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寻找丘哥哥。2
  太阳开始朝向西面行去。
  起初是令人难以觉察地缓慢,然后逐渐加快,再而越走越急。
  四周的光线已经暗淡了些许,梦旅眼看着太阳再过不多一会儿就要落山,心里越来越焦急,脚下也加起了劲。
  下午睡完觉出发之后没多久,他就意识到了问题。
  按理说白毛告诉他半天的路程,中午不是就应该到了。可是当时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梦旅连城郭的影子都还没见着。中间倒是经过了两个小村子,但是那种程度的规模显然跟白毛和小灰说的“城里”相差很远。
  这时候,梦旅才突然反应过来,半天的路程,根本就不是对猫而言!
  人走半天时间,猫要走多久?
  这问题他以前从来没想过,以后却会记得很牢了。
  梦旅开始后悔早上浪费在路上玩耍的时间。早知道是这么回事,他才不会去追什么蝴蝶蜻蜓、逗什么鱼。
  明白过来以后,他也试着奔跑了一阵,还试着偷偷搭过牛车。
  结果发现,猫的身体本来就小,能量储存也少。跑一阵子他就感到很累了,不得不歇下来休息,趴在地上瘫好一阵子才爬得起来。然后一看,耽搁的时间还不如走。
  牛车就更别说了,走的还不如他快嘞,也就是稍稍能歇个脚。
  
  梦旅就这么紧赶慢赶地,还是在城门关闭前赶到了城里。
  进了城门,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天就已经完全黑了。
  黑漆漆的街道上没有灯,路上也基本没什么行人。只有城中间连着城门的一条主路上偶尔有一两个人走过,还都行色匆匆的,像是要赶着回家。
  好在变成猫还是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优点的,其中之一就是走夜路不怕黑。
  梦旅的眼睛在夜晚里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可还没等他沾沾自喜完,问题又来了。
  该上哪去找丘哥哥呢?
  梦旅沿着主路走了两圈,又钻进旁边的几个小巷子看了看,感到十分地惆怅。
  这一家家、一户户的,看起来长得都差不多。有的大一些的院落倒是挂着门牌,另外一些小门小户的基本上就没有了,只偶尔几家会在门框边挂个小牌子。
  梦旅静下心来思考着,按照白毛告诉他的说法,还有结合之前看过的一些资料,孔丘是鲁国大夫之后,父亲叔梁纥(注1)武功了得,闻名于诸侯,也算得上是世家公子。
  想到这里,梦旅一拍脑袋,丘哥哥的主家应该会挂上孔府的牌匾吧。于是他便回头再仔细地去看那些门牌。
  不仔细看还好,一仔细看,又发现全是些看不懂的字。
  梦旅无奈地打开联络器,点开扫描读取的功能,开始一个个地查看门匾上都写的是什么。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春秋时代都邑里,出现了一幅相当蹊跷又违和的画面——一只身上穿着忍者夜行服,头上带着黑色面具的橘猫,上蹿下跳地在街道上每户人家门前蹦跶,身体上发出一道诡异的光芒,伴随着它的每次起跳和降落,投射到大门上。
  胆子小的人看见这一幕,应该会被直接吓倒在地。即便是胆子大的,看了也怕是要立马奔走报告给官老爷追查。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只黑夜里偷偷搞小动作的猫,并没有被任何人看到。古代的人们日落而息,早早地就进屋歇息了。只偶尔有院子中机敏的狗子,听到外面的动静,窜出来对着大门一声声地吠叫。然后不多一会儿,被打开门的主人呵斥住,委屈地夹起尾巴躲进狗窝里。
  当然,梦旅并没有忍者夜行服可以穿,也没有什么黑色的面具可以戴,只是黑暗的影子投射到他身上,带给了他这种想象。
  他想下回是不是可以让高加文给他在系统里加上个服装造型什么的。
  在不知道蹦跳了多久之后,他终于在一户人家门前听到了机械女声播报的两个字——[孔府]。
  “……家酒,叫人想家。”
  在意识到脑子里突然冒出的一句旁白之后,梦旅全身颤抖着打了个寒颤,赶紧锤了几下头:这魔性的广告词无处不在,都怪爷爷每天吃饭的时候总是看新闻联播。
  梦旅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很是花了些时间,眼前的院子还是有些规模。
  整个院墙围得密不透风,里面也听不到什么动静。
  他试着从院墙外的一颗树爬上去,跳到旁边略低矮的一段围墙上,顺着围墙找到几摞贴墙堆放的干草堆,顺顺当当地跳了上去,来到了院子内。
  矮墙内是一个庭院,四面都被屋子环绕着,中间栽种着几颗大树。周围的屋子都黑着灯,只有一个角落里的耳房里,隐隐透出些亮光。
  梦旅惦起脚走到亮灯的屋子门口,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
  “姐姐,这衣裳也太难缝了。”一个女子带着些埋怨说。
  “白天祁姥姥不是才手把手的讲给你听了。”
  “讲是讲了,当时也听明白了,现在又觉着不会了。”
  “英妹妹这是第一次缝制,难免生疏些,等下回就容易了。”
  “我还是等明天姥姥来了再接着缝吧。”
  “主母已经请人算过日子,大礼的日子就定在十日后。妹妹再不抓紧些,恐怕会来不及。”
  “哎,知道了,知道了。”叫英妹的人嘟囔着说:“从我进门起就没听说过什么小公子,怎么着突然就冒出来了。一来,还这么多事。”
  “主母怎么说的你忘了?以后在家里不要再提这些事。”另一个女子声音里带上了严厉。
  “……,知道了。”
  “这件素积(注2)是仪式里专门要用的,可不能马虎。”
  “哦。”
  “这几天,我晚上都过来帮你。”
  “还有那个玄冠,递过来给我看看……”
  梦旅没有继续听她们说,很明显丘哥哥并不在这里。
  他从右边的一道侧门拐出庭院,前面狭长的走廊通向后院。走廊尽头的右手边,挨着后院的院墙有两间厢房,其中一间点着灯。
  梦旅刚想往前走了看看,突然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他身子一猫钻进了墙边堆叠的几个花盆里。
  来的人是一个上了些年岁的老妪,右手杵着一个手杖,左手拎了个不大的布兜,弓着身子走路,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老人走得不急不徐,到亮着灯的厢房门口停了下来。
  老妪敲门说:“公子,主母吩咐我过来送些东西。”
  屋里有人应声,没过多会儿,厢房的门被打开了。
  “祁姥姥快请进!”
  梦旅听这声音感觉莫名地有些熟悉,刚把头探出去看,只见屋里开门的人一侧身,让老妪进屋,两个人都消失在了门板后头。
  他从藏身的花盆处出来,急走两步,跳上了厢房的窗沿。
  屋里正中摆着一张木头四方桌子,上面点着一盏油灯。
  老妪坐在上首的位置,神色仪容看着十分端正,带来的包裹已经被放在桌面上,旁边有一卷摊开的竹简。
  她的右手边坐着一个男子,正是孔丘。
  比起上一次见到的时候,孔丘身形看着又高大了许多,体态也没有原来那么单薄,感觉整个人褪去了些少年的模样。梦旅眯着眼乍一看过去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他。
  梦旅很想马上跳过去和他打招呼,但想到祁姥姥也在场,也只能先忍住。
  “这么晚了,公子还在读书?”
  “学如不及,犹恐失之。为(wéi)学善道,丘一日不敢懈怠。”
  祁姥姥赞许地缓缓点头,隔了少顷,伸手拍了拍桌上的布包说:
  “行礼前你穿的初服主母已经命人备好了,让我送过来,你回头试试合不合身。”
  孔丘坐着欠了欠身说:“多谢母亲。有劳祁夫人了。”
  祁姥姥摆摆手,道:“主母还说,你父亲也不在了,就由伯尼(注3)来主礼,早两日她会派人去把伯尼接过来。”
  孔丘听到之后眼神有些发亮,问道:“哥哥要来?”
  祁姥姥点头,接着说:“另外,主母还叫我跟你商量一下,主持的大宾和助礼的赞冠(注4)就从本家和主母舅家里挑选合适的人,七日后再命人卜算选定。不知这样安排是否妥当?”
  “母亲安排自然是合乎礼仪。”
  “如此甚好。”
  “母亲是否还有别的吩咐?”
  祁姥姥摇头说:“话已全部带到,小公子早点休息,老身这就回房去了。”说着用拐杖撑着起身。
  孔丘把祁姥姥搀扶着送到门外,看她走了才返身回屋。
  他正要伸手打开布包,想把里面的衣服挂到木杆上,就看见“咻”地一下眼前窜出来个影子。定睛一看,一只橘猫蹦到桌子上坐着。
  梦旅迫不及待开口喊他:“丘哥哥。”
  孔丘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应道:“梦旅?”
  “我可找到你了!”
  梦旅开心地在桌子上转圈,长尾巴一摆一摆地在身后抖动。
  “真的是你吗?”
  “不是我还能是谁,还有别的猫跟你说话,样子还长得跟我一样吗?”
  孔丘笑了,说:“除了你倒是再没见过了。”
  梦旅在开心之外还加上了得意,能做出TSID梦境时空机的天才少年这世上怕是也只有一个了。
  “你是怎么寻到这里来的?”
  “唔,这说起来就比较复杂了。我回来的时候去到了以前你住的那个院子,白毛和小灰告诉我说你住在城里,我顺着方向来找,然后又想了些办法,最后找到了府里。”
  梦旅自动略去了忍者夜行猫找门匾的那段,孔丘还不知道联络器的存在。
  “一路上是否都还顺利?”
  “除了远了些,差点没赶上进城,其它倒是都还好。”
  孔丘爽朗地笑起来。
  梦旅问:“丘哥哥怎么住到这里来了?”
  “伯尼哥哥要成家,需要自己的住处,正好主母也邀我回来,这便来了。”
  梦旅点头,然后想到了什么,说:“丘哥哥,对不起。上回……,我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跟你说。”
  他不想提到那些不开心的往事,但是又忍不住要向孔丘解释。他还记得他离开的那天,那只被网困住的黄莺仓庚,他们在山林中溪水边的对话,还有下山时候轻松愉快的心情,以及如何在转眼间就消失殆尽的美好。
  想到梦旅上次消失的时间,孔丘怔愣了片刻,脸上的神情依然平和,道:“无妨,无妨。那时候家里事务太多,发现梦旅不见了也没顾得上寻找。后来日子久了,也就知道你大概是不会回来了,也就没接着找了。”
  “我是突然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另外一个世界。以后这样的情况可能还会有很多。”
  孔丘点头,他还是很难以理解和想象梦旅说的东西,但是既然一只猫都能够在自己眼前说话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呢。
  “每次来到这里的时间,还有回去的时间,都是我没办法控制的。”
  “所以你回去了这么久才再次出现?”
  “嗯。事实上我也没有回去那么久,但是再来了以后,就已经过了很久了。”
  “所以如同你第一次所说,‘你们’的时间,跟‘我们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孔丘边思考边试着问。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坦率地说,这种时空平行、时空扭转的原理,作为人的孟时齐都没办法完全理解清楚,更别说向别人解释。梦旅没想到孔丘能接受得这么快,心想不愧是圣贤,脑子就是好用。
  他试着想了一下如果和丘哥哥对话的是高加文,两个天才的相遇,画面是不是会很不一样。
  一人一猫又说了会儿话,直到累了才熄灯睡下。
  
  ——————
  你的好友梦旅猫发来信息:[黑衣夜行小猫.jpg]
  《论语.泰伯篇》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
  注1.孔子的父亲叫叔梁纥(hé),母亲叫颜徽在。叔梁纥的叔梁是字,纥是名。古人的姓和氏是分开的,孔子的孔,最初是氏,后来才固化下来变成了姓。
  注2.素积,古代穿在里面的一种衣裳,腰间有褶裥,又叫素裳。行冠礼时要给受冠的人穿上,是仪式的其中一个步骤。
  注3.伯尼是孔子的哥哥孔孟皮的字,古人习惯以字、号来称呼人,以显示亲切和尊敬。
  注4.古代男子20岁行冠礼。冠礼主人一般为受冠者的父亲,大宾是冠礼的主持人,赞冠是按照仪式规程给受冠者戴帽子和穿礼服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