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荆棘王座]猛虎公主不姓仁王

作者:镜子里的棋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原纯

      一个和翡冷翠那种穿着白色长衣,扣子扣到最上端的大夫不同的,被称为医生的男人在原纯冷淡的眼神中替她检查了身体。
      仁王雅治听着昏迷许久的妹妹开口就是我不叫仁王泣差点吓得一踉跄。
      不会是撞傻了吧?
      “我说妹子,做错了事情也不要紧,不要吓哥哥啊!”仁王抓住那双莹润的手,眼瞳如同老黄玉般的让原纯赞叹,只是长了一张痞子脸行为又那么痞子,原纯还是忍不住想给他一巴掌。
      她冷笑的抽出手,又摆出了在贵族交际宴会上出了名的标准微笑,黑色的眼瞳清澈而荡漾着诱人的波光,半遮半掩的藏在眼睫之下。
      原纯说,你好,我叫原纯,原是我的姓氏,纯是我的名字,你贵姓,你妈贵姓,你凭什么握着我的手?
      这种奇怪的语言如同刻印在了她的灵魂中,她说的流畅如同那被赞叹‘谁敢相信您来自遥远的东方’的她的古希伯来语。
      仁王雅治愣住了,他倒是知道原纯表面上在问候他的母族,实际上是在放混账话,在隐晦的爆粗口·····但是一向乖巧性子绵软的妹妹为什么会冷笑着爆粗口对象还是他呢?
      原纯笑着拔掉了自己手背上的针管,不管血液一瞬间弥漫在她莹白的手背上。她伸出一根手指挑起仁王雅治的下巴,半眯着眼看着这个长相精致的少年目瞪口呆的样子:“来,告诉我你姓什么,这里是哪里?”
      “仁王雅治·····不对,阿泣,你抽什么疯?”仁王雅治刚从那摄人的眼波中解脱出来,这才回过神他被妹妹做了什么。
      他警惕的看着妹妹——难不成小早川说的是真的?他的妹妹是个很有心计的阴毒女孩?
      看这一副神似女流氓的样子,做出坏事来似乎都没人怀疑。
      “我说了,我不叫阿泣,仁王雅致,对吧?这里是哪里?”原纯依旧笑得动人,她的右手卷着自己光鉴可人的黑发,灿烂如同月亮的光华。
      “·····阿泣,你果然撞坏了脑子,这里是医院啊····医生,我妹妹到底怎么了?”
      仁王雅治一改往日的做风,痞子脸上有着很严肃的表情。他问着同样下巴掉了的医生,又站了起来摸着原纯光滑的额头。
      “你的妹妹····真是奇迹啊,本来她的肝脏已经全部损坏了,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甚至更健康,我建议你带她去测一下肺活量与力气,我知道你是打网球的,但是你发现了吧,你妹妹刚才力气大到可以轻松捏起你的下巴,你要是挣脱一下试试估计下巴会受到损伤。不应该啊····”医生大概是个学究派,说起来滔滔不绝,“你的妹妹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年纪和骨龄都是对的,血型也没问题,但是你仔细研究你妹妹的五官就会发现和以往有所不同,你们家是一贯的银蓝色发丝对吧?你妹妹现在连发根都是黑的!脑袋受到重创失去记忆也是正常的。”医生说完,眼镜如同光学镜一般看了看一脸雾水的仁王雅治,像是研究稀有物种,“你们家的基因也太奇妙了·····”
      “所以我已经说过了,我压根就不是什么仁王泣,我叫原纯。”原纯一口咬下一个苹果,笑得妩媚动人,嘴唇润红不像是躺了几个月的病人倒像是正在青春年华的芳华少女。
      其实她心里也纳闷,这里压根就不像是翡冷翠,也不像是晋都国,说的话不知道是哪里的语言,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陌生至极。
      那边的仁王雅治哀叹一声,大概是在整理情绪。
      原纯看着他对着手机连连拨了几个电话,不明白他为什么对着一个铁盒子可以讲半天。
      许久之后,仁王雅治终于坐了下来,双眼似乎含着闪光的液体。
      等他啰嗦完之后,原纯总算是初步整理了一个大概的情况。
      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他和其他人都认为她是仁王雅治的妹妹,仁王泣。那是个据说很胆小怯弱的女孩子,目前13岁,快要十四岁了。原纯算着这差不多是要出阁的年纪了,想着怎么也不该把一个成年女人和一个小姑娘弄混了啊?后来对着镜子一看,里面赫然是还没有嫁给西泽尔的,13岁的自己!
      这下好了,解释也不好解释了。
      然后,这个仁王泣似乎做了什么错事,家里的父亲母亲很生气,仁王泣又死不承认,便跑了出来,结果跑到高楼上吹风,家人怕她要自杀,上去劝,父亲比较严厉,直接痛骂,于是仁王泣真的掉下去了。
      随后仁王泣便被送进了医院。
      现在的情况是,仁王家的人认为她既然失去了记忆,就要好好教养,准备送她到一个古老的家族去学习茶道学习几年,争取回来的时候迎接到的是一个温文有礼,举止优雅大气,懂事的淑女。
      听到这的时候原纯冷笑一声,说这不就跟扔烫手山芋一样了,装什么装!
      仁王雅治也是这么想的,但没想到妹妹如此直接的说了出来。看着那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的黑发女孩笑容美的令人打了个冷战,他觉得脑袋像是被人搅得一团糟。
      “怎么可以这么误会爸爸妈妈呢?还不是阿泣做的太过火了吗?乖乖休息,哥哥明天再来看你~”
      “我不是你妹妹,我叫原纯,那不是我父亲母亲,那不是我做的,我不需要你来看,以上。”抱着手提电脑,原纯不熟练的按照仁王雅治之前教授的电脑使用说明横扫着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
      网页都是仁王雅治打开的,看着原纯似乎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很贴心的帮着送上基本常识的网页。
      按照仁王雅治的说法是,妹子哦,看你现在这个状况,那是出个门上厕所都会迷路,思维都停在了古代了。
      原纯琢磨了这句话后才明白——世界不同了,时代不同了。
      就连西泽尔与她相处的地方——翡冷翠,现在也呆在了意大利,虽然名字一样,却不是那蔷薇之城了。
      她觉得她沦落到这个地方,要不然就是异端教廷看她死了还不舒服,坑了她一把,要不然就是西泽尔良心发现,弄个什么见不得人的黑魔法,希望她活着,但是死人怎么能复生呢?
      所以她重生在了这个世界,虽然身体还是自己的,却是回到了过去的光阴里。
      窗外的阳光星星点点的洒在了原纯的脸上,照着她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孔圣洁温暖如同教皇神殿里的圣女像。
      过了一会儿,门边传来了手抓着门板抠的响声。
      原纯转身,看见门边站着一个怯生生的孩子,矮小可爱的可以用网上的‘豆丁’来形容,银色的头发还没有长太长,因为这个女孩子好像只有两三岁的样子。此时这个豆丁眼巴巴的看着原纯,小脸通红,大大的黄玉般的眼睛里有着明显的渴望与担忧。
      原纯盯着她许久,直到小豆丁快要哭出来了,才拍拍自己的腿示意她进来。
      她自己一生无子,下面也没有妹妹随着自己一起出嫁。
      本来按照东方的传统,一个女子一旦出嫁,她的一切都属于丈夫,包括妹妹,可惜的是她是独生女,两个哥哥软弱无能,天天纵欲结果只能被人勉强称赞那张消瘦的脸为‘骨秀’。
      这也难怪老爹临死前把国家留给女婿而不是儿子,在他看来和他一样有着傲气与雄心的女儿女婿更适合接手他的国家并且壮大它。
      原纯在心里哀凉了几句,便抱起全身跟个团子一样的小豆丁,后者迅速把头埋进她的怀里呜呜的哭:“姐姐~惠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姐姐不要再离开惠理了好不好······”
      原纯第一次抱孩子,望着便宜妹妹仁王惠理不知怎么办才好,一张漂亮的脸上浮现哭笑不得的表情。
      据说,仁王惠理因为仁王家的家长都很忙,所以是由仁王泣一手照看长大的。
      难怪小豆丁哭的如此伤心,简直要用眼泪埋掉姐姐,不让她‘溜走’。
      “不要哭。惠理。”原纯想不出有什么尖牙利嘴的话适合将给小豆丁听,只能生硬的说了几句。
      “嗯!”惠理终于扬起笑脸,泪痕被原纯一点点擦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