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猎物、俘虏与战利品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退行》x布鲁斯·班纳(六)

      班纳能如此清晰地看见这个躯壳上发生的事情。
      
      史无前例。
      他像住客一样看见窗户外发生的一切,自己却被困在意识的小黑屋里。
      
      他想知道这是不是浩克平时的感觉。
      
      另一个自我——
      浩克知道发生过什么,或者正在发生什么吗?他也被困在黑漆漆的小角落里出不来吗?他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无力阻止的坏事发生吗?
      
      这或许能解释浩克为什么总是如此愤怒。
      
      可能像她说的。
      浩克的愤怒来源于他本身。
      
      他的情绪无法正常地向外表达,于是内化成另一重自我。
      
      浩克喜欢她,因为他喜欢又不敢喜欢她;浩克喜欢跟她相处,因为他喜欢又不敢跟她相处。浩克不想伤害她,这个力量强大的巨人在最愤怒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故意伤害无辜者。
      
      浩克很善良。
      所以班纳会想,是不是除了“愤怒”,他也将“善良”剥离到了浩克的身上。
      
      这导致他的外在自我如此脆弱,如此易染,轻易败坏。
      
      他回想起自己对她爆发的恶意,寒冷刺骨,跟他平时完全不同,就像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他想威胁她后退、远离,但严重高估了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控制力。
      
      他根本没法好好控制自己——更别提控制浩克。
      
      而且这件事本来也不应该作为“威胁”。
      因为她真的很喜欢浩克。
      
      她尊重他,但是喜欢浩克。
      
      这件事根本就不应该发生。
      它像一把双刃剑,让她和浩克都痛苦不堪。它如此有破坏力,足以严重地伤害一个坚不可摧的怪物。
      
      班纳在失去掌控的一瞬间就知道会出事。
      她可能会死。
      
      几秒前,她还在苦苦哀求他,不要杀她。
      话语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走。
      
      班纳甚至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听见这种乞求。
      
      现在,班纳被困在这具庞大的躯体里,看着她擦拭鲜血,清理实验台,安慰好浩克,扶着墙壁走向外面。
      
      然后消失。
      
      “安全出口”的红色标志非常刺眼。
      
      “去追上她,她现在根本不能开车。”他试图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浩克。
      
      浩克只听她的话,站在原地不动。
      他非常痛苦,情绪崩溃,混乱的头脑仍希望按照她的安排进行思考。
      
      “去追她!”班纳再一次提醒,“不能让她一个人呆着。”
      
      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不愿意去想还能出什么事。
      
      浩克在实验室里徘徊,按照她说的处理了污染物。他笨拙地用手臂擦拭实验台,把血和污迹涂得到处都是。因为擦不干净,他再一次陷入情绪崩溃。他把整张金属台子都捏成了团,丢进角落里。自己则蜷坐在另一个角落里。
      
      “让我出来,浩克。”班纳急切道。
      
      他也不知道浩克能不能听见。
      他平时是听不见浩克的。他拒绝听浩克的想法。因为“怪物”除了破坏欲什么都没有,他在极力避免自己受其影响。
      
      说不定浩克也拒绝听他的想法。
      浩克知道是他在伤害她。
      
      在浩克的概念中,让他接管等于她又会受伤。
      
      “放我出去!!”班纳咆哮着。
      浩克没有回应。
      
      “你能听见吗!?”
      “快点让我出去!!!”
      
      班纳忍不住想。
      每一次,当他回避她的时候,用拙劣的手段隔绝她的时候,伤害她让她痛苦哭泣的时候……浩克是不是也在他心里某个看不见的角落里,这样歇斯底里地咆哮过。
      
      他没有听见。
      
      当浩克终于挣脱出来时,她已经满身是血了。
      
      班纳很恐惧,当他挣脱出来,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时,她会在哪里?
      
      她还会在吗?
      
      “让我出去,大个子。”班纳竭力保持平静,“你不知道怎么帮她,让我出来。”
      
      他在恳求。
      恳求自己能听从内心的声音。
      
      异变发生了这么多年。
      经历过这么多事。
      仅有这一次,他迫切渴望与另一个自我达成和解,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将他埋藏。
      
      几分钟都好。
      
      给他一点点完全忠于内心的时间。  
      让他去查看她。
      
      “让我出去。”班纳坚持不懈地说服他,“或者,你自己追出去看看。”
      
      浩克庞大的身体站了起来。
      
      班纳感觉到不可遏制的震惊与喜悦。
      他听见了。
      
      终于。
      
      “去停车场。”他想着,浩克挤进了安全出口。
      他脚步沉重,急迫,飞奔,跑起来的时候,班纳甚至能体会到同样不堪重负的呼吸。他第一次与这具怪物般的身体如此同步。
      
      好像是他本人的意志在控制这具身体。
      
      午夜停车场很空旷,他快速找到了她的车——还没离开。他稍微庆幸了一秒。当他往车门里张望时,她根本不在驾驶座上,而是侧躺在后座。垂落的手上有一道狰狞的、新割的伤口。
      
      她割腕了。
      
      离开浩克也根本不是为了去医院治疗,只是不想死在他面前。
      
      她太抑郁,太痛苦了。在此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次的情绪崩溃。这一次的伤害是最后的稻草。
      
      班纳的视野里泛着绿色。
      他撬开了车门,以最快速度把她抱了出来。
      
      *
      
      复仇者大厦,训练室。
      “真神奇。”托尼感慨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绿巨人站在一边,表情很沉静,完全看不出那种狂暴的怒意。
      他慢慢闭眼,又回到正常人类的体型。
      
      “自我驯化?人格融合?”托尼围着他转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现在是你自己控制这具身体?”
      “练习的结果。”班纳平淡地告诉他。
      
      “等于没说。”克林特小声道。
      “所以浩克呢?”娜塔莎问。
      
      其他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
      
      “他不就是浩克吗?”山姆反问。
      “我是指那个愤怒的浩克。”娜塔莎皱了皱眉,悄悄观察着班纳博士——这是他最近获得的能力,在肉身强化的同时,保持清醒的自我。
      
      这使得他的战斗力上升到了另一个层面。
      
      他没有回答娜塔莎的问题。
      
      “以后可以叫你绿博士。”托尼打岔说。
      
      班纳没有接话,他重新戴上了眼镜,然后拿起一边放着的外套。
      “我要去见心理咨询师,先走了。”
      
      他离开后,训练室里静了会儿,气氛还是很微妙。
      每个人的表情都欲言又止。
      
      只有托尔一个人直说了。
      “等等,我有个问题。”他举起锤子,“班纳博士能控制自己,这是好事对吧?为什么你们表情都这么奇怪?”
      
      其他人面面相觑,一人一句。
      “确实是好事。至少现在他不那么容易造成破坏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跟浩克并肩作战了很久。”
      “他消失了,有种……”
      “失去了一个朋友、战友的感觉。”
      
      托尔恍然,也慢慢皱起眉:“他是怎么做到的?让另一个自我……消失?”
      
      娜塔莎冷冷道:“反正不会是‘练习的结果’。”
      “或许是因为他看的心理咨询师呢。”托尼含糊道,“别想那么伤感,往好的方面想,以后至少我们不会被他误伤。”
      
      *
      
      她从心理咨询师办公室出来时候,班纳博士已经在外面等了。
      
      她的心理医生礼貌地打招呼。
      “班纳博士,你是我见过最负责任的患者家属,从来没迟过一次到。”
      
      “谢谢,医生。”他对心理医生微笑,顺便牵起了她的手,“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跟在他身边,眼神一直看着地面。
      
      “今天进展顺利吗?”班纳低头问她,抬手将她垂落的碎发撩到耳后。他的手指上有茧,擦过太阳穴的时候有些刺痛。
      她僵硬地站在原地,没有回答。
      
      “她已经好很多了。但还是比较……沉默。”心理医生小声说,“您得多关注她的状态,班纳博士。以免她……”
      心理医生的视线落在她手腕上的疤痕上。
      
      ——以免她再次尝试自杀。
      
      “当然。”班纳与她十指交握,眼神温暖关切,“下次咨询时间是本周六,对吧?我会准时送她过来的。”
      心理医生点点头,跟他们再见。
      
      一离开医生的视野,她就挣开了班纳博士的手。
      
      “我不想来这里。”她愤怒道。
      班纳握住了她的手腕:“你不应该消极对抗治疗。”
      
      她低声尖叫:“我不需要治疗!!”
      “你差点就死了,你当然需要接受治疗。”
      
      班纳把她按进车里,帮她系好安全带。
      安全带很特殊,可以把她完全束缚住,而且是带锁的。
      
      她挣扎道:“你比这个医生更清楚我为什么差点没命!你也知道我根本不想跟人倾诉这些!!”
      
      这让他微微僵硬。
      但他很快缓和了语气:“……对不起。让我们先回去,好吗?”
      
      虽然问了“好吗”,但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征求意见。
      她尝试过逃跑,结果都不太好。
      
      “如果你实在心情不好,我们可以换个预约时间。”班纳退让了。
      “我再也不想去了。”
      “不行。”
      
      她瞪着他的侧脸。
      他表情很平静。眉毛压低,眼窝深邃,压抑的情绪和以前一样深重。大部分时候,她都无法读懂他的想法。他太复杂了,不是那种会直接把想法写在脸上的人。
      
      “怎么了?”班纳注意到她的视线。
      “没什么。”她扭过头看窗玻璃。
      
      窗玻璃里还是倒映出他的侧脸,他样貌英俊温和,学者气质,但是那张脸上永远蚀刻着某些属于浩克的坚硬线条——这点在他生气时尤为明显。
      她清楚地记得每一点相似与不同。
      
      很快,车开到家里。
      
      班纳熄火问道:“你想浩克了吗?”
      她恐惧他的洞悉力,他比一般人要聪明太多了。
      
      “我……”她不安地拨弄头发。
      
      班纳为她解开安全带的锁,牵着她的手到楼上实验室里。
      
      他家里也有实验室。
      她第一次看见觉得很惊讶,后来一想也对,弗兰肯斯坦式的故事中总会出现这种邪恶秘密的实验室。
      
      他走进实验室,她站在门口。
      一线之隔。
      
      “我不想……”她犹豫道。
      
      他拉了她一把,清除里外的间隔,把她带到自己身边。
      “坐上去。”他颔首指着升降椅。
      
      她害怕又焦虑,被他一步步逼向后方。
      最后不得不坐上椅子。
      
      “没关系,我们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不会有事的。”班纳温声安抚她,“放松一点。”
      “我想休息一会儿再……”
      “嘘,小家伙。”他俯身吻了她,嘴唇柔软地刷过她的脸颊和鼻尖,纯洁地落在嘴角上,“放松,我来帮你休息。”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肩膀和上臂,轻柔地安抚着她的情绪。
      但这张椅子还是让她很害怕。
      
      附加装置升起,慢慢填满空缺。
      
      “我……很喜欢你。”
      
      她忍耐不适的触感,震惊道:“你说什么?”
      “我从来没说过吗?”班纳眨眨眼,不安地看着她的眼睛,又低头吻了她的脖子。她脖子上有个被他咬出来的小伤痕,看起来性.感又可爱。
      
      “你没有。”
      “我现在说了。”班纳清了清嗓子,“也许不仅仅是喜欢……我爱你。”
      
      “你……”她结结巴巴,“我现在有点害怕了。”
      
      好吧,这不是接受表白后应有的反应。
      班纳只能安慰自己,她受到的创伤太严重了,不能接受是正常的。
      
      “我们慢慢来,好吗?”他温柔克制,细细密密地吻她。热情在他身上体现得不明显,他是被迫成为了主导者。因为她永远在回避、躲闪,试图逃离。他不得不主动索取、掠夺,图谋强占。
      
      “还可以继续吗?”他轻声耳语,手放在椅子侧面,转动按钮增强了压力。她呜咽着回答“不行”,被他吻着堵回去。
      
      “别这么害怕,小家伙。我正留意着数值呢。”他放开一点空隙,等她喘上气,“现在还远远没到上次的极限。”
      她拼命咬着下唇,避免发出声音。
      
      他欣赏着她的样子,捧起她的脸,又在她唇角落下纯洁的吻。
      “你表现很好。”
      
      这句夸奖反而让她更加惊恐。
      
      “让我们开始吧?”他笑着道。
      绿色从脉搏开始延伸到每一处,他的躯体正在迅速膨胀,异变,肌肉像鼓起的山包一样厚重,一块块堆垒成极具破坏性的庞大人形。心脏是滚烫的炉心,肌肉是强劲的武器,骨骼是不屈的甲胄,全然非人的存在,唯有思维——是属于一个理性、疯狂交织的普通男人。
      
      “我知道你很想浩克。”他轻叹着,满足地抱起她,这个姿势对于他的力量来说非常轻松,“现在我们在一起了。你们在一起了。”
      
      一个人的消亡,二重身的融合,三位一体的完整。
      现在,此刻,永远。
      他们会在一起。
      
      ——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很喜欢浩克,再多讲一点。
    退行(regression)是一个心理学名字。弗洛伊德认为这是一种防御机制,可导致“自我”回到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举止也变得幼稚。(弗洛伊德觉得啥事儿都跟性.欲有关,“退行”也是,它可能来自被压抑的需求?)日文中有“幼儿退行”这个词,是指大人的行为退化至幼儿态。(是种xp,萝莉正太控合理化?)原作有几种浩克,都映射着布鲁斯·班纳的心理状态。这里出现的是代表儿童期和本我的经典浩克,所以叫“退行”。
    其实情绪压抑和分裂性格有很多可挖掘的地方,但是看影视方面好像就李安导演尝试讨论过。漫威不喜欢搞复杂的,太复杂了不利于赚钱emmm
    *
    下一篇不是超英。ABO设定+邪恶力量,短小。
    《圣洁》卡斯蒂尔(邪恶力量/天使)
    她在散步时被一个穿风衣的精神病Alpha绑架了,他自称是圣洁无欲的“天使”,并且企图强行标记她。//卡斯蒂尔第一次迎来了发热期,他完全不知道人类的身体还有这种麻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