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顾现代]过界——过往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过往(7)

      七
      “这回让你做坏人,还真是辛苦你了。”暗黑的包间内只有二人席地对坐,日本风味浓重的装饰让人仿佛错入时空,戚少商盘着右腿,支着左腿,懒懒散散的样子,看来煞是放松。戚少商伸着左手手中细瓷的酒瓶慢慢倾斜,将透明的酒液斟满对方手中的酒杯。
      “客气了,搬走一块拌脚的石头,我这也算是助人之余顺便自助。”铁游夏粗长的手指擒着细瓷酒杯,看着十分冲突,指尖厚实的老茧显露他个人的小小爱好。一口饮干杯中烈酒,铁游夏满意的倒吸一口气,散去一些舌尖的麻痹感,这酒就跟戚少商这人一样,看着平淡武器,入口却是辛辣非常,非是赶紧化解,定会烧烂了舌头。
      “看来你们的积怨很深?”戚少商像是胡乱闲扯一般,边开口,边给自己斟满一杯灌进口中,享受那呛辣带来的刺激。
      “无妄之灾,不提也罢。只不过,顾惜朝怎么说也是个无法掌握的不确定因素,你确定能应付的来?”铁游夏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鼻梁,转移话题避而不谈他跟顾惜朝之间的“积怨”。
      “你是指那个‘家族性遗传精神病’?目前没有一份心理评估报告能证明顾惜朝就真的遗传了他们家族的‘病’,他依然能进警校学习,还能顺利毕业并且成绩优异。再说这种家族遗传,并不一定就能让他变得跟他母亲一样。这种不确定性跟他的天分摆在一起,我愿意赌上一赌。”戚少商浅浅一笑,似乎在暗指铁游夏的“杞人忧天”。戚少商相信自己作为一个老刑警的直觉,顾惜朝这样的人一定会对一队有莫大的帮助,只要好好培养,将来必定会是一队令人眼红的出色人才。
      “你不觉的这是在拿自己的前程冒险?”对于戚少商的乐观,铁游夏反而不以为然,就算顾惜朝对于刑讯有别人比不了的天分,但终究掩盖不了他们家族的“病史”,今天顾惜朝还正常,就还能为戚少商所用,但是哪天顾惜朝发起疯来,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谁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控制的了。退一万步来说,顾惜朝就算以后不会变成疯子,但就眼下这个不守常规、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来说,也已经算的上是一个危险分子,将这样的人放在身边,铁游夏自问是办不到的。
      “我喜欢冒险……这年头疯子越来越多,我们对案件侦办的手段却还是那些老套路,改是时候换换思路了。”戚少商闻言,难得笑得这般自负,左手放下白净的酒瓶,轻轻点指额际。
      如今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罪犯的犯罪思路在不断的更新换代,越来越多的案件表现出高智商犯罪的迹象。只靠现在侦查技术,根本就是开着吉普车去追人家的喷气式飞机;想要更有效的侦破这种经过精密策划才实施的案件,就需要一个比所有罪犯转的都快的脑子和习惯打破常规的思考模式。这二者非是单靠培训便能练就,就算像他自己这般有经验的刑警,也不敢说一句自己能办到。而这看似不太可能存在的两个特点,顾惜朝目前看来都已经具备,也许正是因为他继承了“家族病史”,所以才让他这般与众不同也不一定。
      天才和疯子之间,也不过就是一线之隔。他所要做的便是抓紧顾惜朝,不让他跨越这危险的界线。
      “那就预祝你成功。”铁游夏伸手递出斟满酒液的瓷杯,举在空中等着。
      “那也是多靠铁手你的推波助澜。”戚少商左手举起轻撞了一下铁游夏手中的瓷杯,嘴角慢慢裂开,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自信得仿佛能让身旁的所有人都感染上这份跃跃欲试。
      如果顾惜朝分配的这件事情,没有铁手的帮忙,可能没有这么快落幕。他对顾惜朝是誓在必得的,但是这样明摆的去做,就要花更多的力气安抚手下那帮各有脾气的兄弟,很可能最终结局的就是闹得一队永无宁日。所以,这一纸调令戚少商怎么也不肯收下,便是做给手下人看的。直到黄金鳞将四名大队长拉起来开会解决这事,他们便顺便上演一场人家最爱看的两队“你争我夺”戏码,最后毫无意外,顾惜朝还是落入一队所有。即将事情圆满办了,更顺便堵了所有人的嘴,也算是皆大欢喜。
      “可别忘记欠我一个人情哦?”铁游夏虽嘴上说着这忙帮得乐意之至,但是讨回来的人情,还是一点也不落下。
      “放心,会有一天连本带利还给你的。事先说好,管我要人没得商量。”戚少商倒也没有小气到那种地步,好歹是让人家帮了忙的,这个人情总归是要还的。但是戚少商也精明的下了个但书,他队里的那些个人,是半个也不会分给人家。这点,戚少商绝对会十分吝啬。
      “呵……一言为定。”铁游夏也未有不满的笑道,人才这回事还是要看运用的人的,真挖人墙角,硬把戚少商手下的那些个人抢过来,也不一定就能为他所用,铁游夏不是笨蛋,还是会衡量利弊的。表面上这么做着,也不过是摆个姿态,不想局里不把他们二队当回事情,有好的就光往一队塞。
      
      “你们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好好的一件伤人案,怎么会冒出两个嫌疑人来?”一大队今日风云变色,就连会议室里安静的空气也都剑拔弩张了起来,好似没给戚少商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这……”勾青峰不自觉的摸了摸额际,看来像是十分头疼的样子,说来他也很是不解,这件伤人案原本该是很简单的案子,虽然没有半个人证,受害人也还在“ICU”里面躺着,什么时候能清醒也没有人能给个答案,但是就现场采集的证据和凶器上的痕迹,也能判断出凶手是谁。偏偏事情就是这么峰回路转,等到拿到化验报告之后,跌破所有人的眼睛,犯案凶器上叠加着两个人的使用痕迹和指纹。等到把人带回来一审,好了——倒是两个都认罪了,可谁都坚持是自己一个人做得,不关另外一个的事情。
      当然大家都清楚两个人之间总有一个人是说谎的,但是就算动用了测谎仪也没有得出一个结果。案件也就胶着在这里,毫无头绪。
      “也就是说这么多天过去,你们还是没有半点进度?”戚少商记得两个嫌疑人认罪已经是好几天之前的事情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果,这帮人到底摸鱼到怎样一个境界了?
      “……要是测谎仪都查不出哪个在说谎,我们也是半点法子也没有。证据是验了再验,仍然找不出新的线索,除非受害人自己醒来指证,不然就只有鬼才知道他们哪个说的是谎话。”穆鸠平也在一旁轻声的开口,试图向戚少商解释事情到底是怎么无法有新进展。
      “要是连受害人都死了,那还有谁能证明哪个在说谎呢?”顾惜朝坐在会议室的边缘,跟宋乱水、霍乱步坐在一起,那是新人该有的位置。但是凡举这种案件讨论会,像他们这样的“新人”是不应该胡乱插嘴的,但是顾惜朝就是这样不受“常规”约束的人,他一开口,便立刻引来所有人的注视,有好奇、也有愤愤不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