段段爱刷牙  发表时间:2013-05-29 20:49:27
看了这长评。。作为段粉的我。。。觉得要是非白离开了也不是很好。。。干脆战死沙场吧。。。
[10楼] 网友:重门  发表时间:2013-06-01 04:11:37
又是半年多没来了,回来发现真心也没更多少,也不打算补了,就等结局,看要多少年吧。
8楼的,你好狠啊!如果你家段段的感情要用别人的死来成全,那我只能送你两字:呵呵
我们家非白多好啊。
[11楼] 网友:香儿  发表时间:2014-04-07 01:07:39
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