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猎物、俘虏与战利品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茧床》x彼得·帕克(二)

      她加班到很晚。
      离开阅读室的时候,彼得还在角落里咬着笔看书。
      
      “这么晚了,你不回去吗?”她问道,“要不要我送你?”
      彼得抬起头,表情有一点惊讶。很快他又露出甜蜜的笑容:“不,我自己回去就好,我们不顺路。”
      
      “不顺路?你住在哪里?”
      “皇后区。”
      
      确实不顺路。
      
      她略微思考。
      外面天色漆黑,让一个高中生独自回家肯定不合适。彼得看起来高高的,但是有点书呆子气,不太像能保护好自己的样子。
      
      “没关系,我开车很方便。”她笑了笑,“跟我来吧。” 
      “好……好吧。”
      
      彼得低着头收拾东西,声音里带着退缩,听起来有些害羞不安。
      
      “别害怕,我又不咬人。”她忍不住取笑这个大男孩。
      
      彼得从卷发下抬起视线,小心又敏锐地跟她接触,他的褐色眼睛里闪动着奇妙的光芒。
      她一时来不及分辨这是什么。
      
      “我不怕。”他笑了笑。
      
      她开着车把彼得送回家里。
      车里放着舒缓的巴赫琴曲,后座扔着柔软的靠垫和一块绿巨人小毯子。彼得发现,她很喜欢跟绿巨人有关的周边,她有好几个抱枕,一块毯子,一个杯垫,和一个立体书签,都是绿巨人的。
      
      “你为什么喜欢绿巨人?”彼得好奇地问。
      他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嫉妒。
      
      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哦,我没有特别选择绿巨人。这些都是我在集团年会上抽中的奖品。”
      
      彼得略微释怀,但是好奇心很快驱使他问:“你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哪一个?”
      “我当然喜欢他们每一个。”她挑眉道。
      
      虽然听起来很真诚,但彼得并不满意。
      
      她一定是有偏爱的。
      会是谁呢?
      
      彼得知道,在年轻女性中,队长往往最受欢迎。
      男人则完全无法抵挡黑寡妇的魅力。
      
      “你喜欢斯塔克先生吗?”彼得问。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她如此热爱工作的理由。
      她含糊道:“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喜欢每一个人。”
      
      “我指的是那种作为女性的喜欢。如果选一个作为男朋友,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她开始有点反感。
      她不喜欢过多地分享个人情感,尤其是对彼得这样一个她几乎没怎么了解的男孩。他问得有点多了。天啊,他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她可不想背上“少年杀手”之类的名称。她情愿跟同龄人谈恋爱。
      
      “我……没想过这些。”她压下不适感。
      “没想过交男朋友?”彼得心里涌起奇怪的动荡,“呃,对不起,你是……”
      “不!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更看重事业。”
      
      彼得点点头。
      
      见他没有继续追问,她又松了口气。
      
      很快,她把车开到了目的地。
      终于不用再忍受这样的对话了。
      
      “需要我送你上去吗?”她把车靠边停下。
      “不,谢谢。”彼得露出能让14-80岁女性心脏融化的笑容,“你回家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她也笑了笑:“没问题,我有胡椒喷雾。”
      
      *
      
      彼得没有回去。
      他远远跟着她的车,从建筑物顶端飞跃大半个城市,最后进入了她的公寓。
      
      她是个缺乏安全意识的女人。
      经常忘记锁窗。
      
      或许她觉得自己住在高层,窗外不会有任何危险。
      
      这是不对的。
      
      她独居,作息规律,没养宠物,家人都不在纽约,没有亲近的人。
      门窗隔音效果很好,如果她在公寓里发生什么意外,邻居根本就听不见。
      
      她对任何犯罪分子来说都是毫无难度的目标。
      
      彼得在心中叹气。
      他保护这座城市的时候见过太多犯罪,深知纽约绝不是安全之地。她太脆弱,太轻信,太容易受伤了。
      
      彼得想将她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不敢让她离开视线一秒。
      
      当她进入客厅时,他透过卧室的门缝看她。
      
      她喝了一杯马提尼,靠在厨房柜台上默默发呆。她似乎很寂寞。这间房子太空了,充满不详的阴冷。彼得想给她更多的花和蝴蝶,填满她心里和身体的空缺。
      
      放下杯子的时候,她忽然笑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好事。
      
      她在想什么?
      是白天发生的事情吗?
      
      她会想到他吗?
      
      或许她真的想到了他。
      因为今天一整天,她只在他面前笑过。
      
      彼得也忍不住露出微笑,心口涌起温暖的感觉。
      
      她是个善良美好的人。
      她会跟不起眼的高中生打招呼,主动给他介绍阅读室的书,甚至会在午夜绕过大半个城市送他回家。
      
      彼得觉得奇怪,为什么她身边没有围着一群苍蝇似的男人。
      他们看不见她的美好吗?
      
      当然,她身边没有别的男人,这对彼得来说是好事。
      
      但他仍为她愤愤不平。
      她值得更好的男人。
      
      能看见她闪光之处的男人。
      能保护她的男人。
      
      一个像他一样的男人。
      
      她喝完了酒,把换下的脏衣物扔在沙发上,然后走进卧室。
      
      彼得藏身窗帘之后。
      
      她拿起浴袍去洗澡了。浴室里亮着灯,放起另一支巴赫的曲子。舒缓的音乐让她脱去白日的疲惫,身心非常放松。
      
      彼得知道她喜欢泡澡,而不是淋浴。
      
      她会用浴盐。有时候会洒花瓣。她还有一张漂浮的小桌子,可以在上面放一杯红酒,一本书,然后舒舒服服地泡上一个小时,直到皮肤起皱为止。
      
      这是她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娱乐。
      
      彼得还知道,她偶尔会在浴室触碰自己。
      这很正常,她是健康的适龄女性。
      
      彼得很想给她提供帮助。
      
      他很年轻。身体也很棒。有青少年的鲜活热情和超级英雄级的耐力。
      他愿意为她学习,也敢大胆尝试新的东西。
      
      他远好过那些可怜的摸索。
      
      彼得觉得,她一定会喜欢自己的。
      只要让她尝过一次。
      
      *
      
      事情还在恶化。
      
      她不仅在办公室里发现花和死虫子,还在家里发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的枕边有一本诗集,上面圈出不同的词,连起来是一封令人不安的告白信。
      她的浴缸里洒满了断裂的蝴蝶翅膀。
      她的酒被人开过,她也不敢再喝。
      
      甚至有一天,她在洗澡的时候,看见浴室外有模模糊糊的人影。
      
      这让她接近精神崩溃。
      警方在她家里没找到任何线索,一个指纹、一个足印都没有,门口的监控完全正常,什么都没拍到。有个巡警甚至认为她工作压力太大,产生了妄想症。
      
      她开始认真思考闹鬼的可能性。
      
      “纽约警方也太没用了。”下班的电梯里,同事又在跟她讨论这件事,“那家伙在你家出现这么多次,怎么可能没留下任何指纹和足迹!”
      她叹气:“唉,你也知道警方对我们的想法。”
      
      同事怒气冲冲。
      
      律师,尤其是大企业的律师,永远是警方和地检最讨厌的人。
      他们是犯罪者的保护.伞,吸血鬼资本家的武器,法庭上咄咄逼人的怪物。
      
      同事道:“这样下去不行!谁知道跟踪狂会做出什么事……你应该搬家。”
      “我在闹出这事儿之前刚续了两年租约,要是现在搬家,房东会抢在跟踪狂之前把我杀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忍着?”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准备找人转租房子,然后搬去更安全的地段。
      
      “嘿,要我陪你回家吗?”离开电梯后,她听见一个很小声的问话。
      她回过头,看见腼腆的棕发男孩站在电梯口。
      
      “彼得?”她惊讶道。
      
      她已经有几天没见过这个男孩了。
      因为他的历史课项目已经完成,所以不再来阅读室看书。
      
      “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彼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但是在电梯里……”
      “没关系!别介意!”她无奈一笑,“都是些小破事,不要放在心上。”
      “可是听起来很严重。”彼得侧头看着她。
      “警方会解决的,你不用担心。好好专注你的学业吧。”
      
      她再次露出笑容,很疲倦。
      
      彼得心里像被针扎一样不舒服。
      她太爱逞强了。
      
      昨晚她明明这么害怕。
      当他靠在浴室门上假装要进去的时候,她甚至躲进浴缸里哭出了声。
      
      可爱极了。
      让人想要一小口一小口,小心翼翼地吃掉。
      
      彼得柔和的棕眼睛看着她,低声道:“你上次送过我回家,也让我陪你一次吧。”
      她难以拒绝这样小狗似的可怜眼神。
      
      “拜托,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彼得乞求道。
      
      她只能同意。
      她在楼下的咖啡厅里帮他买了一个可丽饼,然后带着他上车。
      
      “如果还饿,我可以给你做点奶油意面吃。”她笑着说。
      
      彼得咬着她买的可丽饼。
      “你会做饭吗?”
      
      “当然了,我是个单身女人。”
      
      这倒是彼得从来不知道的。
      他没见过她做饭。
      
      或许是因为她平时在职工餐厅吃,家里又从来没有客人。
      
      “你很厉害。”他用崇敬的眼神注视着她,“会打官司,还会做饭。”
      
      她感到有些好笑,又有些膨胀。
      “你也很厉害。愿意陪一个枯燥又沉闷的上班族读书,甚至陪她回家……”
      
      “你不枯燥,也不沉闷。”彼得认真说。
      他眼神闪动,目光专心地落在她的脸上,棕眼睛里有种黑暗的东西,几乎要把她的影子吞噬进去。
      
      她专注地看着路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彼得跟着她到了家里,吃了她做的奶油意面。
      他们聊了会儿天,一起看了晚间新闻。她跟他讲了今天在法庭上发生的事。彼得也跟她讲了自己的学校生活。
      
      其实他不太喜欢跟人提这些。
      因为尴尬。
      
      作为高中生的他和作为超级英雄的他截然不同。
      
      他在学校并不受欢迎。
      同学们总是取笑他。
      
      学校让他自卑。
      蜘蛛侠的面罩让他强大。
      
      他时常感觉矛盾。
      
      但彼得不介意跟她分享。
      因为他每讲一件自己被霸凌的事情,她都会温柔地把手放在他背后,慢慢安抚着,轻声细语说一些安慰的话。他装作不经意地把头靠向她,悄悄依偎在她的怀里。而她太善良了,没有意识到不对劲。
      
      “别理那些家伙,他们都是蠢货。”她用力翻了个白眼,“以前有个欺负我的男孩子,后来因为盗窃被抓了。正好我在地检办公室实习,我确保他成为了历史上刑期最长的盗窃犯。”
      
      彼得忍不住笑起来。
      “我还以为律师代表着公正。”
      
      “当然,我为自己主持公道。”她顽皮地眨眼。
      
      彼得迷恋地看着她眼里的火花。
      
      即便被折磨这么久,她还是生动鲜活,不失色彩。
      
      她是个很有活力的猎物。
      要在蛛网中挣扎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彻底失去力气,任他宰割,由他榨取干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就算我死了,躺在腐朽的坟墓里,我也要喊出——
      奶——狗——好——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