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者

作者:冰灵蝶

用了三天看《情何已堪》,看完后,感想却不知如何表达,是难过,是无奈,亦或者是那种无法释怀,答案不得而知,但是那种表达点什么欲望却十分强烈,于是放纵的写点什么,留给自己,或之留下点什么也许就释然了,我也不至于这么心心念念,懵懂的觉得并不是忘记,我想最准确的应该是沉淀。我不得不十分肯定的认为这是一篇极好的文章,战乱纷争的描写,故事干系的清晰,文笔的流畅舒美,情节的滴水不露,我似居于其中。也清楚的知道其实自己也庸碌的是一个俗裔,但是文中六爷与平谰的情感却让我感觉未沾染一点所谓的俗气,亦如战乱繁辘中的纠察无迹,如流水般沁入心底,不庸浮于言表,更是深邃。只可惜,时世的繁杂,这乱世中的情也注定了此,但是最后一些尽然,却见得平澜在六爷陵前一句:“我们之间一直有一条沟,很深,却并不宽…”让我不禁哑然,难道执意认定了一生的东西,到最后,却带着悔意,原来所谓的所有放下,不过是勉强的不再提起,原来一切的执着刻意,不过逊于先前的一场纵情,也许就不用如此辛苦的喻意安排,也许就晃如一梦,但如此是否就可如梦般戏然,不会醒者痛苦,而梦者依旧惘然,徘徊左右,我依是无言判断。罢了,如我般妄加猜测,不若踏前君故,既已安排好,又何必回溯无寻路。文后,更是有感于平澜的聪慧淡然、对于燕巧的重情,亦更加深佩于六爷的沉着,处事的井然序列,安排的索然无漏,如此令世人感叹的两个人,一直到六爷的轼君、登位、平澜的抉择、最后的悔恨、天各一边我并无诧异,可是,一切的注定,终究使两人勒身在一座情字崖上,随深但并不宽,可结果就算拥有独栽天下的伟志、兵临城下的淡定、轼君换朝的身勇,又怎样,面对眼前的沟崖也不过将深情埋于心底、情感纠错,转身,行同陌路…..最后将此推给抱负、推给战火硝烟、推给无可奈何,又有几分将于说服自己,信于他人呢,不过胆怯,不过不堪于面对,不过一场错过的游戏,加付给两人又是何等煎熬和痛苦呢,如此之说,爱也不深,更无言于刻骨。恶俗!我对自己的推断自是十分的不拙入眼,那份脱于世俗的爱,之于我,太纵然,太飘渺,但十四年后的相见,醉后的了却,以至最后的放离,异向殊途,使之于我,却非凡,我相信,就算无法相守,就算种成陌路,那两份爱,永系。我亦相信,天人永隔不过始于空间,其质差之甚远,有些种无法阻隔,情何已堪,只不堪于表,而真于其内。如此之说,也不算悲剧了,倒是更加深刻,更加精卒。如此的故事,还更感激于作者,如此神才,令鄙人敬服,区区感慨,不堪入目,望待后作。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情何以堪
  • 所评章节:59
  • 文章作者:姒姜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6-06-25 21: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