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自相矛盾的证据
  兔兔乐园在绿湖的另一边,这里有很多松软的草垛。
  可是,老爷车转来转去,一只兔子都没见到,连腿脚不方便的兔爷爷都不见了。
  “难道老星把大家都抓走了?!”咪哩忧心忡忡。
  乌拉觉得有点奇怪,他问:“丹顶鹤说草兔偷了柳莺的蛋,你怎么反而替兔子担心呢?”
  咪哩说:“兔兔们都是好好先生,我不相信草兔会偷蛋。”
  乌拉问:“所以你觉得是丹顶鹤胡说八道,或者老星乱抓人?”
  咪哩摇头说:“丹顶鹤是个大近视眼,他有可能看错了。老星做事很认真,他不会胡来。”
  原来在咪哩心里,每个人都是好人啊,那这案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咪哩见他站在那里四处查看,按住他的肩膀往地上压:“乌拉先生,我叫你来帮忙,是想你用追踪术来找线索,你别光站着啊!”
  乌拉只好坦白:“我提前退役,是因为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事故,丢了嗅觉,不能再使用追踪术了。”
  “啊!”咪哩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难堪的!”
  警犬没有嗅觉,确实很少见,乌拉对她摆摆手,说:“别在意。”
  兔子们都不在家,只有一种可能。
  “我想老星已经来调查过,大家可能都去调查局了,你跟我一起回去看看么?”
  
  乌拉分析地一点都没错,老爷车离调查局还很远,他们就听到兔子们大呼小叫在喊:“你们抓错人啦!”
  乌拉只好带着咪哩从后门进去。
  兔爷爷被搀扶着站在门口,他说:“草兔不可能偷柳莺的蛋,昨天我过生日,草兔一家负责切萝卜。兔子大聚会,萝卜堆成山,他们从早上就开始忙了,哪有时间去偷蛋。”
  一旁的白兔子也说:“对对对,柳莺的蛋虽然好看,却特别小,搬回家干嘛,帮她孵蛋吗?”
  “我真的看到草兔把柳莺的蛋拖走啦!”丹顶鹤是个热心的群众,“我一开始也不相信草兔会偷蛋,以为是自己眼花。可是想了一晚上,越想越确定自己没看错,所以跑来报案。”
  “你是个大近视眼,肯定是看错了!”白兔子跳起来对丹顶鹤说。
  丹顶鹤最讨厌别人说他近视,生气地用长喙去啄白兔子的短尾巴。
  老星让豹猫赶紧把他俩拉开,说:“我们当然不会只凭丹顶鹤几句话,就随便把草兔带走。”
  他把兔爷爷请到屋子里,让他看豹猫查到的资料。
  “兔族长,你看,这是路边监控拍到的画面。”
  视频里一只极乐鸟正在跳舞,她把监控摄像头当成镜子,在前面摇头晃脑地扭来扭去。
  咪哩悄声跟乌拉说:“绿林镇要举办舞蹈大会,极乐鸟可能在偷偷练习呢!”
  
  兔爷爷的长眉毛都快要拧到一起去了,他认真地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极乐鸟一直在跳舞,能证明草兔偷柳莺的蛋了?”
  老星尴尬地咳嗽几声,叫豹猫去拿放大镜。他举着放大镜给兔爷爷解释说:“你看这个地方。”
  原来极乐鸟的翅膀上掉了几根羽毛,视频左下角拍到她身后的地上,一只草兔躺在地上,仰面抱着一颗天蓝色的蛋,另一只草兔在前面拉他。
  兔爷爷的长眉毛这下真的拧到一起去了,“这……”
  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只好说:“我会让兔子们一起去找柳莺的蛋,在找到以前,你不能随便给草兔定罪!”
  兔爷爷留下这句话,怏怏地带着兔子们走了。
  老星不是个糊涂局长,兔爷爷不说,他也不会为难草兔一家。
  草兔坚持不认罪,调查局也没在他家里找到柳莺的蛋。
  这个案子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乌拉最喜欢解难题,他被迫提前退役,一直担心脑子也跟着鼻子一起提前退化,蛋蛋失踪案让他来了精神。
  “局长,这个案子很古怪,受害人找不到,证据也自相矛盾,应该归稀奇古怪调查科来查。”他主动去找老星。
  老星觉得,这个案子只是调查陷入僵局,并不算稀奇,不过马上要举办的舞蹈大会是绿林镇的重大节日,调查科要帮助镇长负责安保工作,想迅速破案确实有点人手不足。
  如果舞蹈大会结束再继续查,对蛋宝宝来说又太迟了。
  虽然是退役警犬,好歹在大城市里工作过很多年,老星觉得乌拉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
  “交给你确实是个好主意,不过我派不出人手来帮你啊。”老星说。
  “我已经有帮手了!”有个人对绿林镇的情况很熟悉,朋友又多,会是个很得力的助手。
  柳莺蛋失踪案就这样成为了稀奇古怪调查科的第一个案子。
  
  查案是要讲证据的!
  这是乌拉还没退役之前,听过最多的一句话。
  丹顶鹤的证词和监控视频都证实了,是草兔拖走柳莺的蛋。问题在于,丹顶鹤是个大近视眼,监控视频也不够清晰。
  兔子们说草兔没有作案时间,草兔家也没有找到柳莺的蛋。
  证据相互矛盾,突破口在哪里呢?
  
  咪哩很肯定地说过:“这些人都是好朋友,我相信他们不会说谎!”
  如果大家都没有说谎,那很有可能是某个细节被忽略了。
  他决定去监控视频拍到的现场调查。
  那是一个小山坡,往上走就是柳莺家。由于昨天晚上下过雨,山坡上的痕迹已经不见了。
  鸟蛋是怎么离开柳莺家,滚下来的呢?
  
  乌拉想再去柳莺家看看,他在半路碰到了咪哩。
  “乌拉先生,我就知道你会来!”咪哩举起手上的电脑包,说:“我带秘密武器,也许可以帮忙!我的系统连接着森林核心数据库,等有了新的线索,就可以马上查。”
  乌拉打量着这个身材娇小的狸花小姐,他一直有种直觉,她会是个好帮手。现在,这种直觉正在变成现实。
  
  几天没见,小柳莺的个头长得很快,柳莺必须站得高高的,把整个头伸进宝宝的嘴里喂食。
  “请随意调查吧。”柳莺留下这句话,又出去找吃的了。
  咪哩发现她瘦了很多,担心地对乌拉说:“柳莺姐的宝宝,好像从来都喂不饱的样子。”
  她一边说,一边逗小柳莺,“宝宝,你看妈妈把你养得壮壮的,多健康啊!”
  这时,屋外响起“仔…几…”的叫声,柳莺似乎在和谁吵架。
  两人走出去,发现她正在啄白兔的长耳朵,“坏兔子,你来干嘛!想把我唯一的宝宝也偷走吗?”
  白兔被叮得直跳,“不是啦!我来帮忙找线索,看看是哪个坏蛋在冤枉草兔一家!”
  柳莺不想听她的解释,看到兔子家族的人,她气死了,“快把我的宝宝还给我!”
  可惜她的个头太小了,啄在白兔子头上,就跟挠痒痒一样!
  看着她俩吵闹,乌拉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大叫道,“咪哩!快打开电脑,现在就查,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疑点!”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