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冠礼,成人式。1
  第二天早上,梦旅起得很早。
  本来他还是打算再多睡一会儿的,但是变成猫之后,听觉也随之变得灵敏起来。迷迷糊糊的听见孔丘起床的动静,他也就跟着爬起来了。
  孔丘起来简单地吃了些东西,又屋里屋外的洒扫了一遍,就往主庭院那边去了,他要到北房给主母请安。
  梦旅跟着孔丘过去,趴在北房门口一棵树下等他。
  早晨的空气清新干净,庭院里似乎也刚被清扫过,角落里几丛兰草上还有尚未蒸发的露珠。
  梦旅眯着眼四处张望,看见西面昨晚听到有女子说话的那间房屋门开着。
  带着些好奇,他起身走到那屋子的门口,隔了一段距离往里看过去。
  一名女子坐在桌前,手上拿着一件下摆有些像裙子的白色衣裳,正专心的缝着。旁边坐着梦旅昨晚在孔丘屋里见到过的祁姥姥。
  祁姥姥一边看着那女子做针线活儿,一边在旁边指导她。
  “这个地方要挑过去,不能缝到一起。”
  “进针时手可不能歪,歪了缝出来就不平整了。”
  “绶带和这条边要对齐,有角的一面往里……”
  干活的女子似乎不太熟练,本来就缝得有些慢。越听姥姥在旁边说就越是手慌脚乱的,没过一会儿,额头都冒出些细微的汗珠来。
  祁姥姥倒是也很耐心,错了的地方会指着教她改,但一直只看着让她自己做,始终也没有伸手帮忙。
  看了一会儿,梦旅听见有人喊他,他回头看,孔丘已经从主母的屋里出来,过来找他。
  孔丘走过来附身抱起梦旅,屋子里的两人也看见了他。
  做活计的女子顿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她放下手中的针线,磨磨蹭蹭地站起身给孔丘行了个礼,淡淡地说:“见过公子。”
  孔丘略微躬身回礼,道:“见过祁姥姥、英妹妹”。
  祁姥姥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俯了俯身,笑着做了个回应。
  那女子一眼看见孔丘怀里抱着的梦旅,眉头微皱。
  “哪里来的猫?”
  梦旅大气也不敢出,老老实实趴在孔丘手臂上,直盯盯地看着地。
  孔丘笑了笑说:“这是我之前家养的猫,不知怎的,昨天竟然寻来了这里。眼下先养在我屋里,等过几日伯尼来了再看是否要带回去。”
  祁姥姥昨晚到孔丘的屋子里时,也没看见什么猫,这下听他这样解释,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不打算多追究,只是瞥了一眼梦旅,说:“主母是否知晓了?”
  孔丘很有礼貌地说:“刚才问过主母的意思,已经答应下来。”
  祁姥姥点头,孔丘再次行礼作别,就往自己屋子走。
  走到快要转角的地方,梦旅耳朵灵敏,听见刚才的女子小声嘟囔着说:“多养个人都还费力,还要养只猫……”
  祁姥姥在一旁斥道:“小英,抓紧接着干活儿。”
  梦旅见四下里没有人,抬起头问孔丘刚才两个人是谁。
  “年纪大的是祁姥姥,主母娘家的亲戚,帮着主母主理府中事务。年纪小的那个是宋家妹妹,叫夏英,她还有个姐姐叫取羊,她们都在府上做事。”
  梦旅点头,又问道:“丘哥哥,我听他们都说在准备什么礼?是怎么回事?”
  孔丘笑道:“梦旅回来得正好,再过几日,就是丘哥哥的受冠之礼了(注1),梦旅正好可以一起观礼。”
  “冠礼?冠礼是什么?”
  “是一个受冠的仪式,在我们这里,男子到了20岁就要举办冠礼,代表他已经成人,可以带兵打仗了。”
  梦旅吐吐舌头,他可还没想过什么打仗的事。
  不过,在他有限的历史知识里,还是知道春秋战国时期是历史上著名的一个乱世。这时候的国还很多,国与国之间互相打仗征伐,大小战争不断,一直到秦始皇吞并六国,才形成了大部分区域内的统一。
  “那丘哥哥会去打仗吗?”问完梦旅才觉得自己的问题好像很傻,如果孔子去打仗了,那论语这本书怕是也没了,那他还用的着写什么论文吗?还有孔子带头编写的《诗》、《书》、《礼》《乐》、《春秋》啥的也应该见不着了,这些都是程志远上课时候给他们讲过的。
  孔丘不清楚梦旅心里这些弯弯绕绕的,倒是很认真地回答道:“我虽然志在为学,但君子应当以义为上,义所当为,当仁不让。”
  “所以丘哥哥的意思是如果有需要的时候,还是会去打仗的?”
  “是的,一切以义字为先。”
  “什么是义?”梦旅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孔丘想了一下应当怎么同他解释,然后决定从字形入手。
  “梦旅你看義(注2)字,上面是一个羊,下面是一个我。”孔丘随手从花盆里捡起了一小段木枝,蹲下来就着地上的一些积灰写给梦旅看。
  “羊的古意代表美好和善,我的古意是一种长柄的兵器,两个放到一起,就是礼典仪式里所用的庄重、肃穆的器具。”
  梦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那这跟刚才说的打仗也没关系啊。”
  孔丘笑说:“这只是它本来的意思,若是放到人身上,用来形容人的话,那就是‘美好合宜的我’了。代表一个人有美好的品德,行为举止合乎正义。”
  “所以‘义所当为’就是做合乎道德和正义的事?”
  孔丘笑着点头,很满意梦旅的理解能力,说:“对,它代表一个人有肯为别人做好事、肯牺牲的精神。”
  梦旅觉得这时候应当有一个笔记本,好让他能够把这些内容记下来,可是春秋时代又让他到哪里去找什么纸和笔呢。
  孔丘看着呆萌萌的梦旅,似乎是一副理解不了的样子,拍拍他的头,也不再多说,带着梦旅回屋去了。
  
  之后的日子基本都差不多,孔丘除了偶尔会出门,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屋子里看书学习。
  梦旅在这里不用上学,又开始过起了无所事事的日子。
  开始的时候,他还很高兴,再也不用早锻炼、背课文、写作业。丘哥哥看书的时候,他从不去打扰,就每天摸摸鱼、看看花,四处溜达。把孔府逛遍了以后,还偷摸着往外头跑了几回,去看城里街头巷尾的景象。
  可是很快地,他就觉得高兴不起来了。
  这里没有同学,也没有白毛、小灰那样的小伙伴可以陪他聊天玩耍,没有奶奶给他做好吃的饼干,也没有爷爷给他讲睡前故事。他开始怀念起坐在教室里上课,期待下课铃声响起的那种感觉。
  后来,孔丘看书的时候他也不到处乱跑了,坐在他旁边,在联络器的辅助下试着去看那些竹简,也会请教孔丘一些问题。
  从上次孔丘给他讲解了“义”字之后,他开始对这些笔划虽然特别多,但是形状非常特别的字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他用指甲在桌子上学着临摹,记下了好几个竹简上的文字形状,打算回去的时候写给爸爸和爷爷看。
  他第一次在孔丘面前使用联络器的时候,孔丘的眼睛都瞪圆了,呆呆地盯着他的手,就跟他刚遇到白毛和小灰那时候一样。
  “这是在做什么?”孔丘诧异地问。
  梦旅笑道:“这是联络器上阅读扫描的功能。”
  边说边拿起一只散开的竹简,对着它从上到下扫描了一下。
  机器女声再次响起:
  [《诗经.魏风.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翻译: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要吃我种在田地里的黍!从三岁起我就把你当成朋友,你却对我一点也不照顾。]
  “……”
  孔丘拉着梦旅的手,上上下下地看,他想不明白那神秘的光是从哪里来的,也找不到手里面那个会说话的人。
  梦旅捧着肚子咯咯咯直笑。
  “别找了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叫电子设备。”
  然后孔丘就更摸不着头脑了。
  梦旅简单地给他讲解了一下原理,光是怎么来的有什么用,讲话的声音是怎么回事讲的是什么语言,翻译以后的内容是从哪里来的、说的是什么意思。
  孔丘听了直点头,道:“竹简上的内容的确是这个。”
  他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联络器问:“所以按照你的说法,里面有个太阳,还有个人,还有本什么都知道的书?”
  梦旅头疼道:“……,就试着先这么理解吧。”他也很难继续往深入里向孔丘解释清楚一系列相关联的原理,比如什么是计算机系统、数据储存、文字识别等等。
  从那以后,孔丘时不时地会瞄一下梦旅那只戴联络器的手,仿佛在期待下一秒钟可以从里面变个人出来似的。
  
  这样又过了几天,伯尼来了。
  伯尼作为孔丘冠礼仪式上的主人,被主母早两天接了过来,一起来的还有伯尼的妻子和孩子。
  孔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伯尼了,看见他十分高兴。
  伯尼先给主母请安之后,就到孔丘的屋里来。兄弟两坐着说了好一阵子话,互相问候上次分别以后的情况,伯尼已经谋了个差事,跟孔丘说些工作上的人和事,又关心弟弟的学业。
  梦旅很想问问伯尼白毛和小灰怎么样,但又怕开口吓到他,只能偷偷请孔丘帮着询问了一下。
  直到主母派人来喊他们吃饭,孔丘才赶忙帮着伯尼去厢房安顿行李,然后前去用膳。
  随着冠礼日期的临近,孔府里也显得忙碌和热闹了起来。
  家里的下人们都赶着准备仪式上需要用的各种器具和礼服,大门口经常有搬进搬出的人,好多东西梦旅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连祁姥姥也亲自缝起了帽子和礼服上悬挂的丝质带子。
  除了伯尼,还有一些主持和行礼的宾客也提前住了进来。家里多了好多陌生的面孔,吃饭的时候也要多摆上两桌。
  孔丘每天看书的时间变少了很多,要么被主母安排去置办一些事项,要么跟着伯尼招呼客人、布置祠堂。
  很快,就要到冠礼的日子。
  
  ——————
  你的好友梦旅猫发来信息:成人式[小猫戴帽子.jpg]
  《论语.阳货篇》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
  注1.按照历史资料的记载,孔子19岁时娶妻。这里出于创作上的考虑,在时间线上进行了一个小的调整,把20岁行的冠礼放到了前面,在此说明。
  注2.義,义的繁体字。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