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孔家少年。
  回到家时,堂屋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
  女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脸上带着笑容,只在一旁安静坐着。
  男的要年轻一些,正在和少年的母亲商谈着什么,妇人看起来面有喜色,见两个儿子回来了,抬手便招呼他们进去。
  兄弟两进去躬身请安之后,哥哥端坐到母亲身旁,弟弟欠身出屋后带上了房门。
  少年从水井里打了一桶水,喝了几口,把剩下的顺手浇到了院中的田畦里。
  梦旅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看,抬手理了理脸上的毛。
  放下水桶,少年又拿出一些细碎的谷物撒到一旁的地上,最后不知道从那里摸了几个果子和半尾风干的鲫鱼,放到了梦旅面前。
  他用手顺了几下梦旅的毛,然后拾起柴火堆上的一把看起来有点像铲子一样的东西(注1),戴上斗笠就出了门。
  梦旅在吃东西和尾随少年之间犹豫了两秒钟,然后毅然把头转向了香喷喷的鱼干。
  这里是少年的家,他总要回来的,他边吃边想。
  刚把半边鱼尾巴的肉啃完,身旁“扑腾”蹿出来两个身影。
  他抬头一看,一只鸡和一只鸭,正互相推搡着去啄地上的谷物。
  梦旅的猫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那只鸭
  不就是某个黑布隆冬的晚上跑出来吓人的那只鸭。
  还没来得及再细想,只听见鸭突然说话了:“别抢,别抢啊。嘎嘎。”
  “叫人别抢,哪次不是你抢的最多。叽叽。”旁边的鸡说。
  “是谁每次吃完饭就说要减肥的。嘎嘎。”
  “那也不能成为你抢饭的理由。叽叽。”
  “我这是在帮你吃。嘎嘎。”
  “那我真是谢了您了。叽叽”
  鸡嘴上说着谢,抢食的动作却丝毫未停,还伸出一边翅膀护住一片地。
  鸭也完全不示弱,嘴往鸡面前凑,鸭掌下还按着好几颗谷子。
  梦旅被它们的“嘎嘎”、“叽叽”吵吵得一个猫头两个大,连小鱼干都吃不香了,忍不住出言呵斥。
  “没人跟你们说过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吗?!”
  只见鸡和鸭同时抬头,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然后再次低头专注于地上的吃食。
  “……”
  梦旅无语,略一沉吟,他悄悄伸出爪子,把身旁一颗硕大的谷粒扒拉到了掌心的肉垫下面。
  没过多会儿,一鸡一鸭的脑袋出现在了他跟前。
  “这儿还是不是还有谷子?嘎嘎。”
  “我闻着也像。叽叽。”
  梦旅没应声,慢条斯理地舔另一只爪子。
  “这小子刚才是讲话了吧。嘎嘎。”
  “我好像是听到了。叽叽”
  “这小子不对劲,我上回就看出来了。嘎嘎。”
  “就是,鬼鬼祟祟地跟着丘哥哥,一看就不像好人。叽叽”
  “说谁不是好人呢?”
  梦旅抬起手,两个指头之间捏着那颗最后的谷子。
  一鸡一鸭眼神发亮,看样子就要马上扑上来。
  梦旅抬手制止,说:“等一下!”
  然后在一鸡一鸭怔愣的目光中嘀嘀嘟嘟地点了几下手腕。
  一缕炫目的蓝紫色莹光突然亮起,猫抬腕对着另一只拿着谷物的手,由上往下地扫过。
  几秒后,一道机械化的女声响起:
  [小麦,禾本科植物,世界三大谷物之一。新石器时代时被人类祖先驯化成为谷类农作物,全世界范围内的栽培历史已有一万年以上。]
  [小麦原产于西亚的“新月沃地”,殷商时期传入中国,春秋时期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北方地区广泛种植,汉代以后逐渐推广到南方地区。]
  [小麦直接食用口感不佳,磨成面粉后可以加工制作成面包、馒头、饼干等各类面食,发酵后能制成啤酒、伏特加、酒精……]
  [Wheat, a grass widely cultivated for its seed, is a cereal grain which is a worldwide staple food.]
  [Wheat was first cultivated in the regions of the Fertile Crescent around 9600 BCE……]
  ……
  梦旅手忙脚乱地找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液晶屏上的停止按钮。
  敢情这还是多语言百科系统呢,高加文想的可真周到。
  
  院子里的动静惊动到了屋里的人,房门打开了,少年的哥哥伸头出来查看。
  只看见一鸡一鸭呈石化状目瞪口呆地立在一只猫面前,除此之外院子里并没有别的什么异样。
  他正要返身进门,只听见老妇人说:“叨扰了许久,事情也已经说完了,我们这就告辞。”说着招呼一同来的男子离开,男子赶忙上去扶她起身。
  一阵寒暄过后,四个人起身行到院门前。
  两个妇人又拉着手说了些道别的话,客人才缓缓离开。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妇人返回屋里开始准备晚饭,男子也从院里搬了些柴火进去,给母亲做帮手。
  院子又再次安静了下来。
  梦旅看着眼前的两座石像,轻咳两声,没头没尾地问:“怎么样?”
  “厉害呀。嘎嘎。”鸭喃喃地道。
  “这小子有点东西。叽叽。”鸡呆呆地说。
  “刚才那说的都是些啥。嘎嘎。”
  “虽然听不懂但还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叽叽。”
  梦旅实在是忍不住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嘎嘎,叽叽的。”
  “可以。嘎。”
  “好的。叽。”
  “……”
  真的很不想跟它们讲话,梦旅转身就要走。
  那只鸭轻巧地跳到他面前,说:“别走别走,先把你手上的小麦放下。”
  没有嘎嘎,也没有嘎。
  梦旅瞥了他一眼,把麦子放到地上,算是接受了它好好聊天的诚意。
  鸭很谦让地把麦子放到鸡面前,鸡爽快地就吃了。
  ???
  这两人刚才不是抢得都快打起来了?
  梦旅眼睛都直了。
  看见他的表情,鸭咧着嘴呵呵笑着解释道:“抢着吃饭香!”
  “……”
  梦旅的猫脸上两条泪纵横流淌。
  上帝啊,如果我有罪,请你惩罚我,不要派这两货来折磨我。
  鸭倒是浑不在意,走上前来说:“我叫白毛,这是小灰。见了两次面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梦旅。”猫简洁地回答,还没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所以刚才那个,是你变的法术吗?”
  “不是”,梦旅摇头,然后又点头。“但也类似吧。”
  “哦”,白毛用翅膀尖扫了扫鼻子。
  “那你以后是要跟我们一起住这里了吗?”小灰跳过来问。
  “我也不知道,我刚到这个地方,在这里我不认识别的人。”
  小灰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同情。
  “没关系,那你就先住下吧。”小灰大方地说:“丘哥哥他们人都很好的。”
  梦旅点头说:“这倒是能看得出来。”
  而且,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去处了。
  他想了想,又问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朝代吗?”
  “朝带?朝带是什么东西?”白毛不解地问。
  梦旅啧了一声,说:“朝代就是时代,就是历史上是什么时间。”
  “时代?历史?这些我没听过,我只知道时辰。”
  白毛转头问“你听过吗,小灰?”
  小灰不解地摇头。
  “那你们总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梦旅不能放弃努力。
  这下小灰脸上的神情舒展开来,说:“噢,这个我知道,这里叫阙里,是曲阜的一个小乡村。我们在鲁国。”它解释得有些凌乱。
  鲁国、曲阜、阙里……
  梦旅重复着这些字眼,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掉了。
  “这些我都是听丘哥哥以前提过的。”小灰又开口说。
  “丘哥哥?”
  “嗯,就是刚才给我们麦子的哥哥,现在去地里干活去了。”
  “噢……”,梦旅明了地点头。
  “屋里的是孟皮哥哥,我们都叫他孟哥哥。”小灰继续介绍,“他们的妈妈是颜夫人。”
  梦旅听得认真,来了两回,待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些有用的信息了。
  “我们在这里住了有好些年了,和街坊邻居都很熟悉。你是来这里找什么人的吗?”白毛想起来问道。
  “说起来,也算是找人吧,就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这里。”梦旅犹豫着说。
  白毛挠了挠头道:“总之你要是想到什么要知道的,就可以问我们。”
  “嗯好的”,梦旅应下。“等想起来会说的。”
  随后面前的两人鸡一句、鸭一句地开始和梦旅说起家常来。
  先是说梦旅第一次来的那天,白毛其实是在梁上打瞌睡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下来,迷迷糊糊地被吓得够呛,第二天发誓说自己以后再也不在梁上睡觉了。小灰说着好一顿笑。
  然后又说起刚才到家里来的是曾大娘,已经有八十多岁的年纪了,很受乡亲们爱戴,之前就到家里来过两回了,好像是为了给孟哥哥说亲事。小灰搞不懂什么是亲事,白毛还解释给他听。
  再然后略带得意地说到家里来的客人,几乎每次都要夸奖自家两个哥哥,说他们知书识礼,尤其是小哥哥温文尔雅、谦谦有礼,说孔家孩子长大了都会是人才,……
  “等等”,梦旅在他们滔滔不绝的话头里捕捉到了什么。
  “孔家孩子?”
  “对啊。”
  “孔家孩子是?”
  “就是丘哥哥和孟哥哥啊。”小灰回答得干脆。
  梦旅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心里连续滚动着弹幕:
  孔家孩子……
  丘哥哥……
  曲阜……
  鲁国……
  他就是再健忘也记起了一些来之前做准备时候看的资料。
  里面,似乎……是有这些字眼。
  梦旅感觉全身上下的血液凝固了。
  半晌,他颤着声音问:“所以丘哥哥叫什么名字来着?”
  “孔丘啊。”小灰漫不经意地答道。
  “……”
  “什么?!你说他叫孔丘?!”梦旅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分贝。
  “谁在叫我?”
  三个人转头看去,少年的脸出现在了门框里。
  “……”
  只见一鸡一鸭飞快地闭上嘴,一左一右地举起翅膀,梦旅站在正中。
  顷刻之间,院子里多了一只像被雷劈焦了的猫。
  那猫张着嘴,隔了好半天,颤颤巍巍、哆嗦着吐出几个字来:
  “你好,丘……,孔……,孔……圣人。”
  少年眼睛倏地睁大了。
  
  ——————
  你的好友梦旅猫发来信息:awsl……[小猫倒地.jpg]
  《论语.学而篇》1.10 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
  
  ——————
  注1.少年拿的工具叫耒(lěi)耜(sì),是一种古代的农具,相传是上古时代的部落首领“神农”发明的,神农也就是传说中的炎帝。
  

作者有话要说:
中间小麦的英文本来只想放一句的,但是因为太喜欢新月沃土这个名字和地方了,忍不住还是把第二句加上,不是在凑字数呢嘤嘤(*/ω\*),对了来源是维基百科。
两个人终于掉马了,撒花~,哎呀藏得好辛苦,写起来好累...
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搓手ing...
还有好喜欢这这对鸡鸭,很想多写,但是它们不是主要人物肿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