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寻找丘哥哥。1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孟时齐按部就班地去学校上课。
  忙碌、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又来到了周末。吃完午饭午睡了一会儿,他就来到了高加文家。
  昨天在学校的时候,他们已经讨论了今天的实验。经过两个星期的时间,他上次回来之后那种焦急的心情也得到了缓和。
  天才少年还是同往常一样,带着眼镜,一丝不苟地操作机器。
  孟时齐躺进金属舱,带着期待的心情开始实验。
  朦朦胧胧间,他听见一个轻微、低沉的声音,似乎是在喊他,又好像在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
  等他集中注意力去听时,那个声音又不见了。
  他想马上喊高加文,询问是不是他在讲话。
  但是细细的嗡鸣声让他知道,机器已经开始运转。
  很快,他进入了睡眠。
  
  和上两次不同。再次醒来的时候,梦旅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熟悉的环境中。
  他直接来到了孔丘家的院子。
  就是到来的方式有点……,一言难尽……
  他以一种几乎可以说是挂着的方式醒在围墙边的蔬菜地里。
  梦旅的猫头挂在贴墙靠着的一排竹篱上,半边身子悬空吊着,一只手被篱笆卡住,另一只手上绕着瓜藤,只有一只脚能挨着地。
  午后的阳光透过藤蔓直射到他的脸上,刺得他睁不开眼。
  梦旅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篱笆藤里把自己解脱出来。
  搞得满身满脸的狼狈。
  屋子的房门关着,里面听起来没什么动静,院子里也没人。
  梦旅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院子,好像变大了些。
  整个院子的围墙往外扩了好大一圈,除了菜地的面积变大了,对面的水井边也用篱笆围起了一圈,一只小猪仔正趴在里面睡觉。
  梦旅挺心里感到疑惑,一下子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
  正想着,听见身后“嘎嘎”地叫声。
  他眼睛一亮,高兴地转身看去,果然是白毛!
  梦旅喊道:“白毛!”
  “???”
  白毛闭上嘴,眼睛半眯着,看陌生人一样地盯着梦旅。
  “我是梦旅啊。”
  “梦旅?”
  白毛开口了,围着梦旅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他。又过了好一会儿,忽地眼睛圆睁:“梦旅!”
  “对对对,是我是我。”
  梦旅激动地点头,他都要开始怀疑这鸭老兄是不是得失忆症了。
  “你怎么在这里?”
  “???”
  这下换成梦旅问号脸了。
  “这么长时间你跑哪去了?说起来你样子还真没怎么变。”
  梦旅心里的答案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从上次回去到现在,果然已经隔了一段时间。难怪白毛一下子认不出自己,难怪院子都已经变样子了。
  “我……回去了一阵。”
  “回去?回家吗?”
  “对。就是回家去了。”
  “那你还回去的挺突然的。”
  “的确,是有那么点突然。”梦旅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着,“也没来得及跟你们说一声。”
  白毛大方地说:“没事没事,这不是回来了嘛。”
  “我回去了有多久了?”
  梦旅想知道自己到底离开了多久,全然不觉得问出去的话里有什么问题。如果他们是处于同样的世界,那么对方的时间自然也就是自己的时间,又怎么会需要问呢。
  白毛倒是也很缺心眼儿,直接就回答说:“差不多有三年了吧。”
  “三年?”
  “对啊,上次见你是什么时候来着?”
  “应该是颜夫人那时候……”
  “哎对对,就是那时候。那就是了,都三年了。”
  梦旅心想,这机器的时间观念还真是跳跃啊,他就回去了一礼拜,再来怎么就已经成三年后了。但是纠结时间的问题也没什么用,既然已经都这样了,他还是得尽快搞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才好。
  “丘哥哥和孟哥哥在哪?他们怎么样了?”
  “丘哥哥住到城里去了,他搬回主家了。”白毛略微有些遗憾地说:“我也有段日子没见到他了。孟哥哥……,瞧我跟着你都讲快了,现在我们都叫他伯尼叔叔(注1)了。伯尼叔娶了媳妇儿还生了孩子,一家人现在住在这里。”
  梦旅没想到一回来就面对这么多变化,忙着回来找丘哥哥,却发现丘哥哥已经不在这里了。孟哥哥也变成了伯尼叔叔。
  “对了,小灰呢?”一直也没看见小灰。
  “哦,小灰啊,他好着呢。中午吃饱了出去串门儿去啦,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白毛说着笑了起来。
  梦旅听言放下心来,也跟着笑,然后问:“白毛,你知道丘哥哥住在哪里吗,我想去找他。”
  白毛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道:“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我只听上回丘哥哥回来的时候跟伯尼叔提过,说从他住家到这有50多里路,要走上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到。具体在哪个方向,我都还搞不清……”
  “我知道,往西北方向走!”
  小灰的声音突然插进来,它刚才进门就看到了梦旅,正好听到他们在讨论丘哥哥的住处。
  “小灰?”梦旅脸上充满了惊喜。
  “嘿嘿,梦旅你回来啦?”
  “是啊。你怎么知道丘哥哥是住在西北边?”
  “上回伯尼叔和婶婶商量要进城去看丘哥哥的时候就是这样说,我听到的。”
  方向有了,路程也大概知道,梦旅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考虑现在动身出发的可能性。半天时间能到的话,晚上应该能赶到那里。
  “梦旅”,白毛喊他回神,说:“你今天还是在这里住下吧,明天一早再出发。再两个时辰太阳就落了,夜路不好走,万一迷路了咋办。”
  “就是,就是。”小灰附和着说:“我们都那么久没见了,一会儿正好说说话。”
  梦旅想了想白毛说得也有道理,就算夜里去到了,黑布隆冬的也不知道要上哪里找人去。
  他答应下来,跟着白毛他们在院子里寻了个阴凉处,三个人头凑着头聊起了天。
  
  傍晚的时候,伯尼回来了。
  婶婶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在屋里等他回家,一见他就笑着迎上去。
  他的腿脚看起来还是很不利落,依然要借着拐杖行走。一家人在屋里吃饭,伯尼的脸上总是挂着笑。
  梦旅在院子里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准备后就出发了。
  白毛和小灰把他送到村口,和他道别。白毛本来提出要陪他一起去,但是梦旅拒绝了。
  家里拢共就那么一只鸭,要是走丢了,还不知道伯尼叔得多着急呢。更何况,他是去找丘哥哥,啥时候回来还不一定,到时候让白毛自己回来,他也一样不放心。
  “等我找着丘哥哥,再回来看你们。”梦旅跟他们挥手说。
  小灰腮帮子鼓了鼓,说:“梦旅要记得帮我们问候丘哥哥”。
  “好的,一定。”
  白毛摆摆手说:“去吧。把路记好了,下次回来带我们一起去。”
  “知道了。”
  
  出了西边的村口往北走,只有一条刚刚够牛车通过的泥土路,歪歪扭扭地往前延伸出去。
  梦旅把联络器打开,上面有内置的指南针。
  上次他回去的时候想让高加文给他弄个导航,可惜他忘了这个世界里没有卫星的存在。天上围着地球转的还只有个月亮,定位、导航什么的是不可能实现了,除非天才少年在系统里给他造出个“北斗”卫星系统来。
  不过指南针还是可以办到的。除此之外高加文还装上了计步器和距离换算装置,可以根据他的步幅和频率来测算所走的距离。虽然梦旅觉得这个东西好像没有多大用处,尤其是在他已经是一只猫的情况下,也不知道还管不管用。但既然有了,那也就不妨先试试看。
  找准了方向,心里计算了一下路程和时间,他就出发了。
  开始的时候,梦旅还活蹦乱跳的,一会儿逗逗蜻蜓,一会儿追追蝴蝶。再不然就伸爪子挠两下溪水里的鱼,看着鱼群受到惊吓四散着逃开,他乐得咯咯直笑。
  一路上只遇到了几个行人和一辆牛车,都是一副匆匆赶路的样子。有人看见了梦旅,也就是一眼扫过,并不会多加在意。
  边走边玩,边玩边走,日头很快就到了中午。
  梦旅挑了路边一颗茂盛的槐树,蹦到离地比较近的一根粗树枝上休息。
  他乘着凉打开一直挂在肚子上的小背囊,里面放着几片小鱼干,还有白毛塞给他的红果子。一边吃,一边胡乱哼哼着自己也不知道是啥的歌曲。
  没过多久,路上走过来一个人。
  梦旅眯起猫眼睛看,只见来的是一个看起来跟——现实世界的——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
  男孩穿着非常简陋的粗布衣裳,有几个地方还被撕开了口子。
  他的皮肤黝黑,粗眉大眼,额头上系着一条拧起来的布条,正前方打了个结。布条已经被汗浸湿了,汗珠顺着鬓角往下流。
  男孩背上背着一袋米,走路的时候身子往前倾斜,看起来米的重量不轻。
  似乎是走累了,他停了下来,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往梦旅蹲着的这颗树走过来。
  他把米袋子小心翼翼地卸下,挪动着将袋子靠到树干上,整个过程都显得有些吃力,但又非常认真。直到确认米袋子靠牢了,他才终于坐下,掏出半片饼子,就着一些野菜吃起来。
  梦旅被枝枝丫丫的树干遮挡,男孩始终没有注意到他。
  见男孩吃得飞快,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兜里剩下的最后一个果子,想了一会儿,把那果子扔到了男孩怀里。
  树上突然掉下个东西,男孩吓得身子一抖,拿起来看才知道是个果子。他疑惑地抬头看过去,并没有在树梢上看见有别的果子,只有一只橘猫趴在树上,似乎也在看他。
  难道是这棵树结的最后一个果?
  他迟疑了一下,抬手用衣襟擦了擦,三下五除二就吃了进去。
  男孩吃完稍稍歇了会儿,背上米袋又往路上行去。
  梦旅趴在树上眯了好一阵,等到把中午最毒辣的日头躲过了,才跳下来继续朝着设定好的方向赶路。
  
  ——————
  注1.孔孟皮,孔子同父异母的哥哥,伯尼是他的字。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