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荆棘王座]猛虎公主不姓仁王

作者:镜子里的棋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请家长

      晚餐这种东西在大家家族的聚会上,因为其另种用意胜于实际用意所以广而诟病。
      有不少的大家子女相当讨厌这种晚餐。
      因为这种晚餐上你既不能多吃也不能专心吃——你既不能昭显你是个吃货,又不能在长辈问你话的时候吃的满嘴渣——有时候你少吃一点也不行,不然会让主人认为招待不周。
      原纯总结——既不能让主人木有面子,也不能自己丢了牌坊。
      翡冷翠的宴会往往也是如此,女孩们与夫人们平时都会注意自己的饮食好把自己塞进那细细的鲸骨裙里,晚上她们乘着马车到了某某贵族的狂欢会上,虽然桌子上有着各种香喷喷的美食——厨师们为了显示自己的手艺与主人的尊贵一般都会做的很诱人很精美——与各色的美酒,但为了形象与自己的胃,那些美食基本上是没有消减多少的。
      原纯之前还不太理解,后来她那位礼仪老师马库斯一说到宴会上必有舞池她就明白了,不仅明白了,还笑的直不起腰来。
      你总不会想吃饱了去进行激烈华丽的舞蹈吧?会胃疼的。
      原纯坚信就算在这里,也不能免俗。
      忍足家的晚餐倒不是像翡冷翠的宴会一般还有巨大的舞池与活动场地,看得出来,这是属于八大家族特有的聚会。
      一张巨大的圆桌,铺上血色绣着沉重暗红的玫瑰桌布,因为几乎每家只带了一个孩子,唯有手冢家带来了两个——一般来说这种聚会要带继承人,问题是继承人一般是孙子,于是手冢老头一般来说带的是手冢国光,但因为立了原纯当继承人,所以两个都带上了——于是孩子们都面对自己的爷爷,爷爷们半圈,孩子们半圈。
      原纯几乎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坐在一堆美少年的正中间,若是平常的大家小姐估计早就兴奋的脸红了吧?
      原纯轻轻一眼扫过少年们,心中笑的不行——若是爷爷的说法没错,一旦她成年之后要选夫君,等待她的是一排家世优秀长相上等的同龄少爷,她只需要选出一个满意的,那人的家族即使是害怕被夺权,只要被选中的儿子没有伤残或者干出有损名声的事情,都会让她风风光光的嫁进来,若不是继承人,那对于家族来说是最好的,既拉拢了手冢家成为靠山或盟友,又不用担心夺权问题,然后被选中的那个人就会成为····上门女婿。
      就像是皇帝选妃,一堆如珠似玉的贵族美人等待他挑选,每一个都美的倾国倾城,但只要他手一指,被选中的少女就会将一生埋入深宫,她的家族或是亲戚一辈子都会为皇帝效命。就算父兄们不愿那美丽的女孩将美好的青春年华耗在个不把她当回事的男人身上,但也得强颜欢笑把健康漂亮的女儿妹妹送入宫中。
      原纯面前的几个少年,再优秀再俊美,也不过是可以在那场类似选妃一样的挑选中占个前排位子,可以多多和她交流换个好的印象罢了。
      但是以这种选法,原纯明白即时在这自由恋爱的世界,她也多半不能自由选择自己的婚姻了。
      菜肴一道一道上了上来,道道精致华丽,有原纯认识的,也有很陌生的,幸而在座的都知道她‘失去了原本的记忆’,做出了什么无礼举动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她有点不太喜欢这种她无法掌握的局面。
      “都不用拘束,今天你们几个小辈好好的放松一下,要吃什么别客气,想吃的却没有就告诉爷爷,爷爷让厨房去做!”忍足老爷子很爽快的挥手招待着几个小辈,手上一枚精巧的黄水晶戒指在绚烂的灯光下发出一闪一闪的光芒。
      向来喜欢屏蔽的原纯觉得有点不对劲,就放松全身,半眯着眼看去····
      哎呦,怎么那水晶中一团一团五颜六色的气?
      因为水晶的色彩艳丽,所以原纯看不真切那水晶里到底有哪一些气。
      她从袖子里面抽出一把做工精致的檀木扇,微微遮住了上翘的嘴角。
      看来那水晶有去厄运的功能···如此看来水晶有辟邪保健康的传说是真的。
      只是不知道以忍足家那风流薄情的性子,会积累下多少桃花债?
      原纯在心里慢慢悠悠的数着忍足大少的风流史,就她转过来的日子里,她已经看到那位十五岁的少爷换了五位女友,各有各的风情与美丽,出身名门,却一个个都喊着要为忍足郁士这种渣渣去死。
      男人最是有情也最是无情啊····
      上辈子被西泽尔当了全职秘书与战友就是没当妻子看的纯·博尔吉亚夫人颇有点看透世俗的味道。
      虽然忍足老爷子说别客气,但是原纯几个小辈当然得客气,还得毫不犹豫地客气。
      原纯看着真田犹如一座雕像一般的塑在了那里,黝黑的面孔上好似艺术家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深刻五官肃穆之气尽显,尽管只有十五岁,却老成的如大人。
      不难看出为什么身为次子的他被立为继承人。
      菜渐渐的上全,所有菜每人一份,很好的避免了争抢或者要像饭店里那样团团转的夹菜的情况。
      原纯用一双银质雕花的筷子夹起一块天妇罗,慢慢的送入嘴中嚼嚼嚼,虽然看起来劲不大很斯文,但原纯对她的那虎牙一般的利齿颇为自信。
      她夹起鱼····
      她舀汤·····
      原纯冷冷的看着一开始就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幸村精市。
      这货好像不用吃饭一样的盯着她看了好久了。
      “幸村君,你在看什么呢?”
      “我在看原桑吃饭。”幸村精市也不回避,温软中性的声音柔和似水,眼里的笑意如同光一般肆意在原纯的脸上。
      几个老头子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那幸村君为什么要这么做?”忍足接口。
      “因为原桑秀色可餐,我觉得要是能亲摹美景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原纯听见这话用手肘衬着脸,笑得慵懒如一只猫,眼睛微微眯起,幸村赞扬她的美貌她还是爱听的,“幸村君又没有拿上纸笔,又如何作画?”
      “是原桑的话,不需要哦,令人深刻的景象会刻印在画家的脑海里。”
      这时原纯想起来了,这家伙画了好几张她的素描留在了家里。
      晚餐时间并不是很松快,一直没有什么话题可以在小辈之中被提起来。
      几个男的除了网球之外的爱好并不统一,说网球的话就显得把原纯摆在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地位。
      晚饭之后几家便告别了忍足他们。
      原纯像是终于解放了一样倒在了宽敞的车座上,她一把抽出簪子,被盘起的发丝一瞬间披散了下来,丝丝缕缕的落在原纯的肩上与脸庞边,衬得她的脸别外苍白,五官越发深刻注目。
      她又将一双沉重的玉镯褪下来,随手一扔,紧跟着她进来的手冢国光不悦的皱眉接住。
      手冢老爷子屏气凝神的坐在前座上,对于孙女的毫无礼仪可言的行为不发表任何意见,对他来说原纯的礼仪只要人前过得去他就满足了。
      他在乎的是原纯的‘课程’。
      原纯潇洒的往靠垫上一倒,觉得全身都在叫嚣着憋屈二字——乖乖装淑女而不是直接利落的下手实在不是她的所为,比起用语言坑人她更倾向于直接甩上几巴掌。
      手冢国光看着她把和服掀开翘起二郎腿,冷气无言的散了开来,眼神太过凌冽,原纯不得已又把和服放下了。
      ※※
      幸村一回到家,就接到一个飞扑。
      “琉璃?怎么哭了?”幸村抱起抽噎的小孩,后者并没有很大的哭声,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不住的有泪珠滚下来,她的发丝都被泪水糊在了脸边,看起来很狼狈,那种想哭又极力忍着的样子让幸村心疼不已。
      “谁欺负我们琉璃了?嗯?你们今天不是有春游吗?”幸村叫来佣人,取了一块温热的毛巾细细的给妹妹擦脸,琉璃的声音都哑了:
      “今天···今天···有两个男生欺负我和惠理···”
      “?”
      “他们一贯的欺负人的,今天非要我和惠理和他们一起玩过家家···”
      “老师没有管吗?”幸村皱起剪水眉,眼里的光忽明忽暗。
      琉璃突然不说话了。
      “琉璃?”
      “····惠理把他们痛打了一顿···哥哥,我真的不知道她的鞭子是从哪里来的····园长说明天要请家长···”
      幸村忽然有点想笑。
      谁给的?猜就猜得出来是谁。
      肯定是那位公主殿下。
      想起那个明亮威风的身影,他不禁浅笑了起来。
      摸摸妹妹的脑袋:“没关系,明天哥哥和你去,好不好?”
      
      “干得好!就是要打得半死再说!惠理,记住,要对人下手一定不能让人有翻身的地步,否则还得了了!”原纯冷笑着对电话那边的妹妹鼓励着,“以后遇到敢动你的混蛋就这么干,一下打趴,这样他们就不敢翻身了!哈?请家长?没事,我明天就过去。”
      幸村猜得没错,鞭子是原纯送给惠理防身的,她还专门花了一个下午把惠理弄到冰帝和一位鞭子甩的很给力的女生学习基本的鞭法。
      那鞭子就是那女生贡献上来的,是上好的牛皮分了七股,浸了油细细的编成一根,就算是力气小如惠理打人也很疼。
      所以被欺负的时候,惠理毫不犹豫的拿出鞭子按照姐姐‘别人欺负你就要打半死’的嘱咐将两个男生打得直哭着找妈妈。
      其实在大人眼中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事件,欺负人惯了的小霸王想要幼儿园里最漂亮的女孩和自己玩很正常。
      不仅仅是小男孩,就算是少年,大学生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在别人谈论这女孩多么美多么温柔,那女孩多么受欢迎,唯独自己心里得瑟的想你们就仰慕吧,今晚老子就和你们仰慕的女孩出去约会!
      但是一旦升级为打人事件,请家长便出现了。
      一大早的,原纯吃过早饭,拿上管家给她的超大份便当便雄赳赳的赶往神奈川。
      为了给惠理长面子,她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纯黑的发丝全部散在身后,胸前两束黑发扣上纯银的雕花发环,素颜便美的震撼美的耀眼,她一身宝蓝色的丝绸长裙,胸前缀着一块圆润的海蓝宝,飘逸的裙摆犹如喷泉一般层层相叠。
      一路上引无数人回头竞折腰。
      
      “呐,惠理,昨天晚上纯姐姐有没有怪你?”琉璃拉过惠理,很小声的问着她。
      惠理很自豪的抬起头:“姐姐才不会怪惠理,姐姐说这么做才能让人不欺负惠理!”
      为了不让别人欺负于是欺负别人吗?
      琉璃默了。
      惠理的姐姐好彪悍·····
      幸村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喂,你们居然还笑!看看我弟弟被打成什么样了!幸村,就算你是立海大的顶尖人物,也不能这样吧!”两个男孩子中其中一个也是哥哥来的,语气颇为嘲讽。
      两个男孩子抽抽搭搭的,哪有平日的小霸王样子。
      惠理眼睛一瞪:“是他们先动手的!惠理是保护自己和琉璃!”
      “那也不能拿鞭子打人啊!小小年纪怎么就不学好!”另一个男孩的母亲恼怒的看了惠理一眼。
      惠理不甘示弱的扬起还带着伤痕的小脸,倔强的瞪大了双眼瞪了回去,还做了一个鬼脸:“切,身为男孩子还打不过惠理,羞羞!”她的小指头在脸上划了两下。
      “你!没教养!”那位妇人狠狠的骂了一句,又恨恨的跺了跺脚。
      “这位夫人,你的话有点过分了。”幸村敛去笑容,“说起来这件事本身是令郎先挑起来的·····”
      “那也不能打人!看看我儿子身上的伤!小小年纪就会打人脸了!要是破相了谁付得起责任?!”那位妇人死死咬住打人不松口。
      “是哟,幸村,难道我弟弟以后找不到媳妇你负责吗?”男生有点玩味的看了看琉璃,“要不然把你妹妹赔过来好了。”
      “请慎言。”幸村的目光冷冽了起来,蓝紫色的瞳孔深邃,又亮得可怕,“否则······”
      “那你说怎么办吧,会长大人,我弟弟要是破相了怎么办?他再不对,就这样被打成这幅摸样!”男生大概是破罐子破摔了,懒洋洋的倚在了墙上,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恕我直言,您的弟弟被打成这幅模样不叫破相叫整容。”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插了进来。
      幸村一愣,随即放松了下来,笑颜如花的回头看。
      男生与妇人都不悦的回头看,只见一个女生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很少有的极其纯粹的黑发黑眸,她优雅的立在阳光之下,像是女王般高傲的微笑,眼里漆黑如夜幕,让人觉得只看一眼就会陷下去。
      她美得如同一幅画卷,在夏日耀眼夺目。
      “你··你是谁啊?”男生一愣,随即问道。
      “我是这孩子的姐姐。”接住飞扑的小团子,原纯笑意盈盈的来到两个人面前,“就是你们吗,那两个男孩的家长?”
      妇人随即瞪大了眼:“姐姐?这孩子的父母呢?那个幸村家的孩子没做什么我不在意,作为伤人者,这孩子的父母呢?这是不尊重我们被害者!”
      “是吗?”原纯又上前一步,妇人这才发现这女孩虽然年轻但是不比她矮,高跟鞋让这女孩可以轻易的在高处往下看着自己。
      原纯一下子扬起手,笑着打了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划破了空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