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你好,小爰。
  这是一条不长的小街,路两旁摆着一些摊位。
  孟时齐大概看了一圈,有卖蔬菜水果的,也有卖肉食禽蛋的,还有卖稻米和谷物的,远处街尾的地方甚至有人堆着柴火在卖。
  泥土路面里混杂着石块,牛车经过的时候,木头轮子压在上头咯咯作响。
  行人避让着牛车走在路上,时不时地停下脚步,询问摊子背后的小贩,讨价还价,看起来十分热闹。
  孟时齐抖了抖尾巴,正打算起身去逛逛,头顶上突然响起说话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城池的样子啊,真的有很多人!”语气里带着惊叹。
  他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只白色羽毛、红色嘴巴的鸟站在路边的枫树上,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街上的人群。
  这鸟浑身雪白,只有翅膀尖上有一圈灰色的边。
  孟时齐见过这种鸟。
  有一回爷爷专门带他去湖边看过,成群结队地数量还不少,爷爷说它们是从西伯利亚飞来的,名字叫海鸥。
  “所以当年爸爸就是来的这里吗?”
  孟时齐正想着,那海鸥又自言自语地说。
  他想了想,试探性地开口:“你好啊!”
  海鸥立刻歪头往下看过来,圆圆的眼珠子眨了眨:“是你在说话?”
  这鸟能听得懂他说话!
  孟时齐觉得自己心里简直放起了烟花:
  感谢约纳坦!感谢语言包!不愧是偶像,撒花……
  “咳咳,除了我,这里好像也没别人了。”
  海鸥没有听出他话里的瑕疵,又问:“你会说话?”
  猫莫名生出一些小骄傲:“唔,也还是会讲一些。”
  海鸥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刚旅行到这里。”
  “巧了,我也是刚旅行到这里。”
  “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完全没有头绪。”
  “所以你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就这么来了?”海鸥感觉有些意外。
  “唔……,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
  “怎么个复杂法?”
  “……,事实上我是一个在梦中旅行的人。”
  “在梦中旅行……的人?”
  最后一个人字被拔高了音调,海鸥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可你明明是一只猫啊。”
  “这个……,一下子很难解释清楚。我其实是个人,只不过眼下看起来像猫罢了。”孟时齐猫脸一热。
  “所以,你会使用所谓的幻术是吗?”海鸥更加感兴趣了,“爸爸果然没有骗我,这里是个神奇的地方。”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太棒了!我叫小爰(注1),你呢?”
  “我叫孟时齐。”
  小爰偏着头重复了一遍,然后说:“好复杂的名字。”
  “那你叫我梦旅吧,”孟时齐想也没想地就脱口而出。
  对,梦中旅人。
  “好啊,梦旅,这下子就简单多了。”
  猫甩了甩头,对自己突如其来的灵感有些小得意。
  他试着跳起来蹿了一下,爬到了离小爰近一些的树枝上坐下,尾巴往下吊着
  “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梦旅问道。
  “我的家在北面很远的地方,我飞了很久才来到这里。”
  “那一路上应该很辛苦吧?”
  “辛苦……,还是有一些的吧。”小爰歪着头回忆着。
  “我也不记得飞了多少个日夜,累了我就找合适的枝头休息,饿了就想办法捉一些虫子充饥,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找到香甜的果子,一路上总有溪流和池塘,倒是从来没有喝不上水的情况。就是偶尔晚上一个人的时候,会有些想家。”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只知道这里叫鲁,爸爸年轻的时候曾经来过。从小他就给我讲当年的故事。一路上经历了什么,遇到了什么样的人,还有城市的样子,乡亲们的生活,他说的都是在我们那儿看不到的东西。”
  “鲁。”
  梦旅在心里默念,所以这里是春秋时候?的鲁国吗?
  小爰说着兴奋起来,展开翅膀把头埋进去拱了拱。
  “爸爸说他还在某个城市里遇到了个大人物,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地方。”
  “那个人对爸爸非常好,把他当作贵宾来招待,甚至还准备为他办一场盛大的典礼,不过后来被一个受人尊敬的夫子给劝下了(注2)。其实爸爸自己也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小爰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的神情,补充说:“人类的很多礼节和习惯太复杂,我们是不太搞得清楚。”
  梦旅显得有些难为情。
  “的确是哈,有时候我自己也不太搞得懂。”
  “嗯。”小爰淡淡地说,显然没太放在心上。对它来讲梦旅更像是一只猫而不是人类。
  “爸爸告诉我,一直向南飞就可以了。”
  “你这么小,他放心让你独自出门这么远吗?”
  “也许是不太放心吧,但是我跟他说想去他去过的地方时,他马上就同意了。他说爸爸妈妈能照顾好自己,小海鸥就要多出来走走看看,增长见识。”
  “你爸爸真好。”梦旅的语气里带上了羡慕。
  他想起自己那个每天见不上几次面早出晚归、经常出差,即使在家也不苟言笑的老爸。
  “可不是嘛。”小爰笑了。“等爸爸和妈妈以后老了,我会回去照顾他们。然后把我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和遇到的事,都讲给他们听。”
  “那你还真是一只有孝心的海鸥。”
  “孝心?这是什么东西?是人类的说法吗?”
  小爰说:“在我们那里,把这叫□□的回报。小时候我有一次生了很重的病,爸爸妈妈又担心又发愁,在旁边急得团团转,恨不能把病转移到他们身上去。那时候我就在想等我长大了,爸爸妈妈变老了、生病了,我也应当为他们做同样的事。这就是爱的回报,周而复始。”
  梦旅听得有些怔愣,道:“小爰,你的说法很特别,很高兴能遇到你。”
  “能遇到说得上话的人……哦不,猫,我也很高兴。”小爰笑着说。
  一猫一鸥在树上相谈甚欢,小爰又给梦旅讲了它的家乡,还有来时路上遇到的一些趣事。
  不知道聊了多久,小爰突然向他道别:“我得往下个地方去了。”
  “这么快就要离开了吗?”梦旅有些意外。
  “我不习惯停留,我想尽可能多地去看不一样的地方。”
  “那你还会再回来吗?”
  “可能吧,这个还不太好说。”
  “希望还能再次遇见你。”
  “嗯,我也希望如此。”
  “祝你一切顺利,再见了小爰。”
  “谢谢,你也一样,再见了梦旅。”
  小爰展开羽翼,像一抹白色的光划入蓝色的天际,消失在了云端。
  梦旅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好不容易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了能够说得上话的对象,没相处多久就又这么告别了。
  翅膀终究是属于天空的,他想。
  梦旅从树上蹦下来,两只手撑着地,弓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漫无目的地往集市里走去。刚走了两步,就见街头柴火堆旁站起来一个人,拎起一捆柴火帮着蹲在地上的另一个人往他背上推。
  梦旅觉得这人莫名地眼熟。
  直到蹲着的人稳稳当当把柴火背起来走了,帮忙的人拍拍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木头棍子拄在胳肢窝里时,他才想起来这是那天在少年家里见过的另一个男子。
  刚才短暂的郁闷一扫而空,他欣喜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同样的地方。
  在这里,最起码还有他认识的人!
  虽然目前来说,这种认识,可能也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
  男子借着木拐的力支撑着身体,整理着柴火堆,因为腿脚不便的关系,显得有些吃力。
  梦旅踮起脚尖偷偷摸进柴火堆后头,卷起身子藏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就是觉得想先待在这里等等看,至于要等什么,也不太说得上来。
  没趴多久,眼皮就开始打架。
  这具小小的躯体,似乎很容易疲惫。
  等他再恢复知觉的时候,迷糊中只感觉到身子上方突然一空,他整个猫往旁边歪过去。
  “嗐,什么东西!”
  “是只猫。”
  梦旅睁眼一看,拄拐的男子身旁多了一个人。
  正是那天的少年!
  两人正把柴火搬到旁边的一架牛车上,少年刚拎起最后一捆柴,正好就是梦旅倚着睡的那把。
  “喵呜……”
  看见少年,梦旅很高兴,迎上去打招呼。
  少年顿了一下,转过身去,双手作揖对着牛车上的一个老丈人行了个礼,说:“夫子,你要的柴火已经全部装好了。”
  老丈人点头,微微欠了欠身,架起牛车走了。
  少年对着丈人离开的方向定身站了一会儿,才回过身看向梦旅。
  眼神在猫身上停了片刻,说:“噫,这不是不久前那只猫吗。”
  男子似乎也想起了什么,问道:“仲弟说的是上回跟你到家里的那只?”
  “正是。隔天一早就不见踪影,也不知道眼下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笑容爽朗道:“怕是又寻你来了。”
  “哥哥莫要取笑。”少年也笑着回道。
  这男子原来是少年的哥哥,梦旅心想。也是,毕竟都住在一起,本来就应当是家人没错。
  两人边说边收拾摊上的东西,把几块剩余的布料装进背囊,又把摊前的几个鸡蛋拾掇进篮子。
  少年把大部分的东西负到背上,走之前问道:“哥哥,这猫怎么办?”
  “我们便往家走,它要是跟来就随它去吧。”
  少年点头,尾随着哥哥行去。
  “喵呜……”
  梦旅抬脚就跟了上去,请再收留收留我吧。
  从集市回家的脚程明显不如上次那么快,梦旅走得很轻松。
  少年不紧不慢地配合着哥哥的脚步,时不时回头看一下身后一直紧跟着的梦旅,一路无话。
  不请自来的猫,再次来到了少年的家。
  
  ——————
  你的好友梦旅猫发来信息:[小猫惆怅.jpg]
  《论语.为政篇》2.6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论语.里仁篇》4.19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
  注1.爰,读音,yuán。
  注2.这里的寓言引申自《春秋左传》里有关柳下惠的故事。柳下惠本名叫展获,是春秋时候的鲁国人,他的为人品德高尚很受人尊敬和爱戴。一次有一只叫“爰居”的海鸟飞到鲁国都城,在城门外停留了好多天,鲁国国君觉得这只鸟非常特别,就想叫臣民们去祭拜他。大家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没有人敢发表意见,只有展获站出来劝阻,他说:“这只海鸟飞到这里,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飞来,它也没有为人们作出什么贡献,不能仅仅是因为它特殊就去祭拜。祭祀是一个国家重要的事,只有对人民和国家有功劳的人和物事,才值得去祭拜。”国君听了以后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欣赏他的正直进言,就采纳了他的建议,取消了对爰居的祭祀。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