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猎物、俘虏与战利品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献礼》x斯宾塞·里德(五)

      【说谎的诀窍五:在鉴谎团队内部安插同伴。】
      
      在此之前,她对具体的调查情况不了解。
      比如, FBI在现场发现了什么?他们从读者中摸排了哪些嫌疑人?他们都去找哪些人问过话?得到了什么信息?
      
      她一概不知。
      
      现在看来,他们似乎早就在怀疑她的未婚夫了。
      他的出现只是印证了这一猜测。
      
      FBI很快发布了全境通缉令。但是她的未婚夫藏得很好,没有目击者上报他的消息,只有几个打错电话的。
      同时,行为分析小组对她的住宅实施全天候的保护。
      
      他们觉得凶手会再一次回到这里。
      
      “为什么?”她感到不解,“有这么多FBI探员在我家附近,他现在说不定已经逃出国了。”
      
      “因为这是一场献礼。”
      里德耐心地告诉她。
      
      “我知道……你们说过很多次。”她怔怔地说。
      
      霍奇告诉她:“这意味着,他会渴望回报。他想知道你对献礼是什么回应。他无法控制,他内心的强迫症将驱使他回来找你。”
      他停顿一下。
      “你的未婚夫知道你出轨了吗?”
      
      “我……他……”
      霍奇严肃道:“如果他知道了,你有必要把出轨对象的名字告诉我们。因为你未婚夫很可能会找上他,伤害他。”
      “我没有出轨。”她坚称。
      霍奇凝视了她一会儿,最后起身道:“我们每8小时轮一次班,你会受到全天候的保护。”
      
      她点点头,始终看着地面。
      地面上,里德的影子被壁炉里的火光拉得很长,像树一样簌簌摇曳,阴影坚毅地笼罩在她的背后。
      
      *
      
      8小时轮班,全天候保护。
      
      第一班是罗西。
      他留着浓密的胡子,看起来年龄很大,说话有种老道又圆滑的感觉,眼睛十分深沉。
      之前他总是在现场调查,所以她没有见过。
      
      “你的未婚夫出现之后,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罗西告诉她。
      “比如?”
      “他就是你最大的粉丝。他用这座大房子和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工资供着你,让你全心从事写作。毫无疑问,他是喜欢你的作品的。”
      
      她听出了淡淡的批判意味。
      ——她的未婚夫对她如此之好,而她却不知廉耻地出轨了。
      
      “你们能确定他就是凶手吗?我总觉得……”她咽了咽口水,没有说下去。
      罗西告诉她:“我们一开始排除了他,因为他的时间线与凶手并不吻合。有几场谋杀出现时,他已经在海外的船上了。但是根据最新的调查,他耍了个把戏,假装登记上船,然后在某个中转港口下船回国。这就给了他实施谋杀的时间。”
      “他不是这种人。”
      “恰恰相反,他很符合侧写,白人男性,25~35岁,受教育程度很高。”
      “这样的人在全美能找出几百万个!而且从统计学上说,几乎所有连环杀人案的凶手都是白人男性,20~30岁,这个侧写相当于没有侧写。”
      
      罗西微讶。
      “你对侧写有一定的了解。”
      
      她微哽:“不,我只是为写作查过一些关于连环杀人犯的资料。”
      
      “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点。”罗西把手放在椅背上,娓娓道来,“他熟悉你的作品,了解你的创作意图。考虑到你不跟读者沟通,那么他就是唯一一个知道怎么去选择受害者的人。”
      “你们就凭这个认定他是凶手吗?”
      “女士,你觉得这不足以证明他是凶手吗?”罗西反问。
      
      “我……”
      “请谨慎回答这个问题。”罗西提醒她,“因为除了你未婚夫之外,另一个了解如何选择受害者的人就是你自己。”
      这家伙比他外表看起来更刺人。
      
      她闭上了嘴,这之后再也没有尝试跟罗西了解案情。
      
      很快,下一班人到了。
      是摩根。
      
      “我准备了晚餐。”她微笑看着这个男人,“你要吃一点吗?”
      “上班时间不能用餐。”他露出迷人的笑脸。
      
      他温和贴心,但是恪尽职守,没有过多交流。
      于是她也选择不说话。
      
      饭后,她去书房看书,摩根也在书房里陪着她。
      他注意到,那本《绿胶囊之谜》已经消失不见了。说不定她把这本书扔进了壁炉里。
      
      “《绿胶囊之谜》是讲什么的?”摩根问。
      “由财产纠纷引起的毒杀案。”
      
      动机是财产,手法是毒杀,听起来非常普通。或许它摆在那个位置,只是一次小欢愉后的碰巧。
      
      “你有什么推理小说推荐吗?”摩根又问。
      她挑眉:“摩根探员,你在上班时间不吃东西,却想要看小说?”
      “我只是觉得一直盯着你看,会让你很不舒服。最好手里拿点什么,能够安放我的视线。”
      
      她拿了几本阿加莎的书给他。
      “这是大部分人都喜欢的推理小说。”
      
      “你喜欢吗?”
      “当然了。”她微笑,“黄金时代三巨头是所有推理小说家的启蒙老师。”
      
      他们平和地度过了另外8个小时。
      
      午夜,在她睡着之后,第三个换班的人来了。
      
      “醒醒。”这个人用轻柔的力道把她推醒。
      “里德?”她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是能立即辨认出声音的主人。
      “这是什么?”里德手里拿着什么在她面前摇晃,她困得厉害,实在看不清楚,于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拉到自己面前。他的膝盖跌在床上,手指碰到她鼻尖。
      
      他手里拿着一瓶药。
      
      瞬间,她的大脑像被冰水浇过一样清醒。
      “你乱翻我的东西?”她尖声质问。
      
      “苯拉海明。”里德冷静地说,“你为什么备着这种药?”
      
      她试图从床上爬起来,但是被他推了回去。
      他用一只手压在她肩膀上,另一只手用力握着药瓶,指节微微发白。他的手很好看,指甲很短,静脉清晰,就连手指上的茧都摸起来温柔细腻。
      这些美丽的特征此刻却只让她觉得紧张。
      
      “为什么你备着这个?别告诉我这是你的抗过敏药。”里德的卷发很乱,半遮住视线,透出的阴霾让她非常恐惧。
      “这就是抗过敏药,我总是在房间里备一瓶。” 
      “不,你不是一直在房间里备着它。不要嘲讽我的记忆力。”
      
      他们跟彼此交谈的语气远比“探员和案件关联人”要紧密。
      仿佛相识已久。
      
      她咬咬牙,恼怒地转过头。
      里德放下药瓶,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苯拉海明有抑制中枢神经的作用……这是给我准备的?”
      “你知道就好。”她冷冷地说。
      
      里德那张脸上很少能看见愤怒。
      所以当他露出这种表情时,她感到非常恐惧。
      
      “我已经戒毒了!”里德低声在她耳边说,按在她肩膀上的力量能留下淤青。
      他在抓捕某个某个精神分裂的凶手时,被强行注射过二氢吗啡酮,属于因公染毒,这之后他花了很长时间、很多精力才彻底摆脱。
      
      “我知道,里德。”她疲倦地说。
      里德仍然不满:“那你为什么还是备着苯拉海明?防止我用药过量吗?不敢相信,你居然认为我会在你家里……”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的力气,从他手下挣扎开,拼命坐起来。
      
      “你把那东西放进了我的书里!这让我怎么相信你精神稳定!”她拉紧自己的睡袍,胸口起伏剧烈,声音也在颤抖,“《绿胶囊之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不直接把它放进《圣经》里!?”
      “我没注意那是什么书。”
      “你没注意!就算拿把枪对着你的头,你都能注意到十米外经过的一个老太太第二指节上的痣是不是良性的!你敢说你没注意!”
      “因为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次被人拿枪指着头,但是被你藏进书架后面躲避愤怒的未婚夫还是第一次!”
      
      这话让她哑口无言。
      
      “天哪……”她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间掉下来,“我都做了些什么蠢事。”
      “你偷藏了苯拉海明。”他理智地告诉她。
      
      她无语:“我不是说这一件事!”
      里德咬住这点不放:“明天一上班我们就能拿到搜查令。如果团队发现这东西,你准备怎么解释?”
      “我就说这是我未婚夫的晕船药!”
      “说得好像他们会相信一个一年有200多天呆在船上的人晕船似的!”
      
      他生气地收走了药瓶,离开床边,开始检查其他物件。
      
      她孤零零地坐着,手环过膝盖,半天没有吭声。
      里德的怒气在她安静下来的一瞬间就消散了,他想回头跟她道歉,却发现她在看那本《玻璃球游戏》。
      
      他把书从她手里拿走。
      “明天会很艰苦,别看书,别思考,放松一下大脑。”
      
      她讽刺道:“是啊,我当然得休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或者海豚一样,有两个硕大的脑子在轮班工作。”
      
      里德皱了皱眉,有些笨拙地拿着书站在床边,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不擅长表达情绪。
      
      他们这样对峙了很久,两个人都很不舒服。
      
      “起来。”他突然说。
      “你刚才还说要我休息!等等……”
      
      里德把她从床上拽起来,她一下没找到拖鞋,光着脚就被他拉进了浴室。
      
      她的眼睛受不了突然的强光,里德在开灯三秒后又把它关上。她在黑暗中不断后退,直到撞上梳妆台,发出一声闷哼。里德迅速把控住她的身体,将手垫在她腰部,隔开坚硬冰冷的大理石。
      
      他低头吻了她。
      他的嘴唇柔软干燥,能尝出一点咖啡的苦涩味道,很淡很淡。他把另一只手放在她脸颊上,双腿跟她交错,牢牢固定住她的位置。
      可能因为他本身体温偏高,也可能因为她正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她感觉他的温度正源源不断地向她倾泻。
      
      她用力把他推开:“你在值班。”
      
      他的胸膛也很烫。
      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外面那件咖啡色的蠢毛衣呢?
      
      “我没有擅离职守。”里德眨了眨眼,微微压紧她的身体,解开领带缠绕在她手上,“事实上,我正完全专注于任务目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