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敏

作者:钫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再次接到云生的电话是在一个早到不能再早的早上。凌晨五点,慧敏香梦正酣,被铃声吵醒,抓起电话迷迷糊糊的:“一分钟,有屁快放,超时六亲不认。”
      
      “泥鳅,我啦,买了好多吃的给你,补过生日。”苏云生?!
      
      慧敏瞬间睡意全消,:“你在哪里?”
      
      “你家楼下啊。”云生的声音低沉柔和,透着些调皮。
      
      慧敏冲到阳台,看到了楼下的云生,他略显疲惫的身影站在微薄的晨光里,温暖的笑着。
      乱七八糟的丢下电话,慧敏冲下楼,跑到云生面前,努力调整因为速度过快而不稳定的呼吸,强做镇定,“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云生帅气的脸上有阳光的味道,拎起手里的方便袋给慧敏看:“热的鱼粥和小菜,都是你喜欢吃的,怎么样?”慧敏隐约闻到方便袋里鱼粥肉菜的诱人气味,一时间呆呆的不能说话。
      
      云生好笑:“喂,很意外对吧?那也不用这么呆嘛。”手在慧敏眼前晃了晃:“回魂啦。”
      
      慧敏回魂,左顾右盼:“你一个人吗?没人跟着你?”
      
      “怎么可能没人跟着?”云生懊恼极,“我昨天收工早,十一点的时候想来看你的,可我后面起码跟了三队狗仔,没辙只好在街上瞎转,还是甩不掉,后来只好回家,等到三点钟他们收工了我才出来的。”云生安抚慧敏,“我是搭计程车来的,放心,不会曝光你的。”
      
      接着,云生又从肥大的裤子口袋里抽出一本皱巴巴的杂志翻给慧敏看:“喏,都怪你工作的那家杂志社,非要掰这种奇怪的绯闻出来,害死我了。跳,跳,糖,我一定要记住这个作者,把她列入断绝往来户,”云生恶行恶状,“有机会我要拿鞭炮把她家给炸了,炸得她挫骨扬灰。”
      
      “你可真狠,”慧敏对着杂志和云生,心虚气短,小小声:“我写的。”
      
      “跳,跳,糖,是,你?”苏云生一脸的无辜和不相信。
      
      “是我。”慧敏无力。
      
      “名字真土。”
      
      空气里有种难堪的沉默蔓延,最终,云生发作,“孙慧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什么工作不好照,非要去写这种伤害人的不实报道?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他只有生气的时候才称呼自己的全名,慧敏知道,他生气了,可她有什么错?不甘示弱,“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在做我的工作。我伤害了谁?这报道哪里不实?”
      
      “你伤害了我,还有碧凝。你看见我们互相照顾了吗?我们哪里彼此有情?”云生拍着杂志发飙:“你说给我听。”
      
      “你们拍戏的时候互相不照顾的吗?彼此不培养感情可以入戏吗?我可一个字都没写你们有交往。”
      
      “孙慧敏,你强词夺理,你这样好过分,人家碧凝有男朋友,你报道写得暧昧不明,会引起误会的,你对老板交差了,人家那边很麻烦的好不好?”
      
      慧敏别扭,人家有麻烦他这么紧张干嘛?狡辩到底,“那又怎样?梁小姐的男朋友也是圈内人,应该理解她啊,你何必为人家担心?反正有记者向你们双方求证的话你们谁都不会承认的。你新戏也要上挡需要宣传,我天热跟得辛苦,找点料跟老总交代。我们谁都-----”
      
      “你够了。”云生面沉似水,黑幽幽的眼睛盯牢慧敏:“一定要这样吗?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和圈内的女孩子在一起而是和普通的女孩子一起,那你是不是也这样来报道,拍了相片去跟你上司交差?”
      
      慧敏心里说,我不会,嘴里却硬帮帮的回答:“我会,一定会。”
      
      云生静默,低头呼出口气,好象这样可以稍减郁闷,:“你不觉得这样对别人不公平吗?我是艺人,娱乐大众没有隐私是应该的,可我身边的朋友是无辜的,他们没有理由和我一样遭遇被跟踪,私生活上头条,被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命运。慧敏,你是不是也和其他狗仔队的探子一样,逼我所有的朋友都离开我?”
      
      慧敏越听越气:“你的朋友如果因为这样而离开你的话那是你的事情,我只做我分内的事情,这是我的原则。做艺人的朋友或恋人,就应该有承受舆论压力的担当,接受评论的勇气,如果没有的话你就不要去招惹。你不是说你的女朋友都是天使吗?怎么天使都飞离你身边了吗?”
      
      云生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你说过,你就是说过,”新愁旧恨,齐到慧敏心头,她忍不住大声控诉,“你不是跟阿豪他们说‘我的历任女友除了孙慧敏,每个都是天使,慧敏不是天使,是巫婆。’是你原话,我可有说错?”
      
      云生被慧敏弄得头晕,想了半天,结结巴巴:“好象是说过,不过那好象是喝醉了的胡话,那时候---”
      
      “是胡话?还是醉后真言?”
      
      “不是的,不是的•••••”云生想为自己辩护,可这年深日久的陈谷子烂芝麻,他一时间怎记得清楚,不是了半天再无下文。
      
      慧敏冷笑:“既然我是巫婆你就不能用对天使的标准来要求我,什么公德心之类的就给我省省吧。你今天要是来向我兴师问罪的话,目的也该达到了,现在你给我滚蛋,我以后都不要再见到你。”
      
      云生连忙拦住要走的慧敏:“不是,我是专程来看你的,我已经知道芮老师过世的事情了,我想给老师上柱香。泥鳅,你不该瞒着我。”
      
      慧敏忽然警觉:“你怎么知道的?对了,还有,你从哪里拿到我的电话和地址?”
      
      “跟一个姓方的记者拿的。”云生咧嘴笑:“真是个好人,问什么答什么,言无不尽。”
      
      慧敏笑不出来,一个头两个大,眼睛四处巡逻,边找边喊:“老狐狸,肥狐狸,该死的老方,你不要躲了,快给我出来。”
      
      云生跟在慧敏身后:“你在找你搭档?你是说他知道我是谁,所以故意告诉我你的事情的吗?”
      
      慧敏回头骂云生:“你猪头啊,哪有那么好心人给你言无不尽?”
      
      云生也开始担心,眼睛陪着到处找,嘴巴却不肯认输的说风凉话:“现在好了,要是把你也送上头条,看你有什么承受舆论压力的勇气。”
      
      慧敏激怒:“苏运生,你跑来找我做什么?你那点时间不如留着和林巧苓吃饭聊天,关心梁碧凝是不是受伤害好了。你最好给我马上马上消失。”也不想找老方了,气极冲上楼回家。
      
      云生拎着放置在一旁很久的鱼粥跟着喊:“泥鳅,不是啊,我不是关心她们,我是关心你,喂,别生气,喂•••••”
      
      她把我好心当成驴肝肺!云生气怒不已,一袋子鱼粥小菜全丢去垃圾桶,顺街走拦辆的士,去赶八点的通告。风入车窗,吹在身上竟分外舒适凉爽,想到刚才和泥鳅吵嘴的情况,云生反而发笑。在这个寂寞都市,这样的感觉真的久违了,好象又回到小时侯的样子,跟泥鳅生气,拌嘴,又和好如初,反正无论是她还是他都气不了太久的。不过,要紧的是现在她这份工作有问题,太辛苦了,云生想,还是要劝她回去读书,哪有放着医科不念出来做狗仔的道理?
      
      杂志社的休息室,慧敏找到怡然自得啃薯片的老方:“喂,不要装没事,给我说清楚。”
      
      老方出奇爽快,拿一卷录音带给慧敏:“都在这里了,没相片。”
      
      慧敏听录音,确是早上和云生的对话内容,气愤:“你把麦藏哪里了?”
      
      “草从里,你家门上面,一共两个。”
      
      “你打算出卖我的是不是?”
      
      “是。”老方肯定:“我以前就有苏帅的手机号码,他打给我的时候我简直乐坏了。这家伙一定以为我听不出他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说是你的高中同学,我想有料,就告诉他你的情况,想不到你没反应,还换了号码。等了好多天他又打来,说你的电话打不通。嘿嘿,”老方奸笑,“如此锲而不舍,关系非比寻常啊,我当然要告诉他更详尽的资料。本来万事具备,我只等他去找你,爆个大头条风光风光的,哼哼,可等你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我就兴趣全无,根本不想拍照。”
      
      慧敏哪里肯相信?确定周围没人注意他们,压低嗓音威胁:“你这条老狐狸,有这种机会你能放过?底片拿来,不然我放火烧了你全家。”
      
      老方鄙夷:“小姐,我是吓大的哦,当心我告你恐吓。哼,你还敢跟我谈机会?拜托哦,小朋友,我的相机有品位的。你瞧你那副尊容,头发乱糟糟,牙不刷脸不洗,穿着烂短裤,大T恤,丑得吓死人。可惜人家小帅哥,那么有耐心的跟你吵了半天,还要哄你别生气,要是我,哼!我打面你,看你还要不要拽得二五八万的。害我的相机差点当,我死都不要给你拍照。告诉你,没有底片,别跟我要。”
      
      慧敏半信半疑:“我还是不信,少拿鬼话诳我,把你包包拿过来。”
      
      老方大方递给她,慧敏低头猛翻,老方嚼着零食,说:“真的没有,有心瞒你也不会把这东西放在这里是不?天真!”
      
      慧敏无言以对,可又拿老方没辙,好像除了信他也没别的路走。只得虚张声势的再威胁,“我警告你哦,敢骗我的话我真烧你全家,跟你誓不两立。”
      
      老方翻眼睛,又叹口气,表情多多,装副哭相问慧敏:“你不能再可爱点吗?好歹穿条粉嫩嫩的睡裙或是卡通的衣裤,见到多年前的男友好歹含情脉脉,即使不来个甜吻也来个拥抱好不好?你老大倒给我吵了一早上,可怜我一番苦心,真是的,害我头条泡汤。我我我~~~嗨~~”老方连连长叹。
      
      慧敏脸红:“你不要乱嚼舌头,我会让你把我当头条?做梦。还有,本小姐可是清秀佳人,你才叫丑得吓死人好不好?”
      
      老方只管乐,“喂,问个问题,苏帅为什么你叫泥鳅?”
      
      “我小时侯又黑又瘦。”慧敏说,忽又警觉:“你做访问啊。”
      
      “哼,小人之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