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

作者:缺月寒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身为兄长的不二周助

      当我和不二裕太赶到赛场的时候,已经比完了一局。
      
      “哥哥他已经输了一局了?!”不二裕太显然吃了一惊,“怎么会这么快?!”
      
      “呵呵……”
      
      “你笑什么?”不二裕太对我的突然发笑感到不解。
      
      “没什么,”我笑了笑,“只是觉得你们都很不了解不二周助罢了?”
      
      “什么意思?”
      
      “我早就说过了,我是来看你哥哥帮你报仇的。”我看着场上的比赛,“那就是你哥哥对于观月牺牲你的手臂所回敬的——羞辱!”
      
      “可是,哥哥他现在……”
      
      “好像被观月看透了一切弱点,并且毫无招架之力地落于下风?”我轻笑,笑中充满了不屑之意,即使我对大部分比赛都已经忘记了,但对这场比赛却记忆深刻——因为,我不仅看到了貌似温柔的不二强硬的一面,也明白了他对敌人的毫不留情!“观月好像是打在了不二的死角上,但是以不二的个性,他决不会让人摸清他的缺点的,所以现在的他不过是在戏弄观月罢了!”
      
      “是——吗?”不二裕太的声音里充满了不信任。
      
      我回头看着他笑了笑,“不信啊?观月也不信,但是我们走着瞧好了!”
      
      我扭头继续看比赛,不再管不二裕太。看着场上仍然看似卖力却一直在输的不二周助,我突然感觉这个人实在太会演戏了,不仅瞒过了对手,也瞒过了队友,但这样做事不是太任性了呢?!
      
      “等打到5-0了,再叫我来看!”我对身旁的不二裕太说道。
      
      “等一下,”他叫住了正欲离开的我,“你怎么知道会是5-0?”
      
      “因为这是不二周助为了羞辱观月所能给出的底线,之后他会一分不输的赢回来的!”说完,我又走向了一边的草丛。
      
      不二裕太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场上:真的像远山落枫说的那样吗?那哥哥会不会有点儿太残忍了,毫不留情地打碎了观月的骄傲……
      
      ……
      
      “哟,小不点儿,你也在这儿啊!”我一靠近,便看到了倚着大树喝ponta的越前。
      
      “不要叫我小不点儿,学姐!”他不满地回道。
      
      “等你长到乾——哦,不,只要你比菊丸高了,我就不这么叫你了!”我拍了拍他的头,“怎么样?我很仁慈吧?!”
      
      “切~”他不屑地瞥了我一眼。
      
      “你怎么不去看比赛。”
      
      “学姐为什么不看,我就为什么不看!”他顿了顿,又小声哼了一句,“不二前辈没有尽力的比赛,根本一点儿都不好看!”
      
      “哦?”我有点惊奇地看着他,真不愧是许斐刚的亲儿子,“小不点儿,眼力不错啊,竟然看出不二周助没有尽力!”
      
      “那又怎么样,学姐不是也看出来了吗?”他反问道。
      
      那可不一样,我可是穿越来的……“我没有看出来哦!”
      
      “诶?!”越前龙马对我的回答大感意外。
      
      “我没有看出来,只是根据不二君的性格分析出来的罢了!”我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球场,“毕竟,我并不怎么会打网球!”
      
      “是——吗?”他不再看我,又喝了一口ponta,“那学姐也很厉害!”
      
      “多谢夸奖!”我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ponta,道,“别忘了你还欠我一瓶ponta!”
      
      “诶?!”他又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我无力地捂住脸,良久才抬起头来对他说:“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假装不记得!”
      
      “切~”他拉了拉帽檐。
      
      “madamadadene~”我替他把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他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
      “学姐,已经5-0了!”不二裕太冲我招了招手。
      
      “知道了!”我看了看身边的越前,“你不去看吗?不二君要开始反击了哦!”
      
      我走到了球场边,周围的人都对观月充满了赞叹,把人推到顶峰,再把他狠狠地摔下来,不得不说,果然够狠!但是,身为兄长,他很称职……
      
      在交换场地的一刹那,不二周助问道:“观月,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明知道晴空抽杀会对裕太的身体产生伤害,还教他那一招的吗?”
      
      观月一脸不在乎地回道:“最重要的是胜利。对于我来说,那只是获得胜利所必需的小小牺牲罢了。”
      
      听完这句话,不二周助一脸杀气的离开了。
      
      我看了一眼沉默的不二裕太,不由笑道:“怎么?开始发现你哥哥的好了?”
      
      “我一直都知道我哥哥对我很好,但是……”他低下了头,“我没有想到,他真的是为了我……但是……观月学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他明明……”
      
      “因为他很骄傲啊,骄傲的人一向不屑于解释,”我又笑了笑,“或者说,他也是为了挑衅,大概他也觉察出刚刚的不二周助并没有使出全力。喏,你看……”
      
      不二把观月认为他一定打不过去的球给打了回去,从现在起,一次又一次,不二会粉碎掉他引以为傲的资料……
      
      身旁的人都在为不二的反击兴奋不已,但是没有人想过他的行为很过分吗?
      
      在乎什么呢?只是一个炮灰罢了,而且是一个不得人心的炮灰,只要青学赢了就好了啊……过程什么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惩罚罢了……
      
      可是,有谁在乎过观月为了今天所付出的努力呢?就算是他的队友恐怕也都大多不能接受她的行为吧,也许他们都认为他应该接受一点教训……可是,为什么不能换一个温和点的方式呢……
      
      看着场上的观月发出的球一次又一次地击回,看着他越来越无助,越来越不可置信的神情,就没有人有一丝丝的不忍吗?
      
      “呐,学姐……”
      
      “什么?”
      
      我转头看向不二裕太,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从刚刚我就很想问,学姐是青学网球部的经理,对我哥哥很了解也就算了,为什么对观月学长也这么清楚,难道你也有收集资料的嗜好!”
      
      “呵呵,”我笑道,“怎么会呢?有这个嗜好的应该只有青学的乾、圣鲁道夫的观月和立海大的柳吧!为什么这么了解观月,大概是因为我们很相似吧,骄傲的不屑于解释,不善于与人交往……也许……连下场也会很相似……”
      
      “诶?”这个单纯的小孩儿显然不是很明白我的意思。
      
      我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你就当我是胡言乱语好了!”
      
      “比赛结束,青学不二获胜,局数7-5。”
      
      就这样给一个骄傲的家伙宣判了死刑……
      
      一阵脚步声,我回头一看,银灰和白的交织,竟然是冰帝的人!
      
      “不愧是不二周助,还是这样毫无破绽!好好记着,桦地!”
      
      “是!”
      
      “这家伙输得真难看!”
      
      是吗?即使是冰帝的人也是站在青学这支种子队这边看待一个刚刚崛起的球队的吗……
      
      “啊——”观月吼了一声,骄傲如他竟然崩溃般的跪倒在了球场上!
      
      不二周助走到了他的面前,而观月早已失去了平时的优雅,对着不二怒吼道:“你这家伙!刚才是故意0-5输给我的!竟然敢这样戏弄我……”
      
      我叹了口气:不是早就提醒过你了吗……
      
      而不二周助没有理会他的愤怒,径自说道:“感谢你对我弟弟的照顾!”
      
      观月愤恨地低下了头……
      
      众人开始一片欢腾,庆祝着这样的胜利……
      
      “你……没事吧……”我看着在一旁很是沮丧的观月。
      
      “你是来看笑话的吗?”他头也不回地说道。
      
      “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我走近他,站在他的一旁,“胜败乃兵家常事,没什么好沮丧的,重新来过就好了啊!”
      
      “说得容易,”他激动地转过头来,用力地抓住我的肩膀,“你知道我为了今天花费了多少心思,这是说改变便能改变的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在此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安慰过人,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只要你下定决心,不管多难都是能改变的!”我叹了口气,看样子,他需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我走过裕太身旁时停了下来,对他说:“好好努力吧,如果真的喜欢网球就继续下去,不要老拿着自己和哥哥比,也不要管别人说什么,更不要和自己的亲人疏远了,否则……你会后悔的!”
      
      “嗨!”他愣愣地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真是可爱的孩子!
      
      我没有再回青学那边,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也是时候去乡味浓帮忙了!
      
      我还在想着刚刚的一幕,有些失神,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我连忙弯腰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走神!”
      
      “哦,我以为是谁做出这么不华丽的事,原来是你这个女人啊!”
      
      “诶?”我抬起头来,竟然是迹部大爷,身后还跟了一整队的冰帝牛郎……
      
      “今天你们也有比赛吗?”我问道。
      
      “嗯,”他漫不经心地答道,“和不动峰!”
      
      “哦!”嗯?和不动峰,那不是……输了吗……
      
      我扫视了一下冰帝网球部的众位,脸色果然不是很好……不过……好像也没几个熟悉的面孔,真是自大,竟然不出动正选……难怪会输……
      
      “呃……输了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迹部景吾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没关系啦,”我大力地拍了他一下,“反正你们一定能进关东大赛的啦!”不过……到时候,他就要对上手冢了……
      
      他眉毛一挑,“还用你说?!”
      
      “嗨,迹部大爷!”我敷衍道。
      
      他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诶?!你不知道吗?我是青学网球部的经理啊!”
      
      “是——吗?”他拖长声音问道,表情充满了不信任。
      
      “你什么意思啊?怀疑我的能力?!”
      
      他没有理会我的愤怒,反而问道:“你是去乡味浓吗?”
      
      “嗯!”
      
      “那……一起吧?!”
      
      “啊?!”我看到他听到我的轻叫挑高的眉头,下意识道,“哦,好!”要不是看你输球心情不好,鬼才答应你呢!
      
      他这才满意地向前走去,“喂,你慢点儿,不是说好一起走的吗?”
      
      “女人,是你走得太慢了,真是不华丽!”
      
      “喂,不准再叫我女人,还有走得慢和华丽不华丽有什么关系?!”我怒道。
      
      “当然有关系了啊,女——人——”
      
      “你……”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