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伊人--《上穷碧落》

 

作者:素雨

  碧落里有许多美人,萧霓,是蛇蝎般的美人,像一代妖姬一样,毒辣到了一定程度居然也透出一股子艳来,像是揸了剧毒的果子,充满着诱人的魅力;白霓裳,是一个冷艳的美人,孤标傲世,她的出尘里融着一层仇恨的怨,冷冰冰的怨,她世故,也因世故而无所留恋,就像长在冰谷的刺荆,美丽而带着刺;妫语,无疑是文中堪称内外俱美的大美人,她清尘出世,灵动若仙,有着与萧霓几乎一模一样的相貌,却折射出迥然不同的气质,她因冷静而美,因正气而美,因深沉而美,因苦苦压抑自己而隐住内心无限悲凄怨毒而美。
  《上穷碧落》是一部女皇的史诗,是一部美人的传奇,有着娇弱纤秀的佳人,却将之错位地表现在开阔壮美的庙堂之上,有着切骨之分,却又同时有着一颗极为冷静睿智的头脑。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女人,都用尽心机地为着各自的利益与追求,斗智斗勇间丝毫不逊于男子。
  萧霓的妩媚,有着无比的心机,也有着魁惑的手段,有美貌的同时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貌,她的野心很大,她的目的也很明确,她的手段也不可谓用得不够妙、不够狠、不够绝,为了登上宝座,她可以让先皇,也就是她的亲妹妹死;为了登上宝座,她可以招附寄魂,让一个毫无关系、绝对无辜的人儿身处异地;为了登上宝座,她可以在一个至少肉身是自己亲生骨肉的弱质幼女身上下多种剧毒,种种致命煎熬,她依旧可以温言以对,妩媚丝毫不减。所谓美女蛇,当如是!
  白霓裳的冷然,有着深刻的仇恨,她其实与妫语同病相怜。灭门惨案,隐伏仇人身畔十二年,这要何等样的忍耐才能做到?一个如此孤傲的灵魂,岂学得来皮里阳秋,摇尾乞怜?她唯有冷然,一张冰封的脸,将仇恨隐在其中,将心机隐在其中,在她与妫语计划的时候,才看到了她冰封的冷脸下面那颗激荡的复仇之心。“岁寒,而后知松柏之后凋”,这个女子,以她的坚忍,展现了另一种别样的苍劲之美。
  妫语的深沉,有着比白霓裳更大的隐忍,她是真正的孤身一人,在这个名为碧落的皇朝里,在这个名为碧落的土地上,她无亲无朋,无依无恃,她没有一个可以真正说得上话的人,即使有情如孙预,她的身份造就了一道不可横越的鸿沟与不可逾越的禁忌,女皇与摄政王君臣之间的禁忌,寄魂与国人之间的禁忌,妫语有多少痛,有多少不得以,她不可以说,她不敢说,她不能说,种种原因,到底为何?归根结蒂,只有一个:她是孤身一人!非我族类,其心毕异!何等重的话,何等诛心的话!这是她身世上的隐忍,而她身为碧落国的国君,她还有另一样隐忍,那就是私怨与国家。为了报仇,她不惜一切,可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只在报仇?她在心腹如岳穹项平的宏愿下犹豫了,在家国面前徘徊了,在万千百姓面前手软了,她终将报仇排在了国家之后,也终将所有的怨毒摆在了悲悯之后。她并不善良,她杀人即使没有如麻,但也不在少数,为了一些事,一些目的,她杀过许多该死或不该死的人,但她却因此保住了大部分人的性命。她的目的并非全都为公,自私无处不在,但她的自私却是存在于保住了公众的大利之后而成为了一举两得的辅助。妫语就是这样冷静,就是这样谋划全局,她的心机是深沉的,几乎深不见底,也因此,每一个想关心她的人,看到她的苦,看到她的无奈,看到她的寂寥,却看不见她最深处的渴望,她渴望着什么?不是报仇,不是怨毒,不是手掌大权,不是宏图大志,她要的无非就是一种平安幸福的渴望,但一切连望都望不到。午夜梦回,她可会泪湿枕畔?她就像坐在水那方的佳人,水雾朦胧,只瞧得见她凄清的一个侧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妫语,的确是一个远在水那方的伊人!
  [回复]
[1楼] 网友:soso  发表时间:2011-04-18 17:05:09
这样的好帖子怎么能不顶!!!!!
[2楼] 网友:香儿  发表时间:2014-04-07 01:04:41
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