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研学旅行。
  孟时齐走近一些才看清楚,站在墙边的女生是黎路,对面两个男生也是他们班的同学,一个叫乔子泽,另一个是陈凡。
  一个印着彩虹和独角兽图案的粉色书包躺在地上,文具和课本跌出了书包外,沾上了灰,散落在旁边一地。
  “撞了人,你就应当道歉!”陈凡大声嚷嚷。
  “你们……,你们是从后面走过来的,我看不到。”黎路小声地解释。
  “后面走过来也是你撞的!”
  黎路垂着头,声音越发地小了:“不是我……”。
  “就是你!”陈凡不耐烦地伸手推搡了一下黎路的肩膀,“你到底道不道歉?”
  孟时齐看不下去了,像火箭筒一样“蹭”地一下走上前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黎路抬起头看见他们两,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
  “她撞了我们,不道歉!”陈凡转过头来,顿了一下,理直气壮地说。
  “她说了你们走在后面,还能是她撞的你们?”
  “怎么不能?她就是挡到路了!”
  “哦,挡到路?”高加文突然插进来淡淡地说,“挡到路所以你们就要把人撞开?”
  “……,我们没撞!”
  “没撞那她自己把书包扔地上了?”
  “那是她自己不长眼。”
  “我以为眼睛都是长在前面的。”
  几个孩子你一句我一句,都开始有些强词夺理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乔子泽拉了拉陈凡的袖子,说:“算了,走吧。”
  突然冒出来两个讨厌鬼,他心里也有些慌了,待会儿被学校门卫看见了把老师找来,那就麻烦了。
  陈凡听到乔子泽这么说,立马蔫了下去不说话了。他虽然声音大、爱冒头,但平常都是乔子泽带他玩,他也一直很听乔子泽的话,乔子泽指东他不敢往西的那种。
  见他们要走的样子,孟时齐把人叫住说:“等等,把东西捡起来再走。”
  乔子泽回头恶狠狠地看了孟时齐一眼,拉着陈凡转身走了。
  孟时齐气得跳脚,但也没再上前阻拦,只俯下身去拾地上的课本,高加文也上去帮忙。
  孟时齐虽然平时不太关心班里的各种八卦,但也隐约知道黎路在班里是一个经常被欺负的对象。尽管她为人内向、行事低调,却还是无缘无故地被大家自动划到了对立面上。黎路的妈妈是学校门口的一个小摊贩,每天下午,她会推着卖炸土豆块和小卷粉的车子过来摆摊,顺便接女儿放学。妈妈在摊子上忙碌,黎路就趴在小凳子上写作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同学间就传起了她“有毒”的流言,说她的衣服上有炸土豆的烟味,里面有不为人知的、神秘的有毒物质。这种说法在同学中间传播得十分迅速,开始大家还只是在背后偷偷议论,后来就逐渐变得明目张胆起来。
  有同学当面嘲笑她有毒,旁边的人就跟着哄笑。平时交作业本的时候,如果有人拿到她的本子,就会飞快地扔到桌子上、甚至地上,好像一不小心碰到就会中毒一样。只要看到她从走廊里走过来,两边的同学就会自动地往闪开让出一条道,生怕一不小心会跟她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她近视程度不低,上体育课摘下的眼镜会不翼而飞,大家把那个叫做“瓶子底”。她课桌抽屉里的东西经常都会散落在地上,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
  当然班里的绝大部分同学不会带着恶意去作弄她,他们只是默默地待在旁边看着,成为一群旁观者。看着她一个人蹲在地上捡本子,看着她询问是不是有人知道她的眼镜在哪里,看着她打招呼的手停在半空,然后目不斜视地低头从她身旁走过。慢慢地,她也习惯了独来独往。
  所以今天孟时齐和高加文出来帮她的时候,黎路是感到很意外的。乔子泽是班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仗着一些不知道真假的所谓家里的“关系”经常作威作福,班里的同学基本上都不敢惹他。更别说他们欺负的对象是那个“有毒”的黎路了。
  孟时齐把东西收拾好递给黎路,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来抱着,简单地说了句“谢谢”之后,飞快地走开了。
  孟时齐不明所以地挠挠头,高加文脸上不带表情地说:“走吧。”
  
  期待中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周末。
  孟时齐虽然为实验的推迟感到遗憾,但是对一个孩子来说,能出去玩总是开心的。更让他感到开心的是,爸爸提前结束了出差,回来陪他一起参加。在他有限的记忆里,好像还没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周六上午一大早,父子两准时来到集合地点,坐上学校准备的大巴出发了。
  “萌宠乐园”是几年前才开业的一个大型动物园,孟时齐还没有去过。乐园在市区的西面远郊,开车过去要一个半小时。程宁静介绍的时候说里面除了有各种各样的动物,还有大面积的公园、湖泊和森林。
  孟时齐从小就是典型的只要车轮子一动,就开始犯瞌睡的人。周围的同学们都兴奋地说着话,眼睛盯着窗外的风景,他却刚坐上车没多久就睡过去了,睁开眼已经来到了公园门口。大门口的空地上乌压压地站满了人,不光有他们班,还有同年级其它班的同学,都听从老师的安排,排着队准备入园。
  孟时齐四周张望了一下,看到了高加文和他妈妈,拉着爸爸的手就站到了他们旁边。吴皓迟和他爸爸站在他们身后,父子两的风格差不多,都爽朗健谈,没过多会儿两个爸爸就站近了交谈起来。
  他看着远处站着的乔子泽和陈凡,冲着高加文小声说:“好像没看见黎路。”
  高加文不置可否地前后看了看,没有说什么。
  第一天的活动安排的是动物区的参观。他们被分成20个同学一组的小队,由专业的园区工作人员带着进行介绍和讲解,孟时齐和高加文、吴皓迟分在了一队。因为是双语主题的活动,每一种动物都会用中英文两种语言来介绍。
  负责带他们的叔叔出发前给每个同学发了寻宝一样的小册子,提醒他们认真寻找收集每个环节的印章和贴纸,以及记住册子专门标注的动物名称,晚上的抽奖和比赛会用到。
  一整天的时间,他们参观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区,投喂了萌萌的土拨鼠和羊驼,观看了水豚表演,还参观了一个巨大的鸟类天堂,小伙伴们玩得不亦乐乎。
  鸟类天堂是“萌宠乐园”的招牌项目之一。这是一个巨大的穹顶形玻璃建筑,里面散养着上百种鸟类,人一走进去,就感觉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无数的鸟在穹顶上方飞舞盘旋,周围各种各样的鸟鸣声回荡翻转、不绝于耳。
  进门旁边的回廊里,挂着约纳坦博士和其它几个鸟类语言学者的相片,下面配上了简单的文字介绍。
  地面上,茂密的植物配合着几条曲折蜿蜒的石子小路,把天堂馆分隔出了不同的鸟类种属区域。每个区域的起始点上都配置了三维立体投影,还有鸟类语音识别翻译的设备,一边播放着这个鸟类品种的介绍影片,一边让游客可以试着体验和鸟类进行沟通交流。
  高加文正随意看着一只白色葵花凤头鹦鹉的资料,听见旁边的孟时齐叹了口气。
  “怎么了?”他下意识地转头问。
  “想起白毛和小灰了,这里的鸟不会说话。”孟时齐的语气充满惆怅。
  “……”高加文白了他一眼,没作声,转过头继续看资料。
  “在‘那边’我可以直接跟鸟说话的,用不着什么翻译器!”孟时齐见他不理睬,又把头凑过去接着说:“用这种翻译器,根本不是在对话。”
  高加文已经开始习惯他用“那边”来代表梦境穿越后的世界。
  “在‘那边’你还是一只猫呢,在这里你可是人。”
  “……”被说到短处,孟时齐鼓起腮帮子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那时候你会说猫语吗?”
  “哎,这个我还真没试过呢!我应该会说吗?”孟时齐眼神一亮。
  “当然不应该。”
  “……,为什么啊?”
  “你在‘那边’能说鸟语是因为机器、系统,还有语言包。况且你是在梦里,理论上,梦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孟时齐居然破天荒地一下子抓住了话里的矛盾点,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那说猫语怎么就不行呢?”
  “没说不可能啊。但是你有猫语言破解安装包吗?”
  “我……”
  “当然没有。所以……”高加文做出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
  “什么时候,你爱豆……”高加文抬起大拇指指了指门口科学家长廊的方向,说:“也破解了猫语言的秘密,你就能说了。”
  “哼,我……,我自己研究!”
  孟时齐有些羞恼,扔下一句狠话转头走了。
  高加文眯起眼睛继续看鹦鹉,终于可以安静地思考了。
  
  晚餐安排在了乐园中央湖泊旁的草地上。
  服务人员沿着湖边搭起了长长的自助餐台,中间穿插着烧烤架。
  为了接待孩子们,餐台后面还放置了好几个巨大的卡通玩偶雕塑摆件。衬着黄昏的日落,卡通雕塑的剪影投射在湖面上,美得不得了,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去跟前玩耍。孟时齐很喜欢里面的一个透明灰色的暴力熊,拉着老爸过去拍了好多照片。
  自助餐开餐后,旁边已经搭建好的几个舞台上,分别开始了不同主题的晚会节目和互动活动,大家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边吃边玩。
  夜晚的湖畔灯光闪烁,一整天的活动热热闹闹地降下了帷幕。
  第二天上午是单纯的亲子活动时间,没有再安排游览,家长陪着孩子们在游乐区游玩了半天之后,吃了中饭,开开心心地返程回家。
  返程的大巴不再像来时一样叽叽喳喳,玩了两天,孩子们都累了,一个两个东倒西歪地在车上打瞌睡,孟时齐也一样。
  明天又要开始上课了。
  快睡着的时候,他不无遗憾地心想。
  
  ——————
  你的好友梦旅猫发来信息:[小猫和暴力熊合影.jpg]
  《论语.为政篇》2.24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