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你好,小橘猫。2
  整个院子不大,四四方方的,里面连着一个屋子。
  屋子的门关着,两边各有一扇窗户,里面透出一些光来。
  进门的左手边有一口水井,井旁边的院墙下堆满了高高的一排柴火。右手边是一畦菜地,地上种了一些蔬菜,沿着墙面搭出的架子上爬着瓜藤,从顶上垂下来几个长条形的瓜。
  少年把竹篮子放到地上,卸下肩头上的柴,捆紧了码放到墙边的柴火堆上。孟时齐凑上前去看了看,竹篮里装着一些红红黄黄的果子,有几个看起来很像苹果,其它的他没见过,看起来是少年砍柴时候一并随手摘的。
  把柴火扶稳了之后,少年拍打了一下衣裳下摆,整了整袖子,从地上拎起竹篮对着屋子的方向说:“母亲,我回来了。”
  屋里传出一阵轻微的咳嗽声,有妇人的声音应道:“我儿回来啦?赶紧进屋吧。”少年一边应声一边推门进去,孟时齐抖抖耳朵也跟了上去。
  刚走到门口,他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从屋檐上掉下来了个什么东西,横在了屋门前的地上。孟时齐被吓得全身的猫毛都竖了起来,下意识地就要出爪去挠。
  只见眼前那东西扑腾起来,嘎嘎叫着往后缩。孟时齐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是一只毛色白亮的鸭子,正滴溜转着眼珠子看他。
  小橘猫第一次在海拔二十八厘米的高度近距离地和一只鸭子大眼瞪小眼,感觉它凸起的鸭嘴巴都快怼到脸上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怄着气,腿上用力一蹬就要扑上去。可是那鸭子反应也很快,轻巧地张开翅膀往旁边一闪,然后扑棱扑棱着一溜烟又跑没影了。
  听见外面的动静,少年从屋里转身回来探出头查看,然后向孟时齐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去。孟时齐眼见那只鸭子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只能恹恹地先进屋。
  一进去是一间堂屋,正中堆着一个火塘,上面悬吊着一口锅子正在煮着什么,整个屋子里充满食物的香味,孟时齐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火塘的四周摆放着座垫,左边垫子上坐着一个妇人,身上穿着素色衣裳,正在用一根棍子拨动柴火。火塘背后靠左的位置立着一架织机,后面贴墙摆放了一高一矮两个柜子,靠右的墙边有一张不大的床,床头整齐码放着几个竹简,床脚堆放着一些杂物。
  少年进屋后对妇人行礼说:“母亲今天身体是否无恙?”
  妇人起身迎上前来,帮少年脱下外衣,转身挂到床旁边的架子上,一边挂一边轻声应道:“无碍。咳两下也是老毛病了,等天气暖和起来自然也就好了。倒是仲儿你,春分刚过没多久,外出时候衣裳还是要穿厚些的。”
  孟时齐趴在少年脚边伸出头看过去,眼前的妇人个头不高,比少年整整矮了一个头还多,身子看着很单薄,面容看起来也有些憔悴。她的身上穿着素服干净整齐的素服,除了发髻上的一个簪子,再没有别的饰物。
  妇人和少年说话时语调非常柔软,神态也十分柔和,凭空地让孟时齐生出一股亲切之感。
  少年上前把竹篮放到火塘边,对母亲说:“孩儿知道了,让母亲挂心了。”
  妇人挂好衣服转过身来问道:“刚才外头怎么了?仲儿在跟谁说话?”
  少年往旁边挪了一步回答道:“似是孩儿带回的客人惊扰到了白毛。”
  妇人眼神一探,这才看到一直躲在少年身后的孟时齐。
  “孩儿在砍柴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这只小猫,也不知道是谁家走丢的,似是饿着了,就跟着我回了家。”
  少年跟母亲说着话,孟时齐心里却一直在不服气。他想,白毛应该就是刚才那只鸭子的名字,那客人说的就是他了,明明是那只鸭跳下来把喵下了一跳,怎么成了喵惊扰到那只鸭了。
  正想着,只听少年垂下头恭敬地又询问说:“母亲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给它弄些吃的。”
  孟时齐一听见吃的,立马也不想再计较谁吓谁这回事了。他显出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样,往前走了几步,用头蹭着少年的腿。
  “喵呜……喵呜……”他边舔嘴边叫,白毛什么的我不关心,天大地大,干饭最大。
  妇人见猫的样子十分可爱,噗嗤一笑对少年说道:“我来吧,你去把孟儿请出来用膳。”
  少年应下,然后转身进了左手边里屋的房门。
  妇人取出一个碗,走到地上放着的一口锅里勺了几勺,再从柜子上的罐子里抓了几把,又伸手进碗和了和,最后蹲下身把碗放到了孟时齐面前。
  孟时齐凑近了一看,碗里是蒸熟的糠面疙瘩,混合着几片烘烤过的鱼肉干,散发出十分诱猫的味道。他试着尝了一下,真香!看来身体变化了,味觉和喜欢的食物也会跟着变。
  猫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不自觉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妇人见毛绒绒的小东西吃得欢快,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又从竹篮里挑了几个小一些的果子放到它碗边,然后坐回了火塘边。
  不一会儿,少年扶着一个人走出了里屋。孟时齐抬头只瞄了一眼又赶忙低头专注于吃食。
  来的人是个样貌看起来比少年大一些的男子,个头和少年相当,腿脚好像不太灵便,右手拄着个拐杖,少年走在他左手边伸手搀扶。
  男子向母亲行礼,然后在少年的帮助下坐到了火塘边的席子上。
  唤作孟儿的男子和少年说着些家常,母亲给他们盛粥夹菜。三人围坐在火塘旁开始吃饭,谁都没有说话,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塘火偶尔发出噼啪声。
  孟时齐觉得这好像是自己这辈子吃得最安静的一顿饭。
  等他心满意足地吃完果子,舔着爪子、捋着胡须的时候,年长男子已经返回了里屋。妇人坐到织机前开始劳作,佝偻着身子,双手十分灵巧地在上面操作着。孟时齐从来没见过织布机长什么样子,更别说看到有人实际地在上面织布了,他好奇得不得了,凑着身子跑过去看。
  看了没多一会儿,又想起少年来,回过头一看,只见他直着身子端正地坐在火塘旁,身边堆着一摞竹简。少年在手里捧了一卷,就着火光低头专注地读着,塘里跳动的火苗在他的侧脸上映出忽明忽暗的光。
  孟时齐几乎立刻又被这种以前只在电视剧中见过的“古代书籍”吸引了。他轻手轻脚地挪到了少年身后,伸着脑袋看过去。
  小橘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半晌,心里只冒出一句:
  “对不起,打扰了!”
  那一条条的竹简上,竖状排列着各式各样看起来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字”。这些字笔划之复杂,造型之诡异,完全超出了孟时齐的认知范围之外。他只觉得武侠小说里的“天书”,应该就是长这样才对。
  他知道这应该就是爸爸曾经给他讲过的象形文字。小时候爸爸给他买过一副像扑克牌一样的认字玩具,每一个纸片的正中有一个简体楷书汉字,旁边还标注了这个汉字的甲骨文、金文、小篆等等很多他记不清了的字体。
  眼前竹简上的字就和他在卡片上看到的一些图案非常类似,只不过他那时候还小,看的时候也跟玩一样,根本也没用心去记,现在想起来也只记得住“鱼”字的图案很像画了一条鱼,“心”字的图案很像一个心形。
  孟时齐摸了摸左爪上戴着的联络器,很想试着扫描一下看看,但是当着妇人和少年的面,没办法这么做,只能心想等没人的时候再说。
  正胡乱想着,他脑子里突然一顿,仿佛醒悟过来什么,伸爪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啊,他的实验任务!
  孟时齐,你这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忘了到这里干嘛来了吗?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看这样的环境肯定是回到了古代没错,但具体是什么年代呢?
  他有没有准确地来到了春秋,又或者是更早或者更晚的时代?
  还有,来到这里大半天时间了,肯定已经超过了两小时,但为什么他还没有醒?是不是意味着高加文说的没错,梦境穿越的时间和现实时间并不是同步的。
  那么,他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孟时齐茫然地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提供答案的东西。书上的字他看不懂,眼前的人他不敢问。他泄气地趴到了地板上。
  身边认真研读的少年似乎察觉到猫的动静,偏头看了它一眼,伸手把孟时齐拢过去挨在自己腿边,一只手抬着竹简,另一只手轻轻抚着它的毛。
  猫在这样的抚摸下慢慢平静了下来。
  心里偷偷盘算:
  明天,明天等睡醒了,一定要想办法搞清楚这是哪里;
  还有,明天不要再让他见到那只鸭,否则他要让它好看;
  还有,等回去了,一定要质问高加文那个书呆子为什么他会变成一只猫,这样也太不方便了吧,连个人样都没有;
  还有,一定要让高加文想办法给联络器加个计时和定位功能,这样也好方便他知道自己身处何时何地;
  还有,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想办法随身带点干粮,饿着肚子的感觉太难受了;
  还有,……
  想着想着,孟时齐感觉眼皮越来越沉。
  他最后想到的是,来到新世界的第一晚,好歹有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屋檐,看来自己运气还不错。
  小橘猫强撑起眼皮瞄了一眼少年,然后睡了过去。
  这天晚上孟时齐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坐在教室里,讲台后面是口沫横飞地讲着什么的程志远。
  他听不太清楚程志远都讲了什么,只记得有一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小橘猫在梦里扬起嘴角笑了。
  
  ——————
  小橘猫给你发来消息:Hi,初次见面,你好啊。在旅行过程中提到的、或者是和遇到的人物or事情有关系的论语原文,小橘猫都会摘抄到每章后面哦,请各位小可爱接收。[乖巧.jpg]
  《论语.学而篇》1.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论语.乡党篇》10.10 食不语,寝不言。
  《论语.乡党篇》10.12 席不正,不坐。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