憾生

作者:绕梁三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那天憾生是被叶权捏着鼻子醒过来的,她趁着在换衣间换衣服的功夫偷着溜了,虽然她的偷跑也没耽误了叶权的风流,但他回来的时候看见憾生睡的像猫一样,有些好气又好笑。
      
      憾生被叶权弄醒,她有低血糖醒过来有不小的起床气,从躺椅上被叶权捏着鼻子拉起来,脑子昏昏沉沉的,看着叶权有气,又懒得伸手打人,就坐那翻着白眼瞪他。叶权被他逗的哈哈直笑。
      
      叶权堵在憾生的身前,两只手伸到她的头上一阵乱揉,憾生的一头短发立马被她弄得炸了毛。憾生不干了,一把掐上他作乱的右手臂,两个手指头捏着一点皮肉使劲一拧,还不松手,叶权疼的“嗷”的叫了一嗓子,他也不想真的跟憾生还手,只有弯着腰在那疼的跳脚。
      
      正闹得热闹的时候,隔壁座位上的叶臻在烟灰缸里掐灭手里的烟头站起来,冲着两人道:“走了。”不大的声音,充满威严。
      
      打闹的两人立刻住手,憾生的眼里叶臻很酷,冒着星星眼就要追上去。叶权让开位置,她站起来,对面松树一般挺拔的坐着的男人直勾勾看着她的眼神在眼底一闪而过。
      
      那么大一个人杵在那里憾生不可能看不见,但心底的波澜微小,血脉里滚烫的暗流有瞬间的涌动,但翻不出上面厚厚的冰层,心脏微微跳乱在一个起搏之间,但也就是这样了,倒也不是真正的波澜不兴只是没有了翻滚的力气和激情。
      
      憾生低头套上拖鞋,走出去的时候脚下踉跄了一下,叶权伸手扶了她一把。
      
      “这地毯的也太软了。”憾生淡淡的说了一句。叶权没有回她。也真真是地毯太软了,也只是这样罢了。
      
      从环岛公路回家的路上,街道空旷,路灯昏昏暗暗,已经是凌晨了,叶权和憾生勾肩搭背的走在后面,前面是叶臻一个伟岸的背影,步履从容而沉稳。
      
      叶权搭着憾生的肩膀,侧头在路灯下仔细的看看她的面孔,伸出手指戳戳她的脸说:“憾生,你说你怎么就不收拾一下自己,脸色蜡黄的,要成黄脸婆了,要不你打扮打扮,给哥做媳妇算了。”
      
      憾生一把拍掉叶权的手,朝他吼道:“滚,就你个花孔雀一辈子找不到媳妇。”
      
      叶权被她一巴掌拍开,嬉笑着往前几步窜到叶臻身边。
      
      叶权在瞬间收起脸上的嬉皮笑脸,低声对一脸雷打不动的叶臻说:“哥,后面有辆车跟着我们。”
      
      叶臻步子稳健,淡淡的回:“不是冲着我们来的,是憾生。”叶权回头看一眼,憾生慢慢的走着,眼睛望着别处若有所思,后面的黑色轿车隔着不远的距离,速度不到十码,叶权觉得这跟踪的人有意思,这明显不是跟踪嘛,这是在窥视嘛,还是这么大刺刺的窥视。
      
      车里的人是佟夜辉,刚才在洗浴中心的时候,他知道憾生看见他了,但那那时的他仿佛沉浸在一个恍惚的梦里,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身体却迟钝的就是反应不过来,憾生淡漠的眼神从他身上扫过,他无法反应,他和憾生之间横陈着太多东西,情感也好,往事也好,一点点的堆积,最后在她身上他终于连她刚出狱时,那种能厚着脸皮凑上去的底气都失去了,死亡的的憾生,让他跨越了心底本能的现实和虚伪,他对憾生终于从情感上遵从了本能。一种最真实的本能,让他流泪淌血的,心痛如刀绞般疼的失声的,又热血沸腾的,炙热狂烈的如要焚烧起来的感情的本能。
      
      车子里的佟夜辉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偷窥狂,眼里的憾生让他迸发出一种炙热狂烈的甚至有点要癫狂的情绪,如此的刺激又是如此的陌生。
      
      佟夜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那个走的漫不经心的背影,眼神贪婪的像个神经质的偏执狂,狭窄的小巷里车子再也开不进去,他把车子停在路边,下车跟着他们,前面的三人如毫无所觉,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
      
      叶权又落后过来搭着憾生的肩膀走着,半个身子笼罩着她,一种保护的姿态,憾生抬头朝他轻轻的笑了一下,叶权揉了揉她的头发什么也没说。
      
      佟夜辉以一种仇恨的眼神盯着叶权的背影,憾生前面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保护者,她的家庭人丁单薄,自己又不善交际,哪怕在她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人站出来为她说过一句同情的话,就连她的母亲,在她女儿的人生里也只是占据着一个旁观着位置,她或许爱着这个女儿,也或许是那份爱太深沉又或者是她太冷情,她看着女儿受苦受难,从没有伸出过手,在她的观念里或许是要她自己去醒悟去了解,虽是种残忍的冷漠,但也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冷静的人生态度。
      
      佟夜辉知道憾生不一样了,从内到外都不一样了,从20岁到28岁,八年的时间跨度,他给她的磨难,生生把憾生从里到外洗涤了一遍,以前的憾生外表是强壮的,眼神是空白的,从情感到感知都是一个空白的人,而现在的憾生外表是羸弱的,内里却被他硬生生的塞进了太多的情绪,如果以前的憾生是块顽石,那么现在的憾生就是一株清晨的冷风下,被风吹弯了腰,枝叶上带着露珠的花朵,脉脉无语却惹人怜爱,佟夜辉不知道他更是怀念原来的那颗顽石还是更为眼前娇弱的花朵痛心。
      
      寂静的窄巷里,前后四人的脚步声,不一的节奏,撞击着周围的建筑回荡着空旷的回音,昏暗的空间里,如与世隔绝般的幽静,佟夜辉如走在一个漫长的时间回廊里,眼里唯一专注的背影飘飘荡荡的那么的恍惚:憾生啊!让他如此心痛的憾生啊!
      
      28岁的佟夜辉,被野心和欲望支配了整个少年,青年时期的佟夜辉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心脏竟然能滋生出这么一种婉转,悲伤,胆怯以及疼痛的情感,而在很多年前他却从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的,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一颗冷硬的心,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心里会充满了无穷的激情和莽撞的力量,眼里的整个世界都充斥着纸醉金迷的整个浮华,一切血肉模糊的残酷都是弱肉强食的牺牲品,我们冷酷的认为这是自然的规律,不会怜惜,不会回头,我们不懂珍惜朋友之义,看不明白初恋情人婉转的泪水,体会不到老父老母殷殷期望的眼神,我们一路往前走,一路自私的索取,一路毫不怜惜的抛弃,却不知道被我们冷漠的抛弃在脑后的却是我们最珍贵的,甚至是心灵的最终归依之所。
      
      佟夜辉在最初背叛憾生,一脚把她揣进监狱的时候没有回头,没有后悔,但是我们所处的世界,所有的事物都是在不断的变化的,不得不承认,人的气质和修养是可以在后天培养起来的,当一个人拥有了丰富的物质生活和得到足够受人尊重的权利后,人生站的高度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和观念也会发生质的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富豪会在功成名就后行大善之事,也有些年轻时独断专横的人到了老年却把最柔软的心奉献给了孙子是一个道理。
      
      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佟夜辉记不太清是在憾生入狱的第二年还是第三年开始不断的想起她,他记得开始的时候不过是忽然闪现的某个镜头,每次都很短暂,但他有大把的时间,随着日久年深,不用人逼迫,也不用刻意去回想,那种某种一闪而过的情绪终于在他身体里扎根成了一根让他疼痛的刺。直到某一天他忽然意识到从很久之前他的无情,他的自私,他的背叛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把憾生和他的人生捆绑在了一起,然后他感到了恐惧,他开始害怕憾生,他甚至到监狱里去看憾生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害怕看见落魄到极致的憾生,他恐惧看见在高强铁网后,隔着铁栏杆人生被践踏到极点的憾生。
      
      佟夜辉对憾生害怕是源于他开始把一个人放在心上了的心疼,当他终于开始正视憾生,当他在漫长的岁月里开始往她身上投注了一丝感情开始,他意识到他亏欠了一个人永远也弥补不了的人生,他开始对憾生既抵触又牵挂,矛盾到了极点,直到憾生出狱后他依然是现实矛盾的,他清楚的意识到他和憾生走到了绝路,无论他多么想挽回,但曾经的他把事情做的太绝,他无论做什么他都可以预见得到他们今后的生活都将是一场灾难,因为憾生不会忘记,那样的背叛和损害也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忘记,于是他又一次彻底的自私了一回,他再次驱逐了憾生,这一次是阴差阳错的把她送上了死路。
      
      对佟夜辉来说,憾生的死亡带走和改变了他身上的太多的东西,别人看着他可能没有什么变化,但内里的空缺只有他自己知道,所谓不破不立就是这个意思,什么事物发展到了极致,反而那些恐惧,矛盾倒是放下了,现在的佟夜辉宁愿在憾生面前弯下腰,哪怕不够再在她面前挖个坑自己站进去都行,只要她还能看自己一眼。
      
      暗暗沉沉的一条回家的路上,越接近家门视线越昏暗,憾生家住的偏僻,她家门口几乎没有路灯。
      
      叶权一直半搂抱着憾生,憾生很困倦靠在他身上几乎昏昏欲睡,挨到家门口,三人鱼贯进门,憾生习惯性的留在最后锁门户,门外昏昏暗暗的空间里一个人远远的站在那里,憾生隔着一道门目光投注过去,远远的看着,心里充满着疲惫,她轻轻的合上门,老旧的木门发出一阵“吱呀”声,伴随着她一声微微的叹息单调,空旷而寂寞。
      
      翌日起床依然是个大好的天气,吃过早饭叶权回房间抱着他的电脑工作,憾生楼上楼下的做卫生几次摸过他的房间,发现他时而神情专注,时而暴躁的在屋里抱着脑袋在屋里暴走,要不就嘴里念念有词很是滑稽,憾生也不打扰他,笑笑就去忙自己的。
      
      楼下的叶臻在客厅里看报纸,处理公事消磨了一上午的时间,憾生给他泡了一杯自己特意买的新茶,时不时的还去给他续水,伺候的好好的。
      
      快到正午的时候,太阳升到半空中,憾生给院子里晒得有些打蔫的花草浇水,叶权“咚咚”的从楼上跑下来朝着院子里的憾生撇着嘴说:“我饿了。”
      
      憾生扭头看他,叶权的神情也跟她正浇着的花一样蔫头耷脑的,知道他今天的工作应该进行的不顺利,她随手扔下手里的水管,跑去把水龙头关上,回身对他说:“行,我马上做饭去,你给我打下手行不?”
      
      叶权炒菜不行,但做事很有条理,切菜切的仔仔细细,也不会大手大脚的把厨房弄的很脏乱,憾生用他用的很顺手,叶权显然是心情不太好,情绪低落不出声的做着事情,憾生也由着他,不打扰他,门口忽然传来三声叩门声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对望在一起,叶权的眼神忽然灵动起来,里面晶光闪闪,憾生抬手按向他的肩膀阻止他跃跃欲跑出去的身形,开口道:“我去。”
      
      老旧的老式木门,两扇对开的门板,中间甚至还带着门闩,随着“吱呀”一声,门外的大片阳光投射进来,门内门外的两个人隔着生与死,跨越了漫长的时间空间与一路艰难的历程终于再次正式的相见。
      
      忽然投掷而下的阳光让憾生有片刻晕眩的感觉,门外的人熟悉的身材与面孔,她浑身蔓延着如山如水的沉静,血脉里翻滚着的那一点热血被厚厚的盖着翻不起波澜,她甚至不用刻意的伪装,淡淡的笑着及其平静的口气说:“你来了。”不是历经长久等待后的温婉的亲密,只是客气的问候,单纯的客气用语。
      
      门外的佟夜辉把憾生身上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若真说起来他们在这世间怕是最了解彼此的人,佟夜辉知道憾生曾经用在他身上,那份不管不顾的感情怕是已经被他挥霍完了,她见到他心里没有波澜,心如死水来形容她怕是最恰当的,这份认知让他的心里泛起巨大的失落感。
      
      在炫目的日光下佟夜辉温和的笑着:“憾生,你好。”这次他依然是带着心机和算计来见憾生的,只是算计的目的不再相同,他这次是为了得到这个人,所以所有的情绪都被他藏的好好的。
      
      憾生也是微笑着说:“你好,夜辉。要进来坐坐吗?”佟夜辉点点头,憾生转身领他进门。憾生转身的瞬间,佟夜辉转头眨掉眼里瞬间涌出的泪水,多少年没有听过憾生叫他夜辉了,他以为此生都没有在可能听见声音,恍然听见的那一瞬如心尖被微微的拨动,不是多疼痛,却酸涩委屈的让他忍不住落泪。
      
      憾生走路的脚步轻微,宽大的T恤在她瘦弱的身体上飘荡,如此的虚幻,佟夜辉定定的注视着她的背影,不敢眨一下眼睛。
      
      他们穿过回廊里的阴影走进客厅里,客厅里叶臻还坐在主位的沙发上,他们进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一眼看见憾生身后的佟夜辉他的眉头瞬间皱成一个川字,目光沉沉露出思索的表情。
      
      憾生走到叶臻面前,这会她不笑了,看着叶臻认真的说:“大哥,我要用下客厅。”
      
      叶臻皱眉盯着憾生,憾生目光平稳的回视他,片刻后叶臻似乎满意了,他的眉头忽然松开,“啪”的一声合上膝头的电脑,起身淡淡的道:“你们用吧,我上楼去。”叶臻径直走出客厅,与佟夜辉擦肩而过的时候,目光没有投注在他身上半分。
      
      憾生把佟夜辉让到刚才叶臻坐的位置招呼他坐,看着他坐下,憾生这才转身准备给他倒杯水,茶几上摆放着那套茶具,憾生也没费力的再找水杯,随意的往地上盘腿一坐,开了开关就开始烧水。
      
      憾生埋头往茶碗里放着茶叶,随口淡淡的问道:“来厦门出差吗?还挺好的吧?”
      “啊,来出差的,也,还挺好。”佟夜辉后面回答的艰难。
      
      他们谁也不提一年前的纠葛,如老朋友叙旧,憾生觉得她对着这人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了。
      
      “憾生,我没有结婚。”佟夜辉忽然说。
      
      憾生往茶碗里冲水的动作顿了一下:“哦。”她也只是这样应了一声,其实她都已经忘记了佟夜辉曾经跟她说过他要结婚的事情了,她的心情没由来的比任何时候都沉静,把第一遍的洗茶水仔细的滤干净,再一次冲泡上开水,闷了一会再把第二遍的茶水倒进小茶杯里,慢慢的推到佟夜辉面前:“喝吧,热天喝热茶其实解渴。”憾生心里明白她已经不再求着面前的人什么了,所以她的心情再也没有患得患失的起伏了。
      
      佟夜辉默默的喝了一口茶,问憾生:“憾生,你呐?还好吗?”
      “挺好的,我妈给我留了一些钱,我靠租房子过日子。”憾生低着头,觉得这样的对话让她疲惫,她甚至不想抬头看对面的人。
      
      “哦,那挺好。”佟夜辉应着。对话进行到这里似乎要再进行下去变得艰难起来,两人尴尬的沉默着。
      
      “憾生,出来做饭!”窗外叶权一声无理的大喊打破了这份尴尬,憾生起身对佟夜辉说:“你慢坐,我去有点事。”
      
      不等佟夜辉回答,憾生匆匆走出客厅,客厅外面的回廊上,叶权手里拿着把菜刀,刀锋明晃晃的闪着,这家伙笑的一口白牙露在外面,把菜刀王憾生面前一递,神情亢奋的道:“要用这个吗?”
      
      憾生严重的怀疑叶权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的,她一把夺过叶权手里的菜刀,进了厨房再没出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憾生其实是个很随性的人,如今的她应付着佟夜辉觉得疲惫所以不想再去应付他了。
      
      直到吃午饭佟夜辉都一直待在客厅里,没人去招呼他,很明显的被冷落着,他也不出来告辞。
      
      午饭在回廊上摆开,叶臻下楼来吃饭,出乎意料的,他路过客厅门口的时候忽然探身对里面的佟夜辉招呼:“佟先生可要一起用个便饭?”赖在客厅中的佟夜辉被人叫出姓氏,微微一愣,但随后马上就欣然应邀了。
      
      这是一顿沉闷的午餐,没有人说话,整个用餐过程叶权一直用鼻孔对着佟夜辉,憾生难得的胃口不好。
      
      饭后,叶权去洗碗,憾生是一点再招呼佟夜辉的心思都没有了,她看佟夜辉还赖着不走,而自己也真的不会文明的赶人,只有眼不见为净,丢下还坐在饭桌前的叶臻和佟夜辉两人上楼拖席子晒太阳,睡午觉去了。
      
      憾生没打个招呼,任性的走掉,两个留在原地的男人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在楼梯口消失,叶臻先回过眼神看向佟夜辉说:“佟先生可否有兴趣聊一聊?”佟夜辉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两个都是世故的男人,不需太多的语言就能感知对方的目的,佟夜辉点了点头。
      
      叶臻和佟夜辉的谈话进行了半个小时,再从客厅里走出来的他,目光暗沉坚定,状态明显比刚才进门时多了几分底气。他在客厅门口的回廊上站了片刻,目光在院子中巡视了一圈,最后循着声音,走上了二楼。
      
      二楼憾生和叶权并肩躺在竹席上,憾生手里举着小说,慢声念着,叶权拉着她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他非说吃午饭的时候胀气了,死赖着让憾生给他揉肚子,憾生懒得跟他拧巴,一边念着小说,一边敷衍的在他肚子上随手转圈圈。
      
      佟夜辉的脚步极轻,他走上楼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他定定的看了一会,然后出声说:“憾生,我要走了。”
      
      躺着的两人忽然被他的声音打断,憾生有点受惊的翻身站起来,隔着远远的距离回了他一句:“啊,你要走了。”
      
      “嗯。”佟夜辉点点头,他站着没动,盼着憾生能送送他。
      
      憾生顾着最基本的礼貌刚想张嘴,却不想被叶权狠狠的拉了一把打断了,叶权借着拉憾生的一把力气站起来,吊儿郎当的朝佟夜辉说:“啊,你要走啦,那你好走,不送了啊。”
      
      佟夜辉暗沉的目光注视了叶权片刻,最后转向憾生道:“我先走了,憾生。”
      
      憾生被叶权挡住了半个身子,她朝着他的方向点点头说:“那你好走。”佟夜辉不再说什么转身下了楼。
      
      佟夜辉的背影穿过一楼的回廊,后背挺拔的像一座山,他走下回廊的台阶回头往楼上望,对上憾生静默如深潭的眼神,两个隔着无法跨越的世事的人,他们近在咫尺却有如隔着千山万水,太多应该是翻涌激烈的情感,却因走到了极致反而平静而深沉。
      
    插入书签 



    222222
    友情推荐



    屈服
    很有爱的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