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选秀:绘画课1
  院长伊阿珀托斯已经等在门外了,看到共工走出来,弯下腰问他:“你有想要学习的选修课吗?”

  共工甚至不知道有什么选修课,犹豫了起来。
  雅典娜看出了她的为难,走到他身边说道:“你可以和我上一样的选修课,我今天下午的课程是绘画。”

  伊阿珀托斯也说:“你这段时间可以问问同学们都上些什么选修课,如果有感兴趣的,就可以参加,等你对希腊更熟悉一些之后,你就可以根据需求选择自己的课程了。”

  听了院长的话,同学们都走了过来。
  阿弗洛狄忒说:“我今天下午的课程是独唱,是比必修的音乐课更深奥的艺术。”
  阿瑞斯把阿弗洛狄忒挤开:“我学的是射箭!你也和我一起来吧。”
  看起来比众人都年幼的赫尔墨斯也凑了过来:“我学习的是经济,父亲说,我是商人的守护神,所以我要学这个。”

  至于狄俄尼索斯,他悄悄地收起琴,踮着脚想要溜走。
  他没有选择任何一节选修课,事实上,如果不是神王强制未成年神祇上学,他连学院都不会来。

  院长叫住了他:“狄俄尼索斯,你别走,我有话要问你。”

  狄俄尼索斯知道,院长大概是要和自己算传递假消息这笔帐了。他垂头丧气地站在一边,听候发落。

  共工正在纠结,到底选择那个同学一起去上课。
  最后,他选择了最先向自己释放善意的雅典娜,虽然他对绘画一窍不通,但他的信心十足。

  绘画课的教学地点在学院花园里,雅典娜领着共工往上课地点走去。
  明明已经走了很远了,共工还是听到了院长对狄俄尼索斯的怒吼:“东方和希腊的交换生计划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你怎么敢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

  狄俄尼索斯认错倒是很快:“对不起,院长,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伊阿珀托斯明白,这个小坏蛋认错痛快,但是从来不知悔改,这次是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了。

  “我必须对你做出惩罚了,狄俄尼索斯,在接下来的一年内,你都不能再酿酒了......”

  “什么!这不行!”狄俄尼索斯跳起来反驳道,“这是我的神职,我不能不酿酒。”

  “我还没说完,”伊阿珀托斯严肃地说道,“你不能酿酒,而且,你要选择至少两门选修课,不能只上主课,其他时候都只顾着玩乐了。”

  “院长,求你了,这真的不行。”狄俄尼索斯开始耍赖。
  但伊阿珀托斯这次已经打定了主意,没有理会他的求饶,直接离开了。

  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叮嘱道:“今天下午就开始,赶紧选择你要上的课程吧。”

  “好的,院长。”狄俄尼索斯无精打采地答道。

  没过一会儿,共工就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居然是狄俄尼索斯。

  他自来熟地跳到了共工背上:“嗨!我和你们一起去上绘画课。”
  相繇受了惊吓,直接咬了一口希腊的酒神。

  他如今法力被封,咬的又是神祇,其实除了一阵疼痛,是没什么伤害的。
  或者说,伤害还没有狄俄尼索斯受惊后跌下去摔的那一下高。

  共工赶忙把相繇从领口里捧了出来,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其实这也没必要,他毕竟也是个凶神。
  但对待朋友,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嘛。

  狄俄尼索斯拍一拍衣服,兴奋地问道:“这是什么蛇?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蛇。”

  他一点都不怕这个刚咬了自己的小东西,可能是因为他看起来实在太漂亮了。

  通身铺满蓝色鳞片,在阳光下,像爱琴海的海面一样闪烁着磷光,只有半米长,小小的一条,可爱极了。①

  共工把相繇托在手上展示给两位好奇的同学:“他是我的下属兼朋友,叫相繇,现在是被封印了神力,所以只能幻化成这种样子,他的本体可是超级大!超级威风的哦!”

  “所以并不是真的有蓝色的蛇?”雅典娜看起来有些失望。

  共工和相繇贴了贴脑袋,沟通了一下:“阿繇说,确实有蓝色的蛇,在东方的琼州岛上,和他现在的样子差不多。”

  雅典娜立刻高兴了起来:“天哪!真是太神奇了,我一定要让希腊的人类把这一点记下来。”

  三人边聊边走,在快到上课地点的时候,就听到了两个人在吵架。

  “明明是我赢了,你瞧,刚才还有鸟儿来啄食我画的葡萄。”
  “分明是我的画技更胜一筹,你都错把我画的布给认成真的布料了。”

  雅典娜忍不住叹息一声:“柯罗诺斯之矛好像又出问题了,这又是拉了什么人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