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此星辰非昨夜

 

作者:将毋同

花西这个故事,是一群华丽丽的人物,和许多不华丽的感情。
末代东庭,侯门深院,军阀相争。其中也不乏天人之姿的公子,倾国倾城的美女,作者却选择了一点也不起眼的花木槿来唱这首长相守的悲歌。
这一路,木槿走得太落魄,一再地退让,又太轻易诀别,流泪流血,伤人伤己。恨她丝丝缕缕的纠缠不清,痛她不敢爱我所爱。
而去奋斗争取的美人,为什么都变得丑陋?
锦绣如此,碧莹如此。不可避免被改变,旧时的友谊与爱情,忠实与真诚都死去了。
我们从最初充满信赖的怀抱中恍然惊觉:今日的碧莹,妆容精致,艳光逼人,可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盛满了算计、憎恨、恐惧。这些陌生的情感,这是个陌生的人。
让人悲伤的故事,大约根源于此:英雄可以左拥右抱、指点江山,而美女们真正拥有的,只是有限的青春、易逝的美貌。
她们如斯贫瘠,于是不得不乞求温柔怜爱。
每个风流公子的后宫,都是朱门绣户下的丐帮。
女人与女人的战争由此爆发,明知是迁怒、明知无意义,然而恨不得男人,只得转而争做丐帮帮主——这是好的,处江湖之远也不改其志,即使破落户,也要做破落户的头头。
于是总是如此,漂亮的女人不美丽,温柔的女人不善良,聪明的女人不明智,完美的女人,死得稍稍早。
旧的美人凋零,新的美人长成,匆匆璀璨,千百年来下着的流星雨。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碧莹,也是不快乐的吧?
对身在高位的人而言,放松太奢侈。也许在你大哭或大笑的一秒钟之内,曾经拥有的权势富贵甚至生命,已变成了昨日烟云。
于是只能永远咬着牙,踏着这条孤独的荆棘路。
木槿很容易相信人,太能体谅人,于是轻易原谅人。对亲生妹妹锦绣,对昔日好友碧莹,她没有仇怨,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以成全。可是在对待爱人的时候,她却异乎寻常地严苛执拗。她的悲伤,在同时代的人看来是奢望的笑话:如何能要求男人一心一意呢?何况是要谋大事、成大业的英雄。红拂夜奔是千古佳话,妻妾和睦是治家有方,独擅专宠是狐媚惑主,不容媵妾是专横擅妒。
宁嫁庸□□,不做英雄妾。木槿追求的,是这样一份专心一意的感情。她选择了一个痴儿,纯真热烈的少年,以为可以远离纷繁打扰。
可是这个痴儿,还是一位鱼龙白服的帝王。
我想木槿的悲伤,更多地是对这个时空的绝望,哭泣着那正在逝去的心中最后一方净土。
该怪我们相遇太早吗?一次次怨忖命运——而命运又怎样解释人性的贪婪嫉妒呢?
从今以后,再没有纯粹的爱与信任,不分黑与白,永远在灰色地带中求活。
当我受伤害时,也再不能自我欺骗,还有一个最后的、最诚挚的拯救,永远在等待。
我依然用力地爱,却不再专心等待被拯救,而要全力以赴自救——从此长大。
木槿对姐妹的宽容,来自于理解,是相濡以沫培养出的默契,因为了解,所以慈悲。
这不是圣母式的慈悲,因为这爱这痛,都是世俗的刻骨的。不能不爱,不能不痛,不能不慈悲,也欲爱不能。木槿不高贵不英勇,而是芳心碎裂、跌落到尘土里,又在尘土中开出花儿。
似清风似叹息: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悄?
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
风啊,追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
想你时候,抬头呵微笑,知道不知道?”
我终于明白人生的无常。
但愿在悲伤的命运、残酷的背叛之中,依然使我们发现美好的感情和坚持的信念,借我勇气,相信人性。
长评完了,我想再多话几句。这一段虐,让我的心情不能久久平静。和各位一样,我为木槿难过,对背叛感到愤怒。而看到大家因为更新和虐的问题毫不留情地指责海大,我心里更不好受了。
晋江是将将最喜欢的文学网站,在这里看的都是免费文章。在我们享受这些服务的时候,请不要忘了还有多少人在默默付出。特别是各位作者,她们完全凭着一腔热情,进行公益的写作。晋江有多少作者呢?其中有几位作者的书真的能出版?绝大多数作者是业余的,她们也有各自的生活,不可能为了一部作品牺牲一切,更谈不上纯粹是为了出版了。天南海北的作者们,各有所长,性格不一,怎能统一标准要求之?
看霸王文可以,提意见甚至提要求也可以,但希望大家尽量心平气和地讲。老话说覆水难收,请不要放任愤怒,伤害我们在意的人。
另外:晋江长评的怨念啊,就是没法缩进,不好排版,也不能添加链接。我这个是分段的,大家也可以去阑珊建立的雪海飘香论坛看,附有那首刘若英的《知道不知道》。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