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出发吧!时空梦境。1
  又一个礼拜六的下午两点,孟时齐像往常一样站在了一栋花园洋房前,按响门铃。
  从一年前开始,除非节假日或者有什么特殊的安排,每周六的这个时间,孟时齐都会准时来到这里。
  为了一项正在进行的秘密实验。
  屋子里传出钢琴弹奏的声音,不一会儿孟时齐听到有人从楼梯下来走向门口。
  “吧嗒”。
  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棉质居家服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内,看见孟时齐,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只和蔼地笑了。
  “小齐来啦?进来吧,Gavin在地下室等你呢。”
  “阿姨好。”
  孟时齐礼貌地点头,攒着书包背带的右手紧了紧,往前走进了门。
  “你去找他吧,我准备些水果和饮料,一会儿送过去给你们。”
  “好的,谢谢阿姨。”
  孟时齐若有所思地在门口立了一会儿,看着加文妈妈转身走入厨房的背影。
  轻呼出一口气后,他才跟了上去,往地下室楼梯的方向走去。
  到目前为止,他和高加文的实验仍然是仅限于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高加文是二年级才转到孟时齐他们班的,爸爸是德意混血,妈妈是中国人,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居住在德国。因为爸爸的工作变化,才和家人一起回到国内。
  加文的父母虽然一直知道两个孩子经常在地下室摆弄一台机器,但并不清楚它的实际用途。
  事实上,对于如何教育和辅导自己这个拥有天才脑袋的儿子,他们也经常感到有心无力。
  高加文从小就显示出了对机器异于常人的天分。
  三岁时,别的小孩子还在玩橡皮泥,他就已经开始拆解手机、钟表、电脑、吸尘器、空调,各种各样他能够接触到的机械类产品。有一次,要不是高爸发现得及时,家里一台古早汽车的仪表盘可能都已经被他拆光了。
  重点是,能拆的真的不一定是天才,二哈也能拆,但是能装得起来,并且装起来之后功能正常,没有遗漏下任何一个零部件,这才是幼齿Gavin高的天才之处。
  五岁时,字都还没认全的他已经在语音识别的辅助下开始读关于量子力学、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方面的书,还自己安装出了一台智能管家机器人。
  尽管这机器人的长相一言难尽,毕竟各种零配件都是他在家里就地取材拼凑出来的,但是各种功能对比市面上的那些,由高科技巨头们历经数年、耗费巨资研发出来的产品却毫不逊色。
  “爸爸妈妈希望我能够从小接触中国文化,能熟练地使用汉字。”高加文曾经对孟时齐说过,这也是他的父母选择回到国内的另一个原因。“和你不一样,我在语言和文学方面没什么太大的天赋,我只喜欢机器。”
  对于惜字如金的高加文来说,介绍这些和机器或者科学毫不相关的东西简直是在浪费生命,所以当时孟时齐很自然地替他脑补了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所以你才成为了我的搭档。”
  高加文自从转学进来以后,就成为了他们班级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他有着和同学们很不一样的一蓬深棕色卷发,偶尔做早操的时候,被刚升起不久的太阳一照,看起来又呈现出暗金色。
  戴眼镜的他总是习惯低头把眼睛藏到镜片后面,因为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似乎他总是可以找到什么看起来无比吸引人的书津津有味地读着。
  他很少主动和同学们说话,也绝对不会参与任何他看起来没有营养的话题,但是如果有人同他讲话或者询问问题,他回应的态度也会温和并且有礼貌。这也导致虽然他没有什么朋友,但同学们对他的印象却不坏。
  所以在某一天,当天才少年高放学后主动走到孟时齐面前,邀请他放学后一起回家去看他新组装的机器时,孟时齐感到了十万分的震惊。
  他当时的表情应该可以用“下巴快掉了”来形容。
  当然,没有人能抗拒“和天才成为朋友”这种特殊的殊荣,孟时齐也不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穿过厨房右转就是楼梯间,孟时齐娴熟地走下楼梯。
  地下室里和楼梯相接的大空间是一个休息娱乐区,摆放着沙发、茶几和电视。左手边有一间卧室、电机房和卫生间,右手边是两个大的房间,一个是高加文的书房,另一个就是摆放他们神秘机器的实验室和工作间。
  没有看到他的搭档。孟时齐把背包放到沙发上,询问地喊了一声:“Gavin?”
  没一会儿,工作间的门被打开了:“你来了?一不小心都两点了啊。”
  高加文揉着自己深棕色的卷毛头挥手示意他进去。
  “嗯,今天调试得怎么样了?”
  “还行。你整理的语言包已经全部编完程,并且加载到机器里了。其它核心部分的程序从三个月前完成的时候就开始每天试运行和调整修复,这两个星期都没发现什么新的bug。”
  “两个星期……”
  孟时齐的身体像被电击一样抖了一下,迅速转过身看向高加文。
  “那按你之前的计划和设定,我们可以实际启用机器了?”
  “似乎是可以开始下一阶段的实验了。”
  高加文盯着桌子上一沓厚厚的A4纸材料,陷入了一个孟时齐无比熟悉的沉思状态——一只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拿着笔一下一下地敲着头。
  每当这个时候,孟时齐就知道闭嘴自己找点事干是最好的选择,眼神不由自主地移向那个占据了房间绝大部分空间的机器上。
  这是一台,……怎么说呢,功能上狂拽炫酷吊炸天,外观上却和高端大气上档次、或者低调奢华有内涵毫无关系的机器。
  机器整体分成了两部分,左边上半部分是一个接近两米长的银色金属舱,下半部分是一个底座,右边是大概和金属舱同等长度的衣柜状的主机和控制器。
  除了左边的金属舱用的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熠熠生辉的银色面板,其它部分的机身都呈现出一种陈旧、金属质地的青黑色,仔细看表面上还糊着一条一条黑漆漆的油状凝结物。
  高加文会不定期地去废品站搜罗一堆奇奇怪怪的零部件回来,然后把它们一步步地安排组装到自己的机器上。除了左边的金属舱用的是全新的材料和零件外,其它绝大部分的机身都是用回收品改造制作的。
  整个地下室实际上是半地下的结构,每间屋子的窗户都有一半在地面之上,所以房间里的采光和空气都还不错。
  眼下,下午的阳光透过上半部分透亮的窗户射进来,使得控制器上五颜六色粗细相间的各种连接线显得更为突出。交错攀爬着的连接线,杂乱无章、密密麻麻,从右边的控制器连向金属舱,整个机器显示出一种相当难以描述的张牙舞爪状。
  高加文对这个外观的解释是控制成本。
  “我不知道好看有什么用。”他推着眼镜若无其事地说。
  作为一个机器白痴,孟时齐感觉自己更希望看到一个超带感的外观设计,像动漫或者科幻片上那种高科技感爆棚、可以闪瞎人狗眼的那种。
  但眼前的这个“东西”显然和自己的想象相去甚远。
  就好像把一颗钻石用彩色丝线拽到一团狗屎上,他在心里这样偷偷描述过。
  当然这辈子高加文也没机会听到这样一句话,更不可能知道是用来形容他的宝贝机器的。
  高加文给它起的名字是“梦境时空机”,字母代号TSID(Time Shuttle in Dream),并且还专门解释过这个是版本二(Version 2),但是孟时齐压根儿没有见过他说的那个实验失败的版本一。
  “简单地说,一个‘让人能够以梦境的形式返回过去的时空真实地生活和体验’的机器。”
  这是高加文第一次向孟时齐介绍自己要做什么时的描述。
  他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内心的OS:
  OMG!这个长着棕色卷毛的天才怕不是个神经病吧?!
  当然后来经过更多地接触和了解,他慢慢接受了高加文的提议,开始配合和支持他的秘密实验。
  事实上,直到今天为止,高加文所谓的时空旅行还从未实际展开过,一年多以来,他也只是在配合搜集和整理高加文需要的材料,然后看着他埋头在工作间一遍遍地调试程序和修理机器。
  两个礼拜前,高加文说过如果未来两周机器调试都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开始时空旅行的实验了,所以之前他在听到这句话时反应才会那么强烈。
  期待了一年多,终于可以进入核心的实验阶段了!
  
  “咚咚咚”,工作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内心刚开始泛起澎湃激昂的孟时齐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打开门。
  加文妈妈走了进来:“水果点心给你们放茶几上了,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孟时齐转头看向仍然埋头在文件资料里的高加文,内心一阵慌张,在这个节骨眼上加文妈妈出现,就好像是撞破了他们准备做啥一样。
  高加文维持刚才的造型纹丝不动,只是淡定地回到了个“哦知道了”。
  加文妈妈似乎也习惯了儿子的这种状态,轻笑着又嘱咐了一遍,然后转身把关门离开。
  孟时齐曾经问过高加文,要不要向父母坦白,高加文否定了。
  “第一,这个机器到底能不能成功、什么时候能成功还不知道,一个半成品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第二,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我不觉得他们会支持我们继续进行。你知道的,大人总是觉得未知等于危险,他们不喜欢去尝试新事物,更不喜欢让自己年幼的孩子承担风险。”
  “所以,我觉得让他们置身事外对目前的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帮助。你认为呢?”
  盯着藏在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孟时齐莫名地觉得自己没有回答不的机会。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涩涩地开口:“嗯,我也这样想。”
  有的时候,他也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配合一个伪装成天才的幻想家。
  搞不好什么时空、梦境、穿越都是些骗人的鬼话,这机器没准儿就只是一堆装模做样的废铁。
  但是高加文一年多来认真严肃的态度、慢慢堆积起来像小山一样的文件和资料、逐步组装成型的机器和一遍遍亲眼见证的调试过程等等,又让他隐约有种“如果这事情高加文都搞不定世上也没别人能够搞定了”的想法,然后又继续无比信任、配合地完成高加文提出的要求。
  孟时齐深呼出一口气,在真正进入和开启这台破破烂烂的机器之前,谁又能知道呢?
  

作者有话要说:
emm...第一次写文,就给自己挖了一个深坑....
新手新文,求关注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