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小说,小说,就是小小的说一个故事……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说,小说,就是小小的说一个故


  总点击数: 1737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1,809,07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缄默书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198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懒得写故事

作者:窃书女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不知道从时候开始,我已成了一个作小说的人。琼瑶说,小说,小说,即是小小的说一个故事——然我却发觉自己懒得连“小小的”说一个故事,也不能够。
      素来是爱胡思乱想的。记得小的时候,爬在外祖父的藤椅边,听他讲澳门往事,说到老太爷的四姨太及五姨太如何是“琵琶仔”出身,而家里丫鬟又如何同长工私奔,我一个半大孩童,眼放光芒,兴冲冲想做一部《红楼梦》式的煌煌大文。可到如今,半个字也没写下来。
      及稍长,在小学里迷恋日本漫画。看到圣斗士全部死光,飘荡在异次元空间,心里对那雅典娜女神存了万般的怨恨。我犹爱不死鸟一辉,决心为他作一部续集,我的另一位同学酷爱紫龙,与我一拍即和,决定两人合作。我们编造了两个分别代表我二人的美丽多情少女,叙述如何突然见到从天而降的英雄,如何又开始一段新的历险——只是历险而已,其时尚不明白爱情,唯知“王子公主过着幸福生活”而已。这部狗尾续貂之作竟坚持了半年时间,有插图无数幅,但终于不了了之。
      初中时,始受《诗三百》的毒害,知道“关关雎鸠”了,又晓得“氓之蚩蚩”了,满心里都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恰好那段时间,学校里发的练习簿用不完,我就热衷起才子佳人来——石头对空空道人说,这才子佳人小说,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那两首情诗艳赋,故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这不啻对我所作“言情”小说的最好批判。这样一批判,人也懒了,心也懒了,笔一丢,纸一撕,练习簿复做演草本,写满数学公式。
      高中里认识了一位同我一般满身酸臭的朋友,非攻。我二人一般的痛恨体育课,一般的喜欢在午休时游荡,恰好回家又是同路,于是开始了一个“十日谈”计划。即,每人编好一个故事,每日得了闲就向对方讲,讲三五日也好,三五个礼拜也好,直到讲完,就换对方讲。这种方式对于我这个懒人来说,实在是太好了——我俩所讲之故事,多是武侠,当真写起来不知有多少闪转腾挪,如今只动口,一律成了“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或干脆“淅沥哗啦”,草草可带过。有这样大的便利,我即专注于诡异的情节,凄惨的故事——大约就是那时养成了杀人如麻的习惯。记得有一次同非攻说:“我现在就是要把此人逼死。”而两个礼拜之后,我终于叫那人跳了崖。
      十日谈计划持续了两年多,我和非攻各自升入不同的大学,还依旧保持每个礼拜两封书信的往来,交换我们电视连续剧提纲一样的故事。略略计算一下,这期间所讲的每一个故事,都能写成百万言长篇,然我终究是太懒——非攻说她太忙,我疑心她其实也是懒。终是没有写,一个字也没有写。
      但后来我就真的忙了起来,时常去第九教学大楼自修。忽有一日,看到桌上有人刻了一首打油诗。我玩心大起,即和了一首。到了次日再去,发现边上又有人和了另外一首。诗的内容,我现今已记不确了,只是按照浪漫的习惯,想着倘若能一直唱和下去,或许衍生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也说不定。正好又听说有传闻,女生自修到十点半之后,会遇到厄运——我简直身上每一根八卦的神经都要兴奋起来——这不是能作一部《教九爱情故事》么?也许还能写成《人鬼情未了》呢!
      只是,猜也猜到,我太懒了。这些掌故,至今还在我的日记本里睡觉。而教九的课桌,早就因为像我这种没公德心的人太多,而更换了新的了。爱情故事,成为不可能。
      网络时兴起来,人人喜爱编造网恋的故事。我亦有过这种宏伟的计划——皆因我注册了一个信箱,正好和计算机系某教授的名字缩写相同。我时常收到诸如:“某某老师,附上我的论文,请指正”之类的怪信。时有日本电影《情书》,一封封写给藤井树的信,展开了那有着淡淡的雪的颜色,苍白羞涩如樱花的初恋往事。我这个冒名的某某老师,如果有一天收到一封暧昧的,悲伤的信,会不会也揭来某处的尘封呢?意乱情迷。结果是忘记付费,这个信箱已经被取消了。情书计划,自然也取消了。
      飘洋过海来到美国。生物系和物理系在同一幢大楼里,我们叫五号,他们叫三号,实际从同一扇门进去,连电梯都是比肩的,两个系的人混着坐。只是下了电梯,我们生物系的朝右走,他们物理系的朝左走,老死不相往来。今年年初的时候,天寒地冻,物理系一边水管爆裂,半边大楼淹了水,修理了一个礼拜。生物系这边太平无事。但是一个月前,生物系这半边又响起火警,害我狼狈不堪地逃出门外——物理系那边倒一副安居乐业的情状。始终没有缘分啊,不知道这楼里会不会有一天出个《向左走,向右走》。倘若在我毕业前发生这故事,我考虑要不要作个计划,把它记录下来。
      不过,恐怕最终还是只有计划。我懒得写故事。
      生命的这些故事啊,幻想啊,迷梦啊,仿佛一片金黄的玉米地。我是那个贪心的狗熊,走进去了,看到这个也好,那个也好,掰了棒子夹在胳肢窝里,一路走,一路掰,一路夹,一路掉。玉米地就看不见个尽头,我顶着大太阳,累了,坐下来看看,回头看看——天,我懒得回去拣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