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只有你能感知的我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少年,方禾 ┃ 配角:无 ┃ 其它:无

一句话简介:孤独的被遗弃者

立意:解救

  总点击数: 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32,45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磕一篇短小君再睡觉叭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97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隐形人

作者:青言33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隐形人

      (1)
      
      方禾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听见一阵哭声。
      
      这是一阵不容忽视的哭声,撕心裂肺,犹如小儿夜啼。但音色分明已是少年。
      
      方禾眉头一皱,诧异地停住脚步,以为是哪家混小子做错事挨了揍。
      
      她扭头张望一下两侧的住宅,没有哪里像是发生着什么惊人的动静。
      
      路上的行人一脸漠然地从她身边经过,好像都不曾听见那阵痛彻心扉的嚎哭。
      
      “莫不是见鬼了?”
      
      方禾吓了一跳,联想到以前看过的鬼故事,两臂上的鸡皮疙瘩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当即加快脚步,想要尽快离开这条小巷。
      
      她顾自埋头疾走,只觉得那哭声如影随形,甩拖不去,没有注意到身前正压过来一个黑影。
      
      下一刻,方禾一头撞在一个冰凉的胸膛里,她只觉鼻前一酸,痛的几乎失去知觉。对方似乎也跟着闷哼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
      
      方禾捂着鼻子立刻退出来,含着疼出的眼泪看向身前的人――一个眉眼清冷的俊秀少年,微卷的黑发随意地覆在额前,上身是黑色连帽衫,是同样黑色的休闲运动裤,左手垂着一个扩音喇叭,像只慵懒神秘的黑猫。
      
      似乎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少年垂眸,如不曾看到她似的,径直越过她身侧打算离开。
      
      方禾有些尴尬,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
      
      她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这样好看的人。
      
      好看又神秘,不真实,像是从二次元穿越过来似的。
      
      方禾以为自己看得隐密,没想到刚扫一眼就和黑衣少年冷然的目光对上了。
      
      要不要这么敏锐!
      
      方禾蹭的一下扭过头,只觉得尴尬到无语复加。
      
      随便偷个看都能被原主当场抓包,看来她这万年非酋的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她转身想走,手腕却倏然被身后传来的力量拽住。
      
      “有什么事吗?”
      
      方禾脸上挤出一个自觉礼貌而疏离的微笑。
      
      她只是看了他一眼,这人总不至于小气到为这种事找她算账吧?
      
      少年松开手,却没有出声回应,只是用那潭死水般平静的眼眸盯着她。
      
      然后向她的方向又迈了一步。
      
      这距离已经小于半臂,是个适合拥抱的暧昧距离。
      
      但这样的距离对于两个陌生人而言显然过于唐突了。
      
      觉得有一丝压迫,方禾有些不自在地往后退了半步,面上囧囧的,“那个……抱歉哈。我真不是故意的……”
      
      只见少年平静无波的眼神中倏然有了一丝波澜。
      
      像往里投入了一块石子,陡然激起万千黑压压的情绪。
      
      “……”
      
      少年默不作声地再次一把拽住方禾的手腕,出手迅捷,完全没给她反应的时间。
      
      方禾又惊又怒,下意识地挣扎起来,“你要干什么?放开!”
      
      她使劲把手往抽,奈何少年的手犹如镣铐,牢牢地钉住她,令她动弹不得。
      
      少年慢慢舔了舔干燥的唇,吞咽一口唾沫,似是久不曾开口的人突然出声,语调有些艰涩地吐出一个字,“你……”
      
      然后又顿住了。
      
      你?
      
      方禾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接下来的话。
      
      倏然想起方才自己喊的“你要干什么――”
      
      方禾:“……”
      
      老脸一红。
      
      这人不会是在调戏她吧?
      
      没想到她快奔三的年纪了,竟然在路上还能撞到搭讪的桃花,还是朵这么鲜嫩可口的。看来她并非二狗子所说的全无半点女人魅力嘛。
      
      方禾心里捂着脸大笑,面上却一派纯洁正直不容侵犯,仿佛听不懂少年的调笑。
      
      少年突然又舔了一下苍白的唇瓣,“能听见我说话?”
      
      方禾:“……”
      
      在心里捂脸的手默默放下来。
      
      好的,她不该自作多情的。
      
      “能啊。”她又不聋。
      
      方禾被自己方才的脑补和现实的打击整的兴致缺缺,连带着回答都敷衍起来。
      
      可少年却浑然没有在意她的态度,闻言整个人像突然被敲了一棍子似的,双眼怔怔然盯住方禾,一副震惊过度的模样。
      
      方禾诧异地挑眉道:“怎么了?不就是听见你说话了至于吃惊成这样?难不成你原来是个哑巴吗?”
      
      (2)
      
      少年当然不是哑巴。
      
      他此刻只是静立着,一双眼睛微微张大,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她。
      
      那双好看的眼眸里此刻正掀着惊涛骇浪,百千种复杂难抑的情绪,似是怔忪似是不敢置信……还有些隐晦的欣喜。
      
      少年抬起苍白的手,捏了捏自己的喉咙,像是忍着不适,艰难重复道:“你、能……听见?”
      
      “咕――”
      
      他的喉咙发出一声怪响,犹如生锈的机器重新启动前的卡顿,立刻被一只病态的手捂了回去。
      
      另一只手则紧紧拽住方禾的衣摆,一副深怕她跑掉的模样。
      
      方禾:“……”
      
      这人不会是蛇精病吧?
      
      为什么要用这种小心翼翼强压激动,又带着可怜兮兮的欣喜的一看就很有故事的表情盯着她啊摔!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方禾尝试拽出自己的衣摆,无果。
      
      方禾秉承着不能激怒精神病患者的原则,冲他扯出一个冲满关爱的微笑,“但小老弟你一定是迷路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回、“家”、好、好疗养,顺便让他们把人看好了,不要随便把精神病患者放出来乱晃。
      
      “你还看得见我。”
      
      少年全然没有管她的话,自顾自地喃喃,望着她的眼眸越来越亮。
      
      方禾强忍着吐槽,极有耐心地反问:“……为什么看不见?你是鬼吗?”
      
      是鬼也不行,她又没开天眼。
      
      少年却像忽然被提醒了似的,肩膀微微一抖,像只受惊的猫,瞪圆了眼睛,牵着她衣摆的手更紧了紧,有些惶惑和害怕的模样,声音低低地,“……那,你是鬼吗?”
      
      方禾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了。
      
      她暗暗握住口袋里的手机,犹豫着这种情况到底该打110还是120。
      
      “你不是鬼。”
      
      方禾还在犹疑,少年不知为何却坚定起来。
      
      “不管你是什么,我要和你做朋友。”
      
      “什么朋友?”老阿姨下意识反问。
      
      ……男朋友?
      
      少年用纯洁而无辜的眼神疑惑看她,固执道:“就是朋友。”
      
      老阿姨:“……”
      
      哦,她忘了。
      
      她面前这个不是她那群每天上高速的死基友。
      
      而是一个脑子似乎不太正常,还看上去脸嫩得像未成年的精神病患者。
      
      方禾敷衍地应了几声:“好好好,朋友就朋友我们都是好盆友。”
      
      “好盆友,你先放开我,我去买点东西再回来找你。”方禾试图脱身。
      
      “你要买什么?我陪你去。”
      
      少年丝毫不放。
      
      “买什么?见面礼啊!”方禾友善地笑,安抚地拍了拍少年死死拽着她的手,循循善诱,“既然你说我们是朋友,作为朋友我当然要送点礼物给你。”
      
      “放开我,我马上就回来。”
      
      “我不需要!你别走!”少年咬紧下唇,紧张地瞅着面前这个面目和善的年轻女人,手上抓得更紧,生怕她又是自己在傍晚神思游荡时刻的虚无幻想。
      
      方禾头疼地皱了皱眉,几乎确定自己是遇到了疯子,要么至少也是受了巨大刺激导致精神有些失常的病患。
      
      好在面前的少年看上去身材瘦削,面色浮白,想来也不难对付,方禾恰好学了些防身术,趁其不备应该可以脱身。
      
      “小弟弟,你别急,我当然不走。”方禾试着安抚少年,“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的眼里流出些许光亮来,欣喜地掀起嘴角,艰难地调用起自己粗粝生涩的声带:“我、我叫......”
      
      忽然他死拽着方禾衣角的手僵了僵,不自禁微微放松了力道,脸上露出一个像是迷茫困惑的表情:“我叫......我叫......”
      
      他重复了半天,却始终说不出后面的名字,两条叛逆地斜飞入鬓角的刀眉此时无精打采地垂下来,眸光微黯道:“......对不起,我忘了。”
      
      “哦?是这样啊.......”方禾本来就没在意少年的答案,她脸对着少年,心神却完全在背在身后即将举起的公文包上以及脚下跃跃欲试的黑色高跟鞋上。
      
      少年又咬住下唇,他看出来面前的人的漫不经心,以为自己的古怪受到厌恶,才遭到这样敷衍的对待。
      
      他嗫嚅一下,又鼓起勇气,开口问道:“那你的名——啊!”
      
      话没说完,他原来低沉平稳的嗓音忽然扭转了个腔调,变成一声短促惊怒的痛呼!
      
      原来是方禾趁他失神时迅速用公文包砸向他脆弱的后颈,紧接着又用细长的鞋跟狠狠碾上了少年因仅拖着一双人字拖而完□□露在外的白皙脚背。
      
      少年先是抱住头,而后吃痛地蹲下去捂脚,龇牙咧嘴地抬头去找罪魁祸首时,对方已经跑出十米开外了。他于是着急地想从地上爬起来,但脚背的疼痛让他抽搐一下又蹲下去,一时间极其痛恨自己的无用,只能无力又绝望地冲那将要消失在他视线里的背影喊:
      
      “你别跑啊!”
      
      方禾心里嗤笑,这个时候不跑,她是笨蛋吗?
      
      “求求你,别跑,等等我啊......”
      
      身后传来渐渐低下去的哀求,还有重物倒在地上的闷响。
      
      方禾的脚步渐渐有些犹疑,她踩得有那么重吗?
      
      “为、为什么......你们都不要我......”
      
      那声音传来时,被寒凉的晚风吹得断断续续,卡顿得像一台老旧的收音机,尽管竭尽全力还是那么虚弱的撕扯里透出狂喜后更深重的绝望。仿佛一枝枯萎的玫瑰,极力想要向连日阴雨后重逢的阳光露出一丝微笑——哪怕只是舒展一根荆刺也好,来挽留光明的眷顾。可阳光却没有等待,而是疾疾掠过了,把他又重新抛回暗无天日的黑夜里。
      
      方禾的心被沉沉击中了,双脚钉在地上,再也没办法前进半分。
      
      深深吸气,深深吐出。
      
      方禾终于还是转身,一步一步往回走,走近那个垂头耷脑地瘫坐在地上的落寞身影。
      
      少年正执拗地瞪着身下的地面,把两眼瞪得涩红,可始终没有可以湿润他干涩到发疼的双眼的东西落下来,心中沮丧:
      
      看啊,在今天,连眼泪也终于不要他了。
      
      忽然,他感到眼前落下一片阴影,于是怔愣地抬头望去——
      
      眼前赫然是那第一个看见他却又在刚刚重击过他的年轻女人的脸。
      
      一只柔软的手搭上他瘦得硌人的一侧肩膀,女人文雅清丽的脸上眉尖微蹙,露出一丝尴尬歉然,转而又微笑一下,变成一副温柔关切的神色。
      
      “啊你很疼吗......刚刚真是抱歉了。”
      
      “我的名字是方禾。”
      
      “呃......如果可以的话,我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去我家擦点药膏。嗯......顺便你可以告诉我,你遇到什么麻烦了。也许,我是说也许,我可以派上点用场。”
      
      少年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张了张嘴,却是无言。
      
      他的手慌乱间碰到掉在地上的扩音喇叭。
      
      “滴——”喇叭震动一下,开始播放方禾先前听到的鬼哭狼嚎的惊悚录音。
      
      方禾一惊:“......”
      
      少年也震了一下,却是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的眼睫跟着哭音在方禾“风中凌乱”的眼神注视下颤颤地湿了,嘴边却纳起一丝丝的笑来。
      
      “谢谢你。”
      
      轻轻的,他说道。
      
      他努力透过氤氲着水汽的双眼,极其真诚地直视着方禾。
      
      ......
      
      后来,少年不曾告诉方禾,那天她去而复返后的微笑,多么像喜欢恶作剧的阳光;他也不曾告诉她,他有多么庆幸,庆幸那天傍晚,阳光在回来后再也不曾长久地离开。
      
      后来的后来,他也再不用担心黑夜的永驻,而总在深夜里不安地驻守。因为阳光已经和他签订了协议,每天早晨,准时到来,亲吻着唤醒他放心沉睡的灵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和麻雀很想,写得都是被抛弃的边缘人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