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你好,小橘猫。1
  “嘀嗒、嘀嗒、嘀嗒……”
  声音好像一点点远去了。
  眼前漆黑一片,孟时齐感到背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硌到了,闭着眼不太舒服地左右挪了一下。
  “阿嚏。”扬起的灰呛了一鼻子。
  他抬手揉了揉鼻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首先看到的是一片蔚蓝的天空,视线旁边有一道竖立着的泥土矮墙。
  墙头伸出的一根树枝上开着几朵桃花,墙脚矮矮丛丛地生长着些杂草。
  一座院落?是他以前没见过的建筑风格。
  片刻后,他倏地睁大了眼睛。
  意识逐渐清晰起来。
  最后的记忆中,他躺在黑暗的金属舱里,金属舱在实验室里,实验室在高加文家的地下室里,高加文家在……
  可是,眼前这个环境?明显不是实验室!
  所以他是成功的穿越了吗?
  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联络器,然后又再揉了一下发痒的鼻子,打算坐起身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手才在鼻子上揉了两下就停住了,孟时齐好像感觉有哪里不对。
  鼻子上和手腕上这种毛绒绒、软趴趴的触感是怎么回事?
  他抬起手放到眼前,一只有五团粉色肉垫的手……不对,应该说是爪,出现在了视野里,旁边嵌着一圈白色的毛。
  孟时齐把手放下,眼睛瞪向天空呆了好一阵之后,再次小心翼翼地抬起。
  眼睛里看到的没有任何变化。
  他噌地一下坐起身,心跳加快,把冒着冷汗的手心伸向头和身体。
  毛茸茸的,?脸……
  毛茸茸的,?!耳朵……
  毛茸茸的,???肚子、腿……
  毛茸茸的,???!尾巴……
  他的全身……好像都长是毛。
  ?????
  问号脸充斥了孟时齐的内心,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然后又转念想到,自己似乎也的确是在做梦,要不然也不会在梦境里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但是,做梦也不对啊,做梦怎么就长毛了呢?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孟时齐在心里发出了灵魂三连问。
  对突然变化的身体状况的震惊,让他完全忽略了周遭的环境,孟时齐呆呆地躺在地上,一直到身体感到疼痛才回过神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六七岁样子的男孩出现在了他身旁,垂着眼睛看他。
  “你看,这有只猫。”
  “眼睛睁着吗,像是要死了。”
  “睁着呢,就是不动,好像是还活着。”
  “哪里流浪来的野猫,以前没见过,身上好脏。”
  “丑死了,没我家小咪好看。”
  两个孩子身上穿着黄棕色的麻布衣服,上衣直领合襟,下面是款式宽松的裤子,头发长至肩头,在头顶左右扎了两个像小羊角一样的结,看样子很像孟时齐在电视剧里见过的古代小书童。
  没给他多想的时间,身体的痛感再次传来。
  其中一个孩子手里拿着根树枝,又往他背上戳了一下,孟时齐忍不住吃疼地 “啊”了一声。
  身上的棍子顿住了,等了一会儿,拿棍子的小男孩问:“你刚听到了吗,这只猫的叫声好像跟小咪不太一样。”
  另一个男孩脸上带着疑惑,摇了摇头说:“没太听清楚。”
  两个人的口音听着有些奇怪,但不知道是不是联络器发挥的作用,孟时齐还是听懂了他们的对话,并且注意力完全被对话中提到的“猫”这个字眼吸引住了。
  他呆呆的说道:“……,猫?一只猫?”所以长了毛的他是一只猫吗?
  周围沉静了少顷,没有人再说话。
  两个孩子怔愣了片刻,然后猛地从他身边跳开一步,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猫……讲话了、猫讲话了!”
  “见鬼了、见鬼了!”
  刚才那个还拿着棍子戳他的熊孩子喊叫着转身就跑。
  另一个抬起腿来一脚揣在孟时齐屁股上,然后也跟着跑了。
  孟时齐也顾不上身上和屁股的疼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顺着院子墙角一溜烟地跑进了屋后的草丛里。
  他可不想再被两个坏心眼的孩子欺负,或者等他们再引来什么更加难缠的大人,这就不好办了。
  眼前,从前司空见惯的草丛突然变成了高过孟时齐头顶的“丛林”,好像无论看什么东西都需要抬起头来,这是一种孟时齐从未体验过的奇妙观感。
  他在草的丛林里茫无目的地穿行,看不见草丛外的景象。身子两边密密的草被头和脸分开,拂过孟时齐的身体,又在身后合拢了去,发出“窸窸嗦嗦”的声音。他在左手边的泥地里看到了一只硕大的蚯蚓,比他从前见过的大出许多倍,蚯蚓正扭动着身体往前爬,孟时齐吓得跑了起来。
  “嗖”地一下,眼前一亮,他穿过了草丛来到一片田埂上。
  田埂上生长着一丛丛白色和黄色的小花,迎着风轻轻地摆动着。往前是几块稻田,被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水渠分隔开来。春天里刚插下的秧苗一簇簇整齐地排列在水田里,冒出嫩绿的新芽。水田里隐约可以看到游曳着的鱼虾。
  晌午时分,稻田里没有人在劳作,周围十分安静。
  孟时齐走到了水渠旁往下探头望去,清澈的水潺潺地缓缓流动,条状的绿色水草随着水流的方向在水面下摇曳漂动。
  水面上倒映出了他的脸。
  粉嫩的鼻尖,人字形小嘴,两旁长着长长的胡须。
  圆圆的黄色眼睛,里面黑色的瞳孔眯起两条竖缝。
  果然,一只猫的脸。
  他再次抬起手,看到的依然是五团肉垫和一圈白毛。
  他又摸了摸头顶,两只尖耳朵,按下来又弹了上去。
  的确是只猫无疑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深浅相间的黄色毛发爬满了全身,不长不短毛绒绒的,由于刚才在地上蹭过的关系,浑身上下的毛都有些灰扑扑的。
  对,就是一只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橘猫。
  孟时齐试着用爪子捋了捋毛,然后闭眼伸手扶住额头。
  哀号的声音回荡在稻田上空:
  “高加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同一时间,地下室的沙发上。
  一边咂咂地吸着酸奶一边翻书的天才少年Gavin高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探出头看了一下工作间的控制器,指示灯显示机器运转一切正常。
  抓了抓头发,高加文继续沉浸到了书籍的海洋里。
  
  孟时齐花了好一阵子来消化和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田埂上,太阳已经半掩到了远方的山头后面。
  孟时齐眼神怔愣地盯着远方,内心毫无波动,也完全不想笑。他和高加文的实验的确成功了,机器顺利地发挥了作用,让他在梦境中穿越到了古时候的某个地方。
  但是,变成了一只……猫!
  肚子突然咕噜噜地响了几声,提醒他面对一个现实问题:刚才小跑了一阵又受了惊吓,现在的他又饿又渴。
  面前的水渠里倒是有水,但是看起来很深,孟时齐不敢伸手去试。万一不小心掉下去害得猫命不保,即使是没被淹到,那也得要呛几口水进去。他不知道的是,猫咪的天性本来就怕水,变成猫的孟时齐也会受到动物本能的影响。
  孟时齐犹豫了一会儿,想到虽说现在自己是身处梦境之中,但初来乍到,谨慎些也还是好的,所以退了两步又坐到了田埂上。
  食物好像就更麻烦了,现在的自己两手空空,除了猫爪上带着的联络器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不会是要让他临时开发类似捉鱼啊、逮老鼠啊什么的生存技能吧?孟时齐光是想着就犯愁,这好像难度也太大了!小橘猫陷入了惆怅。
  正烦恼着,身后遥遥传来了歌声: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
  “出自幽谷,迁于乔木。”(注1)
  孟时齐转头望去,一下子被落日的霞光激得睁不开眼。他下意识地伸出猫爪遮挡,隐约可见一个穿着灰布衣服的少年背对着远山,顺着田埂朝这边踏歌行来。
  少年一步步地往前走,每踏一步肩头下落,肩旁上面漏出身后星星点点细碎的阳光;转而起步抬脚肩头高起,落日余晖又完全被身体遮挡。
  直到少年又走近了一些,孟时齐才看清楚他的样貌。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形高大但略显得清瘦,脸部轮廓分明、线条硬朗。他的背上负着一大捆柴,肩上扛着一根细竹竿,竿尖上挑着一个竹篮子。
  不多一会儿,少年高大的身影在孟时齐面前停下。孟时齐费劲地抬起头来仰视他,脖子都有点酸。
  少年瞳孔黝黑明亮,眼神看起来温和亲切,他微笑地看着孟时齐,说:“小猫咪,你在这儿做什么?”
  “……喵呜”
  孟时齐差点要开口答话,话到嘴边突然想起刚才那两个熊孩子,他赶紧把嘴闭上,只叫了一声作为回应。虽然这个小哥哥看起来不像坏人,但他已经不觉得马上开口说话会是个好主意。
  “快点回家吧,天马上就要黑了。”少年又开口说。
  小橘猫再次“喵呜”作答,心里却犯起嘀咕来:
  喵也想回家,可喵暂时回不去吖,喵连这是哪里都不知道;
  肚子好饿,心也好累,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吃的;
  好端端的人变成了个喵,而且还穿越了,呵呵哒,我整个喵一脸懵好吗?
  少年自然是听不到这些,俯下身伸手拍了拍孟时齐的头,起身继续往前走去。猫望着少年的背影犹豫了三秒钟,跳起来跟了上去。
  一路上行人不多,少年身高腿长的,虽然背上背着好大一捆柴火,可走起路来仍然健步如飞。孟时齐眼睛紧紧盯着少年的脚后跟,一点儿也不敢东张西望,生怕一不小心跟丢了。
  走了大概有十来分钟,他们来到了一座小院子前。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天色暗了下来,隐约能看见黑压压的一堵矮墙中间有一扇木门。少年打开门往里走了进去,孟时齐也立马跟着跳进了门槛,一不留神一头撞到了转身关门的少年的小腿上。
  “呀!”少年露出惊讶的神色,“怎么跟来了?”
  “喵呜……”
  又叫了一声,小橘猫抬起爪子用舌头舔了两下,然后把爪子放在了肚子上。这么明显的暗示,希望你能看懂,孟时齐在心里祈祷。
  似乎真的是看懂了,少年笑着说:“肚子饿了吗?进来吧。”说完关起大门转身往左手边的院墙方向走去。
  孟时齐睁大眼睛杵在门口,就着还没完全漆黑的天色打量起了四周。
  
  ——————
  注1:少年出场时唱的歌出自《诗经.小雅》,名字是《伐木》。伐木丁(读音zhēng)丁,砍柴的声音;鸟鸣嘤嘤,鸟叫的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