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荆棘王座]猛虎公主不姓仁王

作者:镜子里的棋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惠理到冰帝一游

      惠理独自走在街上,呼啸的风吹起她银色的头发,阳光的照耀下她的发丝闪耀着微微的银蓝色光芒。
      她终究是她哥哥的妹妹。
      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书包,黄玉色的大眼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象。
      姐姐在哪里?
      映像中姐姐穿的校服上有‘冰帝’的字样。
      惠理知道学校的校服上都会有学校的校名。
      今天不是假日,也就是说找到冰帝就可以找到姐姐!
      她高兴的扬起嘴角,又撇了下来。
      她昨天并不是成心惹妈妈生气的,她知道妈妈很忙最近很烦,爸爸过的也不太顺心。
      但是妈妈也太过分了!
      姐姐就是姐姐,不可能被别人所代替!
      她蹦蹦跳跳的走过马路,用甜甜是声音询问着每一个路过的人冰帝在哪里。
      可爱的孩子总是会更容易引来麻烦。
      日吉懒懒散散的走过马路,他橘色的发丝散在他的眉间,眉毛如同锐利的双剑,让他显得不咎而凶戾。
      他今天起晚了,索性部长会找他麻烦,不如慢慢的走过去。
      这时候街角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
      “那个小孩子看起来很漂亮的样子····”
      “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吧?”
      “啧啧,可惜了,再大个几岁老子一定先享受一番····”
      猥琐的几个男人阴阴笑着,日吉一看他们的衣着与神情就知道他们肯定是那种不务正业而纵情声色的···诱拐犯!
      “哼,垃圾一堆。恐怕你们没那个机会了。”日吉冷冷的说,他站在他们身后,在他们回头的时候露出一个如同野兽捕食一般恐怖的笑容,眼里闪着的是好战的光。
      这种社会垃圾,日吉同学当然可以轻松的将他们绳之以法。
      嗯,就用解救小孩来当做迟到的理由吧?日吉捏捏拳头,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松了开来。
      这时候他突然想到,要用这个做理由,要先找到那个小孩子,至少要拍张照片做证据。
      很好找。
      小豆丁正在马路对面询问着冰帝的地址,她穿着漂亮的蓝色小裙子,银发散在身后,小小的辫子如同公主的冠冕一般环绕在她脑侧。
      “你在找冰帝吗?”日吉走过去,低下身子淡淡的问着她。
      小豆丁瞟瞟他的校服,随即兴奋的点头:“嗯!大哥哥可以带我去吗?我想去找我姐姐!”
      “你姐姐在冰帝?”
      “嗯,国一,我姐姐叫原纯!”
      日吉同学的脸僵住了。
      他木这一张脸抱起小豆丁往冰帝走去。
      这个可爱的小豆丁居然是原纯的妹妹!那个他坚持要下克上的女人的妹妹!
      见过了那女人的变态与无耻,见过了她的残忍与被她打过一顿的人·····谁也想不到原纯会有个可爱的小妹妹。
      因为谁也不敢想象原纯的满面柔情,不是因为那场景不美,相反那场景一定是美的摄魂夺魄,让天地失色,让所有的男生痛哭流涕。
      但是你能想象猛虎爱怜的抚摸着可爱的小兔子吗?
      “哥哥认识我姐姐吗?”
      “····和你姐姐打过一场,被她痛扁。”
      “哥哥好笨!惠理都可以打过姐姐!姐姐最怕惠理生气打她了!”
      日吉同学的脸几乎要崩溃,那是因为你是她妹子,我是她对手!
      冰帝学园华丽的大门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日吉眼尖的瞥见还有值日生准备关门。
      他看了看怀里的小豆丁,决定今天不翻墙。
      “喂喂,日吉若,即使你是网球部的也不能视校规于无睹吧!”一个男生拦住他,晃了晃手里的本子和钥匙,“老规矩,过了时间别进校门。”
      日吉同学冷冷的一眼扫过去,举起了手里的小肉团。
      “哇,好可爱!日吉君,这是你家里的孩子吗?”一个女生凑过来星星眼的看着漂亮的小惠理。
      日吉默默无语的看着她逗着小孩,许久才说:“别拦我,这是原纯的妹妹。”
      逗小孩的女生手一僵,记名字锁门的男生迅速的把门大敞,动作之迅速堪称奇迹。
      纯殿下的妹妹?!
      纯殿下那个从神奈川走丢到东京的妹妹?就是这个小团子?
      女生赶紧拨通学校财政部的电话,一早上纯殿下就为这个小团子发了一早上的彪,迹部大爷被气得回家消火,再不把小团子送过去,指不定今天的课程就变成了满东京找团子了。
      威胁老师校长这种事情,纯殿下绝对做得到的!
      日吉若施施然的抱着团子往网球部走去,有了诱饵儿不怕鱼不上钩····要知道他想找原纯下克上已经想好久了。
      忍足看着他抱着个团子进来,再看看手里原纯塞得作为寻人照片的团子照片,几乎想立即土遁回家。
      果然,不负日吉的期望,在向日岳人刚开始投喂小团子巧克力的时候,原纯风风火火的犹如一把笔直而犀利的剑冲了进来。
      日吉眼神一亮,冲上去一腿扫去,谁知原纯压根不买账,从裙子底下抽出青丝,用剑鞘狠狠的打了他的腿一下,那一瞬间日吉觉得仿佛有火烧般的疼痛从腿部蔓延开来。
      “惠理!”在看见妹妹啃着巧克力毫发无损,精神还不错的样子,原纯终于松了一口气,此时她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便有一股眩晕感涌上她的脑袋。
      她腿一软,差点跌倒。
      她真的是被吓怕了,她从未如此恐惧一个人的死亡!
      她是不想要西泽尔死,所以她死了,但眼前的小豆丁,她却是觉得自己死了都不够应付豆丁的死亡。
      太可怕了,这孩子差点就要消失了!
      “嘛,原桑,你也不必如此召集,小小姐不是毫发无伤吗?”看着眼里一阵疯狂加后怕的原纯,忍足笑着拍着她的背,“松口气~”
      “你欠我一个人情,纯,要不是我你妹妹就会被拐卖了。”日吉突然出口。
      一向是和稀泥的忍足郁士此时很想把铁锹狠狠砸在那个蘑菇脑袋上。
      果然,原纯的眼神变得可怕起来,忍足觉得那双眼里甚至有着阴阴的红光在闪耀,犹如恶鬼般可怖。
      日吉很识相的告诉她那群诱拐犯在哪家警局。
      原纯一听差点乐了,据日吉同学的描述,那群诱拐犯警局最近正满大街的找,但是由于这种人总可以窝身在人想不到的位子,所以负责抓捕犯人的警员他们老大——原纯的便宜爸爸,最近就在烦着这个,当时原纯还在想才几天而已烦个神马啊?
      感情要不是这小豆丁引蛇出洞,还抓不着呢?
      只是敢对她原纯的妹妹出手·····
      想必爸爸不介意让她好好的和那群诱拐犯‘谈谈’。
      “姐姐,惠理好想你····”惠理在姐姐的胸口蹭了蹭,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忍足忍不住要冲她竖个大拇指——因为原纯一瞬间杀意全消,笑的灿烂如夏花,眼里有着快要溢出来的柔软情怀。
      那一瞬间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猛虎化为了美丽的妖精,长期绷着脸的女王卸下了冠冕关起门温柔的抱起小小的襁褓,那一刻猛虎也美的令人忍不住去看,女王充满了神圣的母爱情怀。
      “小滑头,昨天才见过,这就想了?”抱着软乎乎声音嫩嫩的惠理,原纯脸上的表情几乎让所有男生觉得此趟不枉来,所有女生都睁不开眼,因为那一向凌厉的容光此刻温暖如同夕阳的金色光芒一样美的将人逼退。
      “呐呐,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说出来哥哥给你蛋糕吃。”向日岳人很有兴致的凑到惠理身边,立马被原纯狠狠的剐了一眼。
      他缩缩脖子。
      “姐姐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我叫仁王惠理···”惠理先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在姐姐的摸头伺候下舒服的蹭蹭,才说出了名字。
      “啊?!怎么又不是一个姓啊?”
      忍足此时恨不得把他天然的搭档丢到东京湾去,却见原纯淡淡的说:“不是一个姓,没有血缘,都没有关系,我说她是我妹妹,她叫我姐姐,我们就是姐妹。”
      忍足愣住了。
      “原桑和妹妹的感情真好呢。”凤是个很老实很纯良的少年,他很温柔的对着惠理说:“你好,仁王桑,我叫凤长太郎,请多指教。”
      惠理咯咯笑着和他握握手。
      “惠理,你怎么可以一个人跑来找姐姐,姐姐快被你吓死了!”原纯皱起眉头,“一早上接到你哥哥电话我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惠理不想回家,不想上幼儿园,想给姐姐看东西,所以惠理就来东京了。”惠理这才像是想起来了今天的目的一样,从包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相框,里面是张水彩画,正是幸村画的那张喂食图,只不过上了淡淡的水彩,比素描更有了几丝神韵。
      “幸村精市给你的?”原纯淡淡的问。
      “嗯!幸村哥哥是好人!”
      众人默,幸村这是被发好人卡了吗?
      不知道好人卡含义的原纯本能的觉得有点怪异的感觉,这种被囧到了的感觉,这种被噎到了的感觉是什么?
      “好了,今天你就跟姐姐混吧。谢谢你把她带过来,日吉君,学园祭后我们可以打一场。忍足君,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这么久。”原纯怀抱着惠理往外走。
      日吉若的眼睛亮了一亮。
      原纯往网球场外面走,然后领着一帮子人回财政部。
      为防止仁王雅治来电话骚扰,她一边走一边发短信,表示妹妹今天跟她混。
      然后她关了机,并嘱咐大门前的保安今天绝对不能放外校的人进来。
      
      于是千里之外都没有的仁王雅治照样悲剧了。
      这算神马?他小妹妹屁颠屁颠的跟旧日的大妹妹跑了,大妹妹得意洋洋的表示接收还不准备还回来了 ?!
      他愣愣的盯着手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久久的回响在他的耳边。
      柳生看他一副呆傻的样子,想了想,戳了几下,没反应。
      伪绅士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人扛回去了,反正惠理在阿泣那里,按照早上她把仁王雅治吓得颤抖的彪悍程度,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
      被再次吃豆腐的仁王又木了——搭档你干嘛呢?要把我弄回去也别弄公主抱啊?!多丢人啊!
      
      原纯堂而皇之的抱着惠理回去上课。
      “谁敢有意见?”她以女王的姿态扫视一圈,“直接打死,算我的。”
      谁敢啊?
      没人敢,至少现在在冰帝的人没有一个敢的,唯一敢跟她呛声的迹部大爷自己就是个喜欢打破校规独霸一方的,更别提大爷已经被气回家了。
      所有人的心思都不在课堂上,都望着乖乖坐在姐姐圆润的膝盖上的小团子。
      原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睛习惯性的看着整个教室的人,她从未认真的对待冰帝的课程,因为将来她所需要的并不是一个成绩。
      今天的冰帝大部分人都没认真上课。
      原纯是思虑着自己的势力发展与精神课程。
      忍足郁士在想原纯的姐妹论。
      日吉在惦记下克上的机会。
      向日岳人对投喂小团子上瘾了。
      迹部大爷和桦地在家里窝着消火。
      冥户亮在思索自己的网球技术还有哪里要提高。
      其他的人一部分被早上纯殿下的怒火余角烧到了脑袋,现在还没从那恐怖的气势中回过神来,还有一部分在内心泪流满面——纯殿下您只面对妹妹露出适合您那万分淑女的面貌的笑容吗?我们怎么不知道您是妹控,还控的那么狠?!
      似乎有一场风从神奈川吹到了冰帝,但似乎很快这场风就如青烟般一逝即过了,留下满地狼籍。
      
      一中午原纯乐不可支的陪着惠理玩,要什么给什么,网球部的人也凑过来,虽然不是百依百顺,对着嘴甜而可爱的惠理也算是百般迁就了。
      惠理觉得很高兴,今天见到了姐姐和姐姐的学校,还有一群漂亮的哥哥陪着玩,还有很多蛋糕可以吃!
      
      但是就是太受欢迎了,下午忍足郁士刚刚到网球场上就差点跌破眼镜。
      经过一番探讨,忍足上下打量着向日。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能耐,岳人?”忍足笑着看着扭扭捏捏的红发少年,后者脸上浮现了一层艳丽的红晕,漂亮的大眼里神色躲闪。
      忍足笑的嘴角发抽:“趁着原桑忙着冰帝学园祭的事情,悄悄翻进她的办公室,还把她最宝贝的妹妹,三岁半的仁王惠理偷出来玩····岳人,我不记得你是这么丢人的。”
      怀抱着睡得正香甜的小孩的向日岳人脚底在网球场地上划啊划,要不是他美术课不好好上,画出朵花来永存于冰帝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呐,岳人,”忍足慢悠悠的擦着平光镜,一副聊家常的语气说:“你知不知道原桑发现小惠理不见以后冰帝会是怎么个局面?知不知道原桑发现小惠理在这里后你会是什么下场?”
      不是死就是死,不是砍成十八段就是用剑把人戳成血窟窿。
      谁都知道下场。
      向日手一抖,差点把惠理摔到地上。
      “岳人,你最好小心点,把小惠理偷了出来又把她摔了····”忍足的意思不言而喻。
      向日同学连忙向财政部跑去,赶紧自首把孩子还回去,留着忍足感叹,这孩子长大了啊!
      谁知道原纯接过妹妹后只是挑眉:“向日同学,你要是能保证惠理的安全,我绝对不拦着你把她从神奈川那边偷过来玩。要我给你开家长条吗?你一个人过去老师不会让你带走惠理的。”
      一旁听着的冥户亮翻了个白眼。
      你其实就是想这么做的吧?
      小惠理被一堆网球部学生喂得珠圆玉润,来接她的仁王雅治不禁感叹幸亏拉上了搭档,这吨位他还真怕抱不回去。
      “把惠理抱好,然后滚蛋。”原纯丝毫不给仁王面子,只是给惠理悄悄的下了一道追踪术——以防小姑娘再次走丢。
      仁王看着冷冷的坐在大桌子后面表情冷傲的女孩,一时间觉得这好像不是他的妹妹,但又肯定这是他的妹妹。
      到底之前的阿泣,做那件事时的阿泣,现在的阿泣,这三个中哪一个才是她呢?
      柳生看他那怂样,上前一步挡住了那如剑一般冷冽锐利的目光,他一本正经的伸出手:“柳生家,柳生比吕士,立海大三年级。”
      原纯盯着他的神态与姿态,勾起一个诡异莫测的笑容,一双眼睛亮的让柳生觉得她好像什么都知道。
      他刚才的自我介绍其实是日本八大家之间互报家姓的礼仪,这样的介绍一说出来就不仅仅是亮了自我的身份,更是亮了八大家族中自己那一显赫的家族的身份。
      原纯知道柳生的意思,这个柳生家的继承人在向她这个手冢家的继承人进行正式的互通礼节,这就像在翡冷翠的时候那些贵族往往在自我介绍时要报上自己尊贵的父族姓氏与母族姓氏。
      她觉得有意思的是,柳生比吕士,在向她隐晦的表示,仁王雅治在他的庇护之下。
      更有趣的是,两人的身边竟然连系着一根长的没有尽头的线!
      原纯读过,这是命运线,一旦两人之间牵系上这根线,那么这两人即时躲避到地球的两端甚至生死两相隔都有千千万万的连系!就像是真的线一样,再长,除非被弄断,一头一旦拉了起来,另一头若是不反抗,必会被拉到一起。
      现在看来,柳生是主动的牵起了甚至开始拉住了那根线。
      若是原纯不是精神术士,她还真不知道两个大男人也可以拉起这根基本上是可以归类到姻缘线的命运线。
      “手冢家,原纯。冰帝一年级。”她将那只莹润细腻的手伸过去,握住了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她直视柳生,眼里包含着恶意的笑容:“真有趣,柳生君,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一根线,它很长,一段缠在柳生君的身上,另一端松松垮垮的缠在仁王雅治的身上。不好好拉紧的话,线段了,你猜一猜会怎么办?”
      柳生眼镜下的眼眸猛地睁大。
      只要是八大家族的继承人,都会知道手冢家有着特异的天赋。
      “我真的好想知道,这根线若是断了,你们会是什么样子。”
      “那么,多谢提醒,我会好好的抓住那根线的另一端,不让他逃走的。今天打扰了,改日将上门拜访。”
      “客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着以前的稿子,我自己都吐血啊!!!三年的时间就可以差距那么大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