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切未知的正在苏醒。(作者文案废,看文便好)微克苏鲁(大概)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异世大陆 悬疑推理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切未知的正在苏醒

立意:善恶终有报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无CP-幻想未来-科幻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58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复苏

作者:叁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复苏

      (一)
      黑夜弥漫笼罩了整个城市,璀璨的霓虹灯机械地执行着发光的责任。
      “在很久很久以前......”
      街边的半机械老人用带着滞涩与摩擦声的嗓音讲着机械元年之前的那些看起来愚昧又毫无逻辑的神话。
      “那个老人大概是没有什么钱了吧。”他这般想着。“否则他就应该明白,他应该去换一个储存着最新知识的机械大脑。”
      围绕着那个老人四周的孩子,用着炫耀的语气和自己最近所学的知识一句又一句的反驳着那个老人荒诞的神话。
      老人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静静的听着那些孩子反驳却也不多话。直到当所有孩子都反驳完之后,他才静静的来了一句,“难道你们没有梦想过那么一个时代的存在吗?”
      他在一旁站着,快要气笑了,那个老人知道他说出了一句多么无知的话吗?
      梦想一个妖魔横行,以无知与愚昧为主流的时代。
      他嗤笑一声。
      难道这个时代不好吗?和平富足,甚至连机械元年之前人们担心的寿命也都不成问题,哪里衰老了就将哪里换掉就好了。人们经常做了犯罪检测和心理评估,一旦有了犯罪倾向,就会提前被监控,使得犯罪率也极速下降接近于零。
      科学在上,他想,这时代简直是最完美不过的了。
      他呼出屏幕看了看光屏上的时间,已经接近于凌晨11点,他的完美夜生活的安排即将要开始了。
      他整了整自己的衣襟,走向与新的娱乐场所,却在不经意间又撇到了那坐在街旁的老人。
      他皱了皱眉。
      这种无知又愚昧的人,让他们享受这种富足而又和平的生活本身就是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恩赐。所以,为那些真正聪明的人多花一点时间创造更多的财富,又何尝不是一种荣幸呢?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再一次呼出了光屏,向自己公司的员工们发出了今夜加班至凌晨的通知,然后走进了奢华的大厅。
      那个老人,坐在街边的老人,他身边的孩子早已散去,他动了动自己僵硬的嘴唇。轻轻的呢喃着。
      “如果真的有那样子的时代.....哪怕是弱肉强食我也愿意。”
      老人的呼吸愈发微弱,路边的人脚步匆匆,一个又一个的从他身旁经过。
      “至少......”他的眼里泛着泪花,看着自己身旁的破垫子。“实力可以决定大部分事情,而不是出生,地位与阴谋。”
      “柯尔特,我的老兄弟。”他闭上了眼,脸上带着笑容。“你知道吗,在原本这个世界上面还分着各种各样国家的时候,有一个有着博大精深文化的国家。”
      “那个国家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本名叫《山海经》的神话著作。”他将脸转向垫子,“柯尔特,你问我他讲了什么?”
      “他讲了我们人类最初的抗争与希望。”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将近全无,哪怕凑近也只能听到寥寥几句。
      “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将走大泽,未至......”
      (二)
      “最近睡眠不好,洛意?”
      站在实验台边上的男子一边往手上的本子上记录着什么,一遍懒洋洋的给刚到的同事打着招呼。
      “是啊,特罗思。”洛意按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不,很怪诞的梦。”
      “什么?”特罗恩停下手中的笔向她看去。
      “一名......”
      正在洛意要讲出来时,头顶上的检测器就开始滴滴滴的叫嚷起来。
      “编号003443号员工,编号003772号员工,请不要在工作时交头接耳,请不要在工作时交头接耳,此次给予警告一次,如有再犯你们就可以脱下身上的制服走人了。”
      洛意停止了说话,歉意的看了特罗思一眼,然后匆匆向自己工作的实验台走去。
      “点水雀!”洛意边走边说着,狠狠地撇了一眼身后的监视器。
      哒,哒,哒。
      洛意的细高跟鞋跟与地板轻敲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这声音不断在空荡的走廊之间回荡着。
      砰,砰,砰
      洛意下意识的回头看,但身后无人。
      她继续往前走着。
      哒砰—哒砰—哒砰。
      沉重的脚步声与她高跟鞋发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她不禁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继续往前走去,然后猛的一下回头。
      那一刻,她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去描述眼前的一幕。明明潜意识里知道与自己昨晚做的梦几乎是相同的场景,但是似乎比起梦中那种炽热的追求与希望来说,似乎多了一些不知名的压抑与悲伤。
      洛意的思绪变得混乱,眼前的这一幕似乎并不是什么她大脑所能承受的东西。
      明明已经换了更高级的机械大脑了,她想到。
      但在看到这一幕的情况下,她所谓的机械大脑已经彻底失控,而某种本应该在更换成机械大脑时就应该失去的东西一下子涌上心头。
      她知道这种东西,这种在她十几年前就因为被大众评价为无用而已经被舍弃的东西——感情。
      某种弱酸性的含盐溶液顺着她的脸颊滑下。
      “这是眼泪。”她想。
      感性与理智将她几乎撕扯为两半,但她的眼睛却死死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不肯移开。
      那个人,暂姑且称他为人吧。
      他的皮肤被天空上那个仿佛在燃烧着的光球灼烧的龟裂开来,他的嗓子渴的冒烟,但就在他离水源只剩几步之遥时,他倒下了,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他将手杖远远地抛了出去,形成了一片桃林。
      他想“如果......”
      洛意脑袋跟随着他的思路,嘴巴喃喃自语道“如果还有人像我一样去追逐太阳,那么这片桃林至少......”
      而就在这时,洛意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大量而过于繁杂的负面感情涌入她的脑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远处的远处似乎传来了点水雀的叫声,她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几天之后。
      一个安静而又祥和的早晨。
      柯尔特大楼里传来了不同于往日的喧闹声。
      这喧闹声的原因是因为柯尔特大楼正式更名为兰斯洛特。
      当然其中还掺杂了一些不和谐的交谈声。
      “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就技术部的那个谁谁。”
      “哦哦哦,知道知道。听说她是疯了,是吧?”
      “嗯呢,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突然一下子。”
      “不过据知情人士说,可能是因为她几天前做的梦的原因,听说她做了一个特别诡异的梦。”
      “哎,这个我也听说了,不过你们知道吗,她被送去医院的时候,嘴里一直在说着一句话。”
      “什么话?”
      “我想想......我记得是‘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这不是古时期的《山海经》吗?”
      “是啊,是啊。”
      没有人知道,在那几个人念完那句话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伫立在天地之间,俯瞰着这一片变化至今对他而言已然陌生的土地。
      “死于此。”
      “死于此。”
      他一遍遍的念着最后这一句话,如雷鸣般的声音在天地间轰响着。
      街上人与飞艇按照原定的计划行驶着,几乎没有人听见这响彻天地间的声音。
      只偶然有几人抬起头来,似乎听到了什么,皱了一下眉,望向天际,却只见蓝天白云,一片静好。
      (三)
      最近雷阵雨有点儿多,天气预报也愈发不准。
      明明预报的今日是晴天,结果忽然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他抖了抖自己已经湿透的西装,在这间比火柴盒还要火柴盒的房子里面艰难的挪动着。
      “唉,希望它明天能干吧。”
      他扭了扭自己有些生锈的机械腰,似乎该去换一个新的了,据相熟的人说,隔他老远都能听见他那腰发出的咔嚓咔嚓的齿轮摩擦声。
      他抿了抿嘴想了想网上机械腰的价格。
      “希望我这老腰还能再撑个两三个月。”他喃喃自语道。“两三个月应该能换一个稍微便宜一点儿的。”
      屹立在城市中心的那座最高的楼的光幕上,正在播出着柯尔特大楼,不,应该现在改成为兰斯洛特大楼最新出品的机械产品。
      “明明以前叫柯尔特的时候,他那机械产品我还有些盼头。现在改名为兰斯洛特,完全就跟以其他的黑心产业没什么差了。”男子将西装晒在窗帘的横栏上。
      “果真什么健康与寿命的问题,那还是富人才享受得起的待遇。”他自嘲的笑了笑。
      “我只希望身体健健康康的就好了,不过在这个把人当机器使的时代......”男子沉默的看了一下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
      “呜。”
      啪啪啪。
      继一声不大大小却异常清晰的呜咽声之后不太结实的门外传来了拍打声。
      他小心翼翼的从门上的猫眼向外看去。
      楼道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啪啪啪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敲门声又一次响起。因为此时离门不远,所以他发现外面的人敲门的位置很低。
      好奇心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小心翼翼的将门开了一点点。
      门被向外拱去,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挤了进来。
      他原本因为惊恐而瞬间紧绷的身形骤然间放松了下来。
      “原来是一只小猫啊。”
      他脸上露出笑容“你可吓死我了,小家伙。”他的指尖轻轻的点了点小猫毛绒绒的脑袋,然后转头向外看去。
      “是因为外面过于湿冷,所以才让你跑进来了吗?”
      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小猫。
      “我给你稍微擦一擦吧。你还太小了,我记得小猫应该是不能洗澡的。”
      他站起身来向柜子走去,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条新的毛巾,然后小心翼翼的给小猫擦着。小猫乖巧的蹭了蹭他的手。
      “你好乖啊。”这个被岁月染满了沧桑的男人,在这一瞬间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了快乐的笑。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也有只猫,他也像你一样乖。”
      那一瞬间快乐的笑,也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转瞬又被带着怀念的悲伤压过。
      “但是当我大了之后,他也很老很老了。”
      小猫又蹭了蹭他的手睁开了眼,他这时才惊奇的发现,这只小猫只有一只眼睛,然后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只猫咪竟然有三条尾巴。
      “是因为基因缺陷的缘故才使你变成这样的吗?”
      男人看着小猫沉默了很久很久,他知道如果等晴天就把这只小猫放出去的话,这只小猫不会再有人收养的,因为他那奇怪的基因缺陷。
      但是他实在太穷了。
      男人伸出了手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小猫。
      “我叫赵楠。”他又短暂的沉默了一下。“你愿意留下来吗?”他说到。
      “我很穷,没有钱,还住着这只有十几平方的小房子。而为了买这套房子,我把我的积蓄都已经投入进去,跟着我有可能饥一顿饱一顿。”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么多,但还是忍不住的说了下去。“但是我可以保证,如果你跟着我,那么只要有我吃的就不会少你一口。”
      “你想不想跟着我?”他顿了一下。“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叫一声?”他音调有些犹豫。
      那只小猫自从被擦干后就悠闲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像是在审视着自己崭新的领地。
      在赵楠说完这句话之后,小猫从柜子上方跳了下来,走到赵楠面前,呜的叫了一声。
      “所以你是愿意了?”赵楠开心的抱起了小猫。“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来给你应该起个名字才对。你想叫什么?”
      “咪咪?”赵楠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小猫一动不动地蹲在原地,舔着爪子,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
      “小咪?”小猫继续沉默,甚至挪了个位置舔爪子。
      “黑......黑白”
      赵楠用手一下一下的揪着头发。脸上的五官快愁的皱在了一起。
      “主子诶,我这人起名废,真不知道该给你起啥呀。”
      赵楠将猫从地上抱起来,举在面前一动不动的盯着它的眼。
      “而且贱名好养活。咋就不挑了,叫小黑怎么样?”
      “呜。”
      小猫挣扎了一下,跳了下来。赵楠咧开嘴,嘿嘿嘿的笑起来。
      “行,那就小黑。”
      距小黑闯进赵楠家已经过了有五六天左右。这只小猫给赵楠原本单调而又无趣的生活添了很多快乐。
      今天下班回来之后,赵楠从某个角落里找到了摊成一块饼的小黑。
      “小黑,你简直是我的福星!”
      “我给你讲,今天特别惊险,那个飞艇真的就已经冲到我眼前了。结果就在那一瞬间,他车刹住了。而且那个车主人还特别好,给了我一笔精神损失费。我本来不想要的,他硬是要往我手里塞。”
      赵楠笑着说“今天咱们吃大餐!”
      他将摊成一摊的小黑塞进了猫包,然后拎着猫包走向了已经许久未曾好好逛过的街道。
      街道两旁种满了植被。
      但在街道旁一棵树下,一个面色苍白的老人正静静的坐在树下,旁边放着一个破旧的垫子。
      他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于是凑近了过去。
      直到走到了近处,他才看见那个老人已经面色发青,早已没了声息。
      周围的人来来又去去,却除了他之外没人注意到这里的异样,或者说注意到了也并不想插手。
      他在老人身前站了许久。
      他知道如果一直没有人管的话,老人的尸体直到腐烂发臭才会被人处理。
      赵楠摸了摸小猫的头“今天我们不吃大餐了吧。”他轻轻的说到。
      “我们......”他握了握拳头。“我们用这些钱给老人置办一个比较好一点儿的后事吧。”
      赵楠打电话联系了火葬场,并将老人仅留的遗物收敛了起来。
      “小黑你会不会想,为什么我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小黑呜了一声,歪着脑袋看着自己面前愚蠢的铲屎官。
      “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像这位老人在不知名的地方离开了。”
      他沉默的望向了天。
      “也会有一个好心人帮我收敛了尸骨。毕竟小黑你要知道啊,像我们这些下等居民。最容易出现的就是这种事情。”
      “无人知晓着活着,无人知晓的离去。”
      “不过如果有一个人愿意帮我收敛尸骨,那也是我的幸运吧。”赵楠很快收敛悲伤扬起了一个傻傻的笑。
      在赵楠默默地为老人办完了后事之后,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淡淡的黑色的雾气缓缓散去,那道伫立在天地之间的黑色人影也向透明变去,他远远的看着赵楠离去的身影。
      小黑抬起了头,与那道变向透明的人影对上了视线,轻轻的呜了一声。
      粗心赵楠没有发觉,这小黑发声的那一瞬间,天地间所有的声音都被他盖过。
      黑影冲着小黑点了点头,然后消散在空气之间。
      “小黑,坐稳啦,我们回家喽!”赵楠大声的喊道,引起了街上周围人的视线。但他丝毫不在意,抱好了小黑的猫包,然后像风一般冲回的那个比火柴盒还像火柴盒的小房子,他们的家。
      (四)
      新闻上最近多了许多奇奇怪怪事件的报道。
      我在想,大概是这些奇异的事情已经隐藏不住了吧。
      我看着眼前那本被翻开的,古老的,泛着黄的《山海经》。
      谁能知道在这个科学已经极度发达的时代,还会出现这种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灵气复苏一般的现象呢。
      就连我大概最初也是不怎么相信的吧。
      《山海经》上又有一些字句散发出淡淡的金色的光芒。
      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不过我也没有想到,原本已经被负面情绪完全侵蚀的夸父,会因为一个被认为普通平凡而又无趣的下层人民恢复正常。更没有想到,讙也会在他的身边。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他兰斯洛特大楼,现在早就该倒闭了吧。
      可能是讙带给他的好运,也可能是他本人的善良,使他收敛了最初引来夸父的齐泽的尸骨,化解了齐泽的怨气。
      至于那名叫做洛意的人,纯粹是因为太过敏感,和正好在兰斯洛特大楼里而被伤及无辜了吧。
      不过说起来,好像最开始的诡异起源都是来自于《山海经》,而最先遇到这些诡异的人也都是那个曾经拥有着博大精深文化的国家的后裔。
      我想了想,觉得自己也很有可能是将要遭遇的其中一员。
      我睁开了眼。
      等等,睁开了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