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荆棘王座]猛虎公主不姓仁王

作者:镜子里的棋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又一个公主

      原纯一回家就被手冢夫人拉到了一边,接受了这位彪悍的女性的扫射。
      手冢夫人看上看下,直心疼的说:“哎呦,瘦了!我就说真田家的气氛太严肃了!那样的气氛怎么吃得下饭呢?”
      原纯抑制不住的抽着嘴角,她既没有看出自己到底是哪里瘦了也没有发现真田家的气氛与手冢家有何不同,顶多是手冢家有面前这位夫人敢调笑一番罢了。
      说起来真田美琴的母亲她好像没见到啊。
      晚餐的时候手冢夫人拉着来之不易的女儿坐在身边,一挥手让人把几道油水重的,香甜鲜美的菜放在了原纯的面前,说这个对皮肤有好处,那个营养高,拒绝不了慈母情怀(因为母亲早逝)的原纯只好一一塞到肚子里。
      等她吃完之后看着自己完美的脸型总是不自信,总是觉得胖了那么一点。
      
      晚上在床上打滚的时候她取消了屏蔽,于是一瞬间她看到的世界简直是个乱糟糟的调色盘,,似乎只有天上的那个月亮还是纯白无暇的样子,就连平常看着普普通通的花瓶都有着可以被称为“精神”的存在。
      她想着搁着吧搁着吧,再搁个几十年也许可以凝聚成一个大美人吧,到时候娶来当儿媳妇或者放在身边养眼也不错。
      这么想着她又屏蔽了,然后打开手机看到被她署名【西泽尔公主】的西泽尔发过来的短信。
      她打开短信,然后眼睛慢慢的瞪大,冰雪般的肌肤变成了温暖的桃红色,一个难以抑制的笑容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我今天好像看到了普林尼,穿着一身红底金边的女式和服。】
      普林尼·博尔吉亚,原纯的公公教皇格里高利二世的第三个孩子,长得也算是养眼,和苏萨尔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对,兄弟,普林尼是个男人,还是个勇猛如狮子般的男人,就是比较幼稚,喜欢动歪脑筋,还是个兄控(仅限苏萨尔)。
      不敬哥哥的,死!
      敢和哥哥抢东西,死!
      敢太过于靠近哥哥献殷勤,死!
      普林尼因为年纪小,被养在哥哥身边,直接附庸于他亲哥哥苏萨尔,一切行事遵于苏萨尔,他是难得的在武力上可以和原纯抗衡的人,两人用冷兵器玩对战的时候旁边的人简直不敢去看那凶猛的刀光剑影。
      如今这小子穿着一身女式和服,肯定是变成了女人!虽然原纯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但是能看到一个娇弱可爱美丽的,淑女的女性版普林尼,简直是美梦啊!
      就那智商还准备当东方之王呢,做梦!
      好好回家抱着洋娃娃哭吧!
      
      【你是怎么确认他是普林尼的?】
      【你见过穿着女式和服抓着樱花枝像是投枪一样的女孩吗?而且嘴里是翡冷翠最流行的骂人语句。】
      原纯不禁感叹,人啊,松懈一刻都不行。
      这时候她随即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但是斟酌着要不要跟西泽尔说。
      随后她还是发了短信过去。
      【西泽尔,你说苏萨尔会不会也来到这个世界?】
      【我要是见到他就会无视他。】
      原纯有点惊讶,昔日的敌人居然采取无视的举动,对于西泽尔这个人说太过于诡异,因为通常你无法判断西泽尔是否在意某件事,某个人,无视算是最高级的独属于西泽尔的厌恶人的方式。
      你对于我来说无所谓,所以我无视你。
      【说说,你的兄长大人干什么了?】
      【非礼。】
      原纯刚刚喝下去的一口水吐了出来,她止不住的咳嗽,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非礼。
      苏萨尔非礼了西泽尔。
      非礼这个词产自东方,可以概括一切男人对女人(男人也可以)干的一切不该干的侵·犯行为。
      原纯明白他为什么要用非礼,因为不用概括性的词语,苏萨尔殿下具体干了点什么她就可以推测出来了。
      苏萨尔公爵殿下,您对阿黛尔,您的亲生妹妹起了不该起的心思就算了,怎么到西泽尔这里你还直接开始‘非礼’了?
      你叫我这个西泽尔的老婆情何以堪?
      原纯细细的咀嚼‘非礼’两字的含义,一边脸抽搐个不停。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她的脸依旧僵硬无比,只好叫人帮忙按摩,否则老师进来上课都会被她的脸色吓一跳。
      学园祭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原纯的节目是由忍足一手包办的,做出来的演出服以原纯生活在翡冷翠多年的眼光来看没什么,反而一阵亲切,但是旁边的人看着脸色很怪异。
      歌曲啊,歌曲啊·····
      早知道唱圣歌的时候就不偷懒了····
      ——by被忍足郁士与音乐部部长日日夜夜折磨着的原纯。
      
      而忍足最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关于原纯的问题。
      自从原纯进入冰帝后,她都是独自一人走在校园里,就算是而偶尔有人跟着她,也是一些下属学生。
      原纯的下午,似乎都奉献给了公务与课程。
      他本来都做好了原纯以剑威逼迹部说我下午要去逛街你给我把公务收回去后去灭火的准备。
      结果一次都没有,原纯从不去逛街,也从没有朋友。
      “朋友?”原纯看着手里的一打票,晃着它们,挑眉看着忍足:“我当然有啊!”
      然后忍足期待着,期待来了一个同样黑发黑眼的女孩,洋娃娃般精致静默的面孔,但是眼里空洞一片,好像一片虚无的夜空。
      和原纯有着一样的什么都不在乎的气息。
      这个,不是真田家的阿黛尔吗?
      也是个诡异的主。
      忍足摇摇头,看看两个美人聚在一块生人莫近的样子,走出办公室。
      就像是她们两个人都属于另外一个空间,所以迟迟融不入这个世界。
      (真相?!)
      
      “柳生的录像带,要看吗?”晃晃手里的黑色录像带,原纯一副要去戏院看戏的模样,她咬着吸管,嘴里含糊不清。
      西泽尔静静的点头,并不多说一句话,一双手淑女的摆在大腿上,让原纯忍不住又调笑了一番。
      原纯利索的把柳生送过来的录像带放进专门的机器里,电视屏幕闪了闪,很快就出现了类似校园的场景,两人没空欣赏立海大的校园校风,只注意到这似乎是校园内的摄像头拍摄的。
      视屏开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就是校长在废话,似乎是在晨训,然后排的整整齐齐的队伍里就有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了起来,随即西泽尔和原纯的视线就集中在了一个角落。
      那是一个长的和原纯很像,但是黑发几乎遮脸,若是看脸就是一个小软妹,漂亮的有点阴沉的小软妹。
      她的巴掌打的正是原纯怜爱不已的菟丝花小早川架子。
      没有照片上的清纯与懦弱的样子,她的脸上阴沉一片,犹如暴风雨欲来的大海,颜色深沉的可怕,眼里迸发出的是杀机与极致的怒意!
      这么看上去的确有几分原纯的味道。
      “哦~发火了啊。”原纯把吸管放开,兴致盎然的看着录像,好像那是一部电影,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西泽尔依旧不说话。
      “不过就是一个仁王家的私生女罢了。”
      女孩冷冷的,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有点和口型不配,大概是柳生后期配上的录音。
      “你算什么?小早川架子。”
      “你,你怎么能·····”小早川架子满眼泪水,羞愧与悲伤一起蔓延在脸上。
      “我以前不说什么,是因为你可怜,爸爸妈妈喜欢你,但是现在,不管后果怎么样也好,你听着,你永远都是一个私生女!不要肖想什么!我仁王泣就在这里说了,我恨你,我恨不得你现在从楼上跳下去!你最好不要再出现!”
      这番话语算得上恶毒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私生女的身份,还拼命的表示自己的仇恨值慢点,嗯,有点傻啊这孩子。
      然后画面跳转,因为重力加速的原因,西泽尔和原纯只看见仁王泣从楼上跳了下去。
      “哎,真无聊,西泽尔,你说我要不要不管这件事了?”
      “对你的声誉不好,位高权重的人越发要重视自己的声誉不是吗?你不想在地位极高的时候被人翻出这种老账然后跌下来吧?”
      西泽尔一脸的淡漠:“我知道你讨厌处理这种无意义的麻烦事,但是拜托你不要懒了,就手处理一下不会累死你的。”
      原纯一愣,一拍大腿:“不愧是魂穿的人,看这犀利的言辞!”
      西泽尔默默无语。
      看来仁王泣真的是很恨小早川架子,但是,为什么她的恨意如此之深?她并不是很泼辣的女孩子,甚至有着自闭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恨到如此的境界?
      
      这时候有人敲门,说纯殿下有人闹事,体育部门那边请您去镇压一下。
      原纯和西泽尔对视一眼,两人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然后一起出去了,一路上美丽的风景闪瞎了无数人的眼睛。
      闹事的是体育部,那么肯定是有人来踢场子的,原纯一看是哪里,就乐了,莫名的觉得有好戏可以看,西泽尔看着那牌子,也有着同样的预感。
      标枪啊!
      也亏得冰帝有这种古老的项目。
      原纯一进门就看见一位金发的女孩张扬的和男生们叫骂着,时不时蹦出古希伯来文,看得出来小普林尼同学还不是很适应这个世界。
      谁能敌得过普林尼呢?
      原纯于是笑吟吟的从女孩的背后拍了拍她,金发的女孩一回头,露出一张明媚的小脸,大大的杏眼,蓝汪汪的颜色犹如爱琴海般纯净美丽,白皙细腻的肌肤,瓜子脸,高挺的鼻梁,玫瑰色的唇瓣,只是如此惹人爱的脸上偏偏是咬牙切齿的表情,真是煞风景。
      东方美女版普林尼一见到原纯那张带着微妙笑意的脸她自己的脸就迅速惨白了下去,牙齿也开始发颤,“二,二嫂?!”
      还是古希伯来语。
      因为这辈子的普林尼对于“二嫂”这个词讳忌莫深,原纯曾把他狠狠的收拾过一顿,就因为称呼的问题,从此以后不管是不是敌人原纯在普林尼心里就是二嫂的代名词,同时二嫂这个词对于普林尼来说简直是魔咒一般的不可听了。
      看看二嫂身后的西泽尔,他还可以说服自己只是长得像而已,可是看看原纯的那张脸,那个笑容,再看看西泽尔,他想自我催眠都不行了。
      “哟,给姐姐看看,我们的小狮子出息了嘛!敢砸姐姐的场子,你可真能耐!”原纯捏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不顾普林尼快哭了的表情,还慢慢的抚摸这个美丽女孩的五官,“啧啧,真是艳丽多姿啊!果然翡冷翠的公主都有惊人的美貌!”
      看看一身女式校服的西泽尔,普林尼更想哭了。
      哥哥救命!二嫂太彪悍我惹不起!
      身为博尔吉亚家的雄狮被吊死在东方女人的寝宫里本来就够悲催了,身为男人变成女人也就算了,怎么二嫂还是阴魂不散呢?
      还公主,公主你妹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一个被我悲催了的货,算是他这小子十一岁就坏心眼的惩罚。
    十一岁原纯要选夫,为了确保哥哥能够抱得美人归,从而开辟东方国土,自己成为东方之王,他把番茄酱倒在了看见血就犯病的西泽尔面前。
    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考虑到这小子才十一岁就狠踩一个没有靠山的人,再加上他的性子,普林尼公主诞生了。
    苏萨尔就不变了,那是个大帅哥,而且温文尔雅腹里黑,比较有贵族的风采的。
    于是博尔吉亚家原来的家谱是这样的:
    大皇子苏萨尔·博尔吉亚
    二皇子西泽尔·博尔吉亚
    三皇子普林尼·博尔吉亚
    最小的是唯一的女孩,阿黛尔·博尔吉亚,唯一的公主。
    现在的家谱是这样的:
    皇子苏萨尔·博尔吉亚
    大公主西泽尔·博尔吉亚(真田阿黛尔)
    二公主普林尼·博尔吉亚(名字未定,有兴趣的亲可以在两天内留言建议)
    三公主阿黛尔·博尔吉亚
    噗~~~~~~
    PS:期待除了点击以外的阅读的痕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