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久违的学校生活。
  第二天孟时齐没有去上课,他发烧了。
  奶奶早上叫他起床的时候,看到他犯着迷糊不肯起床,脸蛋红扑扑的,一摸额头才发现烫手。
  用家里的体温计一量,体温接近39度,可把奶奶吓坏了。一家人早上着急忙慌地,把孟时齐送到医院。
  孟冠仁因为早就定好了上午出差的飞机,开着车把他们送到医院门口,把车留下给爷爷后,打了个车就赶紧走了。
  奶奶和爷爷又是忙挂号,又是忙就诊排队的,一直到给孟时齐打上点滴,看着体温表上的数字稍微降了一些,心里才松了口气。
  奶奶屁股一落座,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周五,忘了替孟时齐给学校请假,又赶紧给班主任打电话。
  孟时齐烧得迷迷糊糊地,恍惚中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孔丘家的小院子。
  他又变成了猫,孔丘抱着他坐在屋子门槛上。孔丘的旁边坐着孟皮,一手抱着白毛,一手抱着小灰,咿咿呀呀地几个人哭做一堆,白毛和小灰用翅膀抹着眼泪。
  孟时齐大声地朝他们说话,让他们别哭了,但谁也不理他,好像都听不到他说话一样。
  然后,画面一转,他一下子又回到了高加文的实验室。
  高加文眉飞色舞地跟他说着什么,但是他一句也听不清楚。
  他转过头发现房间里原本放机器的地方空了,只剩一块地板。
  TSID不见了!
  这下他慌了起来,忙着问高加文。但是高加文还是只站在对面自顾自地说,完全没有反应。
  孟时齐生气了,转身打开房门就要出去。但门外却不是熟悉的地下室休息厅,而是整个白茫茫的一片。
  他似乎进入了一个面积相当大的白色房间里。
  远处有一道黄色的背影,正在往更远的尽头走去。他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妈妈。
  他呼喊着,追赶妈妈的脚步,可是妈妈并没有停下来。
  他喊得更加大声,跑得更快……
  “时齐,醒醒。时齐。”是奶奶在喊他。
  孟时齐醒过来,鼻子还抽噎着,眼角也冒着泪。
  原来是在做梦。
  “是不是做噩梦啦,哼哼唧唧地一直叫唤。”奶奶拍打着背安慰他。
  “奶奶……”孟时齐把头缩进奶奶怀里,缓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医生开的针水不多,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他们就从医院回家了。
  奶奶给他做了些稀饭吃,然后安顿他睡下接着休息。
  
  高加文是在傍晚时候来找孟时齐的,那时候孟时齐刚睡醒没多久,正躺在床上吃苹果。
  奶奶把高加文领到他屋里,把一起带上来的小饼干和橙汁放到床头柜上,下楼去接着准备晚餐。
  “呐,你的书包。昨天干嘛走那么急。”高加文讲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虽然他心里其实是很想责备孟时齐的,实验完就那么哭着跑了,第二天在学校里还没见到人,可把他憋坏了。“到底怎么回事?”
  孟时齐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把这回去到“那边”以后发生的事简单地给高加文说起来。
  刚讲到一半,高加文喊道:“什么?孔丘!那人就是孔子?”高加文的音量难得地提高了些。
  “你声音小点儿,待会儿奶奶听到了。”时齐的爷爷虽然耳朵有些背,奶奶的耳朵可灵光着呢。
  “是不是孔子我倒是还真没问,但总之八九不离十吧,机器上不是本来设的就是那个时间。”
  “时间没问题,但是万一有别的人也叫这名字呢?”
  “不会不会,就是那地方没错。”
  他闲着没事摆弄联络器的时候还是查看了一下资料的,鲁国、曲阜、阙里,的确是孔子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对了,他还有个哥哥叫孟皮。”他好像突然想到了还可以佐证自己的点,“孔子的哥哥就叫孟皮!”
  “好吧,那就是了。”
  高加文不再打岔,让孟时齐接着说。
  孟时齐把知道少年就是孔丘后的事接着说完,一直说到颜夫人去世。
  又是一阵沉默。
  “那你为什么急匆匆地跑了?”高加文想起来问道。
  “我……,我有着急的事情要找爸爸。”他不太想提妈妈的事情,尤其是眼下心里和身体都不太舒服的时候。
  “哦。”高加文没有追问。孟时齐脸上躲闪的神情和之前从实验室跑掉时反常的举动,告诉他不应该继续问下去。
  “好了,赶紧好起来。”高加文拿起块饼干递给孟时齐,自己也吃起来。
  “明天周六,还做实验吗?”
  “不做了。”高加文摇头,“你刚回来,又生病了,等下礼拜吧。”
  孟时齐无奈的点头,心里很担心丘哥哥,也不知道他那里好不好。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不见了,不会让他担心吧。
  “你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高加文头也不抬的说,就好像直到孟时齐在想什么一样。他说着已经从书架上抽了本漫画,边吃饼干边看起来。
  “我也……,没想改变。”孟时齐喃喃地道。
  “那就好。”高加文没有多说。
  “那还没有发生的事呢,能改变吗?”
  高加文愣了一下,右手撑在下巴上,左手食指敲击着书页,似乎马上又要进入他的冥思苦想模式。
  “哎,好了好了,我随口问的。”孟时齐怕他又要静止在那里,这问题自己也都还没想过呢。
  “这个解释起来就很复杂了,我也还没有答案,回头我会专门请教一下我的老师。”高加文十分认真地说。
  孟时齐知道高加文说的 “老师”是一位量子力学和光电学的权威泰斗,一直在专业方面指导高加文的实验。但高加文一直是自己直接和他联系,所以孟时齐没见过这人,更不知道是谁。
  “嗯,等你问了再说吧。”孟时齐结束了这个话题。
  高加文在孟时齐家吃了晚饭才回去,奶奶还又给他捎上了几袋点心。
  
  孟时齐在家里休息了一个周末,烧是已经退下去了,不幸的是又开始咳嗽。
  周一的上学计划不得已又进行变动。周一上午奶奶又带他去看医生,开了些治疗咳嗽和消炎的药,下午孟时齐才返回学校上课。
  仅仅只是隔了一个周末,孟时齐却觉得自己好像离开了课堂很久,以至于在在下课铃声已经响起,听到程志远说要拖堂五分钟的时候,他都没有像往常一样那么反感。
  “跟大家再说一下这个周末的亲子研学活动。”程志远嗓门略大。
  程安静要是不提孟时齐都差点忘了。学校定期会组织一些校外班级活动,最让同学们期待的就是每学期一次的研学旅行了。旅行活动的内容多种多样,比方说参观博物馆、天文台,游览名胜古迹,或者户外旅行亲近大自然等等,有时候学校也会安排邀请学生家长一同参加。
  学期开始的时候班主任会和家长们商量挑选合适的目的地,家长们自愿报名,然后再选择合适的时间出游。虽说是自愿报名,但很少有同学不参加的,孩子们对出去玩的热情远高于坐在课堂里听讲。
  这学期的研学活动主题是“英语营”,目的地是远郊的一个萌宠乐园,家长群里很早就做了通知,孟时齐和高加文忙着捣鼓实验,都没怎么关注。
  “周六晚上要在外面住一天,所以你们要准备好住宿用品,老师已经把提醒和注意事项发到群里了,各位同学们回去再提醒家长查看一下。”程志远仔细地叮嘱着,“另外,到目前为止,班里有两名同学的家长还没有反馈是否报名参加,黎路和吴皓迟,今晚回去问一下你们的家长,最迟明天要给我答复,不然来不及做预订的准备了。”
  听程安静这么说,班里的同学自动把目光聚集在班里两个同学的身上。两个一强一弱、一高一低的声音先后应道:“好”。声音宏亮、满不在乎的是吴皓迟,声音细弱、畏畏缩缩的是黎路。
  又是这两人!程志远忍不住摇头,又说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然后宣布下课。
  似乎每一个班级都会有这样一对组合。一个是每天休闲贪玩、兴趣广泛,调皮捣蛋到猫见猫烦、狗见狗嫌,没见他看过书成绩却总能排在前面的学渣公敌。相对应的,另一个就是从早到晚废寝忘食、埋头苦读,做笔记一丝不苟、划重点条条不落,考试成绩却总是上不去的小倒霉蛋儿。对,吴皓迟就是那个学渣公敌,而黎路就是那个倒霉蛋儿。
  这也就解释了程志远为什么会摇头。老师们碰到这样的学生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一个不知道怎么管,一个不知道怎么帮。这届学生不好带啊!
  孟时齐从听到程宁静说周六要在外头住一晚之后,心思就飞远了,后面宁静说的话基本上都没认真听。看来周六的实验又要泡汤了。
  他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他斜前方的高加文,后者正埋着头在本子上飞快地写着什么,对周遭的情况毫无反应,很显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孟时齐耸耸肩,放学后再说吧。
  
  “周末有研学活动。”孟时齐重复了一遍,
  高加文瞥了他一眼,很费解这个人为什么要重复这种早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
  孟时齐讪笑了一下说:“我的意思是,周末的实验怎么办?”
  “不怎么办,下周吧。”
  “下周?!”孟时齐跳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大导致他开始剧烈的咳嗽,“咳咳……,等下周那都两个礼拜了。”
  他心里真的很惦记“那边”。
  “你很想马上进行实验?”高加文皱眉问。
  “当然!非常想!”
  “嗯。”
  “……你别嗯啊,嗯是什么意思?”
  “下周。”
  “……”
  孟时齐把因为咳嗽涨红的小脸往旁边一歪,气嘟嘟地不讲话了。
  想了想,高加文解释说:“我想研究一下梦境时长的问题,上两次你在那边待的时间长度不一样。”停了一下他又接着补充说:“而且,以后生病的时候不进行实验。”
  听见高加文这样说,孟时齐一下子也没脾气了。
  “那好吧,我知道了。”
  两人走出学校大门,往主干道和回家岔路的交叉口方向走去。
  刚走几步,远远看见拐角的地方站了几个人。
  一个女生后背贴墙,头往下垂着,看样子似乎是有些害怕。
  在她面前,两个个头比她矮一些的男生正挥舞着手冲她说着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