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出发吧!时空梦境。2
  在孟时齐吃完半个橙子、一个苹果,再加喝了一罐酸奶之后,高加文终于结束了静止画面一般的冥思苦想。
  他起身面对着机器说:“十分钟之后我们开始实验。”
  孟时齐愣了下神,心里忍不住地忿忿:你这是到底在跟机器讲话还是在跟我讲话?
  高加文显然也没在等他回答,又接着问:“我写的实验对象指导手册你都记熟了吗?”
  “嗯”。
  一声鼻音之后,孟时齐从背包里拿出一本手册,厚度大约跟一块砖头差不多,封页上印着粗黑的字体《The Instruction Manual for Subjects》。
  他用手指随意地翻动书页,耸了耸肩,脸上堆上一些尴尬的笑容。
  老实说,他根本读不完这本“砖头”,这简直就不是给人类读的东西!
  专业名词一堆不说,三分之二的内容还都是英文的。
  他都不知道高加文是怎么写出来的!
  “你直接跟我说怎么弄不就行了嘛,我都听你的。”孟时齐说完还嬉皮笑脸地“嘻嘻”了一下。
  天才少年加文高终于舍得把他的目光从机器上移开一瞬,用一种仿若是看智障的眼神淡淡扫了一下孟时齐,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却忍住了。
  他摇了摇头再次对着机器面壁。所以,机器就是比人可爱一万倍。
  在整个实验中,孟时齐和高加文的分工已经商量确定好了。
  孟时齐作为实验对象和体验者,会直接进入机器尝试和体验梦境旅行;而高加文作为实验观察者和操控者,负责操作机器、监控和记录实验对象的状态、保证实验正常进行。
  曾经在知道这样的分工的时候,孟时齐还曾经抗议过。
  “意思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梦境中穿越了?”
  “没错。”
  “那为什么不是你来做体验者呢?”
  “你会操作机器吗?”
  一个问句成功让两个人达成了共识,不会的人只能闭嘴。
  如果今天机器运转顺利,那么孟时齐将第一次独自踏上梦境中的穿越旅程,他对即将到来的未知有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
  “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种的藤结了一个瓜,期待了好久,瓜终于熟了,但又舍不得也不敢去摘。”他对高加文说。
  高加文扶了扶眼镜,用摆事实讲道理来回应他的多愁善感:
  “虽然机器调试显示的各项数据都表示正常,但是我也不确定今天的实验会不会成为我们的第一次成功。”
  他怂了怂肩接着说:“当你躺入机器并且再次醒来后,有可能已经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中了,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
  说完高加文打开机器底座上的一个正方形抽屉,拿出一块像手表一样的物件交给孟时齐,是一个联络和体感接收器。
  联络器的表盘是一块稍厚的透明液晶屏,表带是泛莹光透明质地的两片薄翼,孟时齐把它放到手腕上轻轻一扣,薄翼就自动卷缩把表盘牢牢扣在了腕上。
  “记住,尽量不要慌张。虽然你可能会觉得自己身临其境地真实生活在历史时代中,但是你其实只是在做梦,你所接触到的人和事本质上都是虚拟的。记住任务和戴好联络器。”
  “设定的体验时间是两小时,梦境里的时间可能会跟现实时间有区别,目前还没有实验过所以不太好确定。你经历的时间也许会更长或者更短,都有可能。设定时间到了之后,联络器会刺激和调整你的脉搏速率,从而提醒你的身体苏醒。如果在紧急情况下或者你十分迫切地想要结束实验,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孟时齐耐心地听着高加文不知道已经重复了几十遍的讲解,拼命按耐住想要捂耳朵的冲动。
  “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说得我耳朵都起茧了,接连敲击屏幕五次进入SOS模式!”他摆出一副夸张地想要敲的动作。
  高加文拉住他的胳膊说:“知道就行了。”
  孟时齐顺势把手放下,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我整理的语言转换包已经全部编程放到联络器里了?”。
  “当然。”高加文盯着控制器,一边操作一边答道。
  孟时齐的面部表情放松下来,道:“那就好,我可不想万一穿越过去了,来个语言不通啥的那可太费劲了。”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孟时齐搜集了市面上可以找到的各种语言包,包括多类外语、普通话、广东话、闽南语、客家语、少数民族语,甚至鸟类语言。
  是的,勤奋的语言学家们已经破解了动物声音的密码,让以“鸟语”为代表的动物语言成为了专门学科。
  其中的先驱就是孟时齐的偶像,著名动物语言学家约纳坦(Yonatan)。这个以色列人两年前由于对鸟类语言的突出贡献而得到了诺贝尔奖。
  约纳坦对鸟语种的贡献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
  他不光建立了普遍性的鸟语学科,还推动了各种从属小语种学科的研究和发展。比如生长在热带雨林中的犀鸟语和生活在西伯利亚的海鸥语,两个族群由于生长环境的不同,语言上就有很大差别。
  “实现人和鸟、鸟和鸟之间毫无阻碍的交流,这是我毕生的追求。”
  约纳坦在一次受访的时候说。
  虽然对鸟语的研究还没达到可以让人和鸟之间的对话,能够像人与人之间说话那样简便的程度,但是通过语言包的翻译,人类基本上能够理解鸟类鸣叫中表达的意思。
  孟时齐从小就对动物语言深深着迷,做梦都想成为像约纳坦那样的语言学家,他最感兴趣、最想研究的是龟类语言。
  “咔哒”地一声响,打断了孟时齐已然飘移到鸟语和龟语那边的思绪。
  高加文已经嘀哩嘟噜地按下了控制器上的一串按钮,机器左边的银色舱内泛出了一道蓝光,舱门缓缓打开了。
  一边操作着那些按钮,高加文一边喃喃地说:“按照我们之前讨论好的,时间设定到……”他的手指在控制板上游移选择,“……公元前五百年左右,春秋时期,孔子和他的门人生活的年代。”
  
  是的,春秋。
  他们选择的第一个实验目的地。
  孟时齐的耳边仿佛回响起了程宁静高昂的声音:“同学们,50%的占比,只要一千五百字,走过路过不能错过。这门课要是down了下学期还得重写,一学期如果要写两篇论文,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孟时齐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脑袋嗡嗡地。
  程宁静事实上是叫程志远,是孟时齐和高加文的班主任,也是班级语文课和国学课的老师。
  五年级下学期开学后的第一堂国学课,程志远在上课之前神秘兮兮地向同学们展开了一幅据说是他亲笔书写的毛笔字横幅,上面写着“宁静致远”四个字。
  他让同学们把这个成语记到本子上,然后开始充满激情地从这个成语的出处——刘安的《淮南子》——讲起;进而说到了诸葛亮在《诫子书》里对这句话的引用和延申,“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再又讲到了《出师表》,吹捧和强行科普了一番亮哥在三国鼎立时期的各种丰功伟绩,空城计、草船借箭啥的。
  最后在课堂结束前,还暗戳戳地带着大家分析和讨论了一波诸葛亮的星座和血型,
  那节课上得十分热闹,所有的同学回忆起来都觉得记忆犹新。
  从那天以后,这幅字被装裱起来还加了个高端大气的木制相框,挂在了班级背面墙的正中高处,每天进门一抬头就能看见。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程志远在“程学习”、“远大”之外,又get了一个新的绰号——“宁静”。因为宁静“志”远。
  后来程志远可能也知道了同学们在背地里这样称呼自己,然后宁静地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我没听到就当不存在)的策略。
  只是有一次在课堂答疑时,突然没头没尾地堆起满脸严肃说:“我还是更喜欢你们叫我远大,或者远大大,谢谢。”然后收获了一堂哄笑。
  对程宁静,同学们的感受都是惊人地相似——“又爱又恨”。
  大家既喜欢他天马行空跳脱的上课风格,又对他严格的作业要求和毫不放水的打分标准恨得心痒痒牙也痒痒。
  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上他的课欢乐似在天堂,做他的作业悲伤如临地狱。
  最气的是,无论如何暗示明示讨价还价,程宁静始终我行我素,人设保持得不要太好,一点儿也不跑偏。
  程志远这学期布置的期末论文题目是“论语研读心得”。
  体裁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均可,字数要求不少于1500字,同时这学期的期末论文在语文总成绩中占分比例被提高到了50%。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在高加文和孟时齐讨论实验目的地时,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春秋。
  如果能顺利地穿越回春秋孔子时代,近距离地观察那时候的人和事,何愁写不出让远大大蹭蹭给分的论文来。
  一想到这学期的语文分数要有保证了,孟时齐就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启程。
  
  “准备好就可以进去了。”高加文已经完成了各项启动和检查工作,转过身对孟时齐说。
  说完他顿了一下,想起什么来,从兜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塑料密封袋子。
  袋子里是几个黄绿色的球状颗粒,他递给孟时齐说:“抗干扰隔离素,爸爸主导研发的新型药物。可以在超粒子转化过程中镇静神经系统和维护身体机能,每次实验前吃一颗。”
  孟时齐犹豫了一下,他从小就不爱吃药,只要带“药”字的东西都能让他的内心感到无比抗拒。他至今还没想通的事情之一就是,好好的一种花为什么要叫“芍药”。
  想归想,但为了保证实验的成功,他也只能配合高加文的安排。
  于是孟时齐伸手接过袋子,掏出一颗药丸直接吞了下去。
  “好了,我进去了。”
  他平躺进金属舱,戴上高加文递过来的眼罩,抽拉结构的金属盖子一下子密闭了起来。
  虽然眼睛已经被蒙住,还是能感觉到周围的黑暗明显更浓厚了,一种身处密闭狭小空间的局促感笼罩了下来。
  孟时齐把两只手放在肚子上,十个指头下意识地紧扣到了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之前看到过说有一种人,无法待在黑暗狭小的空间里。他在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还好自己并没有这种问题,要不应该根本无法成为体验者。
  “我已经开启了程序,很快你会进入睡眠。”
  高加文的声音隔着金属舱门传进来。
  “知道了。”孟时齐应道,然后又自言自语地小声说:“黑乎乎的,还真的很适合睡觉,好像都有些悃了。”
  外面没声音了,孟时齐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感觉快要睡着了的时候,高加文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要害怕,我在外头随时监控着。”
  孟时齐莫名地感到一些安慰,他伸手摸了一下左手带着的联络器。
  “嗒、嗒、嗒”
  耳边传来不知从何发出的清脆计时声,是整个世界最后的声音。
  孟时齐感觉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说不上来是什么。
  不是香味,也不难闻,甚至于闻起来好像还有些舒服。
  再然后,意识成为了空白。
  无尽的黑暗袭来,他进入了梦乡。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