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总点击数: 4472   总书评数:12 当前被收藏数:48 文章积分:22,906,88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191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随感随想

作者:沉筱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时只道是寻常

      
      刚刚我在写文的时候,看到Q Q上连发了几条提示,是编辑麦穗的告别信。下意识地点开看,语气如常,气氛如常。仿佛别离就是这样,明明很扰人心,却偏偏还要努力去看淡。
      
      我大概很不争气,又很容易融情入景,把告别信愣愣地看了两遍,就点开群,看到麦麦写了五个字“孩子们再见”。那一刻,即便我对麦子的离开再有心理准备,还是很没出息地就落泪了,看着文档,再没有码字的心思。
      
      于是我想,还是来写封告别信吧,即使你故作轻松地说,如果以后有不懂了还是可以找你,即使你常年满载着攻的气势,把你小乖群小乖乖群的作者们一个一个逼成受,即使你等一下头像就熄了,然后那个406开头的Q号,就不再是编辑麦穗的名字,但我毕竟能清楚地记得签约的日子,第一次跟你交谈时,完全被气场震慑住以至于不敢多言也好长一段时间也不敢跟编辑答话的日子。
      
      当时很惶恐,现在想起,却十分美好。
      被麦子签约的作者,在晋江呆得时间都不长,有许多不过刚从粉嫩粉嫩的小新人走过来。
      我记得刚签约的时候,被麦子单Q就像面圣,正襟危坐举步为营,生怕说错一句话。
      麦麦那是也真的太有攻的气势,冰山女王鬼畜裹着渣攻,我也不知道私下里,自己到底给她套了多少角色。
      
      而那时的小乖群一直是乱糟糟的,刷屏的速度快得惊人,三大话题每每不离破处,活力和生孩子。后来混熟一些,就见得麦子每每有空,便冲进来说我们重口味,冲进来说这样下去被封群怎么办,还冲进来直说这群孩子都是些什么人啊什么人,然后就留下来,偶尔兴致勃勃地参与讨论口味比我们还重,偶尔就缩在一旁围观。
      
      我那时候总以为,以后有机会,可以跟麦子好好聊聊刚开始她攻的气势,可以说说最开始一起努力的人来来去去后,写文的心思终于变得淡定了一些。
      还可以说说,古言我会好好写,努力写,哪怕就是因为一个不温婉太直接,但是公正不阿又很可爱的编辑。
      
      来了晋江后,我偶尔来BS逛逛,偶尔看一看写手们的帖子,却看见许多人一次一次说难以坚持,又有许多人问冷得发抖还是说要坚持,说要想想当初挖坑的初衷,想想为什么坚持到现在。
      
      我想我的初衷大概一直都很清晰,因为很喜欢写,不管冷了热了还是如何,我都十分喜欢写文。但是来了晋江后,多多少少这个初衷便不再那么单纯。
      谁可以维持初始状态毫无变化,我想我在发文的那一天,坚持下去还为了我的读者,我想我在签约的那一天,在上推荐的那一天,在受到帮助的那一天,坚持下去还因为我的编辑。
      
      对于麦子我一直心怀感激。我每每不知道怎么表达这种感怀时,便去留言说,谢谢麦麦,我会继续努力。
      我现在觉得这句话好苍白,因为即使到了她要离开的今天,我还是只有这句话。
      即使我很难过,甚至很不争气很没出息地哭了,但是我还是只有这句话。
      
      麦麦发告别信之前,我跟麦子说我又要发新文了,我当时很开心。还乐颠乐颠地去写大纲,揪头发地憋出那个开头。
      我想我又可以拿出一篇新文给编辑看看,给读者看看。
      新文还在文档里,就快要准备妥当,但是麦麦要走了。我知道这其实不会影响什么,天下多的是别离,人都是来来去去的,但是忽然一下子,那篇喜气的新文也莫名让人有点难过。
      
      我说麦麦我还会写文,我还会写许许多多的文。
      我真的是个废柴。每次跟麦子说话,说的最多的,还是“好好写文”,还是“谢谢麦子”,但这也真的是我想要表达的两件事,也想做到的两件事了。
      后来麦麦说,嗯,你好好写,天道酬勤。
      
      天道酬勤。这四个字,麦子总是用,今天她在邮件里,也写着这句话。
      不必去羡慕谁,要相信天道酬勤。
      大概这四个字,就包含了作为一个业余网络写手艰辛与奋斗的一切。而麦麦自始至终强调的,都是这样一条正直努力且向上的路。
      
      后来麦麦说,我要走了,最舍不得的就是我的孩子们。
      我想说麦麦你的孩子们也很舍不得你,但是你的孩子们会尊重你的选择,希望你以后会加油努力。
      那时说要争气,那时说要坚持。我们现在都没有忘。反正就这么写下去,一月一月,也许,一年一年,记得有个编辑叫麦穗,把我们领进门,开始很攻,人很正直,不温婉不易推倒,可是她离职的时候,我们都难过了。
      
      后来麦麦说,走了,这几天就闲着了,就是个闲人了。
      恰巧最近看了一首诗,唐寅的“桃花庵歌”的前四句真的写得通俗之极: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单单喜欢这样淡定且通透的态度。因为从来就没有过坦途,即便以积极乐观,喜庆之极作为生活态度,还是经不起别离一瞬的难过。想着最初的日子,在缅怀后如果能变得宝贵起来,那么现在,也能算得上很好吧。
      
      便真的很好了。
      今天,我这里的天气不很热,也不很冷,没下雨也不太适合难过。分秒必争地写一些别语,其实到最后还是想送上一段祝福。
      且不必再问君子意如何。
      
      ——沉筱之 2010/10/12
      
    插入书签 



    公子无色
    【之之长篇古言新文】一只腹黑的大尾巴狼栽在一只老实兔子手上的故事。



    龙凤
    【长篇古言】这是一篇主角配角集体腹黑,龙套角色都走天然路线的爱情。



    一色春
    【长篇古言】



    小江山
    【长篇古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